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青帝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谁将死(中)

第七百六十二章 谁将死(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匣内霞光喷涌,静静躺着一方墨青色的玉器砚台,墨色雷光闪烁的砚池中蹲踞一只奇形凶兽,长得极丑,气势非凡,瞪睛昂怒吼一声,对叶青作势欲扑,雷光闪耀满室。

    “陛下”

    诸葛亮一惊,抢步上前就要救援,光华闪过空气,匣上一个预设的影像就出现,是大司命的身影。

    “没事,这不是刺客。”叶青不动声色,挥手让下面年轻术师稍静。

    大司命并不看旁边术师,或说根本看不到,只是注视着叶青,俏脸上带着笑意:“这是吞雷兽砚,我和龙君联手给你做的一个小东西,具体激手法是驾驭这只小兽……”

    “算了,你也不太懂这个,它能把阳面雷池的力量隐瞒过暗面天道,阴阳相激的威力放大十倍,对你来说很危险,交给我分身就可,她懂得怎么使用。

    影像放完,就消失不见……

    最近地仙们在外面布网越来越密,既忙碌又要注意别打草惊蛇,来去匆匆,再没有功夫等待叶青回馈。

    叶青大概明白了,一笑,指尖萦绕青紫气,抚上这只奇形凶兽。

    “呜”

    这雷光小家伙开始时咆哮,接着在真龙之气下,又迅驯肝s低——看上去有点欺软怕硬,让人不禁怀疑它的实力。

    不过叶青在太平湖龙宫见过雷池,那时惊雨被放逐在雷池中处罚,三丈蛟龙之身在里面显得很小,可见雷池本体极大,这时被大司命和龙君联手浓缩在一方小小的砚池里,可见爆出来的威力。

    诸葛亮在帐下紧紧盯着雷池,出于感应,里面深蕴如海的黑水之气,让他心中震撼。

    “你先下去罢……”叶青想起这术师刚才表现,扫一眼面孔准备记住,这时却怔了怔,才笑起来:“诸葛家的小子修至真人了,你才十六岁吧,真正是天才纵横呐”

    心里其实还是震撼,虽是下土,没有道禁,法则也粗疏,远比上土容易,但这才几年就成真人,果是鬼神妖道诸葛亮。

    诸葛亮闻此一个激灵,连忙伏身:“臣诸葛亮拜见陛下,这全是陛下赏识赠书之福”

    “书是我送,学是你自己的……”叶青没有否认当年的用意,再次暗叹这鬼神一样的天赋,缓言道:“既来之则安之,不必回去,就留在大营作战,看你能有多少收获吧。”

    “臣遵命。”诸葛亮松了口气,见没有别的吩咐,就再拜:“臣告退。”

    他一身冷汗退下。

    叶青一笑,望着外面天空,天色似又暗了几分,黑云在广宗城上空集中……风雨欲来啊

    天既晚,就有侍从入帐点亮了琉璃灯,又出去。

    帐内恢复空荡,连串灯火照得格外冷清。

    叶青对着这“吞雷兽砚”的淡青色玉砚略一沉吟,就下定决心,抛向空空的一个角落。

    空气里一阵透明波动,青衫女子显身接住玉砚,在手中翻转几遍,说:“砚里这只是吞雷兽,雷池孕育而生,很狡猾的一个小东西。”

    “我是分身,驾驭不住它的威力,这实际就是给我让仙宝自爆……死没什么,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最晚到子时,你尽快吧。”

    她的时间……叶青心中微动,打量这只大司命分身。

    只见女子容颜秀丽,眼角丝丝鱼尾纹,一头乌褪去了乌亮光泽,这样初显的老态,和她前几天青春的生机完全不同,自里往外透出一种衰败味道。

    “不知不觉过去半年了,你身体大限将至?”叶青神情有些惋惜,完全能理解对方消沉,难怪最近吵嘴的人都没有了。

    “怕我临死疯,毁掉皇帝你的全盘计划?”青衫女子瞪着他,语气冷淡说:“生死有命,用不着你这始作俑者来假惺惺同情,我自会完成自己的任务,你告诉我何时使用就可。”

    “就是今晚,子时开战”

    叶青接上了她的话头,手指抚摸着空木匣:“红颜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我既送你去死,就不流鳄鱼的眼泪了,祝你一路走好。”

    饶是平素不对付,青衫女子也嘴角抽搐一下,狠狠瞪一眼叶青出去:“两个时辰后,我会准时引爆广宗城”

    引爆……

    叶青笑了起来,觉得这口气太大,就算她携此仙宝自爆,终没见过外巢实力,具体成果多少是难说。

    “啪”一声合上匣盖,虽已拆成两半的道法封印,梧桐凤凰的标记依旧鲜明在目……奇怪的印记。

    这时时间紧迫的很,就传令下去:“全军立刻准备,准备夜战攻城”

    “陛下,这夜战……”张飞等众将闻得大惊,只道这未免太急。

    “先做佯攻之势。”叶青缓和了决意,稍透口风:“上面会有大手笔,效果好,有机可乘,我们就扩大战果……狠狠坑敌人一记”

    这种才是稳妥作风,引得众人点头,纷纷揣测——莫非是圣人亲自出手了

    广宗城下屯聚的主力十万,全军攻势展开不是一句话的事,要一系列繁琐的物资和组织准备,术师传讯下让环节变得快捷准确,但忙碌依旧不少。

    整个大营都沸腾起来,战讯甚至传到了更远偏师分营,但对于他们就只要求佯攻,以牵制外域的真人偏师,减小主战场的压力。

    “夜半子时动攻势,时间到了提醒我。”

    叶青这样说着,一手展开山河社稷图,玄光一闪,就进入其中。

    眼前一暗,有些恍惚,转眼恢复正常,一片小世界徐徐展开。

    一轮银色勾月挂在当空,除孤崖上暂无人住的娲皇宫,还有金玉阁、军营,山崖上一道金色门户,就是放逐之地的入口。

    叶青熟门熟路的向金玉阁而去,才进去,就见着芊芊本体迎接出来。

    月光下观看美人,本比白日要强得多,看过去便觉夺目,再一邻近,虽是荆钗布裙,越显得容光照人,就笑着:“芊芊是越来越美了。”

    说着,手捧木匣到金玉阁里,芊芊本抿嘴一笑,见此神色一怔,紧盯匣子上金色梧桐和青色凤凰的封印图案,虽是破碎封印,还是给她熟悉的感觉。

    “认识?”叶青问。

    “似是仙人的私印……”芊芊想了想,试着伸手触碰这个封印。

    梧桐金色光辉一闪,自动修复了中间开合处的断裂,整个封印融化做金青光点,直接消失在她手指间。

    “怎么回事……”

    “没事,我很好。”芊芊举起手,凝视手心上,一枚封印若隐若现,心中涌起难言欢喜:“它原就是我的……”

    叶青抚摸着她的手,没有说话。

    芊芊下意识抽手,又有些歉意笑了笑,她身体上习惯了叶青本体亲热,不习惯他分身的一点碰触。

    “陛下,我想出去看看她……”她故意用这疏离称呼,提醒自己的道侣。

    “去吧。”叶青低笑一声,无所谓摆摆手。

    注视她窈窕背影消失在仙宝空间里,却感觉有点想念回归地上了,下来太急,都还没来得及吃掉芊芊。

    亲热是小事,生死是大事,只有回去后才能根据这条新的线索,查询芊芊的本体信息——知彼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信息的封锁和争夺不只是凡间战争,在仙人也是一样

    今晚的月色黯淡,大营北面是一层深黑巢壁,广宗城核心天幕遮掩了半片天空的星光,但南面暗蓝色天空,星河璀璨依旧。

    大司命分身心情不好,只在营中散步,消磨最后两个时辰。

    以阳神真人的眼力看夜空,能看到数以百万计的繁星罗列其上,更隐晦的甚至更多,不可思议造化奇迹。

    她有些沉迷地望着星空,眸子中闪过一丝渴望,随即又黯淡下来,有些自嘲:“哪里有过这样多仙人,数以百万,这何其了得?”

    “这星空,不过假像罢了……要真按照星点投射的原理,必是一个高等世界的投影,这怎么可能……”

    虽好奇,但以后,这些都与她无关。

    两个时辰后自己就要死了。

    大司命分身转过一圈,有些厌烦周围忙忙碌碌的军士,都忙个什么呢?

    反正阳化时没几个能看见地上的太阳……

    这念头产生,她就一惊,深吸一口气……自己失态了。

    她现自己竟嫉妒这些凡人,哪怕是永远活在虚幻演化的下土,他们也能继续呼吸,活着看到这美丽星空,虽星空也是虚幻……但自己连这虚幻都看不到了。

    这青衫女子有些心灰意冷,孤独一人回到自己的帐篷,里面黑洞洞,她不点灯,直接和衣卧在床上,辗转反侧……

    往日都会飘着桑木清香,这些天闻着却已很淡,这不是香料用尽,是她嗅觉在衰退。

    阳神依旧强大,**在飞老化,她的五感在衰退,最近睡眠越来越不好,唯有死亡的预感越来越清晰。

    有时她一个人,在夜里甚至会哭出来——回归本体能延续自己存在,但不能回归,这就是真正死亡……

    记忆、情感、灵魂,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无法延续传递,在死亡瞬间就会崩毁掉,只留下一点烙印,那算什么?

    所谓一点阳神长存,在仙人眼中只是糊弄凡人渴求的代替物……越尝过仙道长生的滋味,就越难以忍受死亡一刻的崩毁。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