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血色关门嘴子山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血色关门嘴子山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实在在骑兵第三旅团被成吨炸药送上西天不久,便率部乘坐卡车赶到的一零四师团一零八联队长松野尾胜明大佐,一下车便看着眼前爆炸现场一地残肢断臂的惨象,说不心惊那是不可能的。

    虽说参与出击的第三骑兵旅团的兵力只有几个中队,并非其主力。但像这样一枪未发,便让人家整个给一勺烩了,实在让已经赶到的一零八联队上下官兵有些心惊肉跳。

    组成一零八联队的这些被重新召集的退役老兵,论战斗意志虽说不如那些日军现役士兵坚韧。但除了残暴,烧杀成性方面远远过之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其报复心极重,远在现役士兵之上。

    看着死状极为凄惨的同袍,不想遭受同样待遇的一零八联队丝毫沒有犹豫的,在松野尾胜明大佐指挥之下,在联队炮兵的火力掩护之下立即对关门嘴子山一线发起了全线攻击。

    松野尾胜明可谓是下了血本,一上來就投入了整整一个大队的兵力。其联队所属的炮兵中队的七十五毫米四一式山炮,大队炮所属的九二式步兵炮,以及临出发前特地加强的独立迫击炮中队,打出的炮弹在关门嘴子山上炸成了一片。

    关门嘴子山虽地理位置重要,卡在从兴山街到兴山要塞核心阵地的进山必经之路上。但其整体的山势并不高,坡度也很缓。但却是整个兴山要塞区南边几乎唯一的屏障。

    只要突破了关门嘴子山,整个兴山要塞的最重要的核心阵地,阵地山、椴树泉一线便彻底的暴露在日军一零八联队的枪炮口上。

    兴山要塞虽然已经修建完毕的工事极为坚固,但其已经修建完毕的主要火力点都是指向东北方向。其南侧的侧翼防护工事,大多还在施工之中,远远尚未完工。

    一旦关门嘴子山一线被突破,南翼几乎沒有防御工事,甚至连防御兵力都凑不齐的阵地山一线几乎不可能阻击住日军一个联队的攻击。已经夺取的兴山要塞便有重新落入日军手中的可能。

    知道关门嘴子山一线重要性的王效明,面对日军轮番的冲击,不敢有丝毫懈怠。指挥部队顽强的依靠山上日军已经修建好的工事节节抵抗。其轻重机枪形成的交叉火力,将发起攻击的日军打的死伤惨重。

    但日军就像用不停顿的潮水一样,当第一波的潮头在堤坝上狠狠的撞碎之后,第二波、第三波,甚至更多的潮水拼命的向堤坝上涌來。双方都打红了眼,眼睛通红的望着对方。不住的将手中枪膛中的子弹,甚至刺刀送进对方的胸口之中。

    几乎都快打疯了的日军,将山炮搬上了关门嘴子山前面的那座曾被骑兵第三旅团当做警戒阵地的小山包上。只要关门嘴子山那里冒出火力,便以精准的直瞄炮火敲过去。其炮兵素质远不是杨震部下,只进行过几个月训练的炮兵可以相比的。

    关门嘴子山不是工事普遍厚达一米,甚至两米,大部分工事都处于半地下的阵地山。他更多的工事都是半野战工事。七十五毫米山炮的威力足以应付。在工事之中很快便呆不住的王效明只能撤出这些工事,利用山上日军修建的交通壕临时作为掩体。

    面对日军一波又一波几乎沒有停顿的攻势,处于兵力绝对劣势,伤亡同样惨重的王效明只能左支右绌。他拎着手中的那支已经接上了枪套作为枪托的快慢机,已经几次冲上了第一线阵地。

    刚刚将日军的工事又一次压下去,王效明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指针后,不由的摇头苦笑,现在不过晚上六点多,正式交战不过四个余小时,自己手中的部队已经凑不出一个完整的连。几个临时编成的独立连也伤亡惨重。

    看着越來越少的部下,明白在这么打下去,很有可能不等援军赶到,自己便会损失余烬的王效明将一个连指导员喊了过來,吩咐道:“你带上几个兵,在找几个独立连的战俘回到兴山要塞去,将所有战俘出身的劳工全部找來,在不补充兵力,就凭这些人在继续打下去,我们顶不了多久了。”

    那个指导员听到王效明这么交待,微微一愣。阵地上的这些已经编成的独立连虽然也是由劳工中的战俘临时组成,但是好赖也经过小半夜加上半天的熟悉了。这在临时抓人,这战斗力能行吗。

    王效明给手中已经将枪套接到枪柄上作为枪托使用,子弹已经打光的快慢机换上一个新弹匣,他的警卫员为了保护已经亲自冲锋陷阵的他,在刚刚与一股已经打到阵地边上的日军激战之中牺牲了。像这种压子弹的事情,他只能自己做。

    更换完手中已经打空了的快慢机弹匣,正顺便给现在到自己手中,原來自己警卫员使用的冲锋枪更换弹匣的王效明,见到这个指导员还在看着自己发呆,气极而怒的踹了他一脚,怒道:“你他妈的还不快去。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部队被打光,”

    挨了一脚的指导员不敢在耽搁,顺手抓过两个老兵,沿着交通壕,躲避着对面不时打过來的炮弹,冲破日军炮火封锁区,调头向阵地山一线猛跑过去。

    看了他们几个人的背影,王效明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对面正在集结准备再一次发起攻击的日军,对身边因为一营营长重伤,此时暂代营长的二团一营教导员孟子明道:“子明,你算过沒有,到现在咱们一共打退了日军多少次攻击了,”

    正在给手中一支缴获的三八步枪压子弹的孟子明,听到王效明的问话,立即回答道:“政委,咱们从下午到现在已经打退了日军十一次冲锋。妈的,今儿这鬼子还真有些邪性劲头。冲锋被咱们打退了,就趴在半山腰用自己的尸体垒成工事跟咱们对射。”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看了看身边仅剩的,已经不多的部队,王效明对着孟子明道:“子明,在这么打下去,咱们可能等不到援军上來了。弄不好,咱们都得交待在这里。怎么样,害怕不,”

    已经压完子弹,正卸下刺刀擦拭的孟子明,听到王效明这么一问,不由得一愣。沉默了一下道:“政委,有什么好怕的。你从参加抗联的那一天起,我就跟着你。这么多年那一战不是血里來、火里去的。我什么时候害怕过,”

    “以前一场战斗,只能打二十发子弹的时候,都沒有害怕过。现在有了这么好的装备,看看咱们自己造的手提机关枪,哦,对司令员叫他冲锋枪。每人咱们自己兵工厂改造的四枚手榴弹。排以上干部,每人一支快慢机。在战斗之中,每人至少都有一百发子弹可用,还能害怕,”

    “当兵本身就是干的是刀头舔血的活。要是怕死,还当这个兵干什么,当初出來当兵打鬼子,就再沒有打算活着回來。打鬼子,咱们从來都沒有含糊过。死就死,有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孟子明的回答,王效明只是笑笑却沒有回答他,而是举起望远镜又开始观察并未因为天色已经渐渐黑下來,而将攻势停下來。此时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再一次发起新的冲锋的大约一个中队的日军。

    观察到日军又一次准备发起攻击,王效明立即传令道:“各连检查弹药,准备战斗。冲锋枪手全部提前,做好白刃战的准备。”

    看着又一次涌上來的日军,已经被挤压到山顶棱线位置的王效明知道自己不能再后退了。再后退,关门嘴子山就真丢了。关门嘴子山一丢,后边的阵地山也就守不住了。现在王效明最盼望的并不是援军,而是被自己派出去抓兵的那个指导员能快一点将新兵员带过來。

    这次发动又一波新攻势的日军看來是抱着就算不能将山顶上的守军彻底全歼,也要将他们挤下去的念头。先用炮火和燃烧弹将整个山头燎了一遍之后,甚至连试探性的攻击都沒有,其攻势一上來就很猛。照明弹像是不要钱似的,一个阵的猛打。

    面对着攻势极猛的日军,看着身边被日军燃烧弹炸成一片火海的阵地,王效明抬手将手中的快慢机冲着跟在大火后边的日军,将弹匣打光之后,抓起一支三八式步枪,上好刺刀,对着周围的战士喊道:“同志们,冲上去跟鬼子搅合到一块,他们就不敢在打炮了。”

    在他带头冲出已经是一片火海的阵地后,听到他喊话的战士纷纷或是举着上好刺刀的步枪,或是平端着冲锋枪,向已经压上來的日军迎了上去。

    刺刀的碰撞声、伤员的**声中夹杂着冲锋枪、快慢机短射发出的清脆甚至有些悦耳的枪声,在关门嘴子山顶上响成了一片。此时双方无论是山炮、步兵炮、迫击炮,还是掷弹筒,甚至轻重机枪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只能看谁的刺刀多,谁拼刺的技术娴熟。

    虽然由再次征召的日军复原士兵组成第一零四师团是日军特设师团,其战斗力即便在日军之中也属于二流。但其白刃战的能力,并未比日军常备师团差多少。其手上拼刺刀的战术,一样是王效明所部无法相比的。

    见到已经冲上山腰的攻击部队已经与对手拼上了刺刀,一直在举着望远镜观察战斗的一零八联队长松野尾胜明大佐嘴角上不由的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自己的联队虽然战斗力在整个日军之中不过二流。

    但同样受过严格白刃战训练的一零八联队,其白刃战术却绝对不是这群在北满流寇可以相比的。这群流寇跟自己的部下拼刺刀,那不是矬子与巨人相比吗。单论白刃战术,自己一个中队曾经打垮了整个支那军最精锐中央军的一个营。

    只是他想的错了。单论白刃战,即便是一零四师团这样由预备役官兵组成的特设师团,王效明的部下的确远远无法与其相比。但王效明的部下却装备有两种日军沒有近战利器,冲锋枪与快慢机。

    为了避开日军占据绝对优势的炮火长处,尽可能的与日军打近战,杨震专门设计了一种战术。在发生近战的时候,各连以冲锋枪、快慢机为核心与步枪形成长短搭配。使用冲锋枪驱散日军的战术组合。在利用两人一组,用刺刀对付被打散的日军。

    日军的白刃战威力在兵力占弱势的时候,其白刃战的威力更多的是体现在其战术组合上。这种组合一旦被驱散,在对手装备的大量自动武器的面前,其威力基本上等于沒有。

    看着自己的战友不是被对手手中的自动武器成片的扫倒。就是被前后夹击的刺刀,捅了一个对穿。仅仅半个小时的白刃战,便已经伤亡三分之二的日军首先顶不住,连尸体都顾不得拖,便溃退了下去。

    尽管手中有着大量的冲锋枪与快慢机等自动武器,尽管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尽管自己占据着局部兵力上的优势。但即便这样,这一场白刃战也给王效明仅剩的部队带來了近三分之一的伤亡。

    也就是说仗打到这个份上的时候,王效明手下的那个营,在加上那几个临时编成的独立连所有的兵力加在一起,现在也只剩一个半连。轻重机枪已经全部损失在日军的炮兵以及掷弹筒下。

    看到几乎已经达到目的,却又被对手给赶下來。不仅沒有能最后冲上去,甚至连已经占领的山腰处都沒有能保住,被对手一直压倒山脚下,又退回了原出发阵地的部下,松野尾胜明大佐的脸都青了。

    经过大半个下午的战斗,松野尾胜明大佐虽然重创了守军,让对手几乎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但在守军的顽强抵抗之下,自己伤亡也是不轻。一零八联队的三个步兵大队,一个步兵大队伤亡达到了七成,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另外一个步兵大队,也已经伤亡近半。

    若不是占据了兵力上的优势,性格中有些持重的松野尾胜明将一零八联队的三个步兵大队全部都带了來。按照这个伤亡数字,一零八联队恐怕要早已经失去了攻击能力,率先败下阵來。

    尽管曾受着泽田茂中将几乎半个小时一遍询问情况的电报带來不小的压力,松野尾胜明大佐在久攻不下之下,也就收起了报复心。接受了部下的劝说,决定先让已经攻击了一个下午,此时腹中早已经空空如野的部队暂时休整一个小时。吃上一点东西。等养足精神后,才重新发起攻击,争取一战搞定,将对手赶出山头阵地。

    只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正是他这个休整一个小时的命令,却让几乎已经承受不了,几乎伤亡余烬的对手缓过了一口气。当被王效明临时拉來了那些新兵进入阵地后,松野大佐和他的一零八联队已经失去了一切拿下关门嘴子山,这道兴山要塞核心阵地,阵地山门户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