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兵在1917 > 576 无题

576 无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晓峰再次见到本.古里安时有点唏嘘,因为仅仅几天的功夫这位总理就老了一截,可想而知最近几天他背负的压力有多大。

    “祝贺您当选军.委主席。”本.古里安可不知道某仙人在感慨什么,他一上来就表了热烈的祝贺,哪怕是他这个外人也知道,在这次大会上某仙人是收获颇大。

    不过李晓峰却不这么认为,他并不觉得惊喜,因为半年之前他就基本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了,而且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既算不上多好也算不上多坏。很正常的一个结果而已。

    李晓峰很正常的当选了政.治局委员、常委以及军.委主席,斯维尔德洛夫也很正常的当选了人民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和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主席则被古比雪夫收入囊中。党的总书.记是鲁祖塔克,这也是顺理成章。至于捷尔任斯基则依然是万年雷打不动的的纪.委书记,当然,他估计也就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干完这五年也得回家养老了。至于托派,老托退休之后则由拉狄克继任苏维埃最高主席团主席,不过一拉狄克的年龄看,也就是这一届了。乌利茨基到点退休,他的位置被皮达可夫接替。

    当然这些人事变动都不算意外,真正要说登上前台的新人,雾风耶维奇算一个,他当选了政.治局委员,不过因为常委名额有限,而李晓峰的小伙伴古比雪夫成为了常委,自然的他就不可能一步登顶了。值得注意的是雾风耶维奇除了当选政.治局委员之外,还当上了中.央书.记处书记,算是接手了党的日常工作。

    另一个突出重围的算是布尔加宁,不光顺利的当选为政.治局委员,还成为了核工业人民委员会委员,不出意外的话,他未来很有可能冲击一下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毕竟他的年龄摆在那里,刚刚5o岁的他还可以奋斗15年的。

    年轻人里还有柯西金,19o4年出生的他,刚刚四十岁出头,在地方干了一任省委书.记的他,因为卫国战争时期后期保障得力,得意当选政.治局委员,并顺利的升任国防工业人民委员会委员。在未来他要同某仙人大不少交道。

    和柯西金一个年龄段的苏斯诺夫也当选了政.治局委员,只不过他没能在人民委员会混一个职务,现在中.央宣.传部部长,主管意识形态。不过对于他是否能够做好这项工作,李晓峰表示疑问。

    还记得我们的老朋友格奥尔吉同志吗,这位可是有几百章没有出过场了。原本应该从事间谍工作的他被捷尔任斯基看中了,改行去纪.委工作,经过长期的锻炼,他也顺利的出师了。政.治局委员以及内务人民委员会委员就是对他最好的褒奖。

    而铁面人另一个徒弟谢列平也算是崭露头角,虽然没有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但也混了一个候补委员,现在正在中纪.委继续深造,未来很有可能接捷尔任斯基的班。

    再说斯维尔德洛夫那边,他费了不少力气终于将一个小伙伴什维尔尼克弄入了政.治局常委,跟历史上前年的候补队员相比,什维尔尼克总算是突出重围破局了,只不过他的工作单位有些尴尬,他仅仅是苏维埃最高主席团的副主席,这个职位可真心是很边缘化。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因为之前他工作能力不突出,资历也只是那么回事,只能混到这个位置了。

    算上什维尔尼克,这一届政.治局常委也是大大扩大了,李晓峰的小伙伴占据了三个位置,托洛茨基的小伙伴占据了两个位置,斯维尔德洛夫的小伙伴也占据了两个位置,再加上一个中立的捷尔任斯基,这已经是妥妥的八个人了。跟上一届相比已经扩充了一个名额,但是最出人意料的还不是上述届政.治局常委是九大长老,最后一个名额简直惊爆了眼球,脱离中.央核心圈子多年的布哈林竟然杀了一个回马枪,抢到了一个政.治局常委的位置。

    说实话,这妥妥的算是丝的逆袭了,当年布哈林可以算是被一撸到底,直接被赶到中.央党.校去教书,后来党.校又给他踢到了社会科学院,这些年一直当社科院的院长,在194o年换届的时候仅仅是个不入流的候补中.央委员。甚至这个候补中.央委员都是看在他老资格上可怜他破格给的。谁能想到一转五年,这货忽然又土鸡变凤凰了。简直是不可思议。要知道候补中委到政.治局常委可是有四个台阶,一般的人跨一个台阶都不容易,这位却一口气跨四个台阶,简直是神人。而现在,他的职务是国家计委主席,可以说是苏联经济领域的大波ss之一了。

    那么布哈林为什么能返回权力核心呢?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这次政.治局做大的调整,不可避免的要引入多方势力,权力必须多样化,引入布哈林能避免权力过度的集中。第二,这些年布哈林下台之后也没有自暴自弃,反而积极的在搞经济理论研究,而他最新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列宁和托洛茨基的肯定。现在苏联的经济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期,怎么样突围恐怕是需要一些新思维。更何况布哈林曾经跟托派走得近,跟托洛茨基还是好朋友,哪怕是后来分道扬镳了,其主.体思想也不是没有借鉴的意义。当然,最主要的是李晓峰也希望布哈林能重新出来抓一抓农业经济,老托的那一套高度集中优先展重工业的套路现在让苏联有点头重脚轻的意思,而现在斯维尔德洛夫压根就没有纠正这种不正常现象的打算,反而准备继续优先展重工业,这是李晓峰不能接受的,而在这方面也只有布哈林了。由他担任国家计委主席,多少可以让苏联不至于走火入魔。

    这么说吧,当前苏联的权力格局有点儿怪异,作为核心的斯维尔德洛夫跟手下主管宏观经济展的两个巨头古比雪夫和布哈林恐怕是不对付的。按照斯维尔德洛夫的想法,苏联在二战前后的经济展策略是完全正确的而且是经受了最严酷考验的,没有之前重视展重工业,苏联就不可能打赢卫国战争。而现在卫国战争虽然结束了,但是世界大革命的重担还需要苏联一肩挑起来,跟最主要的对手英美相比,苏联的重工业水平还是有差距的,苏联的重工业必须全面越英美才能打赢未来的世界大革命之战。自然的未来要更加快的展重工业,怎么能够懈怠呢?

    但是李晓峰不这么看,在他看来,重工业确实也要展,但不能片面的强调指标,只盯着煤铁石油打转转。苏联的重工业不能光要产量质量也必须跟上去,尤其要盯着那些高精尖的领域展。摊子不是铺的越大越好,满足实际需要就可以了,并必要为了争一个数量上的第一而胡搞。

    所以古比雪夫的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就提出,苏联未来的重点不是挖多少煤炭、冶炼多少钢铁、生产多少水泥,而是在技术领域追上英美,苏联的重工业不能傻大笨粗,必须向着精巧的方向努力。未来的投资重点,第一是核工业、第二是电子产业、第三才轮到传统重工业。

    至于布哈林,这位也更是直接同斯维尔德洛夫唱反调,他认为苏联的工业要展,但农业更要展,听说:“我国的农业已经到了不得不引起重视的程度了,国营农产的效率实在太低,我们对农业的投入也实在太少。农业不展,未来我们是要饿肚子的!”

    反正斯维尔德洛夫在大会之后召开的第一次人民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时吵得不可开交,以古比雪夫和布哈林为的两巨头从工业和农业的两个方向对斯维尔德洛夫起了强烈的挑战。更关键的是,这两位还赢得了初步胜利。斯维尔德洛夫全面展重工业五年内让煤铁石油产量翻番的宏伟计划一开始就触礁搁浅了。

    当然,也不是说古比雪夫和布哈林就赢得了全面的胜利,毕竟之前的模式还是被证明很成功,而且国际形势也不能说比二战前有了根本的好转,英美的存在给了苏联极大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下,全面放弃之前的那一套也是行不通的。可以想象在未来五年内,围绕展的问题人民委员会不会比菜市场好多少。

    不过这一切暂时跟李晓峰没有关系,他现在是军.委主席,主抓军事问题,经济方面有个代表同斯维尔德洛夫撕逼就可以了,真正轮到他大展拳脚恐怕还得等五年。

    继续回到开头的话题,本.古里安同他进行了会谈,客套的寒暄结束之后,双方没有继续浪费时间而是直接进入了正题。

    “犹太民族又一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巴勒斯坦的犹太族群面临灭顶之灾,在这个十万火急的关头,我真诚的希望苏联政府能从两国传统友谊出伸出援助之手……”

    李晓峰点了点头,却没有更多的表示,似乎是有点儿心不在焉。这真心是让本.古里安急了,在他看来某仙人眼下这个做派是根本没把犹太人的事儿当一回事儿啊。尼玛,这都火烧眉毛的关头了,大哥你能不能别玩这一手了。

    本.古里安还真是错怪了李晓峰,某仙人倒不是准备继续敲竹杠或者拿乔,反正现在犹太人已经是砧板上的肉可以随便割了,根本就翻不出什么花样好不好。也就是说这个事儿对李晓峰来说已经基本上是尘埃落定,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执行就ok了。自然的,这肯定算不上什么紧要的事项。他这边还在考虑华夏的事儿,之前托洛茨基在中.央委员会上最后一次言时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政.治局能够同意他在卸任之后以私人身份访问华夏,去革命圣地延安瞧一瞧看一看,顺便的同华夏的同志深入的交流交流。

    对于这个要求,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不可能不同意,当时时间初步定在7月或者8月。只不过形势赶不上变化,今天上午李晓峰就忽然收到了从华夏传来的加急电报,说在山西上党地区土共同刮民党爆了武装冲突,战况很是激烈。

    这立刻就引起了李晓峰的高度关注,虽然冲突的双方是阎锡山和还不能算是刮民党和矛盾的总爆。但是李晓峰觉得这是一个信号,充分的说明了刮民党这是在试探,一旦土共和苏联的应对有点差池,那这帮货立刻就会铤而走险。

    实际上在冲突爆之后,蒋某人第一时间就开始嚷嚷了,吼什么拒绝和平蓄意打响内战第一枪”。这种贼喊抓贼的把戏蒋某人已经玩了不止一次,他真正想要做什么根本就是一目了然。

    所以政.治局常委的第一次会议就交代在华夏问题上了,经过研究讨论,政.治局决定让托洛茨基提前华夏之行,就以苏联斡旋华夏和平特使的身份去,不光要去延安还要去南京,刮共双方的高层都见一见。这个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李晓峰也得连带着多考虑考虑相关事项,自然的就分散了注意力。

    “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先生,您的意思呢?”

    李晓峰看了一眼满脸急切的本.古里安,说道:“巴勒斯坦的冲突是孤立事件吗?”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突然,让本.古里安也有些愣神,在他看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苏联摆明态度支持犹太人,只要有这个态度一切都好办。至于巴勒斯坦的事儿是不是孤立事件,这重要吗?

    当然,他仅仅是在心里头这么想,嘴上是完全不敢得罪某仙人的,哪怕是某仙人在他看来太没溜了,本.古里安小心翼翼地反问道:“您的看法呢?”

    李晓峰有些不悦的看了本.古里安一眼,犹太人就是太实际了,什么事儿都只关注眼前这鼻子底下一点点,不深入的分析国际形势展,不做长远的规划,所以一旦遇上了事儿就慌手慌脚。眼前这事儿是那么简单吗?英国人在巴勒斯坦搞事,刮民党又吃了熊心豹子胆在华夏撩事儿,这仅仅是巧合和偶然?

    “这绝对不是巧合,更不是偶然。”李晓峰第一句话就给定了调子,然后继续说道:“再联系之前丹麦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些事件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紧密联系的。很显然,英美已经达成了某种程度的一致,将携手共同进退。丹麦、巴勒斯坦和华夏这三个不同的方向几乎同时生了变化,这是他们在四下出击,其目标直指苏联!”

    本.古里安点了点头,经过某仙人这么一分析,他也觉得事件不是偶然了,至于某仙人的那个结果,他更是喜闻乐见,你想一想如果英美的目标是苏联,那苏联还能无动于衷吗?这不是得亲自出手。而一旦苏联亲自出手了,犹太人还危险吗?

    在本.古里安看来某仙人的政治水平就是高,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苏联找了一个干涉巴勒斯坦问题的借口,这一招可是得多学学。瞧瞧人家转变风向的方式多巧妙,不留痕迹的就将之前敲打犹太人的种种做法抹干净了,还顺带着得出了一个光明正大干涉相关事务的借口不是苏联好战想插手中东事务,而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是英美邪恶轴心联手先搞事,苏联是迫不得已被迫反击。

    啧啧,看看这个政治正确,看看这个光明正大的无耻样子。反正本.古里安是佩服不已,难怪人家才是国际大流氓,这个手法简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李晓峰多少看出了本.古里安是想岔了,他是真的在考虑英美提前联手导致的国际形势走向变化,同历史上相比,英美走近得更早也更和谐,这必然带来蝴蝶效应。相应的苏联也必须做出调整,否则就有可能落入下风。至于本.古里安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在李晓峰看来根本就是扯淡!

    尼玛,苏联想要帮助犹太人想要转向至于找什么借口?之前不帮你,是你丫的不上路,也是时候未到。而不是其他什么原因。现在想要帮你根本就不需要转舵更不需要给自己找什么借口。苏联的相关策略是早就已经制定好了的,不存在什么转向!

    反正李晓峰是愈的觉得跟本.古里安没啥可聊的,你丫就这种政治眼光能聊什么,正是夏虫不可语冰。当然,有些问题李晓峰还是必须问的,比如:“贵国对于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的前途究竟是什么想法?是谋求自治权,还是谋求在当地建立一个犹太国呢?”

    这个问题确实得搞清楚,对李晓峰来说费了这么大的劲,如果犹太人仅仅是拿到了自治权就满足了,那真心是没有什么意思,完全不值当。只有犹太人在当地建国,苏联后续的工作才好展开,才能实现既定目标。

    本.古里安对此有些愣神,因为李晓峰问得很直接,一般在外交上没有这么直接的,大家应该遮遮掩掩的打哑谜一样表明态度,这种直来直去让他有些不适应。

    话说,如果本.古里安的心理话被李晓峰知道了,某仙人又该骂娘了,他之所以问得这么直接,原因就是觉得犹太人政治智慧不够,有些话不问到点子上,他怕对方不能领会。玩打诳语之类装神弄鬼的活动,华夏的智慧强于西方一百倍,有些政治暗示西方人是真心搞不明白,说太深奥了真心是对牛弹琴。

    好在本.古里安愣神归愣神,但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犹太民族世世代代的梦想就是返回应许之地,返回我们真正的家。”

    这个答案虽然含蓄,但也是表明了态度的,什么才叫家?自然是能当家做主才能叫家,自治权顶多也就属于租房,尤其是考虑到英国的中东政策之后,那个所谓的自治都不能算廉租房,条件实在是苛刻,怎么能算家园?

    李晓峰点点头,说道:“苏联政府始终坚持民族自治的原则,也理解犹太人千百年来经受的磨难,认为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犹太国家是合理的。”

    请注意,李晓峰说的是“合理”,而不是直截了当的支持,为什么要留一手呢?因为后面他还有问题要问:“考虑到当前巴勒斯坦地区复杂的民族和宗教冲突,我们想知道贵国对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国后,对于阿拉伯族裔和穆.斯林准备怎么处理呢?”

    这又是一个直接的问题,如果是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问,本.古里安还真不会老老实实的回答。但眼下问的是某仙人,他也只能老实交代:“我们认为只要包括阿拉伯族裔和穆.斯林在内的其他民族和宗教信徒能够遵守法律的约束,这个问题将不是问题。我们相信只有一部能够保障各民族基本权益的法律才能真正的解决这些矛盾和冲突。”

    其实这是屁话,需要翻译,而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如果阿拉伯族裔和其他民族、其他宗教信徒不遵守犹太人制定的法律,那就属于打击之列,这样的人是不能在巴勒斯坦继续生存的。

    这个答案能让李晓峰满意,他还真怕犹太人也圣母化,那真心是糟糕透顶了,他就是要犹太人跟阿拉伯人生冲突,这样苏联才有操作的空间。两边和谐友爱,苏联还搞个屁啊!

    应该说这头两个问题还是让李晓峰基本上满意的,但是接下来的几个问题才是关键。很快李晓峰又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么这个犹太国的面积到底有多大呢?是仅限于现在的巴勒斯坦还是古迦南呢?”(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