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怪事务员 > 952章 布瓦热尔

952章 布瓦热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辆马车飞驶而出,朝着鲨齿海滩疾驰而去。

    斯嘉丽经营的妓院,有一个不名字:布瓦热尔。但虫区到此寻乐的等潮虫,更习惯叫这里:母虫窝。

    这是从原大陆带来的恶神之名,布瓦热尔长着毒蝎的身躯,拖着七条蛇尾,男女侍奉给此神繁衍生息的精卵,因而不孕不育,布瓦热尔庇佑这些从事皮肉生意的人,在痛苦的沉沦中尽享鱼水之欢,不染恶疾。

    布瓦热尔,室内有一件布置典雅的房间,那并不对等潮虫开放,是斯嘉丽的专属房间,据说这个肥胖如猪的女人,会在夜里和七八个长相英俊的等潮虫在里面寻欢。此时房间灯火通明,斯嘉丽却并不在里面。

    三个肯定不会服务等潮虫的美艳少女,正在房间内摇曳身姿,她们身上都悬挂一串串小铃铛,随着曼妙的舞姿扭动,发出阵阵诱惑的声响。

    宽大的皮椅子上,坐了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他浑身皮肤黝黑,腰系一条铜章结成的宽腰带,一双眼睛不断从那三个舞动的少女身上滚过,拳头般的喉结随之滑动。

    “昆布管事,我们斯嘉丽老板已经亲自将那个女孩送往鲨齿海滩,她特别吩咐我,把这些将要送往鲨齿海滩的少女叫出来,让您先挑选一下,尽可能的指导她们技巧,一会儿就辛苦您了。嘿嘿……”壮汉身边,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人,满脸带着谄媚的笑意,连连鞠躬:“您看上哪一个了?”

    昆布一双充斥兴奋的眼睛,盯看着眼前的三个少女,伸出三根手指。

    “哦,三号艾媚儿,嘿嘿,管事您眼光真不错啊。她可是这批货中身姿最好的,那一对挺峰,鼓鼓的,简直……”中年人淫-笑着满口赞誉。

    昆布侧头盯看着中年人,嘴角划过一个笑容,将伸出的三根手指一下紧握成拳:“不是三号,是这三个,我都要!”

    中年人愣了一下,随即掩嘴笑着赞誉:“嘿嘿,昆布管事真不愧是会长最看重的人。真是虎将雄风!”

    “好啦!”昆布有些不耐烦:“这次送过去的那个女孩,我也看过了,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小尤物,会长肯定会满意的。索斯会长那边,我会尽力说好话的,让你们早日从这里调回鲨齿海滩。”

    “多谢,多谢!有昆布管事这番话,我们斯嘉丽老板一定会乐坏的!”中年人更加毕恭毕敬,双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对了。这小美妞的什么哥哥,也要尽快处理干净,索斯会长最烦的就是麻烦。”昆布提醒了一下。

    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不过随即恢复那种宛如天生在他脸上的媚笑:“一定。一定,只是一个肮脏的等潮虫而已。”

    “虫区这鬼地方,肮脏不堪,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唯一不错的也就只剩下这些小妞了……”昆布一摆手,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雅各布,你可以走了。”

    “是!是!”

    中年人赶紧往外退走。昆布猛的起身,恶狼一般扑向那三个有些无措的少女,其中一个发出绝望的哀求:“雅各布主管,你不是说只用跳舞吗……”

    “是啊!”雅各布嘿嘿一笑:“这位从鲨齿海滩来的昆布管事,会教你们一些更有意思的舞蹈,你们都要好好学哦……”

    房间门一下关上,里面就传来昆布得意的大笑,和少女凄厉的惨叫。

    魔炭粉尘构成的黑雾笼罩,这里见不到任何星光和月色。布瓦热尔,灯火辉煌,虫区的其它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很多等潮虫出入其下,在这里选一个年老色衰的妓-女,把身体里积攒的东西,和积攒很长时间的钱币,在一阵剧烈的气喘吁吁后,都留在了这里。

    布瓦热尔的每一个入口,都有大头虾团伙中的等潮虫看守,大头虾一伙人,除了捞取垃圾以外,还是为这间妓-院维持看护的一群恶犬。

    刚在这个地方惹事的等潮虫,当天夜里就会被抛扔进海湾,第二天涨潮的时候,有些人就会捞到这些闹事人血迹斑斑的破衣烂衫。

    义云站在通往布瓦热尔的沙道路口,黑雾阻挡在他身前,只能依稀看到那间妓-院亮起的灯光,好似一只只尾部发出黯淡黄光的海萤虫。

    他穿着一身贴身的灰衣,上面满是补丁,那根杀掉驼背马瑞得到的细铁棍斜背在身后,他的腰间挂着那柄弯刀,手里则拿着那截二尺断剑,从海滩回来后,义云找了个机会把这柄断剑简单加工了一下,现在断口处被磨得锋利,看起来就是一柄怪异的长条形匕首。

    弗里曼还将他的头发涂上了厚厚的油脂,然后定型为鲨鱼鱼鳍的滑稽样子,在他脸上则涂上颜色鲜艳的油彩,用那老者的说法:“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最好把自己弄得模样怪异一些,那样能更让对手心生恐惧。”

    布瓦热尔的厕所,是大头虾一伙等潮虫看守最为松懈的地方。

    义云轻蹑脚步,顺着那种臭味,找到厕所后,一翻身跳了进去,果然,这里一个看守都没有。

    “啊!”

    突然听到一声短促的惨叫,非常稚嫩,但肯定不是小科洛琳,不过义云还是小心的顺声过去,他躲在一堵墙边,就看到两个身材干瘦的中年人,正朝着一个小男孩拳打脚踢,同时口里骂骂咧咧:“小杂种!扎克已经死了!快滚!那个恶棍也没有完成斯嘉丽老板交给他的任务!一个恶棍收养的小杂种,还真是不怕死!”

    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却很坚强,就是被这么毒打,竟然也没有哭喊,只是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才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

    一个中年人揪住小男孩的略显过长的头发,警告一般喝骂:“小杂种!你居然敢来找我们收钱!我看扎克那个恶棍,肯定是被哈里拉神送到地狱去了!”

    “你们也应该去地狱!”男孩愤怒的大吼一声,然后咬牙切齿的说:“我们黑沙帮和你们的约定是:达成任务支付五个银币,没达成任务,为此死掉的人,你们每个也要支付十个铜币!现在我们死了六个,你们应该支付六十个铜币!快给我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