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神级妖孽 > 第494章 :扭曲的心

第494章 :扭曲的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后,齐迹不笑了,眼里却带着浓浓的轻佻,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拭了一下眼角,已经不咸不淡地问:“你还有其他想告诉我的吗?或者说,你要付出什么代价,才换取九剑的消息!”

    仁剑能听出封三公子语气的变化,身子颤了一下,却没抬头。

    他只是低声问着:“你瞧不起我,对吗?”

    “呵,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听到了一个让我觉得好玩可笑的事情,才会这么开心。当然,你如果瞧得起自己,那你可以继续,反正你已经堕落,连亦师亦父的那位都不再顾忌,何必在意我的想法。”

    错,分大小,正常都有原谅的余地,哪怕是仁儿根本就不记齐迹的恩情。

    但是,有一点齐迹无法原谅,那就是仁剑竟然投身倭国,变成了倭狗,这超出了齐迹的底线,已经把对方看成是敌人。

    所以他现在就当自己的仁儿已经死了,根本不打算亮出身份。

    仁剑听到齐迹的话,暗叹一声,却说道:“我是有苦衷的,相信父亲可以懂!”

    父亲可以懂?

    齐迹心里冷笑,不屑想着:哼,我不懂!

    不过,仁剑并没有急着说九剑的事儿,而是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当年拿着齐迹给的钱,他走遍了华夏大地,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然后开始游历世界,所到之处都秉守仁者之心,思想渐渐升华,认为不论是哪些肤色的人种,还是哪些国家,哪个阶层,在仁剑心里都是一样的,他爱世人,每一个世人。随着到过的地方越来越多,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体悟了真谛,可是心底总有一个记忆在不断影响自己的道心,那就是还没有遇到齐迹之前,牙牙学语的他见到自己父母亲人被刺刀穿透身体,血溅了他满脸的一幕。

    他知道,罪魁祸首是倭国人!

    “那时候,我知道自己道心最后一道屏障必须要在倭国来突破,于是就去了那个弹丸之地。在那里,我定居下来,开始尝试接触并且去发现他们的美,而且,我尽量以仁者之心去对待那些对华夏怀有深深敌意的倭国人。可是我不明白,随着儿时那一幕幕淡化,我已经可以对那个国度的民众施行仁义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屏障非但没有破开,反而有点入魔的样子。”

    仁剑说到这里,似乎还没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他不知道,齐迹在听着这些,眼里非但没有怜悯,反而越发冰冷,甚至在心里低喃了一句:狼心狗肺一样的思维方式,也配成尊成圣,看来是我瞎眼了!哼,无情无义无爱,根本就是一种魔道,还想修仁者之道,简直是痴人说梦。

    然而,在齐迹冷眼看着的时候,仁剑已经讲了下去。

    没错,随着心态越来越不稳定,仁剑终于着魔了,整个身体开始溃烂腐朽,变得衰败不堪,最后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直到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居所,默默照顾他,不顾及那恶臭之躯,为仁剑药浴洗澡,每天推着他出去晒太阳,温暖仁剑。

    最后,仁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慢慢的复苏,而且又能施展出仁者剑道,修为也开始进步。

    “我觉得,自己应该像是华夏古修炼者提到的天人五衰一样,并不是方向错误,而是想要达到让人仰望的高度,必须要经历常人无法承受的磨难。而且,拥有仁爱的同时,还要有个挚爱,才支撑我熬过劫难,继续向前!”

    这似乎是仁剑的理论,接着他却撩起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侧脸上像是烧伤一样干瘪的皮肤,对齐迹说道:“看到没?这是一个永恒的伤疤,就是这个伤疤,害的我本来已经稳固的仁者道心,又出现了波动!”

    “哦?”

    齐迹瞟了一眼,轻蔑地问:“怎么说?”

    “那时候我已经参悟了仁者之道,而且有了自己的爱人,也就是那个善良的女子。可是,在我们生活一年左右之后,我的身体开始发声奇怪的变化,侧脸不是会感觉到刺痛,而且变得通红,没多久就发现,我的样子开始发声变化。她很紧张就带我四处寻医,普通的医生也搞不懂是什么原因。最后,我们碰到了倭国王室的人,而那位公子是修炼者,并且请出了他的老师为我看病。你知道,那位老先生是怎么说的吗?呵,他说,我是被怨念附体,所以才会得了这样的怪病,只能压制,却无解!”

    “怨念?”

    “是啊,那位老先生说,是来自亲人的怨念!”

    “哦?你信了?”

    “当然,我大义在前,以仁爱对待倭国民众,肯定会被冤死的亲人所不容。可惜,我知道也无解,也因为这个怨念,仁者之道一直停滞不前。”说到这里,仁剑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已经有一些不忿。

    齐迹眯起了眼睛,淡漠的问:“你觉得自己的家人不理解你,所以,也心存怨念了对吗?然后,你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是你亲人的错,所以,你对华夏变得冷漠,甚至觉得华夏人念念不忘当年的仇恨,是错误的对吗?然后,你就选择了为倭国做事,我说的对吧?”

    一连串的反问,仁剑都没有回答,可是他的表现却是在默认。

    最后,齐迹又笑了:“呵呵,你觉得华夏人小家子气,那你现在……”

    “不,我说了,我寻求九剑不会对华夏不利。”仁剑急着解释。

    “哦,可是你能无视其他倭国人对华夏民众不利对吗?”齐迹又问。

    “这……这,这不对,你说错了。我所认识的人似乎并没有对华夏怎样,即使有,也……也是我那位亦师亦父的龙魂之主修炼了仁者剑道,却不以仁者自居,竟然在倭国大地制造杀孽。龟忍一脉,在那一战血流成河,染红了富士山脚,若不是八岐大神神威盖世,怕是龟忍血脉已经灭绝。可我呢?我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只因为龙魂之主对我有恩,没有出手帮助龟忍,就这样,我的仁者道心就是被这些情义给毁掉,到现在还是寸步不前,甚至差点再次丧命。要不是当年那位皇室公子,也就是现在千千美黛子的父亲天皇陛下,沟通神灵,引出八岐大神的神力为我救治,现在我就已经死了!”

    仁剑说到这里,眼里依旧带着怨念,似乎是针对龙魂之主,也就是齐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