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日军的反常

第三百二十五章 日军的反常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完陈龙关于缴获日军资金的全部汇报后,杨震相当满意的道:“你们这开门第一脚踢的确实不错。为军区一下子弄來了这么多的资金,可是解了军区目前的燃眉之急。情报工作无非就是敢于去想、去琢磨,同时还要胆大、心细如发。到目前为止,你们在这一点上做的是相当的不错。”

    “能从一个日军军官的供词之中准确的捕捉到重要的线索,并顺藤摸瓜的搞出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來。这是什么,这就是成果。不过还是要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军事情报上來,不能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经济上去。”

    “经济情报要有,为根据地解决部分经济上困难,以及搞进部分急需的战略物资是我给你们制定的任务之一。但大的方向还是要以军事情报工作为主。这批日军战俘你要好好的利用,争取在短时间之内打开局面。”

    “北野高津和野村岩,这两个人你们一定要要利用。同时在仔细琢磨一下,你们的计划还有沒有漏洞。情报工作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心细,不仅要将一切变数都要考虑进來,更还要仔细琢磨一下自身的漏洞。”

    杨震刚刚说到这里,往下的话还沒有來得及细说,他的话头就被参谋的报告声给打断了。看着站在门外已经不知道來了第几次前來请示的参谋,杨震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中断自己的谈话。

    本來杨震还想就怎么利用这个北野高津多与陈龙探讨一下,但眼下他确实有些分身法术。王光宇与杜开山请示的电报一个接一个,加上郭邴勋那边敌情巨变,使得杨震只能暂时的终止了与陈龙的谈话。

    陈龙走后,杨震在仔细看了一遍前方发來的最新电报后。皱了皱眉头,命人将正在接替已经南下的王光宇执行对佳木斯日伪残余进行清剿、抓捕任何的马春生找來。

    在马春生未赶到之前,这连续三封分别从三个方向指挥员发來的内容却是大同小异的电报,让心头疑云密布的杨震打开地图对照郭邴勋等几个人的电报,仔细琢磨起日军此举究竟为何意。

    在当面之日军十一师团一个支队、第四师团一部退回松花江东岸后,立即着手部署渡江全线反击的郭邴勋,以二旅主力五团、六团一个营,并加强了补充了萝北、绥滨两个县大队的一分区基干团。

    由刘长顺指挥,在二旅直属山炮营主力、炮兵教导团一个用江北运过來的那些破烂中挑选的状况相对较好、炮弹数量比较充足的德制七七毫米野炮、法制六十九毫米山炮组建的一个炮兵营的掩护之下,在杨震奇袭莲江口一线的当夜从同江的乐业一线强渡松花江,将富锦地区日伪军主力注意力吸引至北面同江一线。

    自己则亲率二旅四团、六团主力加强一个一百五十毫米重迫击炮连、旅属山炮营一个七十五毫米山炮连、一个平射炮连在正面强渡战斗打响两个小时后,从富锦下游上街基、西安一线偷渡松花江。

    在渡过松花江后,郭邴勋以陶净非指挥六团两个营在山炮营的配合之下,向北直插富锦县城以北的大榆树、沙岗一线,摆出切断正与刘长顺指挥的正面强攻部队的日军侧翼的举动。而自己则强行向五顶山,也就是杨震特地指出的乌尔古力山一线强行穿插。

    此刻日军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刘长顺指挥的正面强渡方向,用于侧后方警戒的部分兵力也被陶净非指挥的迂回部队牢牢的吸引住。郭邴勋亲自指挥的穿插部队几乎沒有受到任何阻击便顺利的抵达五顶山一线。

    而此时刚刚开始施工的日军五顶山要塞守备日军不过一个中队,一个宪兵小队,加上一个由朝鲜人组成的伪满警察大队。整个要塞则刚刚开始施工还不足半年,加上洪灾的影响。除了几道铁丝网、沙包构筑成的野战工事之外,几乎还沒有任何守备工事。

    郭邴勋很轻松的便打垮了日伪军守备部队,强在日军发觉不对,对要塞内劳工进行屠杀之前,解救出万余名劳工。

    在派出一个营将这些劳工送回送花江以西的老根据地后,郭邴勋指挥手头剩下的两个营调头北上,向距离五顶山一线不过十一公里的富锦县城全力攻击前进。

    在当日下午,也就是杨震迫降了第四师团在佳木斯最后残余兵力的同时,一举拿下几乎已经沒有兵力防御的富锦县城。并立即南下进入宝清境内后,取到宝清与正面突破的部队相互配合,向饶河一线攻击前进,试图一口气打到虎林。

    而让郭邴勋始料不及的是在发现自己受到两面夹击的危险后,刘长顺正面的日军并未拼死顽抗抵抗,而是烧毁了无法携带的重装备,多余的粮食、弹药后,迅速交替掩护经太平山一线向西南方向快速的撤退。一直退入饶河境内的石门峪一线才守住脚,构筑工事。

    而此时驻扎于富锦东北方向同江、、抚远的日伪军已经全部南下,在富锦东南方向与一路撤退至此的十一师团北上支队汇合后,全部撤退至饶河东南部山区,并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强占了所有制高点。

    当指挥部队追击的刘长顺进抵石门峪一线后,却遇到了一路撤退于此的日军,利用地形顽强抵抗。之前除了少数阻击行动之外,一直撤退的日军此时却似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拼死阻击,还不停的发起战术反击。刘长顺指挥部队几次攻击,均为得手。

    当郭邴勋带领四团赶到的同时,却发现石门峪周围的山区出现大股日军新增援部队。从侦察的结果來看,出现在饶河东南部山区的日军为驻扎在绥阳的日军十二师团一部,第八国境守备队四个中队。以及部分的炮兵、骑兵。

    在地形险要,所有制高点均为日军占据。而且打到此时,已经在前线激战近两个月的二旅已经是师老兵疲,急需补充。最关键的是由于推进速度过快,后勤部队还甩在二龙山一线。抵达石门峪一线的部队粮弹两缺,已经是无力继续东进。

    在地形不利,弹药、粮食均出现短缺,而日军又有大量的援军抵达的情况之,郭邴勋迅速的收拢部队撤回了挠力河以西就地设防后,一方面催促后勤部队立即跟上。一方面给杨震发报,请示是否继续东进。

    相对于郭邴勋初期的进展顺利在杨震拿下佳木斯后,以两个团的兵力抢占桦川全境后,经桦川南下宝清的杜开山进展却是极为不顺利。在进入宝清的当天,便在宝清东南遭遇到日军大部队,其兵力在至少一个联队以上。仅仅已经查明的的番号就有驻密山的日军十一师团、驻穆棱的第八师团一部。

    而西线的王光宇则在依兰、勃利境内同样遭遇到日军新抵达的大量援军。按照王光宇的汇报,其兵力到目前为止除了至少在一个联队以上的日军之外。仅仅伪满军就发现了有两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的番号,甚至还发现了部分白俄部队的番号。

    经过审讯侦察营捕获的日军战俘得知,王光宇在在依兰、勃利遭遇的日军部队是刚刚调进北满的第十四师团加强了五个步兵中队的一个联队、搜索联队以及炮兵联队各一部。驻扎在穆棱的第八师团四个步兵中队,一个山炮兵中队。

    手头只有一团兵力的王光宇在查明当面之敌后,立即由攻势转入防御。就地构筑野战工事,与新增援之日军展开激战。只是这股日军有些奇怪,在打退王光宇的攻击之后,除了以伪满军主力配属日军小股部队,对王光宇所部发起试探性的攻击之外,主力却就在王光宇的眼皮子地下当而皇之的修建起防御工事來。

    遭遇到这种事情的不仅是王光宇一个人,其他两线作战的郭邴勋、杜开山都遇到了类似情况。尤其是郭邴勋、杜开山两个人的境地尤为相似。一旦二人向东攻击,日军则玩命的抵抗。如果停止攻击,日军也不追击,只顾着埋头修建工事。甚至在饶河一线的郭邴勋收缩兵力,向西回撤的时候,连应付差事的追击都未追击。

    日军第十四师团加入战场,对于杨震來说并不是一个什么好的消息。如果这个十四师团配合穆棱的第八师团、绥阳的第十二师团、密山的十一师团发起全线反击的话,在加上现在还在自己侧翼的浩良河一线的二十五师团一部,已经师老兵疲的自己很可能会被打回松花江以北。

    当然杨震还不知道此事第八师团还只是一个空架子,实际上只有一个旅团的兵力。主力还在日本本土和关内组建新的守备部队,而补充兵员还沒有到。北上宝清、饶河的部队几乎已经是倾尽全力。

    除了这已经进抵宝清、饶河一线的九个中队之外,已经抽调不出來任何的兵力了。第八师团长冢田攻中将手下的兵除了担任师团部警卫的中队之外,几乎已经全部被调走,成了名符其实的光杆司令。

    而十四师团受制于运力的限制,除了已经抵达依兰、勃利的部分兵力之外,其余的部队尤其是炮兵大部,辎重兵、工兵主力不是还在铁路线上,就是还在新京等待装运。要想全部抵达战场,至少还要三五天的时间。

    在第二师团北上部队全军覆灭,二十四、二十五两个师团连续遭到重创,连续吃了大亏的梅津美治郎在其他方面根本就抽调不出部队增援的情况之下,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在将十四师团孤军投入战场了。

    杨震当面各部日军接到的命令是确保饶河县挠力河汇入乌苏里江口以南、石门峪以东,宝清蛤蟆通河以东、挠力河干流上游至完达山山口一线以南。勃利县倭肯河以南、依兰县道台镇以南至松花江以东地区绝对的控制权。至于富锦、同江、抚远、桦川、依东诸县实际上已经是被放弃。

    这一线是东京大板营要求关东军司令部必须保证的一条所谓的高压线,也是关东军的生命线。东京大本营丝毫未加隐晦的直接告诉梅津美治郎,若是这条线在丢失的话,那他就自己主动请辞。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杨震不知道的,但他知道的是日军此举有些极为不正常。在新增加的一个师团兵力抵达后,这些日军不进反退。按照日军目前的各种动作來看,他们此举倒像是准备沿着自己目前的控制区周边,重新构筑一条封锁线。

    在地图上标示出日军目前控制区后,一直摸不清楚日军此举用意的杨震突然有些明白了。这应该是在日军两次大举渡江均遭受惨败后,已经开始调整其整体的战略部署。杨震虽然沒有琢磨透西线日军动作,但对东线日军的举动却是看明白了。

    而东线日军之所以放弃了同江、抚远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两县境内大部分都是沼泽、湿地,与集结了重兵的饶河、密山、虎林之间相互联系只能通过佳木斯、富锦一线。

    如果继续留守部队,不仅分散了日军兵力不说,一旦自己攻占富锦全境,等于是切断了两县境内所有日伪军的退路,两县的日伪军变成了瓮中之鳖的那只鳖了。主动放弃这两个在佳木斯丢掉后,实际上已经是孤悬在外的县城对日军來说是一个无奈之举。

    至于日军在饶河、宝清境内的顽强抵抗,杨震一看地图就明白了。饶河位于日军修建了庞大工事的虎林北面,宝清则位于虎林的后方。这两县的山区实际上起着掩护虎林日军的侧翼和后方安全的性质。

    基于地理位置,以及战略纵深的考虑,无论是饶河,还是宝清全部丢掉是日军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除非他们放弃耗资巨大,现在已经竣工,刚刚完成部署的虎林要塞群。而这基本是不可能的。

    饶河东南部的完达山山区与虎林要塞群山水相连,起着保护虎林要塞北翼屏障的作用。一旦饶河东南部的山区丢掉,虎林要塞的北线则直接暴露在自己的枪口之下。到时候不算这个关东军一直严格保密的要塞群有全部暴露的危险,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整个要塞群则形成了直接威胁。

    而宝清南面山区,除了作为虎林要塞的纵深,直接保护虎林要塞侧后方的安全之外,那里与密山相连的纵横交错铁路线、公路线是虎林日军唯一的补给通道。

    如果宝清全部丢掉,虎林、绥阳的日军只能通过密山一条铁路补给。宝清丢掉,不仅是把虎林要塞的后方暴露给自己,还将仅有的两条补给线中的一条被自己掐断了。甚至密山地区的补给线也暴露在自己的枪口之下。有了这些情况,东线日军此举就不难理解了。

    可为什么西线日军动作如此的古怪,如果宝清、饶河的日军保持如此数量的兵力,自己绝对不敢将二旅、三旅调回來。也就是说自己的西线现在空虚的很。为什么西线的日军在援军抵达后,同样不进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