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191章 杨一帆的请求

第191章 杨一帆的请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州地大物博,灵脉繁多,是青空域三座大洲之一。

    青州的低阶灵脉不计其数,中阶灵脉也有数十条之多,大部分都被修真宗门所占据,然而中阶灵脉之上的高阶灵脉,整个青州只有一条。

    高阶灵脉的价值,中低阶的灵脉根本无法比拟,一块中阶灵石能换来百块低阶灵石,一块高阶灵石却能换来百块中阶灵石,一条高阶灵脉,就相当于百条的中阶灵脉!

    青州修真界宗门林立,各有所长,偏偏没有独霸一方的庞大势力存在,因此,青州这条高阶灵脉,就成了无数宗门争夺的目标所在,为了这条灵脉,战死的修真者不计其数,可以说青州的这条高阶灵脉,比青州上所有的险地所吞噬的修真者都要多。

    异常珍贵的修真资源,自然能引起无数的恶战,多年恶斗的结果,就是青州的修士越来越少,最后各大修真势力达成了一致,决定每十年,争夺一次高阶灵脉,胜出的势力将拥有高阶灵脉十年的使用权。

    青州灵脉之争,被定为十年一期,有些古怪的是,关乎灵脉之争胜负的人选不是那些金丹长老,也不是各派的宗主大人,而是筑基境界的宗门弟子,所以每当灵脉之争的日期临近,各个宗门之间的摩擦就会越发频繁,筑基弟子之间的恶斗也会越来越多。

    苍云宗本就与七煞门结仇,如今两大宗门的筑基弟子要是相遇,不问什么缘由,立刻就会生死相搏。

    杨一帆大致讲述了一番大普局势与灵脉之争的概况,就起身准备离去,刚要出门,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杨海大师兄可还安好?”

    白易没有言语,只是点点头。

    杨一帆显得有些为难,犹豫了半晌说道:“等你去见大师兄的时候,能不能也带我去一趟,我对杨海师兄十分仰慕,刚拜入丹阁就听说过大师兄丹阁首徒的威名,当年我可是羡慕了好久。”

    白易的眉峰不着痕迹地动了动,略一沉吟,道:“也好,等下次给他送解药的时候,我会通知你。”

    听到白易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杨一帆显得十分开心,给白易深施了一礼,这才离开留仙居。

    等到杨一帆离开,白易在房中沉吟不语。

    其实他并不想让杨一帆与杨海见面,一旦杨海的踪迹被曹九钱得知,那么之前的所有布局就会烟消云散。

    想到丹阁长老一直闭关不出,白易才稍微安心了一些,看在杨一帆兢兢业业,毫无怨言地任凭自己布置,这份拜见大师兄的请求,答应了也罢。

    对于争夺青州灵脉归属的古怪规则,白易此时没有心思打听,妹妹还深陷险地,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实力,只要烛火将煞蚊尸体中残留的庞大灵气彻底吸收,未必会立刻进阶三级妖兽,但也差不多久了。

    在执事堂交易大殿里将十一粒筑基丹全部卖掉,白易得到了将近四万块低阶灵石,以一万灵石的价格买下一件灵兽袋,又以三千灵石的价格买下一件中阶储物袋,最后购买了一些炼制七品灵丹的材料,他这一次就花费了两万多灵石。

    灵兽袋只能存放灵兽妖兽,无法放置其他的材料,形状与储物袋相仿,其中的空间比储物袋可大了许多,足够烛火栖身,返回炼器殿之后,白易就把烛火收入了灵兽袋,烛火只要不爬出来,他的气息就会被灵兽袋彻底掩盖。

    中阶储物袋的储物空间比低阶储物袋要多出一倍,低阶储物袋的空间只有半间小屋大小,中阶储物袋则达到了一间大屋那么大,能装下不少的材料,要是换成高阶储物袋,其内的空间甚至与一间小院差不了多少。

    在储物袋之上,还有一种奇妙的法宝,被称为储物戒指,每一件储物戒的存储空间都能达到方圆百丈,是真正的空间类法宝,价值连城,根本不是低阶修士能买得起的。

    白易如今的材料丹药,一个中阶储物袋就足够,没必要现在就开始准备储物戒。

    烛火住进灵兽袋之后,立刻盘成一团,一动也不动,嘴里时而喷吐出一股浓郁得犹如云雾般的气息,那是煞蚊还未被炼化的灵气。

    处理完杂事,白易准备到地火窟炼制一些七品灵丹,然后就开始闭门苦修,只要能催动灵力,白易炼制七品灵丹就是手到擒来,甚至六品的丹药都能勉强炼制,至于那根煞蚊口器,还需要得到另一种炼器材料之后才能开始炼制。

    “炼器殿弟子都给老夫滚到大殿来!”

    刚刚出门,整座炼器殿的上空突然响起一声怒骂,凡是住在炼器殿的弟子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人们开始愁眉苦脸地朝着大殿汇聚,没有一个敢拖拉怠慢。

    怒骂声白易很熟悉,那是炼器长老周承的声音,也不知道这老头发什么疯,反正炼器长老大骂弟子的习惯在苍云宗早已人尽皆知了,白易倒也没什么意外。

    既然长老召集弟子,白易不好不去,跟着一众同门,来到了周承居住的大殿。

    一进大殿,白易就看到周承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烦躁不堪地走来走去,第一个赶来的真传弟子被他劈头盖脸地一顿大骂,最后一个到的也逃不过臭骂一顿,看样子这老头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大殿中心,摆着一口四五人才能合抱的古老铜钟,表面上锈迹斑斑,看起来古朴沧桑,竟是观云台上的镇云钟。

    陆续赶到大殿的弟子在发现镇云钟居然出现在炼器殿之后,立刻变得神色凝重了起来,尤其是那些白袍的真传弟子,凝重的神色中甚至还有些轻微的忌惮。

    出现在炼器殿的异宝,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镇云钟即将损毁,需要炼器殿全力修缮。

    当所有弟子到齐,周承愁眉苦脸地喝道:“从今天开始,所有炼器殿弟子都把手头的杂事放在一边,全力给我提炼血纹金,镇云钟自从上次被催动之后,已经损毁得非常严重了,宗主有令,明年灵脉之争开始之前,必须将镇云钟彻底修复!”

    绕着镇云钟走了一圈,炼器长老没好气地说道:“就知道炼器殿是个背黑锅的差事,修好了是我们的本份,修不好就是炼器殿失职,老夫当初为什么就非得专研炼器之道,早知道我就应该去和曹九钱那个老鬼争一争丹阁长老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