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赌徒性格

第一百五十二章 赌徒性格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此时面色惨白的远藤三郎來说,这个飞行员的汇报,印证了他此前对谜一样对手的真实空中实力的担忧。而现在虽然已经知道了对手拥有了一支强大的航空兵集群,但这一切却恰恰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示意身后的副官接过那个飞行员递过來的照相机,并让人将那个飞行员送走后。远藤三郎告诉自己的副官,马上送到机场侦察机第十五战队技术室,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冲洗出來。而他就在技术室外边等着,照片一出來马上拿给自己看。

    待领命而去的副官走后,远藤三郎谢绝了青木武三大佐请他回去休息的请求。而是让人搬了一个椅子,就坐在机场跑道边上等待后续飞机的返回。尽管知道希望不大,但是远藤三郎还是期待着自己手下那些英勇的飞行员能够创造出奇迹來,从优势敌军的手中脱险而出。

    但随着身上怀表的指针一分一分的走过,远藤三郎的心也越來越凉。但正午已经过了,本应该早就返航的飞机,还沒有任何踪影。别说返回,就是一点消息都沒有传过來。哪怕像那架被打成残废的九八式俯冲轰炸机,带伤返回的都沒有。

    同时被他一个小时一封电报催问牡丹江等地机场有沒有战机返回,而对方千篇一律都未见到踪影的回答。让原本有些不死心的远藤三郎,彻底的明白那些出动轰炸方正的飞机,恐怕已经遭遇到了不测,再也沒有可能返回。

    看着手中的怀表已经指向了下午三时,尽管坐在北满夏季炙热的阳光下,远藤三郎的心却比北满三九天冰冻三尺的天气还要冷。他知道,到了这个时间,那些出击的飞机已经在沒有回來的可能。

    即便是哈尔滨机场距离方正不到二百公里,但这么长的时间,就算航程最远的九七式重轰炸机的燃油也早已经耗光了。这个时间还沒有返回,而其他机场又沒有不属于本机场飞机降落的报告。现在他可以确定,那些按照梅津美治郎大将要求,出动轰炸方正境内敌军的飞机已经全部都损失掉了。

    他更知道的是的这二百多架飞机,再加上齐齐哈尔机场上被对方炸毁的上百架飞机,以及之前牡丹江和穆棱机场遇袭时候损失掉的三百多架飞机加在一起,已经是关东军航空兵团几乎所有的作战力量的百分之九十了。

    这些飞机的损失后,曾经兵强马壮的自己,手中还能进行作战的力量,除了关东军直属的几个飞行学校的那二百多架基本上沒有战斗力的初级和中级教练机之外,就剩下半个驻扎在朝鲜会宁的第二飞行团的三十多架战斗机和二十多架俯冲轰炸机。

    也就是说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关东军航空兵团远藤三郎几乎便丢光了自己手下所有飞行力量。看着清晨还满满当当,现在却是除了那架实际上已经报废了的九八式俯冲轰炸机之外,空荡如野的机场。

    远藤三郎再也控制不住心头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痛苦的情绪,一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两眼一翻昏了过去。看着司令官阁下被气得吐血,青木武三大佐赶忙七手八脚的将远藤三郎抬上他的专车,不敢耽搁急忙向哈尔滨医科大学驶去。

    而此时被不利战局折磨的痛不欲生的人,远远不止远藤三郎一个人。昏迷过去的远藤三郎不知道,眼下就在他苦苦等待自己部下返航的时候,就在方正有一个人比他还要痛苦。虽说沒有吐血,但也差不多了。

    非但久候梅津美治郎大将答应的空中支援沒有到,自己反倒是在下午的作战中,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顿狂轰滥炸,喜多诚一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部队在空袭中遭受的惨重伤亡,更让他对下一步的战局忧心忡忡。

    尤其是在接到正在不顾一切的强渡蚂蚁河,甚至已经见到突破希望的第二联队,在强渡过程中遭遇到对方大机群明显是精心策划,可以说用策划完美來形容的空袭后,损兵折将元气大伤的电报。喜多诚一,当场就差点沒有和远藤三郎成了难兄难弟。

    整个第二联队强渡过程中遇到了多批次,大机群的反复轰炸扫射。第二联队在对手地空火力夹击之下,硬生生的被炸成了残废。非但未能支援河东作战,反倒自己被炸的丧失了战斗力。非但救援师团部不成,眼下倒是需要师团主力去救援。

    而梅津大将答应的援军,已经赶到延寿的独立第二守备队。则压根连方正境内都沒有到,便是在來路上便被炸的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打道回府。援军被成的残废,打道回府。制空权的丢失,让十四师团的处境更加艰难。

    由于在面对中国军队作战的时候,日军本身便始终具备空中以及地面上的火力优势,所以别说守备性质的独立守备队,就是一般野战师团除了少量的十三毫米高射机枪之外,最多只有四门八八式七十五毫米高射炮。甚至很大一部分师团,压根就沒有装备防空武器。因为他们有强大的帝国陆军航空兵掩护,挨炸那是对手的专利。

    如今形势调转过來,面对对手空中打击的时候。只有区区几挺高射机枪的十四师团几乎沒有一点的还手之力,只能硬挺着被动挨打。十四师团不是沒有高射炮,作为日军常备师团,十四师团在作战的时候,一般都加强有一个七十五毫米高射炮中队,一到两个二十毫米机关炮中队。

    但很不幸,在牡丹江机场受到空袭后,为了保证好不容易才抢修完毕的牡丹江机场不在遇到空袭,以及敌军司令部的安全。那位波田重一除了将第五军直属的两个独立野战高射炮大队全部调回牡丹江,担任对空防御之外,将十四师团的高射炮中队也全部调走。也就是说,除了几挺高射机枪之外,十四师团目前沒有一件防空装备。

    在对手出动的大机群反复轰炸扫射下,十四师团倾尽全力想要打破封锁,重新汇合的努力就犹如肥皂泡一般的破灭了。当好不容易恢复了与关东军司令部和第五军的无线电联系,得知援军的情况后,喜多诚一差不点一口气沒有上來。

    独立第二守备队在空袭中被炸成了残废,失去了战斗力。二十九师团在对方的空中打击之下,几乎是寸步难行。援军迟迟靠不过來,对于已经被分割成互不相连三块的喜多诚一和他的十四师团來说,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

    自己的援军迟迟不到,而在白天的战况之中,喜多诚一从与自己部下时断时续的,有限的联系中敏锐的察觉到对手已经有大批的援军赶到方正境内参战。尤其是在得知方正县城南部与东南方向也出现大量的敌军后,喜多诚一知道对手在蚂蚁河东岸的合围圈已经完成。对于现在对于十四师团來说,在不想办法就不是九死一生的问題了,而是十死无生了。

    站在师团部门口,喜多诚一望着天上不时划过的对手飞机,心中几乎将关东军情报部门上上下下几乎骂了一口狗血淋头。对手手中有了这么强大的航空兵,之前情报部门居然一点沒有察觉。

    现在可到好,以前在支那关内作战的时候,都是帝国陆军利用占据绝对优势的航空力量,将沒有空中掩护的支那军炸的魂飞魄散。可到了两年前还是帝国天堂的这满洲,却是整个调了一个位。现在被炸的损失惨重的反倒是帝国陆军,而是不是那些该死的支那人。

    关东军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对手只是一支装备贫弱,并未比关内支那政府军装备好到那里的土匪武装吗。去年的秋季会战失利,他们只是幸运的抓住了帝国陆军部署上的失误而已。那么这次战役开战之初砸在自己头上的那猛烈的炮火是从哪里來的。还有现在盘旋在自己脑袋顶上的飞机是哪里來的。

    喜多诚一明白,对手一直沒有空袭方正县城,不是他们有什么慈悲心肠。是因为方正县城内还有几万满洲人,让他们不得不有所顾忌。否则,目前在方正县城内的自己,结局不会比县城外的部队好到那里去。

    看着天上不断盘旋的飞机以及地面上惨淡的战局,知道这场战十四师团是彻底的败了的喜多诚一咬了咬牙,反倒是激起了日本人心中那股子输急眼了,反倒是光棍的天生赌博性格,对着身后的师团作战参谋道:“告诉各个联队,等黄昏敌机撤走后,放弃所有的阵地,丢掉所有无法携带的装备。全师团集中兵力,向五十九联队方向靠拢。”

    “电告第二联队长鬼武五一大佐,不必在强渡蚂蚁河,抛弃掉所有辎重,立即由现在的位置全力向延寿方向突围。电告五十九联队长那须弓雄大佐,集中所有兵力,接应师团部突围。至于高山龟夫大佐那里,让他们视情况自行决定该怎么做。”

    “你立即通知师团直属各部队,抓紧时间分发补充弹药、干粮。将所有无法携带的武器、火炮、汽车、弹药全部炸掉。突围的时候,除了掷弹筒、重机枪以下的武器之外,所有火炮一律放弃。”

    说到这里,喜多诚一犹豫了一下后又道:“无法携带的装备,还是不要炸了。这边一炸,傻子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将所有火炮的跑栓和瞄准镜卸下來带走,汽车将发动机全部捣毁后全部就丢在方正县城。将所有无法携带走的伤员全部留下,每人都发给武器,让他们拖住对手的追击。”

    “我们不能再等梅津美治郎大将华而不实的许诺了,更不能在方正继续等下去了。我们的援军迟迟不到,对手的援军却是越聚越多。再等下去,十四师团真的就要全军覆灭在这里了。”

    “我就是太信任梅津美治郎大将的许诺。才走到今天的地步,如果我与上村中将一样,见势不妙就撤退,我们也不会落到如此的结局。与其全师团在这里一点点的被消耗光,我们不如拼死一战,也许还能有一条生路。马上突围,越开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