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三百一十一章:请父皇责罚!

第三百一十一章:请父皇责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文瓘冰冷的口气让大殿内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惊愕,不知道这个老头子究竟为何如此生气。>

    只有李弘暗自苦笑一声,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要怪只能怪李贤自己不知死活,如果放在平时,张文瓘说话虽然有些不大好听,但是却不会如此当众给人下不来台。

    这一次实在是李贤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才会让张文瓘如此生气

    要知道,张文瓘身为大理寺卿,生平最为注重的便是审案的公正和律法的严明,老头子两袖清风,一身清廉,唯独受不得别人诬蔑他审案不公

    而狄仁杰自从被李弘调过来之后,一直深受张文瓘的倚重,老头子是将他当做自己的弟子来看待的。

    如今李贤毫不避讳的说狄仁杰徇私枉法,简直就是在打张文瓘的脸,更不要说李贤这是在朝大理寺的身上泼脏水,让张文瓘如何能够忍得了

    大殿当瓘硬邦邦的四个字气的脸色涨红,眉宇之间尽是怒气。

    “张老匹夫,你放肆本王奉父皇母后之命入朝参政,如何便指责不得一个区区寺丞这件事情明摆着蹊跷连连,难不成你以为能够瞒得过天下人吗”

    既然对方这么不客气,李贤也就撕下了贤王的面具,口气冷酷的说道,言语当中暗含着浓浓的讥讽之意。

    “六弟,你才放肆”

    不料此刻李弘却是眉头一皱,开口喝道。

    声音当中同样充满了严厉。

    “张寺卿乃是两朝元老,你岂可如此无礼,平时你学的礼义都去了哪里还不快向张寺卿道歉”

    这句话李弘是作为长兄训导幼弟,口气当中不免严格了几分,但是听在李贤的耳朵里,便成了他们互相庇护,打压于他。

    一念至此,李贤的态度不仅没有软化下来,反而变得更加强势。

    “太子哥哥此言何意纵然张寺卿乃是两朝元老,也当讲理不是,小弟奉命入朝参政,不过询问几句,张寺卿便如此羞辱小弟,如今太子哥哥不说为法,反倒要小弟道歉。

    既然如此,便请太子哥哥细说分明,小弟究竟有何处做错了”

    在李贤看来,今天分明是张文瓘毫不讲理,出面打压于他,大殿当中的所有人都看的清楚明白,可是李弘却仍旧要维护张文瓘,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所以李贤这一次的态度才变得空前强硬,而不复往日的谦恭之态。

    不料下一刻,李弘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淡淡的开口道。

    “六弟既然如此说了,孤便告诉你,究竟何处做错了张寺卿资历长久,为两朝老臣,无论如何,你都不应当出言辱骂于他,此为其一”

    李弘的脸色轻描淡写,只是将“资历”两个字砸下来,便让李贤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要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资历这两个字都是能够砸死人的,为什么许敬宗能够在政事堂当中获得席宰相的权威,就是因为他历任三朝,资历之上除了李绩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他。

    就连当初李治刚刚即位的时候,对于长孙无忌几个老资格的臣子也是以礼相待,这就是资历的威力。

    即便是张文瓘做的再过分,他都谨守臣子之礼,并没有越过那一道线。

    但是李贤一句“张老匹夫”,就显然是越过了朝堂争论的界线了,想当初李弘审理贺兰敏之的案子的时候。

    不过对刘仁轨直呼其字,便惹得刘仁轨怒气冲冲的进宫告状,可见这一次李贤做的究竟有多么过分了。

    而李贤虽然对朝局谋划已久,但是毕竟未曾亲身入朝,对于这一点感受不深,才会犯下如此大错。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李弘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越权行事,无礼攀诬朝廷大臣,母后方才只是问你此事如何处置,并未让你自行处理此事,但是六弟你却擅自逼问狄寺丞,言语当中更是毫无证据,便指责狄寺丞徇私枉法,此为其二”

    闻听此言,李贤的脸色更加难看,不过却是有些不服气,开口说道。

    “即便如此,太子哥哥难道不觉得此案疑点重重吗小弟不过是提出自己的看法而已,若是不对,狄寺丞尽可驳斥,何必如此羞辱小弟”

    不料李弘却是眉头皱的更紧,听完之后厉声喝道。

    “住口”

    “你口口声声说张寺卿羞辱于你,为何孤只听见了你辱骂张寺卿此案是否有疑点,自然会有大理寺详查,你手中毫无证据,肆意猜测,这本就是错

    何况你可知道,狄仁杰虽为从六品的寺丞,但是他历年的考绩皆为上等,你一言之下,便将其说成了居心叵测之辈,难不成吏部的官员都是吃干饭的吗”

    李弘的口气一声比一声严厉,越的让李贤感到羞怒之极。

    就在此时,却听见御座之上响起了一道烦躁的声音。

    “不要吵了”

    抬头一看,李治的脸色已然是阴沉到了极点。

    “贤儿,太子说的是,张寺卿身为两朝元老,你岂可如此无礼,快快道歉”

    而此刻武后也是眉头一皱,开口说道。

    李贤这才咬了咬牙,脸色一阵变幻,转身对着张文瓘说道。

    “张寺卿,今天的事情是本王口不择言,请张寺卿万勿挂怀”

    说罢,不一言的退回了原地。

    而就在众人都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的时候,李治却是脸色阴沉的开口道。

    “弘儿,贤儿没有这个资历来问,那朕来问你,今天的下毒之事,真的是恰巧被狄寺丞撞上了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原本一脸灰败的李贤脸上顿时涌起一抹喜色,望向李弘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不过李弘却是脸色不变,上前一步拱手说道。

    “父皇明鉴,我大唐与突厥和谈之事,关系到东征大事,儿臣自然重视之极,此番下毒之事,亦在儿臣意料之外,今日之事生,皆因儿臣保护不当,思虑不周,请父皇责罚”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