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104章 被吃的滋味

第104章 被吃的滋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易说的三点破绽,听得马家夫妻膛目结舌,他们这些散修自谓比宗门弟子的阅历要高得多,可是慧空这么多的破绽,他们夫妻俩居然一个也没看出来。

    慧空断了一手,神色有些萎靡,听到白易所说之后,慢慢底下了头,好像任命一样,连全盛的时候他都不是白易的对手,此时遭遇重创,再无半分胜算。

    “这种见识,实在让人佩服……”

    慧空低着头,语气低沉地说道:“能看得出我这些破绽的,必然都是修为高深的修真强者,你才多大年纪,难道你与我一样,也是一个骨骼异样的怪人?”

    缓缓抬起头,慧空的眼里一片悲意,沉声道:“我从小骨骼异样,十多岁的时候就像个两三岁的幼儿,过了五十多年,才长成如今这副孩童的模样,小时候因为这种怪病,我终日被人嘲笑,变得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偏执。

    当时我的梦想,就是杀了那些嘲笑我的人,后来我做到了,整个村子都成了死地,嘿嘿,什么修仙,什么礼佛,统统都是放屁,都是骗局!如果这世上真有仙佛,为何还存在众多苦难,为何把我逼成了一个吃人的邪修!”

    慧空的咆哮,带着无尽的悲苦,就连马家夫妻都在心中升起一丝不忍,然而白易则无动于衷,冷眼望着慧空,嘴角仍旧噙着那抹冷笑,飞剑始终悬浮在身前。

    发觉对方不为所动,慧空充满悲意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突然大吼道:“因为人分贵贱高低,如果我出生在大户世家,银钱无数,就算我有怪病,谁还敢嘲笑,谁还敢侮辱!都是人心作祟,是人就有私心,我佛慈悲,你们……都该死!”

    慧空先前的话,听得马家夫妻一阵内疚,虽然他们不曾嘲笑过慧空,却能想象到那种从幼年就历经苦难的经历,就像他们那个躺在病榻四年的儿子,两人一阵恍惚,戒心大降。

    当慧空发出最后的怒吼之际,他仅存的单手中忽然出现了一粒古怪的珠子。

    珠子晶莹剔透,并非佛珠,犹如一粒透明的美玉,其上隐约升腾着丝丝的雾气,一股庄重沉厚的气息扑面而来。

    慧空所说的少年往事,意在麻痹敌人,目的是取出这粒宝贝。

    当他拿出珠子之后,顿时狂笑而起:“哈哈哈!一群无知的修士,刚才你们明明有杀我的机会,不过现在嘛,就让你们尝尝佛门舍利的威力!”

    “舍利子!”

    马家夫妻同时惊呼,满脸的惊诧。

    这种舍利子很少有人见过,传说功德圆满的高僧坐化之后才能在体内蕴化出佛门舍利,舍利一旦破碎,哪怕最低的威力,都能与金丹强者的全力一击相仿。

    手掐舍利,慧空觉得胜券在握,盯着白易,张狂地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的阅历与心智全都在我之上,只可惜,命短了一些,我虽然不知道大悲寺建立了多少年,却知道这枚舍利是大悲寺第一任方丈的遗物,我混入大悲寺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件宝贝。”

    有了堪比金丹强者一击的舍利,慧空底气十足地喝道:“白易,我给你个机会,你可以独自离去,只要你不在插手我的事,我以后也不会找你麻烦,至于他们两个……”

    慧空看了眼马家夫妻,冷漠道:“就当成补品好了,吸干他们的气血,我的伤势就能恢复。”

    马家夫妻一听此言,顿时脸色大变,带着祈求的目光同时望向白易,他们灵气已经耗光,如果白易离开,两人将必死无疑。

    嗡!

    白易并没说话,而是催动起身前的飞剑,剑锋直指慧空,竟没有半分离去的打算。

    “既然你找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慧空咬牙冷喝:“这舍利的威力连金丹初期的强者都不敢硬接,用在你身上真是浪费!”

    慧空这种残忍的邪修绝不会优柔寡断,看出白易杀意已决,催动灵气就要引爆舍利。

    舍利散发的淡淡雾气,被慧空的灵气压回了内部,一股狂暴的气息瞬间出现,犹如暴雨前的狂风,令人心胆具颤,还没爆裂就有如此恐怖的气息出现,一旦舍利被引爆,这座山坳都将被夷为平地。

    马家夫妻的脸上此时已经毫无血色,他们夫妻决定抢夺妖兽在先,又被慧空算计在后,当白易雷霆般出手重创慧空之际,他们两个还以为这次有惊无险,可是如今慧空拿出威力巨大的舍利,两人又陷入了绝境。

    连番险象环生,希望与绝望轮转多次的经历,让两人的心神彻底崩溃,白易为他们带来的一丝希望也化为虚无。

    任白易再强,也不过是炼气后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挡住慧空的舍利,那可是堪比金丹强者全力一击的威力,超越了白易两个大境界的恐怖杀招。

    慧空即将引爆舍利的刹那,白易的飞剑也呼啸着斩出,同时白易做出了一副古怪的模样,只见他双手合十,微阖双目,表情凝重,口中轻吐出庄严的佛语。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噗!

    飞剑斩入身体的声音,在庄严的佛语中传来,显得有些诡谲,而慧空手里那即将爆裂的舍利,在佛语中忽然安静了下来,舍利内暴起的云雾恢复了平和,渐渐四散溢开,在佛语与舍利的气息中,整座山坳显得异常的平静宁和。

    慧空不敢置信地看了看手里的舍利,又低头看了看胸口的血洞,大张着嘴巴,咳出一口鲜血,惊骇又不甘地吐出三个字:“大……悲……咒!”

    扑通!

    慧空奄奄一息的身体栽倒在一边,灰白的眼里仍旧带着不甘的神色,如同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那种苦修多年的老僧才能精通的大悲咒,为何一个十六七岁的修真者会如此熟练地念出,在大悲咒响起的时候,舍利就注定会失去威力,根本不会炸开。

    佛门舍利,不伤咏佛之人。

    “很奇怪为何我会大悲咒?”白易停下诵经,望着将死的慧空,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还会往生咒,不过,不会超度你这种修真界的败类。”

    “已入邪道,必定为祸一方,既然你吃了大悲寺的那些和尚,今天就让你也尝尝被吃的滋味……”笑容退去,白易眼中冷意渐浓,寒声道:“烛火,吞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