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传奇 > 章六三七 亲爱的,你又生气了(加更6

章六三七 亲爱的,你又生气了(加更6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这边,被带走的就我和曦光。

    他是缅甸籍,在h市也沒什么事儿,根本不用跑;而我是跑不了,剩下的那几个都是老油子,看事儿不对,就撒丫子了。

    我在派出所蹲了一夜,其中高羽在中间过了个话,但说的什么不知道,而林恒发那边沒追究,李水水來这儿录了口供,说什么矛盾他也不知道,至于为什么被打,他称是私人恩怨,也不准备追究。

    大家都觉得这事儿适可而止的好,汪队自然也不会傻bb的沒完沒了,口供弄完以后,就让我滚蛋了,我说回头请他吃饭,他干脆的说道:“不去,以后少來三泉镇得瑟。”

    ……

    门外,马小优裹着单薄的机车夹克,冻的哆哆嗦嗦,已经在门门车里,等了一个半夜。

    早晨,我和曦光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派出所。

    刚上车,马小优就说到:“老仙醒了。”

    “真的,,。”

    我顿时一愣,变声的问道。

    “嗯,他好像会算卦,估计是让你吓醒的。”门门苍白的脸上,也浮起了笑意。

    “我操,这b命大,去医院。”我赶紧摆手说道。

    “喝点豆浆吧。”

    马小优变脸比翻书还快,前一秒钟还挺热情,说完老仙醒了以后,顿时阴着个脸,根本不拿正眼看我。

    “你吃了。”我眨眼看着马小优问道。

    “不饿。”马小优扭头看向了窗外,眨着大眼睛,明显想让我服软。

    我拿着豆浆喝了两口,根本沒扯她,紧着催促门门快点开,然后去医院看看老仙。

    ……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赶到了医院,直接冲进了重症监护室。

    老仙躺在病床上,浑身缠着绷带,刚摘了呼吸机,生龙活虎的一个小伙子,现在说话跟蚊子似的。

    “……你他妈活了啊。”我站在病床旁边说道。

    “玄……玄透了……操.他.妈.的……我都看见黑白无常了……这俩人长的太磕碜,我扭头又自己走回來了……。”老仙虽然虚弱,但还是跟我们开着玩笑,不想让我们担心。

    “操。”我看着他这个b样,心里一阵抽搐。

    “你……等我好了的……我要不把谭中树jb拔下來,插他嘴里,我跟他一个姓。”老仙磨着牙,哼哼唧唧的说道。

    “你好好养着吧。”我皱眉抓着他的手掌说道,看的马小优一阵反胃,暗骂我俩肯定有事儿。

    “俊俊好点沒。”老仙问道。

    “早都醒了,刚睡一会,我们沒叫她呢。”门门回道。

    “……我沒爱错人……替我挨了三刀,我记得特别清楚,这辈子我都欠她的……。”老仙认真的说道。

    “嗯,是个好姑娘。”我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行了,我又困了,我睡一会。”老仙又迷迷糊糊的要闭眼睛。

    我们不敢打扰,全都退出了房间,随后,我去医生那里询问了一下老仙的情况,医生说情况基本已经稳定,下面静养就行,但伤及到了内脏,以后多少会有点后遗症,比如结肠破裂,虽然已经缝合,但以后可能影响消化,会有一些大便干燥的情况发生,要用药物引导。

    我听完又是一阵沉默,但也沒什么办法,只能接受。

    不过结果总是好的,老仙熬过这一劫,我算是彻底放心了,浑身疲倦的劲儿上來,直接脱掉外套,躺在陪护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

    而门门此刻已经去安排一些,在这次事儿里忙帮的朋友。

    马小优守在病床旁边,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似的,趴在我腿上睡了一会,随即看了看时间,估摸着我快醒了,就叫上哈桑,一起出去买饭吃。

    下午,小吃街人头涌动,马小优挑着看着干净的小店,点着食品。

    “嫂子,你咋寻思过來了呢。”

    哈桑好奇的问道。

    “查岗呗,嘿嘿。”马小优眯着眼睛,清脆的回道。

    “……真勤奋。”哈桑表示敬佩。

    “哎,安安是不是在海洋工作呢。”马小优一边扫着摆在玻璃柜里的食物,一边背对着哈桑随口问道。

    “……呃…。”

    哈桑顿时语塞,意识到这话是有坑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说话,就是了呗。”

    马小优夹着小笼包,一边往袋子里放,一边自语了一句。

    “嫂子,你别多想了,安安姐就是在海洋工作而已,平时跟南哥沒联系的。”哈桑开始傻bb的越描越黑。

    “我也沒说什么呀,你急着替他辩解什么,。”马小优系上袋子,又冲着老板说道:“粥再帮我多熬一会,别弄的太硬,我老公胃不好。”

    “好的。”老板点头。

    哈桑额头冒汗,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去给仙买点点心。”

    马小优不再提刚才的话題,随口嘱咐了一句,溜溜达达的奔着前面的铺子走去。

    “唉,,这睡醒了以后,又要被吊打了,我真啥也沒说,是不,大哥。”哈桑先是摇头自语了一下,然后冲老板问道。

    “你还是太年轻,这事儿应该保持沉默。”老板认真的评价了一句。

    “操。”

    哈桑崩溃。

    ……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睡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马小优正拖着下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霍……你干啥啊,守尸呢。”我揉着眼睛问道。

    “吃饭饭吧。”

    马小优一手托腮,一手指着还热气腾腾的饭菜说道。

    “……我看着你咋这么渗人呢。”我有点怵的问道。

    “你看我渗人,我看你还害怕呢,,你多厉害啊,昨天晚上,差点都沒伸手打我。”马小优冷笑着说道。

    “……我那不是随波逐流装个b么,,再说,那时候我在气头上呢。”我低头解释道。

    “吃饭吧,我去洗个手。”马小优飘然站起。

    “媳妇,咱能不玩冷暴力么,。”我弱弱的问道。

    “……。”马小优沒有回话。

    “娘娘,我错了。”我再次喊道。

    此刻,她已经走出了病房。

    我再低头一看,桌子上就摆了一个单只儿的筷子,顿时懵了,不解的喊着问道:“就一只筷子,我咋吃饭啊,,哈桑,给我整双筷子去啊,饿死我了都。”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我啥都沒听见。”

    哈桑站在门口,双手合十,如若老僧一般,自己叨咕着,根本沒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