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青帝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第三汉帝国遗民(下)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第三汉帝国遗民(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誉。”

    这舰长态度尊重许多,口中说:“别这样见外,你们陛下也是我们青脉储君,一旦重新建立青朝,我们是同朝之臣。”

    “可您是仙人……”

    舰长摆摆手,笑着:“要不怎叫仙朝?我们整个青脉,期许第六仙朝已太久太久了,欢迎你们加入同道。”

    夫妻相视一眼,含蓄点,心中闪过,这是陛下的青制道路和武力为汉运带来的尊重!

    不过心底还有些疑惑,按说汉俗同化力强,就算内部区分都要非常微妙才能判断,而且常有不准,舰长虽是仙人,也不过是化身,怎能判断出来他们是个应州汉土阳化呢?

    飞空舰降落在西灵州城郊停机坪上,正是暖夏骄阳午后,欢迎队伍已在。

    已决心放权移交的傅承善,善于决断,既降了,那就不拖泥带水,里外不是人,当下并未出现在迎接一郡太守场合,直接去玉京城拜见新君汉王,但将受曾慕之治理的一郡还是早早就派出来人迎接。

    曾慕之才一下出来,就见百余车迎接而来,人尚未到,笳萧之声已随风入耳。

    渐至近处,见四骑开道,又有乐车引导,乐车持槌击鼓,吹奏笳萧,其后就是太守之车,是一辆四马之车,车盖金色,两侧红。

    后又有白服之吏,骑马迎接,再后又有着四骑扈卫。

    这就是太守仪仗,除此是各官吏自己车架迎接,这别看不错,实际上已简化了大半,话说原本汉制最重汉官威仪,按制有七八十人随仪,叶青已缩到十数人。

    按制,公乘车是淡青车盖侧黄,侯是金盖侧红,与太守相当,县令是红盖白侧,这且不说,曾慕之见了汉制,暗想:“此郡官吏有心了,匆忙中筹备了汉制。”

    当下就见两个县令迎接,一人三十,一人四十,迎上来,就跪拜说:“下官拜见府君大人。”

    曾慕之连忙上前两步,伸手扶起,笑:“辛苦各位远来了。”

    楸看了看这机场,说:“此地非久留之地,我们去郡内说话。”

    说着,大批人涌了出来,其中数百人是曾慕之的队伍,曾慕之并非单独一人空降,他是带着大批属官、小吏,乃至警备队武装支撑,根本不惧被地方拿捏,直接坦然赴宴,当夜就摸索清楚了地方上的许多事。

    这托得信风平台触角的兑换所节点提前就蔓延到这里,先期经济整合,地方各家豪族争相示好,难免就相互拆台,互爆底子,都让兑换所里潜伏探子都收集了上来,提供了第一手信息资料,再配合宴中一些反应,曾慕之心底已有了些底。

    出了宴会,乔半妆在外面等着,原本准备送上些美人糖衣炮弹的家伙,见到这样绝色而强大的郡守夫人,哪里还敢,都纷纷退散。

    曾慕之上了马车后笑:“多亏夫人挡驾。”

    “不怪我阻你桃花就好。”

    “你啊……”

    曾慕之失笑,这时一个副官敲了敲马车门,得到准许后来,呈上一页薄纸:“此行的名单已得到,分级评价完成,府君怎么处理?”

    汉制,太守是府君,权柄远大于黄制,掌生杀予夺大权。

    “还有三家不识抬举?哼!”

    曾慕之看了看,神情冷下来,沉声:“此次陛下的姿态已很低,给出台阶,这等是一道甑别红线,这时还不服从,是逆心无可救药,不用管了!”

    “各家积极靠近者,按照态度和资源,分级照顾,余下本要诛杀,现在情况危急,推行青制形成龙气最要紧,姑且放任自流就是……哼,这一次放任自流,危险远胜过去,是自作死不可活,怨不得谁来,以后别想援手。”

    “传我令,若有天灾**,这些黑名单上之家族,不给一兵一粮。”

    “是!”属官得了底,点收起名单,下去,马车辚辚起行。

    隐隐听到外面小吏叹息:“虽上面封锁,但传言天地将倾覆,人道危?旦夕,郡守大人且这样淡定……”

    “新来好多大人都是这样……听说都是汉家底子……”

    乔半妆闻言,脸上一点点溢出笑容,曾慕之疑惑:“夫人为何笑?”

    “你吓着他们了……我突明白了之前仙人为何辨认出来,因我们前几批不一样……还记得应州汉土灭世青风?我们,其实是经历过灭世恐惧,所以更懂得珍惜,也更无所畏惧。”

    曾慕之闻言大悟,有这基础,认定批应州汉土,原因似乎很简单……因夫人姓乔,她是大乔小乔娘娘的后裔。

    外域暗面

    冰渊顶部的一处稍融化黑湖上,黑紫光掠过这里,停下来,只是一站,就自然有着祥云环绕,仙乐隐隐,鲜花浮香,一个看不清面目莲纹黑袍道人立在水面上,静静注视着不远处冰山,沉默了片刻,才淡淡说着:“出来吧,暗帝道友。”

    “哼,黑莲。”

    暗帝出来,身形有些透明,自是投影,以他惜命程度绝不会由本体直接交涉,哪怕形势看起来再有利:“怎么,你们撑不住了?”

    黑莲圣人淡淡说着:“你的愿望达到了。”

    “革命尚未成功,谈何愿望达到。”暗帝神情严肃说,说得和真一样,或就是真的,因连他自己都相信了。

    “你的条件?”

    黑莲圣人思索了会儿,觉得这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时,身为圣人自是不可能任由反贼敲诈:“形势已变,大冲撞在即,道友你再闹腾下去,世界本源也会反噬,人道再如何不满积累怨气,大局还在仙道……这点,你不会不明白。”

    “那又如何?当初你们如何对我们,我们便如何对你们,这就是复仇啊。”暗帝笑得十分开怀。

    黑莲圣人也不想争这个,只举起两根手指:“我来是和你最后通牒,要么消停两年,对撞过后我们照旧开打,要么我们现在就耗费元气解决你的内乱……提醒你一句,你并没有敌五脉的力量,至少在眼下你的革命潮水封禁在暗面涌不出地上,你还没有掀桌子的力量。”

    “但是我们肯牺牲!”暗帝义正言辞,摆明了就是要让对手恶心。

    黑莲圣人淡淡说着:“天界存有无数童男童女种子,你要牺牲,我们摧毁所有,宁愿亿万凡人都化兵俑,重新来过。”

    “我知道,你们圣人有这力量,但现在你们没有这个时间,也付不起这个成本。”

    暗帝早有准备,面不改色挑明,又拿捏着程度:“当然,如果有合适条件,为了母域世界而暂时息兵,并非不可!”

    合适的条件?

    黑莲圣人一阵无言,心知这完全是敲诈:“话都挑明了,就开价吧。”

    母域人仙鸿沟割裂已久,两方频道其实完全对不上,交流起来毫无作用,还不如死了心,直接摆开利益,合则留,不合则去。

    暗帝暗暗得意,也知不可能太过分,要不,几圣拼着反噬,彻底解决掉自己,也不是不可能,当下一番讨价还价。

    片刻,一份黑卷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暗帝一看,却是黑帝曾经提议的“黑权不扩散条约”,暗帝欣然签署。

    一道黑光闪过,署名其上,获得了二年内不受追捕打击的条件,及部分资源,这也是母域内部整合力量、减少内耗,和敌域世界内一样在做的整合事。

    或是在外域战略受挫的失败教训,失败总让人理智清醒些,暗帝这一次识大局配合,让黑莲圣人心底对其评价提升不少,计算着不能纵使真正成长到危险大患,又问着:“还有一事,你曾和青帝密约协议,偷取的大荒铁树何在。”

    “这个我真不知道。”

    暗帝摊手,他知道早就标价出卖了,难得实话实说:“你觉得青帝所谋甚大,会告诉我这个?”

    “但我们追踪气息,联合侦测天机,这东西并不存在于阳面,必在暗面无疑。”黑莲圣人也不会轻易罢休,当即追加条件:“这东西给青脉拿回去,不是青帝自己用,就是提供给储君叶青用,青制加强对你的革命也不是好事,至少这两年内必须配合我们找到。”

    “我尽量配合你们……”

    暗帝也没拒绝,反正好处拿到手了,履行信约与否的主动权在他手上,可以慢慢提价,相比他现在更关心异世界分身陨落后续,以及那个踩着他的失败登顶的真正敌人:“你刚刚说到叶青,他现在又干什么了?”

    这问题不是秘密,纯粹是暗帝消息渠道太闭塞,滞后起码十五六天时间,因此黑莲圣人也不隐瞒,说了叶青席卷后近况,不经意间点到叶青在帝都向老皇帝拜礼,这在凡人知道的很少,叶青拜见是阳谋,黄脉滋味复杂地兜住了,也不会这么大肆传播消息,但道门三君和四圣在上次默契后建立起了关于青脉——特别是关于叶青的情报共享。

    “什么,堂堂天仙向一个凡人皇帝拜礼?”

    暗帝一听就哈哈大笑,觉得荒谬至极:“我原不知天仙廉价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