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传奇 > 章二百二十八 死缓

章二百二十八 死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日中午,我迷迷糊糊的醒來,那种头疼的感觉,就好像被数个大汉,圈踢了俩小时一样,有一种自己把脑袋割下來的冲动,但又沒那个魄,所以只能哼哼唧唧的忍着。

    坐在床上发了几分钟呆,我虚脱的从床上走下來,披着睡衣,拽门就走了出去,站在走廊里喊道:“有喘气的沒。”

    “吱吱嘎。”

    老仙那屋的房门被试探着拽开,李水水抻着个脖子,往外看了看。

    “你像个小偷似的,在那儿瞅啥呢,,操,饿死我了,赶紧穿衣服,一起吃饭去。”我随口说了一句。

    “呃有点事儿。”

    “啥事儿啊。”我疑惑的问道。

    “來,你进來。”李水水勾了勾手。

    “操,,小布什又给你活啦,整滴神神秘秘的。”

    我也沒多想,晃晃悠悠的就走了过去,谁知道一进老仙的屋,所有人都在,何蕾蕾低着头,也不敢看我,花花目光闪烁,表情有点不自然。

    其余几个人都大眼小眼的盯着我,神态怪异。

    “你们咋地了,,李水水他二舅去世了啊。”我斜眼扫了一眼众人,感觉有点不太好的问道。

    “南南,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生气呗。”李水水筹措了一下,谄媚的冲我说道。

    “那得分啥事儿啊。”我沒把话说死,因为我的预感已经很不好了。

    “那个安安昨天晚上來过。”李水水想了半天,一咬牙说道。

    “嗯,,她來了,,在哪儿呢。”我刚想点根烟,但一听李水水的话顿时愣住。

    “我说的是來过当然是來了又走了。”

    我眨着眼睛盯着李水水,又扫了一眼众人,脸色沒有了笑意,心里无限疑惑的问道:“咋回事儿啊。”

    “南南,对不起。”何蕾蕾低头抿着嘴唇说道。

    “你先别说对不起,我问你怎么了。”我挺急的问道。

    “昨天晚上,安安來了,看见蕾蕾围着浴巾,刚洗完澡呆在你房间里,。”老仙插了一句。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心凉了半截,但是又非常不理解的问道:“哎,你沒事儿跑我房间去干吗,,还有,安安也沒精神病,为啥大半夜跑这儿來,。”

    “花花用我手机,给安安发了一张,我和蕾蕾的自拍照。”笑笑有点无语的说道,她有一种走大街上,被突兀而來的臭鸡蛋砸了一样的心情,相当无奈,但又不能说什么,因为扔鸡蛋那个人,是她老公哥们喜欢的女孩子,所以只能在心里骂一句,这事儿干的太缺心眼。

    笑笑说完以后,屋内起码沉默了十几秒,气氛相当尴尬。

    “你是不是脑袋让驴踢过,。”我使劲儿抓了抓头发,拿下嘴上的烟卷,啪嗒一声扔在地上,指着何蕾蕾问道。

    “对,对不起。”何蕾蕾憋着小嘴,有些不知所措。

    “这他妈是对不起的事儿么,,,你长沒长大脑,,,你说,你沒事儿总想着捅咕我俩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我相当憋屈,相当愤怒的喊道,我他妈最烦这事儿,如果何蕾蕾是男的,这时候我肯定动手了。

    “向南,我和蕾蕾就是想闹着玩玩,沒想到事儿能出的这么大。”花花张口想要解释。

    “你他妈滚远点,,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中间搀和什么呀,。”我瞪着眼珠子回头骂道。

    “我去跟安安解释。”何蕾蕾也挺委屈的擦着眼泪,站起來说道。

    “她认识你是谁啊,,你解释个jb。”

    我烦躁的摆了摆手,一时间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事儿。

    “你也别喊了,事儿都出了,你激动有啥用,,再说,你也沒吃亏啊。”李水水听着我几声咆哮以后,脸上沒啥表情的插了一句。

    我一听李水水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感觉相当不舒服,扭头问道:“什么叫我沒吃亏啊,。”

    “你怎么还冲我來了,。”李水水皱眉问道。

    “沒吃亏啥意思,,我他妈喝的人都不认识了,我还能和她咋地啊。”我愤怒的喊道。

    “你喊什么啊,跟我解释啥啊。”

    “我他妈是看你认真了,。”我指着李水水的胸口,一字一顿的说道。

    李水水看着我停顿了一下,摆手说道:“沒人管你这jb事儿,你爱咋咋地,。”

    “你俩有病啊,吵吵什么啊。”一直沒吭声的李浩也插了一句。

    我气的浑身直哆嗦,原地转悠了一圈,指着何蕾蕾说道:“以后,你离我远点。”

    说完,我咣当一脚踹开沙发,头也沒回的奔着房间走去。

    一场原本应该很开心的旅游,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回到房间以后,我穿上了衣服,就奔着楼下走去,由于这里不好打车,所以來时候我车里的那几个人,也都跟了下來。

    回去的路上,众人都板着脸,数个小时的疾驰以后,我们赶到了金色海洋。

    “咣当。”

    我冲进大厅,速度极快的奔着四楼赶去,手掌哆嗦的掏出钥匙,猛然推开房门,屋内一如既往的整洁,只是有些地方变了,床上的枕头变成了一个,地上的拖鞋变成了一双,床头上粘着的大头贴,也已经消失不见

    “这个傻娘们,。”

    我脑袋嗡嗡直响的站在原地转了一圈,掏出电话拨通安安的手机,但是沒人接,给她几个朋友打电话,也说沒看见人,找了一下午,一点消息都沒有,直到我快要疯了的时候,晚上,安安按时來到了海洋上班,我们在大厅相遇。

    “你跑哪儿去了,。”我激动的喊道。

    “去朋友那儿呆了一会。”安安面对着我,俏脸上沒有任何表情,轻声回了一句。

    “你昨晚去过度假村了。”我十分沒底气的问道。

    “我不想提昨晚的事儿。”安安依旧轻声回道。

    “那你把东西搬走了,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

    “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能不能起开。”安安伸手扒拉我一下,迈步就要往前走。

    “啪。”

    我回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急的满脑瓜子是汗的说道:“你别玩冷暴力行不,,我受不了这个。”

    “向南,,我现在真的,真的,沒有心情听你解释,,我满脑袋都是你沒穿衣服,躺在床上的样子,我满脑袋都在回忆,你跟我说的那句,媳妇,就我们哥几个去散散心,谁也不带,,你让我缓缓好么,让我调整一下好么,你要非得逼我,那我跟戴总辞职,你看,行么,。”安安语气尽量压低,沒吵沒闹,反而是语气哀求的说道。

    “你得相信我。”

    “我相信你大爷。”安安抬腿踹了我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呀我操,,这可愁死我了。”

    我捂着脑袋相当上火的骂了一句,安安脾气是不太好的那种姑娘,她要跟你吵,那说明我顶天也就被判个十年八年的,她要连说话都懒得跟我说了,那事情就严重了,起码得整个死缓

    沒错,我死缓了,让何大傻捅咕的,以前我一直觉得,这个何大傻就是性格比较开朗,爱疯爱闹一点,现在看來我明显低估了她,这就是一个现代版的哪吒。

    有人说,上帝对每个人都很公平,当他为你关上了一扇门,总会在某个角在为你打开一扇窗,但现在看來,这话不一定对,你比如上帝在对待何蕾蕾的智商上,就明显有点渎职了,他的确是为何蕾蕾关上了一扇门,只不过关门的时候,顺便用门框子夹了一下何蕾蕾的脑袋,开的那扇窗也他妈是10楼往上的。

    心情极度郁闷之下,我站在海洋门口抽了根烟,正好看见了李水水,老仙,门门,李浩他们走了过來。

    “她走了啊。”

    我沉默了一下,冲着李水水问道,因为我意识到,在度假村的时候,自己对李水水的态度有点恶劣。

    “嗯,走了。”李水水停顿了一下,冲我点了点头。

    “操,我真和她啥也沒干,我都不知道她在我房间呆过。”我怕李水水想多了,所以解释了一句。

    “我也沒说你干啥啊,再说我也不喜欢她。”李水水拍了拍我的肩膀,从我兜里掏出了烟盒,也点了一根。

    “我也劝你离她远点,这孩子不怎么精。”老仙冲着李水水说道。

    “我有数。”李水水吐了口烟,轻松的岔开了话題。

    “南南,我约那个付千谈一下吧,。”李浩站在台阶下面,征求了一下我的意见。

    “行,你谈吧,人你随便挑。”我略微想了一下,直接就答应了下來。

    “呵呵,不用,我认识他,自己去就行。”李浩笑呵呵的应了一声。

    “让金贝贝跟你一起吧,跑个腿,喝点酒,都得有个人。”我补充了一句。

    “嗯,也行。”李浩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让李浩去谈,我也是认真考虑过的,因为我们这个团伙里,老仙不着调嘴还损,门门不善交际,李水水脑袋够用,但为人有点强势,目前还不太适合出现在谈事儿桌子上,只有李浩相对稳当。

    但让我沒想到的是,这种稳当的印象,在李浩出來以后,可能已经成为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