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十四章 一生难有一笑

第十四章 一生难有一笑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虎毒不食子。

    看着被我刨出来的这具尸体面容模糊,已经有大半腐烂,但是却能够看得出来一个大概的模样来,而围观的众人则发出了巨大的惊讶和议论声,我便晓得她便是董老二夫妇的亲娘了。虎虽凶猛,尚且不吃虎崽,然而这人却连生自己、养自己的亲娘都能够杀害,当真是连畜生都不如,瞧见这具面容依稀可见的尸体,李老板激动地对我说道:“对,就是她,我梦里面的那个老太太,就是她!”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沉声说道:“将瓷罐之上的阴灵给直接抹除,这事儿对我来说其实很简单,而之所以要连夜跑几百公里的路程到这个地方来,我只不过是想要查验一下,它所表达的冤屈,到底是什么,为何会这般执着?然而我实在没有想到,天底下竟然会有这般的事情,难怪老太太不愿意魂归地府呢。”

    我与李老板说着话,而那具尸体一被挖出来,董老二夫妇便被指指点点,又羞又恼,突然间,那妇人往地上一滚,哭嚎着说道:“哎哟,我的老娘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不是好好地在城里头待着的么,怎么就跑来死到我家树下面了?哦,我晓得了,一定是你们两个搞的鬼,你们故意杀了我家老娘,然后埋在这里,事后又跑过来诬告我们俩夫妻——你这挨千刀的哦,我的老娘哟……”

    她这一撒泼打滚,顿时将场中的声音给一下子就遮盖住了,满场子都只能够听到她扯着嗓子嚎叫的话语来。

    不过倘若先前他们喊得话还算挺有煽动力的话,现在那董老太的尸体被活生生地刨出来之后,大家伙儿便差不多明白到底是什么事儿了,农村人见识或许并不算多,但是同样都是人,别人又不蠢,借锄头给我的那位旱烟老兄看着这对夫妇,冷声笑道:“董老二,柳红妹,你们两公婆平日里对自家老娘又打又骂,还总是不给饭吃,这事儿村子里的人谁不曾晓得?村委会还给你们家协调了两次,我说怎么好端端的你大哥就来接人走了,连面都没露一下,原来你们竟然做了这种畜生行径!”

    柳红妹指着旱烟老兄骂道:“你血口喷人,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们杀的人?就凭这?”

    先前被称呼为拐子罗的瘸腿老伯也愤然说道:“董老二,你的良心当真是瞎咯!你娘虽然是个半瘫子,不过没瘫的时候,那可是全村最勤快的人呢,你爹死得早,她起早贪黑的,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你和老大养大,结果老大跑出去打工,从此没了音讯,你娘是为了给你讨上媳妇,去采石场背石头弄成这副模样的,你这狗日的不但不懂得感恩,居然,居然……”

    这事儿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在素重孝道的农村里面,听着就让人咬牙切齿,何况还是在眼前发生的呢?

    那妇人柳红妹却并不管旁人怎么看的,继续撒泼开骂,还怂恿着自家男人过来打我们,然而被无数骂声包围的那董老二突然眼皮子一跳,脸上肌肉扭曲,抬手就朝着柳红妹的脸上“啪、啪”来了两个大耳刮子,柳红妹自从嫁过来之后,哪里受过这待遇,顿时就嚎啕大哭起来,指着董老二骂道:“董老二,你个狗日的,乌龟王八蛋,你竟然敢打老娘,我不活了……”

    她冲上去对董老二又抓又咬,而董老二却是一脚将她给踹到了地上,气愤至极地骂道:“你还说个几把,要不是你天天在老子耳边怂恿,我他妈的能干出这畜生不如的事情来么?老子这回要偿命了,先弄死你这个败家娘们!”

    被打了的柳红妹毫不示弱地骂回去道:“这老乞婆不死,留在这里浪费粮食么?你狗日的就知道打牌,家里面什么都不顾,这老的、小的,不都是我在操持?”

    她说这话儿,旁人去笑了:“什么是你操持的,你这婆娘又馋又懒,何时干过活儿?照顾你家老娘,还有这些个家务活儿,生火做饭什么的,不都是你家小床单干的么?”

    这两人狗咬狗,一嘴毛,不过言语之间却也将杀人动机和主导等事儿给讲明白了,我不再与这村夫蠢妇多加纠缠,问了村子围观的人家谁有电话,帮忙报一下警,将这事儿给交到上面处理去。这时有个戴着帽子的中年人走出来,说他是当地的村支书,现在就打电话到乡派出所去报案,一听到这话,原本还在殴打老婆的董老二顿时就急了,朝着院墙边窜去,一个不留意,人就翻墙跑开了去。

    虽说这事儿那妇人柳红妹是主谋,但董老二才是杀人的凶手,大家纷纷呼喝,说不要让这人给跑了,村支书也指挥着一帮年轻人过去围追堵截。

    不过这事儿在我眼皮子底下,自然是不可能发生的,小白狐儿脚尖一点,轻松越过了院墙,然后没多时,董老二像张面口袋一般地被甩到了院子里面来,鼻青脸肿,一股蛮横之气早已被弄得消散不见。

    那村支书和众人瞧见小白狐儿一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有这般的力气和手段,都不由得刮目相看,也晓得我们是真正有本事之人。

    让人将这两恶夫妇给直接绑在了桃花树下之后,村支书过来邀我们去村委会坐一下,我摇头拒绝了,看着即将露出来的一角朝阳,叫来李老板,让他将瓷罐给放在了董老太尸体之前,接着打量着她额头上面的伤口,念了一段“祝香神咒”,接着轻轻叹道:“老太太,你这不孝儿子,我定然会让法律给他们制裁,希望你能够瞑目,早日魂归地府,再无牵挂……”

    似乎听到了我的话语,那瓷罐在没有任何力量的作用下,就开始微微地抖动起来,就好像是人在点头。

    接着我开始念起了超度亡魂的经文来,诸般仪式和祭品都不用,只是默默地祝福亡者,生魂得以慰藉,如此良久,我终于感觉到那瓷罐之上有一缕意识在往上面升出,我下意识地眯眼瞧去,却终于瞧见一个满面凄苦的老太太,朝着我小心翼翼地磕了一个头,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儿笑容来,接着开始朝着上方飘了过去,慢慢的、慢慢的不见踪影。

    这当然只是幻觉,意识之中的景象,不过我心中一片静谧,想起这妇人一生辛苦,脊梁被那生活的重担压得难以承担,相比未必会有多少真心的笑容,然而此刻,她终于笑了出来,想来也是解脱了,得享极乐。

    感受着这远去的生魂阴灵,我陡然之间,似有顿悟,却又难以琢磨,此刻却听到有人惊喜地喊道:“她笑了,董奶奶笑了……”

    我睁开眼睛来,低头一看,却见那具已然开始腐烂的尸体脸上,居然生生地咧开了嘴儿,露出牙齿,笑得灿烂。

    逝者已矣,如此也算不错。

    那尸体停留在场中,气味着实有些难闻,所以我在超度完了亡魂之后,倒也没有留在院子里,早饭是在那个瘸腿老伯的家里吃的,他瞧见我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故而十分热情,虽说稀饭馒头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但是情谊珍贵,我便给他推拿梳理了一下身体,并且留了一个道家药方,给他调理身体。

    因为是大案,乡上派出所的民警同志很快就赶到了村子,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调查,董老二、柳红妹夫妇对杀害自己亲娘的事实供认不讳,倒也用不着我多费唇舌,也不用将那工作证拿出来狐假虎威一番,在做过了笔录之后,我们准备离开,李老板问我们是不是要一起回开封,我摇头,说算了。

    我们本身就是行走天下,并没有特别的去处,此刻既然已经到了豫南,那便随缘,接着往下走便是了,小白狐儿跟我说附近有卧龙岗,听说是当年诸葛武侯的住处,吵着要过去看呢。

    张老板晓得我们这种“高人”向来都是居无定所,也不强求,将被我抹去血污的瓷罐放回了车上,奉上一千元的酬金,与我依依惜别之后,开车扬长而去。

    我与小白狐儿步行离开,走了几里地,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看了小白狐儿一眼,她转身,从后面的草丛之中抓出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来,我仔细一看,却是先前在董老二屋子里露了一面的那小孩儿。

    大人犯事,最无辜的便是孩子,瞧见这小孩儿浑不畏惧地看着我,我不由得笑了,慈声说道:“孩子,你这是干嘛?”

    那少年答道:“我要跟着你一起走。”

    我奇怪地问道:“我将你爹你娘送到了监狱里去,你不恨我?”

    少年摇头道:“我干嘛要恨?我是捡来的孩子,他们又不是我亲爹亲娘,整日支使我放牛干活,连学都没得上,家里面最疼我的只有奶奶,可是她还被那对狗男女给杀死了,这样的家里我没法待了,我看你挺有本事的,我就跟着你了。”

    我感觉好笑,问他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董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