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代天骄 > 第八百二十章 白纱女子(四更求花)

第八百二十章 白纱女子(四更求花)

作者:一起成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百二十章白纱女子

    恒河会的新闻第二天就出来了。

    一伙印国男子兽xing大发无法无天,把四名前去推销手机的女大学生拖入后院轮激ān,千钧一发之际救美英雄杀到,领着一群大义凛然的民众打退凶徒,救出四名衣裳被扒个干净的四名女学生。

    随后华国jing方赶到控制现场,但印国男子不服叫嚣,还摆出后台强硬的态势,这一举动惹怒不少围观群众,数百人不顾jing方阻拦冲击会馆,其中有数名年轻人点火发泄,酿成这一起**。

    这一则官方新闻有图有真相,把打了马赛克的四名女大学生图片放了出来,衣衫凌乱碎布遍地,加上一名印国男子手指直点的嚣张,再加上这一年来的恶劣名声,恒河事件引发无数民众愤慨。

    “南少爷果然不简单。”

    在楠京引发声讨和游行时,赵恒正靠在椅子上扫视手中报纸,不管印国方面再怎么叫屈,这一起事件几乎没得翻盘,南念佛掌控的舆论引导着民意走向,最恐怖的是它还能左右一些西方媒体。

    “雕虫小技。”

    坐在赵恒对面的南念佛揉揉秀气的脸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道:“我只不过是享受长辈带来的庇护,哪里比得上恒少运筹帷幄,每一步都做到师出有名,让印国根本没有反驳和质疑机会。”

    “算了,咱们不要相互自夸了。”

    赵恒把一杯热茶推到南念佛面前,笑容温润回道:“不过跟南少合作让我很愉快,汉西卡的情况怎么样?见到我和黑衣女子之后有什么反应?这一出好戏可是jing心安排,如没反应就太失败。”

    南念佛捏起茶杯一笑,微微赞许:“一切如恒少所料,她很震惊很愤怒还透shè着一股子不甘,我想这时候她是绝对没有寻死的念头,她会千方百计活下来逃出去、、去向婆娑组织通告这事。”

    他没有追问黑衣女子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让漂亮花旦震惊到难于自己,南念佛心里清楚,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足够,过多干涉赵恒的计划或探进去,那自己很可能会招惹麻烦甚至破裂双方联盟。

    “南少,想个法子让她逃走。”

    赵恒低头抿入一口茶水,声线平缓抛出一句话:“我设的这一局,漂亮花旦必须好好活着逃出去,她唯有逃出去了才能帮我把恒河事件‘真相’告知组织,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布置和借力打力。”

    南念佛悠悠一笑:“没问题!”

    在南念佛笑着离开后,陆猛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他在楠京多呆了一天,随后把一本书递给了赵恒:“哥,这是我按你吩咐找的书籍,你是不是这本书,我翻过里面没啥有价值的东西。”

    “除了一张当作书签用的照片。”

    赵恒把杯中茶水一口喝完,随后接过陆猛递过来的书籍,正是他在恒河会馆见过的那一本薄迦梵歌,随后也如陆猛所说翻到那张照片:“没错,就是这书这照片了,把它拿在手里不是坏事。”

    在陆猛低头大口喝着茶水时,赵恒正细细检查这本书籍,如陆猛刚才的汇报,里面没半点有价值的东西,他把书籍丢在桌子上捏起照片对着灯光扫视,除了相片背后有三个印度名字再无他物。

    艾西瓦娅、汉西卡、、、赵恒让南念佛戳穿漂亮花旦底子的名字就是来自照片,他随后把目光落在白纱女子的背后,她没有艾西瓦娅她们那样具体的名字,只有一个称号落在上面:印度之花。

    “印度之花?”

    赵恒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笑意,手指在照片上轻轻划过道:“汉西卡足够漂亮,艾西瓦娅足够韵味,号称印度之花相比胜过她们两个、、、将来有机会我倒要,你究竟是怎样一枝印度之花。”

    “哥,你想征服这女人?”

    陆猛探头扫过了几遍的照片,脸上涌起一丝玩味笑意:“什么印度之花,这女人、、与其说女人不如说是丫头,以我御女无数的经验判断,她撑死年龄不超过二十,这玩起来没啥意思的。”

    他以过来人身份指点着赵恒:“你还不如把漂亮花旦拿下,那女人身材和脸蛋都算得上一流,她竟然嘴硬不肯招认,你就把她在床上征服,只要把她法办和食髓知味,她就会乖乖听你的话。”

    他把杯中的茶水一口喝完,喘着气把话说完:“远比什么印度之花好多了,不仅身体还很青涩,脸蛋也无法确认、、、而且不是每个蒙着白纱的女人都是天使,说不定掀开面纱就是凤姐呢。”

    “滚!”

    见陆猛拉开阵势准备胡说八道时,赵恒起脚就把他踹了出去,随后望着陆猛开口:“你身上的伤基本好利索,京城局势也差不多稳定了,你这几天准备一下去华海,杜天雄已经搞到任命书。”

    “哥,让我呆多一个星期吧。”

    陆猛呼出一口长气,脸上涌现出一抹无奈情绪:“放心,我一定会去华海领兵的,不过就让我再呆几天缓冲缓冲,至少让我帮你盯着华一熙和艾西瓦娅离京再走,我始终不放心这两颗炸弹。”

    “好,就让你再呆一个星期!”

    赵恒也没有强制他立刻走,免得他去到华海消极怠工,随后他靠在椅子向陆猛询问:“华家最近怎样了?对华一熙的追杀有没有放松?”他回来的这两天里,主要jing力都放在婆娑组织上了。

    “没有!”

    陆猛毫不犹豫的摇摇头,捏出一根香烟回道:“华家依然全力以赴追杀华一熙,天知道老女人的心肠歹毒成这样,对自家孙子不依不饶下这毒手,我就是担心她的疯狂所以想多留几天帮你。”

    “你待会给越小小打个电话。”

    赵恒微微坐直身子,手指捏着茶杯一笑,:“让越小小在华一熙他们快要离开京城时,把这消息放给华夫人,我的目的不是要华一熙死,也不是要华家内部自相残杀,而是要引北将军出来。”

    “哥,你搞那个大魔头干吗?”

    陆猛的嘴角止不住牵动:“那老家伙太恐怖了。”上次刺杀胖大熊时双方有过过招,陆猛毫无悬念被对方一枪震飞,想到那家伙的变态身手陆猛就头皮发麻,感觉那是倩女幽魂中的黑山老妖。

    “有些事总是要做的!”

    赵恒眼里涌现一抹愧疚,着陆猛淡淡开口:“蒋天军传来消息,叶凌风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派出去的人手也没找到他踪迹,所以咱们只有从北将军身上打开缺口,而华一熙就是最好诱饵。”

    他脸上呈现出一股坚定,语气不容置疑:“咱们只要布置妥当是可以把北将军拿下来的,他终究是人不是神,叶凌风是生是死总需要结论,否则我拿什么东西向倾城交待?去吧,去安排吧。”

    陆猛点点头,转身出去安排。

    在陆猛离去之后,赵恒又重新靠在椅子上缓解情绪,随后捏起那张照片又扫视了起来,几乎是同个时刻,远在千里之外的印国恒河,三个年轻女子立足上游顶端,俯视眼前流淌河水安静如斯。

    左边黄衣女子一头白sè长发,混血面孔漂亮得如同最完美的瓷器,让人忍不住想要肆意蹂躏却生怕打碎那份jing致带来的享受,右边女子五官平凡,一头黑sè头发,肤sè黝黑透shè印国土著气息。

    两人相似的身材却是相反的气质。

    不过她们都很恭敬的站在一个面带白纱的女子背后,亚麻sè的头发凌乱披散在肩膀上,两道眉毛宛如柳叶,棱角柔和飘逸,她给人第一眼感觉是普通,第二眼开始留意,第三眼就会心生敬畏。

    恒河的水从她的脚下缓缓流淌,不波涛汹涌也不凭栏壮阔,安静而祥和,宁静而致远,这个女人的身体就好像千百年前就已然站在了这里,静静地凝望着古朴的恒河,阳光倾泻而下,风华绝代!

    这是一个帝王般的女子。

    “艾西瓦娅和汉西卡都失去消息了?”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白纱女子轻描淡写抛出一句,白发女子立刻踏前一步,低头恭敬回应:“她们都失去了联系,电话和邮件都没有回复,我想她们该是被华国jing英抓住了,探子正在核实。”

    “安排我去华国!”

    白纱女子声音平软绵和,不温不燥:

    “两个姐姐不能出事!”

    ps:鲜花第60朵加更杀到,谢谢大家的支持!

    谢谢462045打赏00币、ljz05打赏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