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行走阴阳 > 100节、破局

100节、破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各种不顺利,闹心的很呀~~兄弟姐妹们来张红票、月票、钞票啥鼓励鼓励呗,顺便支持个正版阅读好不好?都来网看这本书!】

    “那就算达成我们的协议了?”刘守财挤了挤眼睛,笑着说。

    曾国华也算是心情大好,死后变为鬼魅就再也没有如此通达过内心,一种即将释放出自由的因子霹雳啪的从内心里往外冒,当然前提是作为鬼修者是否还有心这个东西。

    心虽然没有,不过到了厉鬼之上的层次,鬼修类的修炼者会在心口的位置形成一种类似于心脏的东西,为鬼体提供足够的能量和储存能量的东西,刘守财这种修炼者会称呼它为‘核’,一种专门收集和储存‘邪异之气’或‘罪孽之气’。

    这东西被层层保护,是鬼修者最大的弱点,但也是最坚固的地方,几乎不可摧毁。所以,这份弱点有和没有几乎没什么区别,一个厉鬼的‘核’就算是用冲击钻都未必能敲碎,不知是否因为天道关系,法则、功德、等力量都无法直接摧毁那东西,即便是积弊了厉鬼,使其魂飞魄散,那个‘核’也会留下来,只不过会变成毫无用处的石子罢了。

    算起来,这种东西算是鬼修之中的一大谜团,几乎无人知晓如何破解。

    当到了鬼雄这种级别的时候,‘鬼核’会被他们祭炼成为法宝一类的东西,但多数表现出来的会是……指甲!这真的是一个难解的难题,多数鬼魅都会把‘鬼核’变成指甲,平日汇聚于心口,攻击时候成为尖锐的武器,撕裂一切。

    似乎这是一种本能,只是修炼者中可没有什么‘人类学家’‘行为学家’,道家认为这是本能使然,佛家觉得这是适者生存。

    不管会鬼魅激动的时候,还是愤怒的时候,‘鬼核’就会变成指甲,比如现在的曾国华,指甲显露出来,黝黑锋锐。

    没人知道那坚固的‘鬼核’为什么在鬼修的身体中会可以变成这样,似乎可以随意变化,但后来刘守财才知道,这种变化即便是鬼修一辈子也只有一次。

    “不好意思,有些放纵了!”曾国华晃动了一下手臂,看着奔着半尺长的指甲,有些不好意思,指甲如猫爪缓缓地勾回去。

    刘守财摇头说道:“无妨,如果我被困顿在此二十年,恐怕早就绝望自杀了。”

    曾国华讪笑一下,说道:“我也想过自杀,把自己弄的魂飞魄散算了,但是不甘心啊!我以及家人以怨愤入道,若是不能复仇……”

    刘守财打断曾国华的话,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不管是人,还是修炼者,都要向前看!当你摆脱了被愤恨支配的行为,成为可以思考的修炼者的时候,其实你就该是自由的。那幕后的黑手不管是谁,一定要揪出来!从我介入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这件事情就已经将你我都捆绑在了一起。”

    曾国华认真的点点头,赞同刘守财的这种说法。

    随后,刘守财对曾国华承诺寻找到其肉身的事情也开始进行。

    但是有一个麻烦,因为‘三生局’和‘宅如棺’两种局的关系,刘守财判断曾国华家八口的肉身怕也会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二十年的时间用‘怨气、罪恶’等等气息‘灌溉’到现在,恐怕即便是生不出来灵智,也要变点什么才是。

    当然,如果刘守财推算出来的宝物在这上面起点作用,那就没问题了。

    关键在于会吗?

    幸亏曾国华家是曾经的县委书记,即便是死后,家中的东西也没有被破坏的太多,尤其是当年的神婆一席话,让当地人认为曾家的东西都带着一股子霉运,谁也不肯占这样的便宜,反倒是方便极了。

    一些家用物品虽然时隔二十几年,却依旧无损的很多,比如红线,比如针之类,曾家就有不少,刘守财也没去问为什么会留着这个,曾国华却看着那些针线,长叹一声,幽幽说那是他去世妻子留下的遗物,一个一辈子没上过学校的人,只懂得绣花,纳鞋底,当年被迫害的厉害,自己的妻子不离不弃,做人一辈子最成功的就是有这样一个好女人嫁给自己。可惜,妻子最终还是在那个年月得了重病,自己平反没几年,妻子就撒手人寰。

    刘守财顺口问了一句,那你没续弦再娶?

    曾国华斥驳道:“当时我身处的位置心里清楚,真要续弦一定会家宅不净。”

    刘守财嘿嘿一笑,揶揄了一句:“二十年前您也就是五十岁吧?就没点需要?”

    曾国华狠狠地瞪了刘守财一眼,不再说话。

    ……

    “宅如棺格局很奇特,棺材的一头大一头小,代表着阴阳,其中死者为大,所以阴在下,而阳在上,希望逝者亡灵借助阳气浓郁之地来生可以投胎投在富贵人家,享受一世安康。”刘守财托着定位用的罗盘,他的身边飘着一只鬼雄曾国华。

    曾国华没有接受过这种系统的传授,听到这一点,反问道:“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总是下面比上面更沉重?”

    刘守财笑了笑说道:“这就要解释一下你们曾家八口被人算计的事情了!你看你们曾家老宅东南有高低,西北有宽窄,这是正经的老棺尺寸,一具棺材你知道人头要摆在宽的那一面是不是?我和你打赌,你们的尸身一定葬在这下面,只是我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是你们死了以后起的这栋宅子我还能理解,可是死之前就盖好了的房子,尸身却可以按照宅如棺的格局摆进去,啧啧,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人会那种土遁的仙术?那种可以用肉身穿越物质的可怕能力?”

    曾国华摇摇头,这种事情他不懂。

    刘守财用脚丫子顿了一脚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扭头问曾国华:“你们能下去吗?”

    曾国华说道:“不能,不光是这里,还有墙壁都无法穿透过去。”

    刘守财点点头,穿不过去就对了,他们的尸体就应该在房子下面。

    可问题是怎么下去的呢?

    刘守财思忖了一下,问道:“这房子是谁承建的?”

    曾国华说:“是当初的一个同学,在市城建局工作,他介绍的人。”

    刘守财说:“有建造图纸吗?”

    “就算有我也不清楚在什么地方,当时我很忙,没空管理这些,都是下属在办理这件事情。”曾国华摇头说,但话出口,曾国华的脑子里‘仇人线索’又扩大了很多,很多当初为自己办理房子事情的下属也在曾国华的名单之中。

    这些却不是刘守财可以想到的了。

    刘守财微微蹙眉,站在曾家老宅内房的角落里,眼前是一扇窗,窗子早就破碎了,一只残破的花盆落在窗台上静悄悄的凝着夜色,破开了一缕月光,让人觉得这里十分的阴暗。

    曾国华飘在刘守财的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刘守财做的一切,似乎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似得。

    当然两侧不会让他这样真的没关系,这里是曾国华生前的老宅,总会有一些秘密是活人不知道的。

    刘守财问道:“老曾啊,你说你已经死了这么多年,这宅子空了这么多年,有打算怎么处理吗?”一边问,刘守财一边盯紧罗盘,右手在周围指指点点,虚空之中弹出金色星光,那感觉让曾国华十分的反感,功德太重。

    曾国华避开那些飞射出来的功德流光,听闻刘守财这样问,思忖了一下说道:“当时死的太着急,没立过什么遗嘱,如果道友想要这房子,我可以现在写一份遗嘱,应该也可以生效,这房子就当是我送你的好了。”

    刘守财撇撇嘴说道:“坑不?能不坑不?这房子送我干嘛?我是想说,你这里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道友缺钱?”曾国华惊讶,当了一辈子官,从来没有真的为自己的钱操心过。

    刘守财嘿嘿道:“钱多少都不够,可惜啊嗟来之食不能用,窃来之物不能存,就算是这里有值钱的东西,也需要活着的现任房主送我才行,现在嘛,看看总是可以的吧?”

    曾国华摇摇头,说:“那就让道友失望了,这房子里什么值钱的都没有。”

    “哦~”刘守财点点头,脚步停在了这后房的中央位置:“老曾,来团火照一下屋顶。”

    曾国华闻言点燃一团绿色的鬼火,绿油油的鬼火飘在刘守财的面前。

    刘守财手指一点,指着一个位置说道:“麻烦,落在那个位置,然后施个法术,把这间屋子清理掉,包括房间里的家具在内。”说完,刘守财从门口的位置出去,一转身不知去了哪里。

    曾国华点点头,身上释放出浓郁的鬼气,紧接着鬼气化作数道阴风卷起周围的尘埃、家具等飞起来,曾国华落在窗口,一掌拍开窗子,阴风几乎是很快就把一间屋的东西都丢了出去。

    这时候房间内干净的好像当年新装修出来的一样。

    刘守财再次出现在房间内,不知何时手里多出一根树枝。树枝干枯,表皮有些棘手的感觉,刘守财用手指捻着那个树枝进了房间。

    “道友这是?”曾国华忍不住问。

    刘守财说道:“宅如棺内分天,地,人三才格局,因逆转阴阳为人所用,所以,天、地必然会倒逆其中,但为了不让外人发现,倒逆的天地一定是隐藏起来的。

    这中间有一个节点,只要找到它,就能够找到阴阳倒转的主要地方,在那里才是藏有你们曾家八口尸体的地方。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破坏其中一个点,迫使倒转的阴阳出现,再进行逆推。”

    看曾国华显得迷糊,刘守财笑了笑,说:“简单的方法就是推动这里的风水局,然后暴力破解开一部分。”

    “哦哦哦,那我就明白了!”

    刘守财走到屋子的中央,这间屋子很奇特,地面是原型的格局,是整栋房子一侧的房间,房间的窗户也是半圆形对外,当初是否是因为装修问题而造成了一个下半圆的模样就不得而知,不过刘守财却心里清楚,这种窗子有个说法,叫做下玄月。

    而下玄月同音下弦月,乃是每个农历月的二十二和二十三出现的东西,下弦月又被叫做倒勾月,是一种在星学命相中十分不好的表现。就窗子而言,最忌讳这样的东西,偏偏曾家这里就有。

    “法出下弦,活人住不起。妖月如勾,死人不能住。”

    刘守财发现这两句话都应在了这里,看样子倒霉的不仅仅是活人,曾家八口在这里面也倒霉了很多年!这倒霉催的格局,亏得有人敢这么装修房子。

    心里虽然明白,但是刘守财却没有说出口来,从手腕处丢出一枚‘功德红灵’,刘守财手掐赦诀,喝道:“一柱!”

    嗡~刘守财的手指前面那枚‘功德红灵’滴溜溜的转起来,另一只手把那根树枝丢向半空,随着刘守财的喝声,那树枝好像一柄极其锋利的宝剑一样,刷的一下扎在地面上,直接刺破地面上的大理石地板。

    “擎天!”

    刘守财再次喝道,顶着‘功德红灵’的手指对着树枝一点,‘功德红灵’渗入到树枝内,这是刘守财的本事,利用‘功德红灵’临时制造法器,这本是也只有真正的大德高僧、道德修士才能做到,刘守财这班年龄能做到这样,多亏了御灵人身份。

    随着‘功德红灵’渗入树枝,那干枯的树枝发出一阵阵抖动,紧接着宛如老树开花,表皮都水嫩水嫩的!

    “起!寻地!”刘守财指挥,灵风缠绕周围,形成道道金环。

    威能之下曾国华都不得不退出房门,心中惊讶刘守财的实力,确实高深莫测。

    刘守财自然不会在意这样的细节,他的精神全都集中在了那根树枝上,如果不是这宅子下面镇着一件儿真正的宝物,刘守财未必舍得用‘功德红灵’来制造临时法器,激发此处风水局。

    但随着刘守财声音,那根枯枝开始生根发芽。

    说来奇怪,根,本身应该是向下的才对,但在这里它竟然是上端生出根须来,而且根须茂盛在半空中张牙舞爪。

    “果然是这样,我的脚下是苍天,我的头顶是厚土。呵呵,这种格局我是摆不出来的!,自愧不如!哼,不过那又如何?功德灵木听我号令,古木遮天!给老子长!长!长!”

    随着刘守财的一声怒吼,那根树枝就好像发了疯一样,真的开始使劲的增长,而且速度极快!

    树根扭曲蔓延,在半空中飞舞,很快就撑到了房顶上。

    树根如一条条盘龙,不断的冲击房间的顶部,发出嘭嘭嘭的声音,越来越响。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很莫名的力量抵抗住那股子冲击。

    地面也变得很奇怪,竟然一点点‘吐出’刚才还‘扎头’在大理石地面里的树冠。

    树冠翠绿饱满,看上去好像是六七月时候那种最肥美的季节中才会拥有,每一片叶子都缤纷翠绿,看上去就惹人喜爱。

    刘守财这是用逆转的法术对抗逆转的地方!

    这种本身的就很‘独’的风水局,根本容不下性质一样的东西,吃独食才是它的本性。也是所有风水局的本性,各种风水局想要相互配合,前提之一就是相互之间只能有利才可以。

    但是刘守财这么一搞,他用‘功德红灵’催发出来的树,就是来和这个房间争利的,自然会遭到疯狂的排挤。

    刘守财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整栋曾家宅院都被‘三生局’和‘宅如棺’包裹的严严实实,自己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破开找到跟脚。唯一的方法就是需要寻找一处地方,用‘同性相斥’的方式来撕裂一处!只要拥有了破绽,这里的两个风水局将不再是阻碍。而刘守财自然也可以顺利的算到曾家人的八具肉身到底在什么地方藏着了。

    当然了,刘守财可不否认对布置这里风水局作为驱动核心的那件宝物,他可是很想据为己有的呦!

    “开!开!开!”刘守财站在门口,双手都勾起手指,掌心向天。

    那一个枯枝这时候哪里还有枯的表现?分明就是一株正在长大的大树,想要破开压制自己的东西。

    刘守财选了一个好材料,就算古人都明白雏草能翻石的力量,一株草的力量尚且可以在生长的时候翻开压在上面的石头,何况这样一株充满了力量的树枝呢?不,这时候应该叫做大树了!

    树干逐渐增长,变得很粗,几乎一人难以抱拢。枝干已经完全长成,刘守财再外面随便捡了一根树枝,谁知道竟然是一颗榕树的。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刘守财的怒吼,房间里的房顶和地面同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墙壁都在抖动,发出龟裂声音。

    曾国华在一旁低声道:“房子要塌了!”

    刘守财回敬:“就是要弄塌这栋房子!开!给老子长!长!长!!”

    轰隆!!

    随着刘守财暴虐声音响起,那株榕树终于挣脱了来自房子的束缚,直接撑破了那间屋子。但随之而来的景象让曾国华低呼起来,刘守财也一脸的迷茫,可以这样的吗……

    【看完书,就来看看《行走阴阳》书友群吧,群号109818084欢迎加入,没事扯蛋扯皮嘛~~群内有温婉如花的妹纸,有纯情羞涩的正太,还有年老色不衰的大叔,自然少不了温柔可爱善良纯洁具有无比正义感的胖子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