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传奇 > 章一一零零 正式分配

章一一零零 正式分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会议之所以是在家里“召开”,那是因为目前海洋关门,我们实在是找不到比较宽敞的场所。

    昨天晚上,老仙,何仔仔,吴肥肥,核子,童匪等人回來以后,已经休息了一夜,所以今天看着精神头十足。

    他们來的时候,双亮,蒋经等人已经到了,马小优和笑笑反感这种场合,所以找了个借口,就带着孩子出门了。

    “嘭。”

    蒋经看见吴肥肥和核子,顿时一脚踢了过去,皱眉问道:“你们上哪儿了,打电话也不接,。”

    “中东那边可能又要有新动作,我们过去看看。”

    吴肥肥直接替核子拦了过去,完全不说人话的吹着牛b。

    “你咋的了,,怎么看着木了吧唧的。”

    蒋经疑惑的看着核子问道。

    “木个鸡.巴,坐吧,坐吧。”

    核子一句带过,招呼着蒋经说道。

    随即众人在屋内扯着犊子,而我吃了口粥,就和老仙走了出來。

    “哥,张明矾也服软了,,咱家的大旗,势必是要扎在长春了,咋地,你要找我们研究,研究,太和的战略计划啊。”

    何仔仔傲然问道。

    “你他妈名儿都不会写,我跟你研究啥战略计划啊,,歇着吧你。”

    我烦躁的回了一句,随后看着众人说道:“今天找你们开会,就说两个事儿。”

    众人听到这话,瞬间静了下來。

    我喝了口矿泉水,坐在客厅沙发上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呢,平时大大咧咧的,以前有很多细节上的小事儿,我都不怎么在意,但咱现在路越走越宽,我就考虑着,咱们把该清晰的东西,清晰一下。”

    众人一愣,沒太理解我的意思。

    “清晰什么。”

    郭志亮眨眼问道。

    “钱。”

    我沉默一下,直接说道。

    众人再次一愣。

    “以前呢,对于你们工资的事儿,我关注的很少,有的时候是大皇子弄,有的时候是向辉弄,但一直以來,也沒有个确切的数字和工资制度,现在,既然我想起來了,咱们就把这个弄清楚。”

    我沉吟一下,拧上水瓶子,继续说道:“再过一段时间,海洋还是要重新开业,不过地方要重选,名字也得换了,但从今天开始,我先把你们的工资确定下來,首先,从大皇子和向辉开始,他俩每人一月十万块钱的工资,沒有具体职位,有啥事儿,就干啥事儿,而且这个钱里,也不算年底分红和奖金,只是工资而已,然后海洋再次开业,何仔仔任总经理,一个月八万,下面,配两个销售经理,分别是蒋经和核子,一个月每人五万,肥肥脑子还行,所以,他当运营经理,一个月也是五万,郭志亮和梁亮來的晚点,你俩是安保部经理,正副自己研究,一个月三万五,这个工资就先这么订了,不管你们是在长春的海洋工作,还是回到h市的海洋工作,位置有变化,但工资沒有变化,一切都按照这个來。”

    众人沉默。

    “此工资不包含奖金,分红,亦或者是占有股份的分红,比如,我答应过双亮,长春的太和地产一动工,小活就包给他俩,这其中产生的利润,跟我沒关系,跟海洋也沒关系,完全是太和地产和你们个人产生的利益,明白了么。”

    我抬头看着众人说道。

    “明白了。”

    众人点了点头。

    “第二个事儿,你说吧。”

    我冲老仙说了一句。

    “从今天开始,所有到场的人,如果手头紧,可以來找我贷款,一百万以下,随时要,随时拿走,但必须有个期限,说清楚什么时候还,一百万以上,我要问清楚贷款的原因,如果合理,并且是干正事儿,我会根据自己的评估,进行放款。”

    老仙挺严肃的说了一句,但说完以后,又补充了一下:“哦,对了,贷款月息两分。”

    “不是,咱俩啥时候商量好了,还要利息。”

    我顿时一愣,扭头问道。

    “谁鸡.巴跟你商量了,我自己决定的。”

    老仙斜眼回了一句,随后继续说道:“怎么也得象征性收点,要不他们拿了钱就开始霍霍,一点紧迫性都沒有。”

    “你他妈就是想挣点钱。”我捂着嘴小声骂道。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跟你犟。”

    老仙表示赞同。

    “操。”

    我顿时崩溃。

    “不是,哥,你整这一套规矩,让我有点不适应,好像把咱们的感情里,掺上了莫名的铜臭味,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何仔仔一装b,就沒完沒了,此刻宛若一个诗人一样的说道。

    “咱都生活在现实世界里,茶米油盐酱醋茶,那都得花钱买,感情是精神食粮,但相对应的财富才能维持你生存下去,你们跟着我一回,我得让你们知道,你们有多少钱,能挣多少钱,说白了,我得让你们看见,未來是什么样的。”

    我十分认真的回了一句,随即补充道:“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回头海洋重新开业,你们跟大皇子签个正规的劳务合同。”

    “那好吧,跟你们这帮还沒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我也只能随波逐流了。”何仔仔莫名的惆怅,完全沒有啥逻辑的说道。

    “你他妈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就鸡.巴会流个大鼻涕,一个月给你开八万,你就别bb了行么。”

    大盆烦躁的骂道。

    “对了,南哥,他咋沒工资呢。”

    蒋经不解的指着大盆,冲着我问道。

    “他不在海洋工作,现在是专职保姆和司机,工资由佐佐他妈管,我也不知道,优优一个月给他开多少钱。”

    我无语的回道

    开完会以后,众人散去。

    但核子却私下找了我。

    “哥,谢谢。”

    核子低头说了一句。

    “以前是我沒考虑周到,现在事儿过去了,咱就别提了,今天一过,咱们就开始忙起來了,好好干吧。”

    我笑着冲他说道。

    “哥,我一定好好干。”

    核子咬牙回道。

    “呵呵,去吧。”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核子走了以后,老仙冲我说道:“你现在要跟核子说,杵他一下嘴,他都能答应,你信不。”

    “滚鸡.巴犊子,我沒事儿杵他嘴干啥。”我斜眼骂道。

    “李浩说得对啊。”老仙捂着脸突然感慨了一句。

    “他说啥啊。”

    我随口问道。

    “他说,你要去卖盒饭,你都的饿死,,但就是这个混社会,你能整明白。”

    老仙无语的说道。

    “呵呵。”

    我顿时笑了

    一周以后,王明亮和杜家兵签了合同,完成了土地买卖,于此同时,太和地产旗下的太和乐购商场正式准备在长春动工。

    两周以后,太和临时租赁的写字楼里,我正在跟刘成谦打电话,随后皱眉说道:“快动工了,你啥时候给我介绍奠基仪式的领导啊。”

    “咚咚。”

    门外传來敲门声,随后蒋经夹着包走进來,冲我喊道:“南哥,董路过來了。”

    “谁。”

    我拿着电话顿时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