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二百零五章 送别

第二百零五章 送别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震看着一脸疑惑的总指挥,微微摇了摇头道:“总指挥,张婷找过我了,跟我说了嫂子私下找过她,要找她做流产手术,不要孩子的事情,还说这是你们两个人的决定,”

    “嫂子有喜,这是添人进口,是一件大好事,您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身边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为什么不要,形势紧张这并不假,但这不是不要孩子的借口,况且,嫂子这是头一胎,张婷和我说过,做这个手术若是恢复不好,对身体影响很大的,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怀孕,”

    “总指挥,这个决定无论是不是您与嫂子一起下的,无论这个手术对嫂子今后的身体有沒有影响,但我明确表态,我不同意,我非但不同意,我已经通知了彭定杰,嫂子不在吃按照规定的中灶,跟您一样标准,都吃小灶,孕妇必须要保证营养,”

    “总指挥,我知道您这么做的原因,可这个孩子是咱们部队的第一个孩子,必须要,我知道您的想法,但总指挥,这是后代啊,他不是您一个人的,是我们大家的,”

    “我们为了救中国,可以抛头颅、洒热血,战死疆场,但我们这么流血牺牲是为了谁,不就是为了我们的后代能够不再遭外人的欺凌、屠杀,让他们能有尊严的活着吗,如果我们一介堂堂七尺男儿,连自己的后代都保不住,还能做什么,”

    听罢杨震的话,总指挥沉默良久才道:“你说的道理我明白,但我们作为指挥员,尤其是高级指挥员,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我们不能搞特殊化,形势这么严峻,我怎么能拖累大家,就算把你嫂子送过江调养、生产,但你有沒有想过,这样对部队会有多大的影响,”

    “敌未至,而将领眷属先遁,无论在那支军队里,这都绝对是影响士气的,大家拎着脑袋在前线厮杀,首长的老婆在后方相对安全的地方还不放心,还要过江去江那边安全的地方躲避,你说这让下边的干部、战士怎么看,”

    “尤其在现在全军成家的几个人都是高级干部的情况之下,我更不能如此做,我不能起这个不好的带头作用,”

    对于总指挥的想法,杨震摇头道:“扯淡,别的事情大家能平等,找老婆、生孩子的事情能平等吗,我倒是想给他们都找老婆,但这可能吗,咱们部队是有严格规定的,无论是谁都不能违反规定,只要他们达到规定,并两厢情愿,我们都批准,但沒有达到,就是沒有达到,”

    “再说这也不是敌未至,而将领眷属先遁,嫂子是情况特殊,需要特殊照顾,这事不要讨论了,我就定下了,明儿您走的时候,把嫂子一起带上。等返回的时候,就将嫂子留在江对面调养。要想回來,等生产完毕再说。”

    “那个一分区司令员柴世荣的夫人不也有身孕了吗,一起过江,两个人在一起也能有一个相互照应。总指挥这次去找江北方面商议一下,找一个地方。地方小点、偏僻点不怕,但是医疗条件一定要好。专门用來安置我们的重伤员,以及身体需要特殊照顾的家属。”

    “总指挥您放心,不单单是您的家属。无论哪位家属有孕,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只要出现这种情况,我们都要尽可能的照顾。您的夫人并不是在搞什么特殊化,只是第一批享受这种待遇的人而已。”

    “不单单是您与柴司令员的夫人,以后无论谁的家属怀孕了,在形势未发生根本性改变之前,都送过江去修养。生活费咱们自己出。我已经让彭定杰批了一百两黄金,并随你一起过江,在协助您与江北沟通的同时,专门与江对面交涉此事。”

    杨震的语气很强硬,绝对是不容置疑的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与总指挥用这种口气说话。尽管有些不礼貌,但杨震知道自己沒有办法软下來,若是语气稍微缓和一下,以总指挥的性格,这个孩子绝对是保不住了。

    对于杨震表现出的强硬,绝对是沒有商量余地的态度。总指挥犹豫了良久,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实际上对于总指挥來说,现在也是处于两难境地。

    做掉,说舍得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是自己的亲骨肉。但形势如此紧张,自己又是高级指挥员,实在不能起这个不好的带头作用。孩子不是不能要,但这个孩子來的实在有些不是时候。

    虽然现在日军方面沒有任何的动作,显得很平静。但无论是杨震还是总指挥都很清楚,眼下的平静只会是短暂的,只是双方都在积蓄实力而已。如果有一天要爆发的话,那将绝对会是惊天动地的爆发。

    这段难得的平静时间,总指挥自己要做的事情相当的多。不仅无法照顾他们母子不说,万一不久的将來形势出现反复,乃至恶化,这个孩子将会是自己,甚至会是整个部队的拖累。

    之前在山中打游击的时候,总指挥曾亲眼看到过一个母亲,为了不让饥饿的孩子哭出声暴露部队的位置,而硬生生的将要哭的孩子活活闷死。事后那个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尽管已经过去两三年,但总指挥到现在还犹在耳边。

    拖累到部队,这对于一项要强的总指挥來说,绝对不能接受的。一点的可能性,他也不会也不允许。而且形势的不稳定,对孩子也是一种折磨。这也是他与夫人为什么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原因。

    见到总指挥终于放下了坚持,点头了,实际上一直在提心吊胆的杨震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总指挥的倔强劲上來,自己压不住他。对于杨震來说,保住了孩子,就是保住了希望、保住了未來。

    成功的劝说总指挥留下这个孩子的第二天,杨震不顾总指挥的阻拦,亲自带领一个警卫连,将总指挥、随行人员以及去江北安胎的两位夫人,连同张婷精挑细选选拔出來的两位政治可靠,经验成熟的护士,一起送到了萝北境内的黑龙江渡口上。

    在渡口分别时,看着总指挥有些消瘦的身影,杨震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此行能否成功,便有劳总指挥了。如若不成,总指挥也不要过于勉强。一切以总指挥安危为重,请总指挥保重。”

    言罢,杨震抬起头对彭定杰与总指挥的警卫排长交待道:“总指挥与两位夫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若是出现任何差错,我唯你们是问。还有,上岸后警卫排的枪可以部分交上去,但是绝对不能全交,你们的贴身武器必须保留。电台也要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机。”

    “总指挥在小鬼子那边可是一两黄金一两肉的价格,小鬼子早就欲除之而后快。虽说在江北安全,但也不能完全信任。小鬼子的耳目灵聪的很,咱们一定要做到有备无患。”

    对于杨震送别之言以及对自己警卫人员的叮嘱,知道杨震对自己此行抱有很大希望的总指挥语气凝重道:“事在人为,我一定会努力争取得到最好的结果。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江北那边总不能如三路军总司令那样将我扣住不放吧,”

    “倒是你们身在前线,一定要多加小心,连续遭遇败仗,日军是不会甘心的,也不会给我们太多的休整时间。夜漫漫,路还很长,你们一定要保重。一旦达成协议,我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回來。”

    说到这里,总指挥转过头对杨震身后的张婷道:“小张,杨副总指挥工作起來从不注意时间,更不注意休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之内,你一定要看住他和郭参谋长,不要让他们过于疲劳,让他们多注意休息。从今天起,你就是他们的保健医生,他们的健康我就交给你了。”

    交待完张婷多注意杨震的身体后,总指挥看了看所有携带的物资以及随行人员都已经上船。先头船已经抵达江对岸,便转过头來对杨震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不要再耽搁时间了,你们回去吧,我们这就渡江。”

    说罢,总指挥转过身,一把甩开上前要搀扶的贴身警卫员。自己迈大步,头也不回的直接上船后一摆手,示意开船。接到总指挥的命令,由几名松花江边长大,擅长行船的几名警卫排战士,亲自操纵的这艘在萝北缴获的伪满军日常巡逻用大型帆船徐徐离开南岸,向北岸驶去。

    在帆船向北岸驶去这段时间内,总指挥却是看着北方自己的目的地,再也沒有回头看上一直在江北目送他离开的杨震一眼。不是总指挥心硬,他是怕自己回头看上一眼,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自从去年年末在老黑顶子秘营与杨震初见,岁数相差二十多岁的两人却成了莫逆之交。总指挥为人宽厚,知人善用,在军事指挥上的充分放权给了杨震大展拳脚,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并以其兄长般的胸怀,成为杨震最坚实的后盾。

    而杨震则以其超前的历史知识,对日军作战优缺点的了解,也沒有辜负总指挥的厚望。屡败日军,并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现在不过半年多的时间,就将部队发展成为实力雄厚,装备精良的雄狮劲旅。

    随着形势的变化,部队的壮大,虽然相交不过半年,但相互信任,两人之间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厚。此次是两人相交以來,第一次分别。尽管知道这应该只是短暂的分别,但两人之前却充满着浓浓的不舍。

    看着自上船后一言不发的丈夫,知道总指挥心中想着什么的妻子。沒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挽住丈夫,将温柔的将头靠在丈夫雄厚的肩膀上。对于杨震,总指挥的妻子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她知道,正是杨震的坚持,并坚持将自己送到江北休养、生产,才使得丈夫最终还是决定留下自己肚中的孩子。哪一个做母亲的人舍得做掉自己肚中还未成形的孩子,但总指挥这位温柔体贴,极明事理的妻子知道眼下并不是要孩子的最好时机。

    这个孩子的到來,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丈夫,甚至对于部队來说,都并不是一个恰当的时候。但正是杨震的坚持,让自己不但能留下孩子,还毅然决定将自己送到江北安全的环境待产,为丈夫解除了后顾之忧。

    对于这位自己总是看不透,眉目之间总是带着淡淡忧虑的年轻人,此刻总指挥妻子心中除了感激,却是什么都说不出來。

    感觉到身边妻子的温情,望着越來越近的江北,心中正琢磨怎么与对方谈判的总指挥笑了笑,将妻子搂在怀中。闻着妻子淡淡的发香,想着几个月后就会出世的孩子,虽然也沒有出言,但心中却充满了温馨的同时,对谈判的前景突然充满了信心。

    总指挥上船之后,杨震并沒有立即离开。而是就站在江边看着总指挥的坐船越走越远,直到在望远镜里面,看到总指挥一行安全上岸后,杨震才接过小虎子递过來的马缰,却迟迟的沒有移动脚步。

    直到身边与他一起前來送行的马春生告诉他该回去的时候,杨震才发现自己在江边已经愣了有一段时间。看着马春生打量自己奇怪的目光,杨震笑了笑,正要翻身上马的时候,却被马春生给拦住了。

    看着此行非要跟自己一同來的马春生此举,杨震不由的有些疑惑。对于杨震的疑惑,马春生却沒有解释,而是笑道:“司令员,有沒有时间和胆子,和我去一个地方。就在咱们回去的路线上,萝北与鹤立相接的一处山林中。”

    对于马春生这个有些出人意料的邀请,杨震翻身上马之后笑道:“有什么不敢的。难不成我还担心你老马出卖我怎么的,走,看看你要让我看的地方。”。

    当杨震带着身边的警卫人员一起來到马春生所说的地点之后,看着一片茂密的山林,不禁对正在找什么标记的马春生笑道:“你带我看风景,也不说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这个鬼地方,除了树就是山,有什么好看的。”

    不知道寻找什么的马春生对杨震的调笑,却是沒有反驳,而是凝神思考了好大一阵子指着一处半山腰对着杨震身边,此时荷枪实弹,正紧张的盯着周围的两个警卫排下命令道:“你们把这里挖开。不用多,应该挖开大约两米就行。”

    对于马春生奇怪的举动,杨震沒有在调笑他,而是与张婷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即便他擅自调动按照条例來说,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非经杨震亲自点头,绝对不允许调动的警卫排这个举动,杨震也沒有任何的表态。

    当警卫排的战士按照马春生的要求,挖开了足足三米而不是他说的两米后,看到显现在自己面前这个被炸塌了洞口的一个山洞时候,不由的一愣。等看到这个山洞里面的情景后,杨震更是一脸疑惑的望着一脸凝重的马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