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六十一章 我非无名小卒

第六十一章 我非无名小卒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银姬宫主需要在湖畔此处安抚一众狂野猛兽,无可取代,抽身不得。故而需要有人领队,前往密林之中,将被鲁道夫、德古拉伯爵等人撕裂的空间裂缝给封印住。这绝对是一件危险至极的事情,要晓得林子深处不但有来自西方光明会的一众神秘高手,而且还有无数潜伏在密林之中,以及从空间裂缝跨空而来的恐怖异种。

    正是因为感知到林中存在着太多的恐怖气息。银姬宫主方才会对身为天下十大的北疆王说出那般丧气的话语,然而北疆王却根本毫无畏惧,执意领队而出,一番话语说得让人心中动容,我怎么可能不一同前往呢?

    人便是这样,很容易给气氛给感染,尽管我晓得这并不是一场属于我的战斗,小白狐儿的寒毒已解,我不远万里来到这天山神池宫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倘若是腹黑一些,我转身离去,方才是最明智的选择;然而人之所以为人,终究还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人性,北疆王一直都是我所尊敬的长辈。无论是在黄河石林,还是在这天山祖峰,都是他带着我一路走过,今天他要赴险,我怎么能够不鞍前马后的追随?

    没有北疆王,说不定一直等到小白狐儿冻死,我们都找不到这神池宫的入口在哪儿。

    人总是需要感恩的。故而当他一声招呼,我便挺身而出,与我一同的,还有阿史那将军、迦叶队长和走马队的二十名精锐兄弟,除此之外,银姬宫主身边的四位长老也一同随行。

    这些人代表着神池宫中除了三位绝顶人物之外,最强大的力量,有着他们随行,多少也有了一些保障。

    就在我即将就要出发之时。从冰城那儿出现了一道白线,快得宛若一道烟,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却是精神焕发的小白狐儿,她咬着嘴唇说道:“哥哥。既然是要去险地,怎么能够丢下我?”

    小白狐儿执意要随行,我也没有阻拦,因为我晓得身为洪荒遗种,真正成长起来的她未必会比我们将要面对的那些恐怖存在差许多,她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太过于年幼,虽说此刻的小白狐儿长得如同十六七岁的人类少女,但是在九尾妖狐漫长的岁月之中,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婴孩而已,没有充足的发育时间,所以方才没有表现出太强势的能力来。

    然而洪荒遗种就是洪荒遗种,她也有着足够凭恃的强大实力,在这样的战场中,反而比我们更加能够如鱼得水一些。

    不过当我跃上斩杀了岩鹰的福灵豹身上之后,那畜生却对于小白狐儿有一种天然的畏惧,不知道是因为小白狐儿隐隐超然的气息,还是已然认天山神姬为主,不敢让她靠近自己,时间紧急,小白狐儿也没有强求,而是随着北疆王同行,至于骑着福灵豹的我,则用作先遣游骑兵,前去探察那空间裂缝的地带。

    纵身跃上了福灵豹身上,那畜生拉风的一声嘶吼,将周遭的猛兽吓得一阵后退,天生王者的它骄傲地腾身于空中,盘旋了两周,方才朝着林中飞去,而地上的北疆王和阿史那将军,以及四名神池宫长老,则化作了三股箭头,分别朝蛇窟、虎啸野和野人林的方向飞奔而去。

    在这三处险地之中,蛇窟长蛇蔓延,虎啸野猛兽横行,唯有野人林最是诡异,因为空间裂缝越晚封印,神池宫的空间构架就越容易崩溃,所以并不能步步为营,稳妥为之,北疆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野人林,我自然随他而走,而阿史那将军和迦叶队长则带队前往蛇窟,四大长老前往虎啸野,各自为战,相互驰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敌人在暗我在明,所以越是如此,我越是焦急,不断地催促着福灵豹加快速度,朝着那号角升起的地方冲锋而去。

    此时此刻,龙在田不过就是个可悲的丧家之犬,真正让人愤恨的,是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西方人,我摸着自己身上那还未愈合、麻麻痒痒的伤痕,心中无尽的战意,将身子低伏着,而只爱我的催促之下,福灵豹也是用上了吃奶的劲儿,先是陡然冲上了罡风凛冽的高空,接着就像导弹一般,朝着地上俯冲而去,整得就像是要直接撞到地上去了一般。

    嗖……

    这一声就像是利箭破空,我的心脏都有些要停止了,而就在离地十米的时候,那畜生违反物理常规的陡然停在了半空,巨大的下坠力拉得我浑身都疼,而就在这时,我瞧见那一道号角声从我身下的树林中传了出来,呜呜作响,我目光稍微一扫量,立刻瞧见在一颗树冠上面,有一个身穿锁子甲的冠名大骑士正在骑在树杈上面,鼓着腮帮子吹动着黑色牛角。

    这人是谁来着?暴风还是深渊,又或者其他的骑士?

    我对西方人的脸孔有些脸盲,当下也是来不及仔细观察,原本还想停留在豹身之上,此刻却也不再紧紧抓着它的脖子,而是顺着这一股冲势,飞身一跃,将树上的那个家伙给一扑,从树上直接砸落到了地上来。

    因为我们反应得实在是太过于迅速,潜伏在密林之中的敌人直以为我们还在为那些兽潮而奔波拼命,并没有想到我们会直接杀将过来,更没有想到袭击会从天而降,即便是这有着头衔的圆桌骑士,也都没有反应过来——事实上连我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福灵豹那畜生的速度,当我扑向树冠,抱着这大骑士一同跌落林间的时候,那一刻我都有一种也要跟着死去的恐惧。

    不过我终究还是占据了主动,往下跌落的时候,死死制住了这个拼死反击的家伙,让他落在了下面当垫背,重重砸落林间。

    轰!

    没有一点道理可讲,被我偷袭的这个大骑士空有一身本事,练就的还是那比金钟罩铁布衫还要高明的锤炼肉体之法,却是这么一击给打蒙了,直接在林地间砸出了一个凹坑来,就在他气血翻腾之间,我扬起偌大的拳头,恶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砰!

    左脸,右脸;右脸,左脸!……

    这大骑士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手段,将自己的肉体锤炼得坚硬如石头,我一拳下去,自己的指骨都有些疼痛,来不及抽出小宝剑,当下也是左边一下,右边一下,这样的组合足足持续了十几回合,这才感觉到身下那具狂暴的身体已然失去了反抗,这才低头一看,却见这人脑袋被我打成了狗脑袋,一对眼珠子都给我捶得脱离了眼眶,十分可怖。

    直到此刻,我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左右一看,却见周遭都是灰背长尾的恶狼,放眼望去一丛一丛,像是秋天待收割的麦子,不过我刚才可能是太暴戾了,使得这些以凶残着称的畜生都不由得夹起了尾巴,在远处静静围观着,不敢上前而来。

    我顾不得满手的鲜血和脑浆,将手指放在口中吹了一个唿哨,那福灵豹便如兽中王者一般地冲入了狼群之中,落在我跟前,脑袋低伏,让我上前而去。

    用同样的方法,我在最短的时间内,再次抓到了两个躲在林中吹号角的家伙,其中一个是位大骑士,而另外一人,则是神池宫的长老李茂,后者的实力其实非常厉害,而去在我冲下来的那一刻,便已然发现了我,不过从福灵豹身上俯冲而下的我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没瞧清楚我朝他挥过来的拳头上面,居然还握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小宝剑,一下子右手齐肘而断,结果后面被我以最凶猛的方式,给直接结果了性命。

    一直到死,李长老都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脸色,他没有想到身为神池宫长老的自己,竟然会以这样一种屈辱的方式,当自己全身手脚的筋骨都被我挑断的时候,他望着旁边双眼冒着绿光的兽群,以及缓慢收起了凶器的我,咬牙说道:“老夫怎么可能,死在你这样的无名小辈手上?”

    我拍了拍旁边趴在地上的福灵豹,翻身而上,然后平静地说道:“我并不是无名小辈,茅山首徒,黑手双城陈志程,便是在下;这个名字,你出去一打听就知道,很有名的——不多杀死你的并不是我,而是这些……”

    我回手指向了周围这些流着口涎的凶猛兽群,冷然说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既然请别人来了,总得管饭不是?”

    这话儿说完,我一拍福灵豹脖颈上面的软肉,腾身飞起,留下被无数猛兽扑上前去撕咬的李长老,哀嚎不断。

    当三处的号角相继停歇了之后,藏在林子里的其他敌人终于意识到有人已经开始针对了他们,不但再次发出声音,我循着最近一处消失的号角声追了过去,刚刚落在林中,翻身下了福灵豹,我立刻感觉到如芒在背,心中凛然,晓得自己应该是被那个德古拉伯爵给盯上了。

    同一条沟里面,我能够栽倒两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