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怪事务员 > 1796章 一幅画像

1796章 一幅画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因池凤卿眼下处境微妙,众人遇事不自然地都习惯从他这边去想问题,楚南明和张义山显然忘了思虑这一层,没料到会有人只单单去算计裴永炎。经池固伦这一点拨,都噤声去转看陈思瀚了。

    陈思瀚拨拨手上的茶盅,抬起眼皮看着三人缓缓说道:“我听闻的可不止玉佩一桩。”

    “还有其他?!”楚南明听得陈思瀚说事情不止玉佩一桩,又按耐不住地第一个惊呼。

    “是。”陈思瀚点点头,“玉佩的事,我原也有过和固伦类似的想法。甚而,因为丹影那枚玉佩的不凡之处,认为会有人借此在她的身份上大做文章......”说到此处,和池固伦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曾对丹影来历存过质疑的人。那凤家的匕首,若非冯良工出现及时,险些就是大祸一桩。

    “我妹子好歹也是五品官员的闺女,皇上亲封的县主,就不许她有些好东西么?哼!纯属嫉恨。行了,玉佩的事我也不想听,你赶紧地往下说,还有什么荒唐的话?”

    无人去议论楚南明一时变了几番亲疏的“妹子”问题,也没同他争执那“好东西”和认亲、诰封先后的关系,和他一起等着陈思瀚解惑。

    “传言里,除了玉佩一宗,另外还关乎一幅画像。据说,有人曾瞧见过永炎家中珍藏的一幅女子画像,那眉眼之间同丹影姑娘有几分相像。不过,我是没亲眼见过,也不知这所谓的‘有人’又究竟是何人。”

    “啊?”楚南明不由又是一阵吃惊讶异,然后倒是放低了声音,兀自嘀咕道,“不会那臭小子也偷偷动过什么心思吧?”

    张义山闻言,情绪不明地转头看向室外。看看冬日的北风残叶,又抬头望向空中,然后静默着出了神。似乎那高天流云之外,能被他看出别一番风情来。

    池固伦却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继续朝陈思瀚问道:“那你怎么看?”

    “我觉得此事本身倒是不值一提。那美貌女子,眉眼之间自然都有几分惹人留心之处,而且也只说有几分相似,并不能代表什么。谁家还没有收藏过几幅仕女画像不成?我奇怪的是永炎的态度。”

    “他什么态度?”

    “具体说不上来。口头上自然是不认的,只并不曾显得多么嗤之以鼻,兼之对此话似乎很有些躲闪回避之意。”眼见楚南明又要大呼小叫,陈思瀚立时又补充道,“但据我细察,却也并非是对丹影姑娘存有什么别样心思。”

    楚南明轻吁一口气,自语道:“就是说嘛,他若对妹子有什么心思,凭他这么个年岁和经历,如何会藏掖得连我都看不出来。不过,论年纪也只小我们三两岁,是会动凡心的时候了。别是悄悄喜欢了哪家姑娘,碰巧也是个容姿少见的,又同咱妹子有几分类似神韵吧?”

    张义山此时转过脸来,提醒道:“这话扯远了,永炎的事,今儿个本是当作闲语来稍稍议论议论的。那生事之人用意不明,此刻三两句也说不清楚,不若静观其变的好。咱们还是赶紧地去寻冯夫人为要,虽还不曾收到威逼利诱之信,只怕夜长梦多,再生出叫人悔恨之事来。”

    三人顿时连连附和,暂且丢开裴永炎之事,立刻起身分头带人去打听冯夫人的下落。

    自此,众人将寻人之事当作每日首要,分开行动,定时碰头,只瞒着池凤卿一人。苦寻多日,线索抓住不少,却是仍旧不曾有冯夫人的具体消息。几番下来,众人见面交流时也不免觉得纳闷,这绑匪始终不曾向冯家或相关人等提出勒索等事,也非初时现身荣王府附近惹人猜疑那样,意在一味挑拨。每每有些眉目,等人赶到,却又断了线索,如此往复,对方行事竟像招猫斗狗,有意耍弄众人一般。

    最终,又隔数日,还是丹影先得了消息。这日入夜时分,绮罗披着件暗色的兜帽大氅悄然出现在了冯府门前,指名要见惠县主,然后交给丹影一封信。丹影拆信阅完,安心一笑,然后记起一事,执笔回信一封让绮罗带了回去。

    那冯夫人在绑匪手中并不曾吃得多少苦头,只每日被人拘着,不得自由,又时时辗转颠簸,更兼想念女儿与家人,精神上又有了些反复。倒也幸亏她这时好时坏的疯病,一时被她自己拿来利用,伺机装疯卖傻地大闹一通竟逃脱了,然后被红袖手下的人救了去。谁知,这冯夫人见了红袖很是投缘,被她治病将养两日,竟不急着回府了,说是要在那儿再玩几天。

    人找到了,眼下也安然无恙,丹影放下心来。但是,事情可不算完。将众人一路寻查所得的线索汇总,一并自己手头得到的蛛丝马迹,摸排斟酌后在纸上列了份名单,接着再一番圈圈点点,最后,她预备着手算账。好好地算算帐!

    接着,自然是少不了的一段纷纷扰扰。欠债还账,因果循环,不少人都遭了报应,闹得京城很是喧嚣了几日,倒将裴永炎那档子故事给冲淡了去。

    暂不提都是哪些人遭了殃,又是喝了什么样的回敬之酒,旁观者又各是什么心态。一段事毕,丹影却再次找到了荣王府。此回,不曾下车进门,只让人进去通传,然后将池固伦约到了郊外一处。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停在一片流水潺潺的林边。丹影下了马车,止住两家随从,引着疑惑不解的池固伦进了林中空地。

    停住脚步后,丹影转身朝池固伦冷笑道:“世子爷,你可是一直都在好奇我的底细?不如,今日就容你亲自探探底如何?”话音刚落,却是不容池固伦有所反应,便拳脚带风地朝他上下招呼起来。

    池固伦反应不及,下意识里只好迎风接招。一边接下送佛拳,同时避开勾魂脚,一边惊呼道:“你今儿个这又是撒的哪门子风?!好端端的怎么同我动起手来了?有话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