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唐皇太子 > 第一百九十三章:落幕!

第一百九十三章:落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贤儿?”

    李治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是没想到这件事会和李贤有关。

    “难道这件事情和贤儿有所牵扯?”

    李弘顿了顿,开口说道。

    “父皇,其实刚刚诸位大臣在,儿臣不便细说,蓝田县之事,尚且有不少的隐情,简单来说,就是那李启轩借雍王府的庇护,肆意妄为,贪墨粮食,上下打点,方能逍遥到了今天!”

    听见李弘的话,李治的神色微微黯淡。

    虽然李弘说的隐晦,但是李治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所谓“上下打点”,其中的“上”指的怕就是雍王李贤!

    如果不是借了李贤的名头,他又怎么可能敢贪墨掉如此巨款。

    “那,这件事情你六弟知道吗?”

    片刻后,李治怀着一丝希望问道。

    “据雍王府的侍卫说,六弟是受人蒙蔽!”

    李弘的口气复杂,淡淡的说道。

    其实李治和他心中都明白,如此巨款,必然有大笔都流入了李贤的口袋,就算李贤不知道这款子的具体来源,恐怕也能猜到几分。

    “父皇,六弟年幼,一时受人蒙蔽也是有的,依儿臣之见,此事还是止于李启轩此人为好!”

    叹了口气,李弘轻声说道。

    虽然李治也没有明说,但是李弘又岂会看不出来,李治的内心其实是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的。

    毕竟这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家丑,传扬出去有损皇家威严,让李治这个好面子的性子怎么受得了!

    所以李弘也就顺水推舟了。

    “如此……也好!”

    李治愣了片刻,开口答应下来,不过旋即又是叹了口气,说道。

    “弘儿仁孝。但是你要记住,成事者切不可优柔寡断,不可薄情寡义,亦不可太过优柔!还有,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体恤民情是好的。但是今天之事,不可再有!”

    “是,儿臣记下了!”

    李弘一愣,不知道话题怎么就忽然转到了这个地方,不过听着李治有些唠叨的话语,心中还是一暖,恭谨的答应了下来。

    “唔,西征大军之事,皇后跟朕提过了。既然你有心接待,朕便将与突厥和议之事交付于你,朕会命礼部协助你,一应事务由你定夺!只是切记,不可丢了我大唐的威严!”

    眼见李弘恭谨的样子,李治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色道。

    李弘心中微微一惊,他倒是没有想到许敬宗的动作这么快。抬起头却看见武后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弘儿,既然你接下了这个差事。就务必做好,不要让父皇和母后失望!”

    武后淡淡的说道,脸上也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是,儿臣领旨!”

    李弘眼中闪过一丝冷冽,沉声答道。

    阿史那伏念,就让我看看你的手段吧!

    想要从大唐空手套白狼。要先看他李弘答不答应!

    回到了东宫,已经是傍晚时分。

    不过李弘却是意料当中的见到了一个绿色官袍的身影,在东宫的前殿当中等候。

    “臣张柬之见过太子殿下!”

    眼见李弘大步走进前殿,张柬之赶忙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呵呵。张县丞,不,张县令不必如此多礼!”

    李弘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扶起了张柬之。

    还不忘顺口打趣了一把。

    “臣不敢,谢殿下提携之恩!”

    张柬之面色严肃,沉声说道。

    他知道,今天的事情,若不是李弘护着他,恐怕也会被牵连进去,要知道,官场上最忌讳的是越级上告,哪怕你告的是确有其事。

    不然的话,人人都想办法搞掉自己的上官,岂不是乱了套了!

    如果不是那李启轩在蓝田县着实闹得太厉害了,张柬之也不会出此下策,但说到底,还是违背了官场的规则。

    何况退一步说,就算他不会被处罚,这个蓝田县令的位子,也落不到他的头上,所以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亲自上门致谢。

    而且在东宫等候的时候,张柬之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发现李弘至始至终没有提起过自己为什么要到蓝田县去。

    加上今天李弘的种种举动,让他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呵呵,举手之劳罢了!柬之的才能足以当得如此大任!”

    李弘淡淡的说道。

    其实心中还是多了几分满意,今天他故意没有说让张柬之留下,为的就是看看他的品德,今天在蓝田县,李弘看到他如此受灾民拥戴,就知道此人能力不凡,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才有此一试!

    他若是受了自己的恩惠,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或者是明天再上门致谢,说不得李弘就不敢再重用于他了。

    虽然李弘不在乎一个区区县令的谢意,但是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如今看来,此人确实是一个重情之人!

    “柬之不必猜疑,今天孤到蓝田县去就是为寻访你而去!”

    顿了顿,李弘的眼神变得温和了几分,开口说道。

    “三藏大师,你可识得?孤今天便是受三藏大师之托前去见你的!”

    李弘状若随意的说道。

    “大师倒是守信之人!”

    张柬之一怔,这才想起自家娘子在大牢前曾提过,李弘识得三藏大师。

    叹了口气,张柬之继续说道。

    “不瞒太子殿下,臣和大师有过一面之缘,机缘巧合之下替大师破解了一局残棋,当时臣尚且未入仕途,大师便答应有机会向贵人举荐臣,只是此事过去已久,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太子殿下!”

    听了张柬之的话,李弘的眼神微微一闪。

    其实他刚刚的话也是一个陷阱,他话语之中,看似和三藏大师十分亲密,若是有心上进的人,必然会抓住机会,说明自己和三藏大师的密切关系,以此来获得李弘的信重。

    但是显然,张柬之不在此列,三言两语便撇清了两人的关系。

    算得上是坦坦荡荡。

    不过他想不到的是,这几句话却反而让李弘对他越发满意……

    现阶段,佛宗之事李弘还不想掺和,若是张柬之和佛宗有所牵扯,也是李弘不愿意见到的。

    “无妨,孤和三藏大师也是一面之缘。”

    李弘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旋即便正色说道。

    “柬之新近上任,不知蓝田县之后应当如何安置,心中可曾有数?”

    张柬之心中一凛。

    他知道,真正的考校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