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百五十九章:谋局

第三百五十九章:谋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如今的李弘来说,什么事情都比不上殿内的妻子重要,听见大殿内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李弘的心中顿时大急,陡然的一声嘹亮的哭声却是让李弘的心头顿时一紧。

    紧接着大殿内的几个婆婆一脸喜色的抱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老脸笑的皱成了菊花,声音中都多了几分激动之意。

    “恭喜殿下,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好!好!好!”

    听见这句话,李弘的脸色也充满了激动之意,心中顿时松了口气,只是这嘴上却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我……可以抱抱他吗?”

    李弘接过婆婆手中的小人,手脚僵硬的抱着,却是笑的合不拢嘴,只是小家伙一点都不给他老爹面子,哇哇大哭起来,惹得李弘一阵手忙脚乱。

    当然,就凭他这个抱孩子的技术,不到一刻便被婆婆又抱了回去。

    片刻之后,殿内刚刚收拾停当,李弘便迫不及待的一脚跨了进去,正巧看见裴氏一脸虚弱的望着他。

    “婉莹,你看看,这是我们的儿子!”

    一旁的婆婆小心的将小家伙放在裴氏的旁边,这回他倒是不哭不闹,乖乖的躺在母亲的身边,大眼睛滴流乱转。

    不料裴氏却是一撅小嘴,脸上带着几分嫌弃般的说道。

    “好丑……”

    刚刚出生的孩子全身上下都是皱皱巴巴的,就连小脸上也不例外,的确是看起来不怎么好看……

    只不过如此一来,小家伙倒是不高兴了,顿时扯着嗓子哇哇大哭起来,而裴氏则是顿时慌了起来,连忙抱起小人一阵哄,却不见效果。

    直到旁边的婆婆看不下去了,方才轻声提醒道。

    “娘娘,小皇孙怕是饿了……”

    饿了……

    裴氏还没反应过来,李弘倒是吞了吞口水,饿了自然是要喂的……

    不过事情显然没有某人想的那么顺利,还没等到裴氏有所动作,小丫头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开口说道。

    “殿下,刘御医求见,说是有关娘娘的身体补养需要禀告殿下!”

    李弘只要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神情当中颇有几分恋恋不舍的味道,惹得大殿内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呃,婉莹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再回来看你!”

    说完这句话,李弘便带着几分尴尬立刻了后殿。

    …………

    说起来这个刘御医李弘之前也是认识的,就是当时在大理寺常驻的那位御医,因着裴氏临近产期,太医院自然是特意让他住在了东宫当中,随时待命。

    大唐现在还没有那么严重的男女大防之类的思想,何况刘御医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所以当时裴氏生产的时候,他才是场面当中的指挥之人。

    “呵呵,此次皇孙平安降世,太子妃母子平安,全赖刘御医之功,请受孤一拜!”

    毫不夸张的说,这年头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是一尸两命的结局,不然的话李弘也不会如此着急,说句实话,这位御医受得起这一礼。

    只不过李弘如此郑重倒是让刘御医吓了一跳,连忙还礼道。

    “老臣不敢,分内之事而已!”

    一番客套之后,刘御医的神情却是带着几分犹豫,让李弘顿时心中一紧。

    “刘御医,可是太子妃或者皇孙有何不妥?”

    毕竟刘御医是负责这个的,而李弘和他平时也素无什么交集,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了。

    只是这个猜测一涌上心头,李弘的神色便凝重了几分。

    不料刘御医却是微微一愣,连连摆手道。

    “殿下放心,太子妃和皇孙的身子都康健的很,老臣此来,却是另有事情想要禀报殿下……”

    听得不是他们的身体出了问题,李弘顿时放下心来,只是神色之间却没有完全舒展开来,因为他眼前的刘御医这副吞吞吐吐的样子却是让他有些不怎么好的感觉。

    顿了顿,李弘微微眯起眼睛,开口道

    “此处并无外人,刘御医有何事,但说无妨!”

    “殿下恕罪,老臣只是猜测,并无实证,若是说错了什么,还请殿下莫怪!”

    虽则如此,但是刘御医还是犹豫了片刻,最后方才期期艾艾的说道。

    李弘眉头一皱,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顿了顿,刘御医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

    “殿下,按理来说,娘娘生产的日子应当还有几天来着,老臣虽然不是专精此道,但是应当也不会判错,今日娘娘并未跌倒或者有其他的事情,却直接临盆,着实是让老臣感到有些奇怪……”

    这两句话说的很慢,也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味道,毕竟涉及皇家之事,他也不敢胡乱言语。

    “刘御医是什么意思,直接说吧!”

    不过李弘却是眉头一皱,沉声开口道,如此凝重的神情让刘御医也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方才继续说道。

    “殿下,臣斗胆问一句,娘娘临产之前,可曾接触过什么药物或者其他的东西……”

    事到如今,刘御医也察觉到了事情并不寻常,但是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接触过什么东西……”

    李弘的嘴里喃喃自语,心中却是陡然闪过一丝明悟,微微挥了挥手,对着旁边的王伏胜轻声耳语了几句,后者便是脸色一变,匆匆进了内室当中。

    片刻之后,王伏胜从内室出来,恭敬的将手中的锦盒放在了刘御医的面前。

    “刘御医,你看看这个盒子可有什么地方不妥吗?”

    李弘的神色明显有些紧张起来,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

    见此情景,刘御医却也是不敢怠慢,小心的身后捧起盒子,打开之后却发现空无一物,脸色微变之下,却是凑近鼻子闻了闻,随即便是轻轻放下了盒子,带着几分犹豫轻声说道。

    “殿下,这盒子上有一种熏香的味道,如果臣没有闻错的话,应该是医家所用的催产之物……”

    “嗯?”

    李弘的脸色顿时一变,口气也变得有几分紧张。

    “那可有什么危害?”

    “这个殿下放心,方才老臣说了,此物医家也常常使用,对于人身并无危害,也只有临近预产之时的妇人方才会用得到,至于太子妃娘娘本已到了临产的日子,早几天晚几天却是没什么妨碍……之时老臣难以理解的是,此物分明是有人想要让娘娘今日生产,但是却并非堕胎之物,对人体也无害,倒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眼见李弘如此紧张,刘御医倒是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只是脸上却不免带着一丝迷惑之色。

    “好了,这件事情孤知道了,还请刘御医不要外传……”

    李弘的脸色有些复杂,轻轻挥了挥手,刘御医便会意,起身告辞。

    而李弘的脸上却是浮起一丝苦笑,目光落在了那个锦盒之上,正是之前放置鱼符的盒子。

    无害?自然是无害的!太子妃预产的日子别人不知道,宫中肯定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要知道,那可是他的亲孙子,他怎么可能有歹意呢?

    想起吴良辅离开的时候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殿下,您怕是赶不上的……”

    愣了片刻,李弘微微摇了摇头,心中的疑惑却是更甚。

    父皇啊父皇,你如此煞费苦心,要将这鱼符和旨意留在东宫,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