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辉煌的开端 (12)

第一百四十四章 辉煌的开端 (12)

作者:风雪云中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间久为人集中残存兵力,并身先士卒亲自带队,对庙岭子山发起猪突似的攻击,想要抢占这里的制高点,以便固守待援。只是早就预料他这手的杨震那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下定决心拼一把的左间久为人更没有想到,就在他**着上身,张牙舞爪的督促士兵不顾伤亡拼命的向山上进攻的时候,他挥舞着军刀的身影,早就被正在一门已经运动到庙岭子山上的九十毫米炮迫击炮后亲自抄刀上阵的马其昌给盯上了。

    在日军的攻势又一次被打下来之后,愤怒之极,被气活跳虾一般直跳脚的左间久为人还没有来得及将耳光扇在手下三个中队长中,在刚刚那阵子炮击之中唯一剩下的一个中队长的脸上时,一发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狠狠的砸在他身上。

    这发直接打在他身上的迫击炮弹帮他解除了回去将要被勒令切腹的担忧,将他彻底还原成一堆零件不说。还捎带着将那个倒霉的中队长也一切炸上了天。

    没有办法,这门迫击炮现在的位置与左间久为人所处的位置,距离实在太近了。直线距离都不超过二百米。等他听到炮弹的破空声之时,说明炮弹已经打到了头顶上。他就是躲都躲不开了。

    在加上急于抢占一个制高点的他上串下跳,挥舞着军刀逼迫部队轮番采取攻击行动,也实在有些太惹眼。尤其是他那把佐官刀,在伪满军之中也混过不少日子的马其昌一眼就看出来了。

    既然这个家伙佩戴的是佐官刀,而山下的日军又不过是一个大队的规模。那么眼前这个光着上身的家伙,应该是这支日军的最高指挥官。听过杨震给教导队上课的马其昌,虽说别的没有记住,但是杨震经常挂在口中的那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口头语,他却是记住了。既然这个家伙应该是这个日军大队的最高指挥官,那么马其昌也没有没有丝毫的客气。

    不过损失惨重归损失惨重,第八师团到底是日军老牌师团。在指挥官阵亡,之前炮击加上几次攻击失利带来的伤亡,部队已经伤亡三分之二的前提之下,居然还能在各小队长以及士官的组织之下,负隅顽抗不说。甚至还利用其准确的掷弹筒火力,炸掉了庙岭子山上的两挺重机枪。甚至一度突上了半山腰。

    正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战局变化的杨震看到第八师团这些日军的表现,在想想之前在云石砬子与第十一师团那一战,不禁感慨这些日军到底是老牌师团出身,果然战斗力强悍。

    在遭遇到如此密集的火力打击,出现如此大的伤亡,居然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反应过来。而且非但没有崩溃,居然还能打出反击来。其性子之坚韧,意志之顽强,战术意识贯彻之坚决,尤其是其反应速度,真该所有的中国军队都好好的学学。

    只是杨震感慨归感慨,但手下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他知道一支部队即便战败,但只要留下一些骨血,便总归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的。

    想让一支部队彻底的丧失战斗力,尤其是对于日军这样的军队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全歼。就算其重新组建,但这支部队也在没有以前的精气神了。

    那些就算是经过严格训练,但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以及已经拖家带口的预备役老兵是永远赶不上那些从军多年,训练有素而且经验丰富的老兵的。只有将一支部队干净彻底的消灭光,才是对对手实力的彻底削弱。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伟人的这句名言,杨震可是记得很牢靠。

    在马其昌一炮击毙了左间久为人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杨震便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当然杨震发起全面攻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眼皮子下边的这股日军的最高指挥官已经被炸上了西天。而是他感觉到已经到了最后解决问题的关头了。

    下定决心的杨震命令发起攻击的杜开山,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的残余日军干净、彻底的消灭掉。

    实际上此时已经还原成零件,去与他们那个天照大神相会的左间久为人少佐并不知道。就在他试图攻占庙岭子山主阵地,以便能坚持到得到联队长阁下带领主力支援时,他的联队长与其率领的第二大队,也同样在痛苦之中挣扎着。

    接到杨震放开大路,仅以冷枪冷炮以及小股部队牵制,主力则转向该部日军侧后的电报。尤其是杨震改变作战计划,将第一波次的打击放在由鹤立出发的地八师团第十七联队第一大队身上之后,郭炳勋便改变了之前虚张声势,将眼前日军牵制住便可的战术。

    按照杨震要求,郭炳勋下令让出法司河一线阵地。除了以小部队不住骚扰之外,将主力一个营从正面撤下来,趁夜间日军航空兵无法出动之机,从日军东北方向秘密渡过法司河,迂回至日军侧后方向。

    而自己亲自带领一个营以及侦察营的一个连兵力,利用地形不断的以冷枪冷炮战术杀伤袭扰日军。尤其在夜间,也就是在杨震带着主力向庙岭山一线强行穿插之际,为了掩护主力行动,甚至还对该部日军展开了连排级的攻势。

    郭炳勋的战术改变,让当面之日伪军还没有从渡过法司河一线,现在甚至可以听到尖山子一线不时响起的虽然比较轻微,但已经是清晰可辨的枪炮声,所带来的兴奋之中清醒过来,便陷入了一个恐怖的夜晚。

    就在日军刚刚前锋刚刚渡过法司河,便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顿迫击炮弹。虽然因为早有了心理准备,加上熟练的战术动作。对方打来的迫击炮弹虽然将配合作战的伪满军炸的死伤惨重,并未给日军带来多少伤亡。但开局的不利却是让河田毅大佐对后续作战行动产生了顾虑。

    为了协调各部作战进展,佐佐木到一专门给担任清剿的日军这三个联队配发了横向沟通的密码。所以第十七联队与担任中路清剿任务的二十四联队有直接的电台联络。

    在遭遇到王光宇丰富多彩并且各种花样繁多的热情招待之后,虽分属不同师团建制。但二十四联队长武田寿大佐在急需十七联队配合作战的情况之下,也就顾不得家丑不得外扬这一日军传统习惯,将自己一路上的各种遭遇全部向河田毅大佐做了介绍,并再三提醒他一定要多加小心。

    有了武田寿的前车之鉴,河田毅大佐在行军之时也谨慎的多。尤其是预定在南路作为奇兵使用的十一师团的两个大队始终无法联系上,而自己身边又出现了大量敌军之后河田毅大佐更加谨慎。

    这也是他为何在庙岭子山一线遭遇到阻击之后,便放慢了行军速度,动作相比中路的二十四联队要迟缓的多。而且在接到佐佐木到一命留守鹤立的第一大队改变原有作战计划,立即与第二大队靠拢的命令之后,立即敦促第一大队向自己靠拢的原因。

    不得不承认,河田毅大佐这个有意放缓了行军速度的做法,虽然几次遭到佐佐木到一的严厉训斥,但一路上的伤亡与第二十四联队所遭遇到的相比,虽不能说是可以忽略不计,但伤亡却也着实不大。而且伤亡的主要是伪满军。他带领的十七联队第二大队伤亡还不到一个小队。

    本来河田毅大佐在天黑之后,是准备就地宿营。因为之前参加过对抗联清剿的他来说,知道在夜间的山林里面,尤其是手中照明弹携带不多的情况之下行军对自己很不利,很容易遇到对手的伏击。

    河田毅大佐深知,若是论正规野战,甚至是攻坚,只要是面对面,硬碰硬的较量,自己的十七联队并不怕支那的任何一支军队。哪怕是一个师,甚至一个军都不怕。

    但在山林之中,尤其是夜间的山林之中,自己的部队与那些长年隐蔽在山林之中,对丛林战以及地形极为熟悉,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极为灵活的反满武装是无法相比的。

    之前所以能对抗联围剿成功,将抗联从下江地区挤出去,主要还是得益与兵力与装备上的优势,以及后勤补给上的优势。还有就是对手之中出现的叛徒帮忙。

    正是有了那些叛徒,关东军才能摧毁那些反满抗日分子赖以生存的秘营,摧毁其储备的物资,使得那些反满抗日分子无粮、无弹药,只能冻死、饿死在这北满的深山老林之中。

    在进入山林之前,佐佐木到一就再三交待过几个参战的联队长,明确告诉他们此次清剿的对手与以往清剿抗联时大不相同。这支反满武装不仅极为擅长机动设伏,而且装备精良。手中有不少的迫击炮。而且弹药相对于抗联其他部队来说,也充足的很。

    让他们在进山之后,尤其是在进入山高林密的青黑山腹地之时,务必要多加小心。在夜间休整的时候,宿营地一定不能选择林密之处,要多放警戒。

    有了佐佐木到一的命令,再加上武田寿的前车之鉴,河田毅本来打算等第二天在强渡法司河。但无奈佐佐木到一中将突然更改了之前的作战计划,命令第十七联队立即加速南下与二十四联队汇合。

    佐佐木到一的再三催促,使得河田毅大佐在不情愿,但在佐佐木到一中将的严令之下,也只能放弃了就地宿营,待后续的第一大队抵达之后,在强渡法司河的想法。

    将原有的作战计划更改为不在等待第一大队,集中手头现有兵力立即强行渡河,向尖山子一线强行攻击前进,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与第二十四联队汇合。

    然而渡河之后一系列的遭遇,却又让他迅速改变了主意。尤其是与佐佐木到一中将的联系突然中断,任凭通信兵怎么呼叫,也得不到佐佐木到一一丝回音后,过于求稳的河田毅大佐犹豫良久,还是下令就地宿营。

    只可惜他的算盘打的是不错,但郭炳勋却不打算让他好好休息。整整一夜,对手虽然只发动了为数不多的几次试探性攻击,但却让河田毅大佐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游击战术。

    自法司河那一顿劈头盖脸的迫击炮弹之后,便一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对手,就在第十七联队刚刚支起帐篷准备休息的时候,又一次出现在他的周围。用密集的迫击炮弹热情的招待了正在生火准备吃已经迟到了几个小时晚餐的日伪军。

    “八嘎,有完没完?这些可恶的反满抗日分子武士的不是,统统的小偷的干活。还有他们那里来的这么多的帝国陆军制式迫击炮弹?从进入庙岭子山到现在足足打了有二三百发炮弹了。”

    正因为与佐佐木到一迟迟联系不上而恼火中,又因为这顿炮击被从刚刚支好的帐篷中赶出来,而愤怒异常的河田毅大佐,见到对手又一次展开了夜袭,在郁闷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个与佐佐木到一同样大惑不解的疑问。

    作为日军精锐的第八师团联队长,他可以清楚的判断出这些落在自己脑袋上的迫击炮弹不仅有帝国陆军制式的九二式七十毫米迫击炮,还有九四式九十毫米迫击炮。

    虽然数量虽然不多,两个口径加在一起只有十多门。但这打出的炮弹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已经随地八师团在满洲整整驻扎两年,与抗联以及其他抗日武装打过不少交道的河田毅大佐,还真没有看到整个满洲境内有那支反满抗日武装有这么大的手笔。

    想想自己作为堂堂大日本皇军正规师团下属的野战联队,此次进山清剿也不过携带了一个独立迫击炮中队的六门九四式九十毫米迫击炮。居然还没有一股子土匪装备的多。这实在让河田毅大佐有些难以接受。

    更让河田毅大佐郁闷的是,对手的明显一改白天的作风,摆明了不想与他纠缠。等自己炮兵架好迫击炮展开还击的时候,还没有等打出几发炮弹,对手又偃旗息鼓,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而被他派出去搜索的那些可恶的,不时给自己捣乱,但按照射程与弹道判断,距离自己应该不远的迫击炮的整整两个在伪满军两个连配合下的步兵小队,在远处的山中经历过一阵子密集的枪声之后,却是连一个人也没有回来。

    损失了整整两个步兵小队之后的河田毅大佐不敢在派出部队搜索那些可恶的家伙。除了加强警戒兵力之外,只能命令炮兵做好准备,无论哪个方向一有风吹草动,只管开火压制。

    河田毅大佐不知道他实际上应该感觉到庆幸。当初在分兵的时候,对手将所有的威力大的多的山野炮都集中在了南线的十一师团由村田孝生大佐的两个大队身上。否则这次炮击的结果,就不是只伤亡几十人那么简单了。

    郁闷的河田毅大佐并不知道,这顿迫击炮弹只是这一夜噩梦的开始。还没有等好不容易消了气,正准备继续督促通信兵与佐佐木到一联系的河田毅大佐返回帐篷,才消失不到一个小时的迫击炮弹又一次落入了日军营地。

    这次的结果却是让河田毅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这次对手的炮火不再像前两次是以杀伤自己有生力量,甚至骚扰为目的,而是直奔自己炮兵去的。

    此次炮击不似之前的弹着点极为散布,看似有些杂乱无章的射击。而是极为精确。其射击精度之高,几乎不比日军差。

    在数量具有优势,将手头的迫击炮部署成了两个分散,但目标一致炮群的对手面前,配属作战的这个日军独立迫击炮中队很快败下阵来。短短几分钟,六门迫击炮被击毁了五门。而弹药则全部损失不说,炮兵也伤亡惨重。

    不仅如此,殉爆的弹药还点燃了部分携带的物资、帐篷。别的物资损失再大,河田毅大佐倒是无所谓。可关键是粮食损失巨大,却是让他心疼之极。

    日军这次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甚至可以说违背军事常识的错误。其选定的炮兵阵地就在其物资储存处附近,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十米。所以很不幸,在炮弹被对手打过来的火炮引爆的同时,捎带着携带的物资也损毁大部。

    炮兵加上物资的损失,让一向以稳重而著称的河田毅大佐气暴跳如雷。炮兵的损失他可以接受,物资、帐篷的损失他也可以接受。但是粮食的损失,却是让他几乎痛心疾首到了极点。

    携带的备用弹药损失一些倒是没有什么。按照日军自身携行的弹药量,至少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但没有了粮食,还谈什么进山清剿?总不能让部队饿着肚子在山里面打转吧。

    粮食损失余烬,佐佐木到一中将的始终联系不上,就算河田毅大佐在稳健,此刻心中也充满了浓浓的不安感觉。现在的他,心中甚至隐隐产生立即撤回鹤立,与第一大队汇合的想法。

    就在河田毅大佐为粮食损失余烬,以及与上级失去联系而头疼的时候,前方的警戒阵地又响起的密集枪声,让他彻底的失控了。

    待查明至少有一个连的反满武装在数量众多的轻重机枪掩护之下,对前沿警戒阵地发起攻击之后,河田毅大佐也顾不上他一向讲究的稳健了。咬牙切齿的命令部下,一定要将这股胆大包天的土匪消灭干净。

    可让河田毅大佐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等他调整兵力,将这股子胆敢面对面对大日本皇军主动发起攻击的土匪消灭时,只是与警戒部队对射了一阵子之后,对手又一次神秘的消失了。

    面对着周围黑黝黝的群山,想起了被自己派出去寻找打自己冷炮的那两个搜索小队的结果,摸不清楚对手究竟有什么战术意图的河田毅大佐却是顿时失去了报复的心情。在下达了加强警戒的命令之,垂头丧气的走回了自己的帐篷。

    还没有等河田毅大佐静下心来,好好琢磨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时,满身是血辎重中队长的跑过来报告的又一个坏消息,让他立即陷入了石化状态。

    他此次参与清剿特地携带的联队辎重中队就在刚刚受到了突然袭击。部分反满分子利用主力被正面发起进攻的匪徒吸引过去的机会,一枪未发的除掉了警戒士兵。

    此次十七联队进山清剿携带的二百多匹驮马,以及部分大车被从背后摸上来的土匪全部劫走。担任警戒的一个小队卫兵,被敌人全部杀死。

    也就是说,除了已经不再需要驮马的迫击炮兵之外,河田毅大佐指挥的这部分日伪军失去了全部用来驮运重机枪与弹药的马匹不说,就连河田毅大佐自己的坐骑也一并丢失。

    也就是说无论下一步河田毅的决定是什么,眼下他都要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在今后的行军之中,他这个堂堂联队长,只能与部下一样徒步行军了。而且是去了几乎所有驮马之后,所有的重机枪以及残存的物资,只能靠人力来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