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他们不会杀你的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他们不会杀你的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野村岩这些话说完就闭上了嘴巴。两人都是七窍玲珑心,更是一路的货色,话点到了大家也都明白。对于北野高津为人,野村岩自问比他的家人还要了解他。他好色如命,自称一日不可沒有女人这不假。其中固然有他那个色鬼老子的遗传,但也未尝沒有别的心思在内。

    北野高津被家族送进了陆军,是他们家谁动的手脚,野村岩很清楚。在这个战火纷飞之时,还沒有能调到不用上战场的高级司令部,这其中他们家某位实权人物做了什么,野村岩也知道的很。

    别看第四师团一直驻防满洲,显得很悠哉,看似很安全。但谁又能保证在支那关内战线越拉越长,兵力也已经使用到极限的的情况之下,作为日军第一批组建的常备齐装满员的师团之一,第四师团不会被调上战场。

    而且现在满洲也越來越不安全,随时都有可能被派出去与江北那支已经吞噬了皇军大量精锐部队的悍匪作战的情况之下,还被留在一线作战部队,以他们家的能量,这其中要是沒有人动了什么手脚,说出去鬼都不相信。

    大阪的财阀世家子弟,包括东京那些显贵的子弟,从军的并不在少数。但在平时也许会下一线作战部队镀金。但在战时,除了少数狂热分子之外,留在战场上的不是沒有,但是实在称不上多。

    帝国那些高层总是耻笑支那军队裙带关系盛行,可野村岩与北野高津两个人都知道,帝国军队之中裙带关系要比支那军队厉害的多。就算那些所谓农家出身的贫寒子弟,最后爬上了将军位置的人,虽然沒有家世可以依靠,但那个不是找了一个好老丈人。单纯凭借自己的努力,沒有关系,在关系盛行的陆军之中,想做到将军的位置比登天还要难。

    像现任关东军司令官一样,出身贫寒全凭自己能力上去的,不能说沒有,但可谓是毛鳞凤角。可就算沒有一个在军内世家的岳家支撑,大将阁下那位已经去死的妻子出身的帝国著名大法官的家世可也不容小视。

    这次北野高津能晋升中佐,被调离一线作战部队,不是他的家族出面。野村岩知道要不是他那个在参谋本部的叔叔帮着使劲,接着上次死守佳木斯的这个不能说是功劳的功劳,晋升中佐并在师团部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闲差,他现在恐怕还要在一线带兵作战。仗打到眼下这个份上,连师团长都无法幸免,死上一个大队长可不是什么难事。

    甚至沒准在作战的时候,背后被人打黑枪的可能性都有。第四师团若说效忠天皇的人可能不多,但想发财都想的发疯的人可是数不胜数。不用说别的,找一个人在战场上在北野后背上打上一枪,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在战地混乱的形势之下,查都沒有地方查去。

    很明显自己这个发小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无论是对反满武装的进剿,还是与其面对面的作战,一向都很小心。宁可背上怕死的罪名,也是保命第一。这个家伙在满洲搞出怎么大的动静,说穿了无疑就是在向他的家族的一个变相示威。

    这个家伙从來沒有放弃过竞争家族继承人的想法。否则他也不会一到第四师团后便上蹿下跳,将第四师团的那些财阀世家子弟死死的拉拢在自己身边。就算家族摆明了拿他当弃子,有了身边这些在军中的世家子弟,以及他们身后的势力,家族中的人就是想动他也得掂量、掂量不是吗。

    这个家伙怕死,更不想死,怎么都想活着。战死疆场,为天皇献身从來就不是他这个有远大志向的人会去做的。也正是有了这一点自信,野村岩才敢向那个反满武装的头领保证自己能劝降这个家伙,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人。野村岩相信北野高津会想清楚的。

    只是北野高津表面上看起來好色贪财,但实质上心思极为活跃。否则师团中那些从小就出生在勾心斗角的财阀世家的子弟也不会将第四师团走私生意交给他掌管,更不会至少在表面上表示对他支持。虽然在师团部的长官中有些不受待见,但在第四师团的中下级军官之中,却是极为有财缘和人缘的。

    就野村岩知道,要不是这些世家子弟联合向泽田茂施压,恐怕宁安那一场败仗后,泽田茂早就下对这个家伙下手了。泽田茂虽然与他的家族并不是很熟,但泽田茂中将的那位现在就任北野家族驻满洲代表的兄长,早年却是他大哥的得力属下。自己如今说了这么多,他应该想通了。

    果然,野村岩的话音落下不久,北野高津眯着眼睛打量了他良久后道:“野村君,你这个家伙向來是无利不起早。你如此卖力的鼓吹我们投降,不会是收了他们什么好处或是什么许诺吧。”

    对于北野高津的反问,野村岩沒有隐瞒的道:“不错,那边的人答应了,只要我能劝说你放下武器,他们不仅会释放我,还会帮我掩盖被俘的事情。至于你,他们也答应了,只要你交出你手头上掌握的第四师团用來走私的流动资金,你也会得到同样的待遇。”

    野村岩回答的是干净利落。因为以两个人之间的相互了解程度,以及之间的关系。他不需要,也沒有必要去隐瞒什么。

    “他们甚至还会送一点战功,让你回去再晋升上一级。至于那些流动资金,他们也不会全部都拿走,会给你留下一成,让你回去后好向你的那些同僚交差。至于现在你手下的这些官兵,如果你不想让他们回去的话,那么他们永远也不会再回去。”

    “但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将现在躲藏在你这里的关东军宪兵司令部驻佳木斯宪兵司令酒井和一郎中佐交给他们。酒井君前些天亲手砍杀了江北被俘的十余名伤员,人家可是恨的牙直痒痒。”

    “人家说了,其他条件都还有谈判的余地,但只有这一条绝对沒有商量的余地。这个酒井中佐他们要定了。至于别的,只要你投降,他们说了都好商量。”

    听罢野村岩提出的条件,北野高津皱了皱眉头道:“野村君,现在就你我在这里,有些话还是说透了的好。中日战争打到眼下的这个局面,可以说支那人对帝国的仇恨已经是深入骨髓了。”

    “自满洲事变到现在,这么多年帝国在满洲杀了他们多少人。前年的南京战役,帝国在南京又杀了多少支那人。帝国陆军进入支那这几年又杀了他们多少人。可是算都算不清楚。这场仇恨,也许上百年都沒有办法化解。”

    “帝国陆军那些家伙都穷疯了,进入支那烧杀抢劫几乎沒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情。就是你我虽然沒有杀多少人,但玩了多少支那、满洲的花姑娘你我心里清楚。我投降之后,谁又能保证他们不翻脸。我想我这个不过一个小小的中佐,落到他们手中杀我还不是易如反掌。”

    “你我都是商人世家出身,口头保证这些东西的可信度有多少,,你我心里都清楚。尤其在这你生我死的战争之中,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多了去了。我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中佐,想不出那里会让他们高看如此。我可不想走支那事变后,华北方面军那些落到支那军队手中后,被人家剖腹、砍头、剜心的战俘的旧路。”

    对于对方为何对自己的底细这么了解,北野高津不用问也知道。自己的那些同僚沒有几个硬骨头的,杀身报国想都不用去想。满身都是铜臭的大阪人沒有那么高尚情操。一顿鞭子下去恐怕连他们养了几个小老婆都说的清清楚楚。

    对于北野高津的这些话,知道他心动了,只是还想在确认一下而已的野村岩笑了笑道:“北野君,你说错了,他们看中你的正是你在经商上的天赋。你也知道关东军现在虽然拿他们还沒有什么办法,但是困死他们的能力还是有的。”

    “他们现在虽然武器弹药还算充足,但其他的物资棉花、布匹、医药等物资都无一不是奇缺。就算盐都要从江北进口,而他们却恰恰不想过度依赖江北。你不会认为下江那种人烟稀少的苦寒之地能供养他们几万大军吧。”

    “他们需要一个新的通道,以便将他们内部的皮毛、名贵药材、高档木料、煤炭、甚至沙金运出去,换取西药、煤油等战略物资。而你北野君,正是他们相中的不二人选。你的经商上的天赋,再加上我的配和,足以帮他们打通一条通路。”

    “他们不想去找满洲人,因为满洲人沒有几个人愿意担这么大的风险向他们走私这些战略物资。也因为满洲的商人太贪婪,索要的提成太高。最关键的有些战略物资,如电台使用的电瓶,就不是那些满洲商人可以弄到的。而且过度依赖那些满洲商人,他们也认为不安全。”

    说到这里,野村岩看着听罢自己这番话后目瞪口呆的北野高津,有些不自然笑了笑道:“北野君,你我在满洲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为了什么,拼命的向家族示意自己的能力又为了什么,说穿了就是一句话,为了钱。”

    “他们急需一些战略物资,而我们又需要钱,我们正是各取所需。北野君,支那有句俗话,叫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只要捞足了钱,就算坐不上家主的位置又如何。这天下沒有人认为钱咬手。”

    “帝国发动入侵支那的战争,难道说真是为了什么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你恐怕沒有那么的天真吧。这些东西都是糊弄那些愚蠢的老百姓的。说穿了,帝国发动这场战争不就是想学西方列强,控制支那,为帝国找一个廉价的原料供应地与产品倾销地吗。不是为了钱,谁会白痴的发动战争。”

    野村岩的这些话让北野高津沉默良久后才道:“你如何能保证等我们缴械后,他们会兑现他们的诺言,而不会事后翻脸。”

    对于北野高津的反问,野村岩毫无军人气势的将两腿架在办公室内泽田茂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凝视着北野高津五分钟后干净利落的道:‘我不能,也不用做什么保证。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沒有任何谈判的价钱了。”

    “他们也根本用不到对我们玩什么心思了。要是他们想干掉你们,包括我在内不用多,你看到外边那些大口径火炮沒有。只要舍得拿出一百发炮弹,你我还有这两栋楼内的第四师团官兵,就都解决了。不用费半分劲头。”

    “不过我想像这种合着两利的事情,我想他们也沒有翻脸的原因不是吗。因为杀了我们,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因为他们也不可能在找到我们这么一个愿意帮助他们的日本人了。呃,是帮助,沒有错。”

    野村岩说完这番话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好大一会,北野高津最终下定决心道:“你回去告诉他们,就说他们的条件我答应了。但必须要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一下内部。”

    “你知道的,这里虽然我的军衔最高,但我现在只是一个有职无权的高级参谋。有些事情还需要和那两个中队长商议一下。况且,我们内部还有些事情需要清理一下。还有你让他们让开一条路,让东楼的人能够撤回來。我好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问題。”

    见到北野高津总算点了头,野村岩松了一口气笑了笑道:“他们只给了我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时间要到了,我还是要出去和他们说一声的。至于你们内部的事情,我想以北野君的手腕,解决起來还是轻而易举的。”

    “至于东边楼里的那些家伙,我会和他们说的。不过他们看中的只是你,对于别人,活的、死的他们都不怎么在乎。争取來也罢,争取不來他们会替你出手解决的。”

    野村岩看來在那边还是有一定的信誉的。在他走后不到十分钟,将两栋楼分割开來了对方让开了一条路。让被困在东楼的日军一个多中队顺利的撤进了北野高津所在的西楼。

    等所有部队聚集到了一起后,北野高津立即将残存部队中所有军官统统找到了自己的地方。而等这些军官进了屋子后,门外则被他的心腹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布置上了警戒。佳木斯的日军现在剩下的唯一一挺九二式重机枪也被架在了门外,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既然已经下了决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北野高津心狠手辣的本性在这个时候便体现了出來。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这些军官不跟自己走,那他们就只能跟已经升天的泽田茂中将走了。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必要的时候杀人灭口,也是一种相当不错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