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传奇 > 章一百二十三 丧心病狂

章一百二十三 丧心病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id="chaptertenter">

    霍勇单独走了以后,并没有立刻回家,因为麻杆和高英丸的事儿,他麻烦了不少朋友,有些人已经被折腾起来了,霍勇多少得意思意思,安排一下。

    “喂,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霍勇的媳妇,躺在床上看着电影,已经给霍勇打了n遍电话。

    “等一会,我这儿有朋友,完事儿就回去,你困了,你就先睡!”霍勇柔声说道。

    “那我等你,你快点昂!那边是不是没事儿了?”霍勇媳妇很担忧。

    “放心吧,不是啥大冲突,赔点钱就完了!”

    “好,你电话开机,别联系不上你!”

    “呵呵,行!”

    说着,夫妻二人挂断了电话,要说这事儿也奇怪了,就一个月以前的霍勇,几乎天天不招家,整一整电话还关机,但霍勇媳妇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关心过,甚至都不会多问,可现在霍勇每天都在改变,他媳妇反而不满足了,只要霍勇一出去,她准保惦记的睡不着觉。

    以前病态生活,霍勇媳妇认为老公是混子,这种生活是正常的,现在初尝幸福甜蜜,霍勇媳妇格外珍惜,看着以前听话,并且对自己尊敬的高英丸和麻杆,也越来越烦,潜意识里巴不得这俩人赶紧消失。

    凌晨两点多。

    霍勇媳妇已经困的不行,电视还在开着,她迷迷糊糊的似睡着,又有意识的躺在床上。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她扑棱一下坐起来,愣了一下神,再次认真的听了一下敲门声,随后拽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踩着拖鞋本外面走去。

    霍勇的生活习惯还可以,如果半夜回来,不会敲门,会先打个电话,因为他怕把孩子吵醒。

    “谁啊?”

    霍勇媳妇谨慎的问了一句。

    “开门,刑警队的!”一声粗暴的呵斥声响起。

    “刑刑警队的?”

    霍勇媳妇一阵惊愕,眨了眨眼睛,扒拉开门眼,定睛往外扫了两眼,确实看见门口的人穿着制服,带着警帽,正在继续粗暴的敲着门。

    “有有事儿么?”

    霍勇媳妇再次问道。

    “哪儿那么多话,快点开门!!”警察再次呵斥了一句。

    “我知道你们要干啥啊,就开门?”霍勇媳妇有点慌神的回了一句。

    门外的警察这次没回话,好像是领头的说了一句:“来,开锁的,把门整开!!”

    “你们要干啥!!怎么还撬门呢?”霍勇媳妇一听门外的警察不像开玩笑,有点懵的拽着门锁喊道。

    “犯啥事儿了,自己不知道啊!!你等我进去,我再告诉告诉你,因为啥撬你家门!”警察随口回了一句。

    “大哥大哥你别撬,我开开!”

    霍勇媳妇眨着眼睛,伸手就拽开了门锁,一推门,门外就俩人,都穿着警服。

    “警察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儿?”霍勇媳妇仔细打量着二人问道。

    “霍勇呢?”领头的人问道。

    “没在家啊!”

    “哦,那你告诉他,低姿态既然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在这件事儿上弄出个大小来!!”警察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

    “哗啦!!”

    霍勇媳妇还没等问明白,站在第一个警察后面的人,手里攥着个没盖盖子的茶杯,猛然向前一泼,霍勇媳妇本能往后一腿,一扭头。

    “唰,滋啦啦!!!”

    茶杯里的液体,泼在霍勇媳妇的右面侧脸,一股白烟升腾,脸上皮肤肉眼可见的腐蚀,整块的皮肉顺着流出的鲜血,异常惊悚的向下滑动。

    “啊!!!”

    霍勇媳妇捂脸尖叫,一股屁坐在门口。

    “走!!”

    俩人干完,掉头就奔着楼下跑去

    我们的水水哥,由于前段时间染病,连续憋了好几天,出关以后,家也不回,一直跟媳妇在小的快捷宾馆腻歪。

    “媳妇,你说我眼眶子,肿么越来越青了呢!?”

    李水水照着小镜子,龇牙咧嘴的问道。

    “纵欲过度呗!”李水水的媳妇叫咚咚,岁数很小,才18岁,是个可爱的卡哇伊,一天二呵呵的啥都不懂,就知道玩劲舞团,一天都快魔怔了。

    李水水是个很现实的人,他谈不上有多喜欢她,因为用他的话说就是,他目前对感情没啥要求,有个长期可以发生性.关系的**,自己搭点钱,这就可以了。

    “哎,你给我煮点方便面去呗!!”李水水有点饿的问道。

    “不去!没看见我玩劲舞团呢!”

    “那b玩应,少玩一会会不会死?”李水水烦躁的问道。

    “你少干我一次,会不会死?”

    “你妈的,哪能一样么?”

    “大哥,你讲点道理行不?从这次咱俩出来,你就没消停过,你快乐完,能不能让我也快乐快乐?”姑娘摔着键盘说道。

    “行行,你快快乐吧!我自己弄!”

    李水水不爱在这事儿上争辩,摆手说了一句,穿上裤衩子,就要端起水壶就要烧水。

    “咣咣!”

    门外有人敲门,两个人,一个四周打量着走廊,另一人掏出了怀里的军刺。

    “谁啊?”

    刚抓起电水壶的李水水回头问道。

    “哥们,隔壁的,有那啥么?借一个!”门外的人回到。

    “呵呵,那啥啊?”李水水愣了一下,笑着回了一句。

    “雨衣!”

    “哈哈!”

    李水水放声大笑,从铁盘里拿起一盒避孕套,无语的回了一句:“这玩应还有借的?”

    “哥们,前台那傻b娘们睡着了!柜子锁上了,急用,你给我拿一盒,我给你现钱!”门外的人急迫的说道。

    “牛b!”

    李水水钦佩的回了一句,踩着拖鞋就往前走,啪的一声手掌搭在门锁上,他却突然愣住,又问了一句:“哎,你刚才说你是哪的?”

    “隔壁的!”门外的人回答道。

    “哦,那你等会昂,我让我媳妇穿上衣服!”

    李水水静悄悄的退后了一步,咚咚扭头呵斥了一句:“你是不是有病,管他干嘛....!”

    “嘘...!”

    李水水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指,随后抓起门口衣服架子上的衣服,一边自己穿着,一边给咚咚扔了过去。

    “干嘛?”咚咚眨着眼睛,不解的问道。

    “穿上,赶紧的!”

    “怎么了?”

    “别他妈废话,让你穿上,你就穿上!”

    李水水小声呵斥了一句,胡乱的套上衣服,一步走到床边,随手拽下枕套,跌跌撞撞的走到电视旁边,拿着各种灌啤,灌装的可乐,芬达,一股脑的塞进了枕套里。

    “哥们,还没好呢?”

    外面的人再次喊道。

    “马上!”

    李水水回了一句,指着咚咚说道:“一会出门你就跑!别回头!打个车,直接回家!”

    “到底怎么啦?”咚咚有点害怕的问道。

    “别他妈管了!”

    李水水穿着拖鞋,静悄悄的走动了门口,攥着枕套的右手,猛然转动了两下,随手左手搭在门锁上,突然嘎嘣一拧。

    “咣当!”

    门被拽开,外面的两人明显一愣。

    “蓬!!”

    突然间,李水水甩动手臂,瞬间轮起了装着各种灌装饮料的枕套,打在了攥着军刺的青年脑袋上!!

    “嗡!”

    根本没反应过来的青年,被这一下砸的脑袋发懵,原地转了一圈,还没反应过来。

    “媳妇,跑!”

    李水水大吼一声,双手轮着枕套,对着已经迷糊的青年脑袋,咣咣咣连续砸了四五下,另一个反应过来,掏出军刺就要往前捅,李水水一边退,一边瞎轮着,那人一时间也冲不上来。

    咚咚虽然有点二,但却听话,李水水让她跑,她可一点没客气,冒着腰,闭着眼睛,一流烟就没影了。

    “咣当!”

    李水水一脚蹬翻垃圾箱,横在走廊之间,眼眶子敖青,浑身冒着虚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掉头就跑。

    后面两人紧追不舍,三人眨眼间,跑到另一头的走廊尽头,李水水回手打开窗户,一步跃上窗台,手臂抡起枕套直接冲二人砸了过去,随后连看也没看的跳下了二楼的窗台。

    “噗咚!!”

    李水水四仰八叉的摔在快捷宾馆后身的花坛里,身体被树杈子刮的全是小口子,在地上滚了两下,翻身站起,狼狈无比的顺着花坛小路,一顿狂奔。

    “还追么?”其中一人站在窗口问道。

    “追个jb追,你瞎啊!没看见他跳下去,摔成啥b样啊!”另一人无语的骂道

    霍勇还没等喝完酒,就接到媳妇的电话,无比慌张的赶回家,看到的却是媳妇,一张高度腐烂,裸.漏着红肉的脸

    李水水夺路狂奔,跑了三四趟街,才钻进一个胡同里,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垃圾箱,无比后怕的擦着脸蛋子上的汗水,歇了足足十分钟,他才缓过劲儿来,掏出电话,直接拨通了我的手机。

    “喂,你在哪儿呢?”

    “吃饭呢!咋了?”我回了一句。

    “在哪儿吃呢?”

    “你他妈查户口啊!”我有点喝多了,舌头梆硬的问道。

    “我他妈差点没让人捅死,你还有心思吃饭!!”李水水咆哮着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