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怪事务员 > 625章 愈合

625章 愈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巨大的刺猬看着义云的防护罩将自己射出去的钢刺全都挡在了外面不甘心的低吼着,前脚低伏,一副准备一跃而起攻击义云的样子,义云正在感慨着那防护罩的经久耐用,丝毫没有注意到巨大的刺猬那血红的眼睛里一副鄙视的样子。

    一跃而起,义云看着那巨大的刺猬正一纵想自己越来,那巨大的尖嘴一口腥臭气,义云好不容易从那口臭中缓过气来,此时是说什么也不远再被它那绝顶口气给熏到。一个半蹲让那巨大的身影跃到自己后面,避免那家伙的口气,不想那巨大的身影灵活的跃到义云身后的土墙上,又借着土墙跃到了阿云面前,一张锋利的巨口正准备咬向阿云。义云感觉到那家伙借用自己身后的土墙后就暗道不好,这家伙怕是对自己只是来个虚招,真正的目标是不远处的阿云。

    自己身上有防护罩,他伤不了自己分毫,就把主意打到了阿云的身上,原来这有灵智的低等生物也挺聪明的,居然知道跟自己耍起了心机,现在阿云就在它口下,义云不敢上前,生怕自己的一个动作就会害的阿云身首异处。

    而扑到阿云面前的刺猬也并没有一口咬向阿云,而是将它那短粗的前爪伸到了阿云的面前,义云以为这家伙是要用它那短粗的前爪来伤害阿云,忍不住出口“不要”。巨大的刺猬回头看了一眼义云,义云觉得这家伙看自己的那一眼里仿佛带着嘲笑,嘲笑自己大意让他有了可趁之机。

    尽管义云心里此时已经怒火中烧但顾及到阿云胸前的那只前腿,义云还是静静的看着它,哼卑鄙的家伙居然敢这样威胁自己,等小爷儿救出了阿云,还不将你抽皮扒筋以解心头只恨。义云恨恨的盯着那巨大的刺猬,生怕那只短粗的前脚一个不稳就要落在阿云的身上。义云紧紧地盯着那只巨大的刺猬。却不料在哪短粗前脚下的阿云正用手轻轻触摸着刺猬的前脚,那刺猬原本是盯着义云哪里料到自己前脚下的女子居然会大胆的抚摸自己的前脚。

    阿云伸手抚摸着那只短粗前脚,原本自己还有些害怕。可是刚刚看见这刺猬居然挑衅义云,那样子就像一个正在得意的孩子正在对自己的对手示威,自己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看着那毛茸茸又肥嘟嘟地前脚忍不住想要摸摸。

    刺猬在阿云的抚摸下也慢慢享受起来,身上还剩下为数不多的钢刺在阿云的抚摸下渐渐顺了下来,阿云看着刺猬在自己面前慢慢温顺起来,偶尔还会用嘴去蹭一蹭阿云,每一次义云都看的心惊胆战生怕这家伙突然下狠口。那自己可就来不及出手。眼看着那巨大的刺猬收回自己的前爪乖乖的躺在了阿云的身边,义云咽了咽口水慢慢靠近阿云,大刺猬抬眼看了看义云继续趴着不动,义云大着胆子来到阿云的身边。

    看着那乖如小猫一般的刺猬正匍匐在阿云的脚边,义云低头看向阿云的伤,这刚刚不过耽搁了一会儿,没想到阿云的伤……义云实在是不敢相信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阿云的伤已经恢复到只剩下一条粉红色伤痕,哪里还有刚才自己见到的那般皮肉外翻。这伤口居然回复的这么快,不得不说这事情太怪异了。

    阿云逗弄了刺猬一会儿才发现义云的异样,“义云,义云。你怎么了?”义云看着阿云一脸担心,指了指她的肩膀。阿云随着义云的指头所指方向看到了肩膀上的伤,心里不禁嘀咕:难怪刚才自己原本蚀骨的痛一点点减轻,自己还认为是自己担心义云所以注意力转移。就不感觉到疼了,原来是这伤口自己长好了。

    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义云,义云指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独自做到了一边,刚刚自己使用元力已经耗费了不少,正好趁现在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一番,这大刺猬此时虽然乖巧了可是不一定会让他们出去,只有自己保持好元力打败它。静下心来的义云也想通了为什么阿云看到皮肉外翻的伤口快速愈合到只有一条粉红色痕迹时一点也不奇怪,这家伙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儿,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可以理所当然,这就可以合理的解释阿云的淡定了。

    义云将体内的元力在身体里运转了三个周天才睁开了眼睛,阿云和大刺猬都紧紧地盯着他,仍谁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两双眼睛正盯着自己能够不吓一跳儿。

    阿云拉着义云走到了他们刚才站定的地方,义云一脸的迷茫,这到底是要干什么,难不成要从头再打一架,若果是这样那就来吧,反正自己有防护罩。

    “小子,想从这里过就下玩这盘棋,不然就留下陪老夫在这儿土坑里到死。”一道陌生的声音传入义云的耳中,义云循着说话声找去,只发现面前的那只巨大刺猬,偏过头又找了找,没人啊,义云将目光留在了大刺猬身上。

    一声轻哼从大刺猬的嘴中冒出,义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今年到底怎么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就连着刺猬也会说人话了。一到声音直接传入义云的心里:吾乃灵兽,你小子有眼无珠,若不是看在她的面上,我早将你拿来祭奠我的钢刺了,你认为你还能在这里耀武扬威?

    这个声音让义云一惊,这刺猬真的成精了连人话也会说了,不简单啊。义云听到那一句祭奠钢刺还是有些不明白。大刺猬却像是看透了他的疑惑,又补充了一句:以前来的宵小之辈都被我用身上的钢刺贯穿,用他们的鲜血来滋养我的宝贝那颜色才叫一个鲜艳。听到这里义云忍不住看向了那些黑亮的钢刺,原来是用人血浇灌的,所以这颜色才会这样独特啊。

    义云打了个寒战,紧紧握住阿云的手,生怕那家伙一个刺激拿自己来祭奠这些儿钢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