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二百零六章 是愤怒还是惊喜?

第二百零六章 是愤怒还是惊喜?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杨震一脸疑惑不解的表情,马春生语带苦涩的道:“司令员,您听说或是记得二九年秋那场给整个东北军带來了重创的中东路事件吗,就是那场让小鬼子自以为摸清楚了东北军真实的战斗力,敢于以区区两万人的兵力,面对几十万东北军就敢发动九一八事变的事件,”

    见到杨震微微点头,马春生指了指山洞中的物资道:“这里的所有物资,都是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少帅亲自下令从东北军备品仓库中提出,准备抢运到当时作为东线主战场的富锦、同江地区,准备给当地自卫团换装以及组建新的省防军使用的,”

    “只是可惜,还沒有等到这批物资运到,富锦就丢了,由于这里距离作为主战成的富锦、同江极近,萝北又不安全,而原來的兴山街,就是现在的鹤立日本人又多,所以就将这批物资临时储备在了这里,”

    “九一八事件爆发后,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已经撤回关内,而当时负责与苏联人交涉的原东省特别行政区长官张景惠,少帅虽然表面上看似对其重用,但骨子里却对其很反感,更是为了防止这些老资格的家伙起什么反心,所以这批武器压根就沒有让他知道,”

    “我留在东北沒有撤走,固然是因为家眷所累,但归根结底也是因为这批物资,九一八事变后,这里的守备的一个排在将这里的洞口炸塌之后,参加了李杜将军的义勇军,后來随着李杜将军一起经苏联撤到了关内,”

    “因为少帅之前有令,非他本人下命令,任何人不得动用这批物资,所以那个守备排长也沒有将这里的实情告诉义勇军,因为我与那个守备排长是老相识,也算莫逆之交,在我不愿意当汉奸,开了小差回家后,他冒着生命危险,潜进了佳木斯找到我,将这里的实情告诉了我,”

    “他告诉我,他当时顾忌太多,沒有能将这里的物资拿出來交给义勇军已经是极其后悔,但义勇军已经失败,现在就算拿出來也无法挽回大局,他希望在需要的时候,我能将这批物资拿出來交给抗日的队伍,因为他相信,他们虽然撤走了,但总归还是有人会站出來,继续抗战到底的,”

    说到这里,马春生指了指山洞内堆的满满的物资道:“这里的武器装备全部都是老帅在皇姑屯被炸身亡前,从国外进口的最新装备,还有部分是奉天兵工厂在沦陷之前自己生产的武器、弹药,”

    “虽说口径与种类有点杂,但弹药充足,这里储备的弹药,足够这些装备使用两年的,我不知道少帅当时做出这个决定是不是为了今后对苏作战,或是对小鬼子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但我知道这里的装备足够维持咱们部队两年使用了,”

    “这里有意大利造卡尔卡诺步枪一万两千支,弹药每支步枪是按照一千发配备的,除了每支步枪标准配备数量之外,另外还有相应的备用弹药,这些步枪虽然是民国十五年购进的,但因为一直作为备用装备,而从來都沒有使用过,保养的也一直不错,”

    “不算这些意大利造的步枪,还有一批美国造的俄式水连珠步枪,大概在六千支左右,都是一样都是沒有使用过的新枪,这些武器本來是一战时期俄国订购的,正准备交付的时候,结果沒有想到俄国爆发了革命,”

    “无论是制造的美国人,还是付款的法国人都不愿意这批武器落到红色苏联之手,这批武器之中除了移交给白俄武装部分之外,其余的都储备在了美国或是卖给了想要趁着俄国动乱,想要浑水摸鱼的日本人。”

    “老帅当年通过日本人转手一共购买了三万多支这种步枪。这批步枪是那批枪械中的一部分。原本老帅准备将这批虽然生产的年头多了些,但从未使用过,保养的也不错的步枪移交给山东张大帅,但还沒有來得及实施,那位狗肉将军便被北伐军给打垮了。这批武器也就留在了东北。”

    “另外还有部分法国造的八毫米步枪,只有大概两千多支,比不了意大利和美国造的那些步枪数量。不过数量虽然不算多,但这些步枪弹药极为充足。这里面的弹药,除了可以满足法式机枪使用外,足够这些步枪使用二十年的了。”

    “除了步枪之外,轻重机枪的数量不算太多。只有通过意大利中间商购买的法国造一九二二年式轻机枪五百挺,以及法国造哈奇开斯八毫米重机枪一百挺。另外,还有用來装备军官和特务的勃朗宁手枪五百支。”

    “另外还有法造八十一毫米迫击炮一百五十门,施耐德一九二三式七十五毫米山炮十二门,奉天兵工厂仿造的奥式一百毫米轻型榴弹炮十二门,辽十四式三七平射炮二十四门。当年中东路事件中,东北军吃足了苏军坦克的亏,所以调拨武器装备的时候,特地调拨了二十四门平射炮。”

    “同样因为当年吃够了苏军飞机的苦头,这里还有当时刚刚从瑞士引进不久的,最新式二十毫米高射炮十二门。以及法国造哈奇开斯十三口径高射机枪二十四挺。”

    “除了这些进口的武器装备之外,还有奉天造的辽十三式步枪三千支,六五口径一四式轻机关枪二百挺,十三式七九重机枪一百挺。另外还有比利时造手提机关枪二百支,美国进口汤姆逊手提机关枪五百支。西班牙阿斯特拉零二式仿毛瑟全自动手枪一百二十支。”

    “当年为了扩军,老帅对武器装备是如饥似渴,仅仅从民国十一年到民国十五年就外购步枪二十几万支。其中民国十四年一次就通过挪威商人购买步枪累计重量十二万九千斤,手枪三万七千斤。

    “这还不算当年一次购买的八万支捷克造步枪和民国十七年为了抵抗北伐军而进口的四万支捷克造步枪。以及历年來从日本人手中购买的大批三八式步枪以及各种口径大炮。还有从流亡到东北的白俄手中赎买的数万支各种轻重武器。”

    “刚开始除了日式装备之外,老帅与北洋政府一样,很看重意大利的装备,购买的数量很大。因为一战结束之后,西方各国虽大多都在倾销一战所谓的剩余物资,但却因为国内军阀混战,对中国实施了武器禁运。”

    “除了日本人敢明目张胆的违反规定向中国各派军阀出售武器之外,其余的也只有意大利人敢偷偷摸摸的贩运武器给中国。早就看出日本人对中国狼子野心的老帅当年不想过于受制日本人,便也通过意大利人以及挪威等各方面,进口西方列强,尤其是意大利与法国造的武器装备。”

    “后來能买到了质量更好,威力也更大的捷克、比利时、德国造的七九步枪之后,才对使用六五子弹的意大利步枪看不上眼了。再加上意大利人经常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甚至收了钱不发货,才不再通过他们大量外购武器。”

    “而等到北伐前后,奉天兵工厂的辽十三式步枪产量已经完全满足替换之前使用的杂牌装备后,才彻底的停止了从意大利进口的武器装备。而将外购的主要对象转为可以与辽十三式步枪通用七九口径子弹的德系步枪。”

    “这批意大利造步枪,就是老帅进口的最后一批意大利造武器中的一部分。因为当时辽十三式步枪已经开始量产,就一直沒有用上。不过虽然停止了进口意大利造武器装备,而且意大利造装备与其他杂牌装备已经从东北军主力中陆续被淘汰。”

    “但因为换装下來的这些步枪很多都转给地方部队或是自卫团一类的民办武装使用,所以弹药还在一直生产中。只不过数量不大而已。”

    “这里的意大利、法国包括俄国口径的水连珠步枪的弹药,几乎是奉天兵工厂九一八事变前为其生产的所有弹药。虽然历年的产量都不大,但之前进口的,尚未使用完的弹药与几年兵工厂累计下來的弹药数目加在一起,还是足够我们用上一阵子了。”

    “除了数量巨大的武器弹药之外,这里还有足够按照老奉军编制,装备四个师的全套步兵携行具。其中有全套的武装带、弹药包、水壶、步兵使用的裹腿,,甚至就连工兵锹也是按照步枪一比一配置的。这些全部都是原装进口货。”

    听罢马春生手中居然掌握着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杨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多的武器装备,不算各种所谓的手提机关枪,也就是冲锋枪,单单其中的意大利造步枪以及法国造的轻重机枪,外加轻重火炮,就足够装备一个整编军了。

    虽说武器的口径繁杂了一些,仅仅步枪弹药就有意大利造的六五口径、俄式步枪的七点六二口径、法国的八毫米。但胜在数量充足,弹药储备也足以应付几年。只是他有些搞不通,为什么这些武器装备宁愿放在这里慢慢的腐烂,马春生也不交出去,作为抗敌使用。

    也许看出杨震脸上的疑惑,马春生看看身边沒有外人,才苦笑道:“因为当年中东路事变的时候,全国上下都在声讨苏俄,只有你们中共却是在声援苏俄。所以之前对中共并沒有什么好感。”

    “而且通过几次接触,我也看到抗联顽强固然顽强,但无论是战术素养还是战斗力,与日军相差还是太大。而在大多数的时候,单靠顽强的意志以及一腔热血,是打不赢一场战争的。”

    “抗联在整个东北大多抗日武装都失败或是溃散的情况之下,宁愿死守山林,饿死、困死也不愿意投降。他们这个意志我很佩服,但对于他们能不能支撑起东北抗战大旗,我却是始终不太相信。”

    “他们的实力太单薄,即便是三七年高峰期,也只能对日伪军采取骚扰的战术。一旦日军集中兵力,大举围剿,便几乎再无还手之力。这批武器装备到了他们手中,固然能够让其壮大一时,但整个部队的战术素养在未得到根本改善之前,这些武器能起到的作用究竟有多少却是很让人疑惑。”

    “司令员,咱们都是军人。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您觉得依靠他们那种小规模的偷袭、伏击为主的游击战能将日军赶出东北吗,当初我第一次与他们接触的时候,也曾犹豫过。为什么要宁愿守着这些武器装备腐烂,看着自己的同胞依靠简单、破旧的武器去与装备精良的日伪军作战,也不交出去,”

    “但琢磨良久,我还是觉得在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他们有沒有这个真实的实力。但经过去年,我却是很失望。就算这批武器我转交给他们,在他们的战术素养未得到根本改善之前,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而且很多武器装备,比如那些火炮,即便转交给他们,又有几个人会使用,”

    “所以在经过很长时间的犹豫之后,我还是决定暂时先不交出去,在等等。看看还沒有更有力的人或武装出现。幸好,司令员您沒有让我失望。否则这些武器,真的会在这里慢慢的腐烂。”

    尽管总算知道了马春生为什么即不参加抗联,也不死心塌地的做汉奸的原因。但对于他的这个解释,却仍然让杨震相当的不满意不说,甚至还有些愤怒。

    杨震有些咬牙切齿道:“我真不知道是该感谢你,还是该一枪毙了你。你就为了找出你这个所谓的答案,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同胞缺枪少弹的与武装到牙齿的对手血战,而就这么袖手旁观,你真他妈的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蛋。”

    说罢,杨震制止了马春生想要解释的举动,沉默了好大一会,才叹息道:“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今后和一切人都不要再提了,包括政委与参谋长在内。回去就说这个军火仓库是我们返程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记住,是无意中发现的。”

    马春生不是笨人,杨震此言一出,他当即就明白杨震的真实意图。知道自己手中攥着大量的武器装备,在抗联最危急的时候不交出去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在这支挂着抗联部队番号,甚至很多人來自抗联的部队之中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更知道这是杨震在想法子保护他的马春生郑重的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