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七章 林中伏尸幽怨生

第七章 林中伏尸幽怨生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若是旁人,自然不会留意到路边这突然冒出来的行人,然而作为一名茅山道士,对于诸般邪恶。多少还是有一些敏感的,当瞧见对方那宛如老腊肉一般油光僵硬的脸孔时,我心中一跳,当即下令道:“小胖,刹一脚!”

    林齐鸣踩下刹车,车子停在了那两名古怪路人的二十米远处,车前大灯照耀着那两人的脸,而对方也正好遥遥看了过来。

    “僵尸!”

    坐在司机位上的林齐鸣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而我眯着眼睛瞧,发现这两个神秘人都穿着整齐的黑色长衫,体型削瘦,如同竹竿一般挺立,身子空空荡荡的。戴着一顶黑帽子,一对眼珠子有着红色的邪恶亮光,尽管对方如我一般,都压抑着气息,但我的第六感中,却能够感受得到那两个宛如僵尸一般的神秘人并不是寻常角色,绝对是十分难以对付的硬茬子。

    负责跟我们指路的那矮个子叫做罗一驰,他瞧见这般场景,立刻兴奋地喊道:“居然是两头僵尸,抓住他们啊?”

    林齐鸣回头过来望我,询问意见,而我则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妄动。

    一般的僵尸,秉承怨力而生,尸体所化,从来都是凭着本能行事,碰到这般的情形,必然是直接跳跃过来,攻击任何活物,然而此刻它们尽管回过头来了,但是却一动也不动,瞧它们这模样。却是有着一定的智慧。

    而僵尸若是诞生了智慧,那必然就是级别颇高的存在,甚至有可能还是伏尸、不化骨之类的极品僵尸。

    若是如此,只怕这事情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双方对峙了几秒钟,空气都似乎变得凝滞,我下意识地朝着怀里摸了过去。而就在我这杀机一动之时,对方却仿佛感应到了一般。身子微微一晃,却是消失在了路边,望着前面空无一人的道路,林齐鸣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对我说道:“老大,这两个古怪的僵尸,似乎有点儿门道啊,我刚刚与它们那红色目光对视,竟然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林齐鸣自从得了清傅山的真传之后,勤修多年,已然能够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而即便是他,都能够有这般的感觉,说明那两个神秘僵尸必然是级别不低的异物,按道理说碰见这般的事情,我应该毫不犹豫地出手,将其擒下,以免贻祸地方,不过我此来是为了找寻小师弟,也不敢多生事端。

    时间紧迫,我们没有再次多做停留,我让林齐鸣继续开车,一直来到了山麓边缘的野林子里,这才下了车。

    望着黑黝黝的山林,那矮个儿有些腿软,想起刚才那个被他误认为废材的僵尸,林中不时还有乌鸦飞起来时的惊叫声,顿时就不敢往前走,结果被林齐鸣一把匕首顶在了后面,顿时就配合了。

    有的时候,恐惧远远要比勇气来得快。

    除了这矮个儿,还有被塞在后备箱的三人,一路颠簸,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也都给林齐鸣提了出来,我冷着脸打量面前这四个玄武门的帮众,淡淡地说道:“我在此之前,都没有听过你们这个门派,不过也晓得你们在黄山一带,颇有些势力,但也仅仅如此,你们若是想活,就带着我们找到我那小师弟,若是不想活,现在就提出来,我成全诸位!”

    四人都被折腾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听完我的话之后,头如捣蒜,纷纷点头说道:“晓得,晓得,一定卖力就是了。”

    我们将车停在了林外,趁着月色,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面走,那矮个儿跟我们介绍,说道:“我们第一任门主在黄山一处石窟中找到一本修行真典玄武青猛诀,六转金身,刀枪不入,这才创立了玄武门,当年可是横扫皖省,无人能出其右,可惜历任门主资质不够,即便是现任,最高也只能修到第三转,再难精进,于是就没落了下来,没有出路了,方才做了些这般的勾当……”

    林齐鸣不耐烦地说道:“我可不想听你们这玄武门的光荣历史,直接告诉我们,那人给你们引到哪儿去了?”

    旁边的胖子高锐争着说道:“这不正讲着呢,开山门主找到真典的那石窟,后来便成为了我们玄武门的秘境之地,里面乃真修府邸,机关重重,门主打算将那位道爷引入其中,再慢慢地折腾,迫使他交出东西来——你别误会,我们就只是求财,可不敢伤人呢,不敢的……”

    他越是这般解释,却描绘得越黑,我冷着脸不说话,一路往前走,想着我那小师弟还真的是冲动,别人一点儿小伎俩,便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一点儿江湖经验都没有。

    他这般胡来其实也就算了,无论是什么结果,自己负责便是,然而他好死不死,却还带着我师父最为宝贝的孙女陶陶,这事儿就有点棘手了。

    当然,我心中虽然抱怨,不过却不能不管,一来陶陶是我师父最疼爱的孙女,我得保证她的安全,二来这萧克明可是小颜师妹二哥的儿子,说起来,他既是我的小师弟,也是我的内侄。

    有这两层关系在,我也不得不帮他擦屁股。

    在山林中一路行走,林齐鸣和朱雪婷除了看管这四个玄武门的帮众,还不断地查验痕迹,果然瞧见有活动的迹象,而且就在不久之前。

    如此进了林中,又翻越了几个山梁,马不停蹄人不歇息,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算是进了深山,我在队伍的后面押着,心中正想着许多事情,突然听到队伍前面传来了林齐鸣的警告:“停止前进,那谁,罗一驰对吧,你上前去看一下,躺倒在草丛里面的那个人什么情况!”

    有人?

    我拍了一下朱雪婷的肩膀,让她照应着其余的家伙,走到前面来,瞧见在左侧方的十米处,果然有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卧在荆棘丛中,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我走过来的时候,那被点到名的矮个儿还是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后面躲,不情愿地说道:“大兄弟,别啊,我在这里面,是身手最弱的一个,要是有什么变故,我可应付不来!”

    林齐鸣入了宗教局许久,自然懂得跟这种江湖混子打交道,伸出一把黑化处理的匕首,顶在了他的后背上,冷冷地说道:“让你去就去,费什么话儿?没看到那是一个死人么?”

    被这般逼着,那矮个儿不情不愿地往前走去,口中还嘀咕着说道:“就是死人,我才害怕了,要是活人,还要你说?”

    这边相距不远,他很快就到了草丛边,小心翼翼地伸出脚,将那俯卧在里面的家伙给掀起来,借着月光一看,仿佛瞧见了什么恐怖之事,一声大叫之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哀嚎了起来。

    我们瞧见那被掀翻过来的人一动也不动,便围了上去,瞧见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还没有等我仔细瞧,那一晚上都不怎么说话的络腮胡突然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道:“马老六!马老六,你咋死在这儿了啊,这是咋回事咧?”

    他哭哭啼啼,在林中传得格外瘆人,我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瞧见这具尸体颇有些古怪,一张脸惨白如薄纸,面无血色,身子淡薄,双眼之下的地方一片乌黑,很不对劲儿。

    旁边的林齐鸣也瞧出来了,走上前想要看个仔细,结果那络腮胡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怒气冲冲地喊道:“他都被你们的人给杀了,还想干嘛?”

    瞧他这激动的情绪,显然跟这马老六关系不错,我问矮个儿咋回事,他告诉我,马老六是他们门中一个比较不错的头目,身手不错,也参与了今天的行动,没想到居然死在了这里。我点头,示意了一下林齐鸣,林齐鸣一把推开络腮胡,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匕首插入那尸体的胸口,往下一划拉,这才抬头对我说道:“老大,你过来看!”

    我走过去,瞧见他弄出来的这道伤口处并没有血流出来,而是一种黏稠的黄色组织液。

    即便是尸体,也不可能没有血。

    旁边的人也被这情况给吓到了,不敢再阻拦林齐鸣,而他则将尸体再翻过去,瞧见在脖子下的右肩上,有一个拳头大的伤口,白肉翻滚,仿佛是咬伤。

    这个人,是被活活吸血而死的。

    瞧见这般的情形,我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我没有让林齐鸣继续勘测,而是赶着那矮个儿继续带路。

    有着刚才的那死人阴霾,队伍的气氛显得十分沉闷,然而没走几里路,我们又发现了几具类似的尸体,凌乱散布,经过玄武门这几个帮众的确认,都是他们的同门,也都是参与追击我小师弟的家伙。

    这几个家伙的脸色有点难看了,觉得我小师弟出手太过于毒辣,而我在想着刚才遇到的那两头僵尸。

    难道它们也参与在了其中?

    正在我们互相猜疑的时候,前面的林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惊叫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