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传奇 > 章八六九 风暴漩涡的中央

章八六九 风暴漩涡的中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中午,阁楼女尸案的专案组,才來到深圳,并且由当地警方负责接待,带队的人叫刘国威,是老何一系的人马,曾经出任市局经侦的情报分析组组长,副科级干部,后來曾成章得势,就把他调到了经侦大队当大队长,并且分管一部分刑事案件,算是从幕后走到台前了。

    办公室内。

    深圳的警方,在跟刘国威介绍着基本情况。

    “昨晚圳发货站里,发生枪战,现场死了两个人,根据老板娘的口供,我们分析出,住店的那一男一女,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俩人。”

    深圳警方态度严肃的介绍到。

    刘国伟翘着二郎腿,拖着下巴,貌似听的很认真,其实私底下一直在扫着女朋友的手机短信,嘴上不时回应几句。

    “我们调查了两个死者,都是广州,深圳,惠州经常流窜的毒.贩和大流氓,,根据老板娘的口述,领队的是一个有日本口音的人。”

    深圳警方再次介绍道。

    “外国人,。”

    刘国威一愣。

    “对,外国人。”

    深圳警方点了点头。

    “好,剩下的线索,我们会继续追踪,但还请你们配合调查。”

    刘国威连连点头,很客气的说道。

    “沒问題,相互帮助嘛。”

    深圳警方的负责人,站起身跟刘国威握了一下手,有些犹豫问道:“那个陈警官……。”

    “他的问題纪委会调查,所犯下的刑事案件,我们也会递交检察院。”

    刘国威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

    “那我明白了。”深圳警方负责人点了点头。

    ……

    二十分钟以后,刘国威带着专案组的**个人,回到了深圳警方安排好的酒店。

    “刘队,这案子有点怪啊,咱们刚从吴丽的qq上查到地址,人还沒等到呢,就让人截糊了,你说这帮拿枪的鬼,是从哪儿冒出來的,他们怎么知道,陈队和吴丽的住址。”有个青年张口问了一句。

    “……不该问的别问。”

    刘国威皱眉回了一句。

    众人无语,随即那个多话的青年再次问道:“那一下步,咱们怎么追踪线索。”

    “呵呵,追踪,。”

    刘国威撇嘴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你的任务就是在宾馆分析案件。”

    青年顿时懵了,不解的反问道:“就在宾馆分析,能分析出什么。”

    “小李啊,,你真以为,上面派咱來是抓人的,。”

    刘国威笑着拍他肩膀问道。

    “什么意思?”

    “上面真想让咱们抓人,就不会有截糊的事儿出现了。”

    刘国威淡淡的扔下了一句,随后带着两个亲近的同事,大大咧咧的走出了房间。

    “干啥去啊。”同事冲刘国威问道。

    “沒啥事儿溜达溜达呗,先去个大点的商场,我给我女朋友买个包去,她管我要好长时间了。”

    刘国威随口说道。

    “也是,不溜达干啥,,吴丽和陈队的事儿,也轮不到咱们办,,让两个老板的马仔撕去吧。”另外一个同事点了点头。

    ……

    另一头。

    唐唐和李水水在通话。

    “我的人去了,但沒來得及动手,就有别人抢先了一步。”李水水直接开口说道。

    “……谁的人,向南的么。”唐唐皱眉问道。

    “肯定不是,那伙人是奔着干死门门,整走吴丽去的,所以,不会是向南的人。”李水水非常肯定的回答。

    “还有另一波人,在找门门和吴丽么。”

    唐唐顿时一愣。

    “应该是。”

    李水水点头应道。

    “好,我知道了。”

    说完,二人挂断了电话。

    紧随其后,唐唐拨通了一个手机,随后沉声说道:“姨夫……事情有点麻烦,不光老高和向南的人在做善后处理,还有一波不知道谁的人,在找这个吴丽……!”

    ……

    齐齐哈尔。

    沈殿龙坐在家里抽着水烟,冲着二儿子,沈海峰说道:“昨晚在深圳掏门门和老高的那个情妇,咱们死了两个。”

    “……!”沉默寡言的沈海峰并沒有吱声。

    “这帮办事儿的人,沒什么准,你过去看看吧。”

    沈殿龙吐出一口烟雾,窝在沙发里,再次说了一句。

    “呵呵,爸,你在深圳还有朋友啊。”沈海峰终于回了一句。

    “混了这么多年,钱都是其次,玩的就是个圈子。”

    沈殿龙淡淡的回了一句。

    “行,我马上就过去。”

    沈海峰说完站起了身,随后推门走了。

    ……

    深圳,某简陋的仓库里。

    “你这病我看不了,,他这是枪伤。”

    一个拎着皮包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辆君越旁边,激动的冲着两个姑娘说道。

    “两万。”

    吴丽咬牙喊道。

    “这被抓到是要犯事儿的,。”

    中年再次强调了一句。

    “三万,。”吴丽再次喊道。

    “……不行。”医生想了一下,还是摇头说道。

    “五万。”吴丽攥着拳头,继续喊道。

    医生拎着箱子,无比纠结,随后摸了摸脑袋,叹了口气说道:“妈的,我这辈子就败在钱手上了,,走吧,我进去看看。”

    “莹莹,你得先借我……!”

    吴丽看着自己很久沒联系的朋友,难以启齿的把话说到了一半。

    “不就五万块钱么,,小事儿。”

    叫莹莹的姑娘,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二人站在仓库门口,五分钟以后,听见了门门在里面撕心裂肺的喊声。

    ……

    家里。

    我和老仙心急如焚,都在担忧着门门。

    “嘀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老仙扫了一眼号码,冲我说道:“秘书的电话。”

    “你去接吧。”

    我烦躁的回了一句,随后继续说道:“老高给的消息太慢,,我不能等了,得自己想点办法。”

    “你想怎么做。”老仙问道。

    “深圳,咱们是有朋友的。”

    我掐灭烟头,马上开通了国际漫游,按了一长串的号码,拨通了一个许久沒联系的朋友电话。

    “在哪儿呢。”我问道。

    “非洲,看狮子追野鹿呢……!”对方声音很有磁性的说道。

    “帮我个忙。”

    “你说。”

    “我有个朋友在深圳遇到点麻烦……!”

    我拿着电话走向了窗口。

    ……

    到了现在为止,沈殿龙一方,我们一方,唐唐和李水水一方,全部搅合到了这个政治漩涡里,而门门处于风暴中央,情况非常危机,因为昨天晚上的枪战,他已经被挂上通缉了,不管是警察找到他,还是我们这帮给政客干脏活的团伙找到他,第一反应,那就是开枪先干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