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七十章 丧服男女

第七十章 丧服男女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得小白狐儿的提醒,我抬头看去,透过漫天蹦跶的蝗虫,果然瞧见了张良馗、张良旭两人的身影。

    不过他们两人并不是自由行走,而是被反绑住了双手,给人押着,跌跌撞撞前行。瞧见这副场面,我们顿时就惊呆了,要晓得张家兄弟可是跟着努尔一起去了野鸭岛里,跟市局的人联络,并且准备跟市局救援的大部队协同工作,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儿,而且还给人抓住了呢?我们这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则更担心努尔,不知道他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押着张家兄弟的是一队与黑狗他们同样打扮的家伙,足有十几人,押着他们,也是朝着大汶流海堡方向走去,几个性情比较急躁的组员,比如张大明白的人看到,便准备冲上前去了,而这时我和徐淡定则双双出手,拦下众人,徐淡定看了我一眼,而我则沉声说道:“人肯定是要救的,不过事情有点诡异,大家都要小心一点,我们从旁边摸过去,突然行动,免得张家兄弟被人挟持着,造成僵局。”

    众人点头,表示明白,于是我们迎着噼里啪啦打在脸上的蝗虫,朝着道路两侧潜了过去。

    道路两旁是田地,里面应该种得有粮食,这些植物连叶带根,全部都给陡然爆发出来的蝗灾给啃了个干净,倒也遮掩不住什么,不过有着这漫山遍野的蝗群在,那些人专心赶路,倒也没有发现旁边突然多了这么一群人。我们跟在这队伍的后面,小心翼翼,一直等待着机会,身手比较自信的我、徐淡定、张大明白和小白狐儿离对方甚至只有十几米,这样的距离,几乎一个箭步,就能够冲到跟前去。

    不过即便如此,为了张家兄弟二人的性命着想,我们依旧还是按捺着性子,不作动弹,免得对手眼疾手快,即便是不拿他们的性命为威胁我们,就是一刀将两人了结了,也是我终身的遗憾。

    而且能够从努尔的手上将修为并不算弱的张家兄弟给抓到手上,这一队人里面,一定藏着有高手在。

    要晓得以张家兄弟修炼至今的金钟罩铁布衫,这样的横练功夫刀枪斧钺都破不得防,倘若不是内劲到达一定巅峰程度的高手,哪里能够拿得住他们?

    跟辍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这队人马果然是精锐,行进的速度也很快,只可惜张家兄弟似乎受了点伤,一路踉踉跄跄,又因为那些蝗虫不断地朝着人的脖子下面钻,扑得人脸上到处都是,使得速度被拖延了一些。我找到徐淡定,跟他商量,说我跟小白狐儿潜到这队伍的前头,与敌交手,而让他负责保护张家兄弟,一定不要让他们有所闪失,至于其余人,则在后面衔尾追击,尽量将这些人给拿下。

    之所以有这样的计划,是因为跟了这么一路,发现这十四人中或许有几个不错的高手,但是绝对没有风魔、弥勒这种一锤定音的顶级人物。

    简单的交流过后,我和小白狐儿开始绕着圈子,快速前进,接着埋伏在了队伍前进的路上,整个人趴在浅窝子里,将呼吸放缓,接着那些蝗虫很快就将我们给盖满了,我强忍着这种叮咬攀抓的麻痒,低头看着前面那一队行走的家伙,默默计算着——一百米、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近了,很近了!

    突然间,正在扬着鞭子,恶狠狠抽打张家兄弟的一个女人突然栽倒在地,接着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张良馗的身旁。

    那黑影是徐淡定的本命鬼灵,此刻是白天,尽管天气阴沉得能凝出水来,而且漫天蝗虫遮掩,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徐淡定公然亮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其实还是冒着极大风险的,不过为了自己亲如兄弟的组员,当下也是顾不了这么多了。我瞧见徐淡定在短期之内护住了张家兄弟,顿时就从潜伏之处豁然冲出,脚尖一蹬,一个箭步冲向了七八米外的队伍过去,手中的长剑猛然前伸,横斩而往。

    而就在我出剑的同时,小白狐儿也是亮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她一上来就直接显现出了法身,将身后修炼出来的四条尾巴罡气陡然亮起,朝着敌方的中路砸落而去。

    这一战,我们不得不拼,因为赢了,张家兄弟就能得救,而输了,他们可能就完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张世界,不能再有人损失了!

    凶猛的剑势笼罩住了对方前方的三人,这些人反应倒也迅速,立刻抽出了手中的武器来,当头一个是把大砍刀,而另外两个,一人一把短铁矛,而另外一人竟然是一把机关弩。这样的组合远近攻击都合时宜,战斗力自然也是格外强悍,不过我却是一上来就将自己的战斗状态攀升到了极致,而且也占了这有心打无心的便宜,一剑凶猛横扫对方手中的大刀,猛然一绞,却是把这人握刀的手给斩落了下来。

    一招得手,饱饮鲜血的长剑立刻在空中闪烁红芒,紧接着我的手开始热了,连消带打,一连闪开了两支弩箭,接着陡然跳在了空中,长剑下斩,将那个丢刀的家伙头颅枭下。

    匹夫一怒则杀人,这般凶猛的状态让对手大为诧异,然而真正让前面这队人崩溃的则是小白狐儿这无脑蛮横的突击,被她那四条罡气犁过的土地一片触目惊心,而与此同时,则有三人给直接拍飞了出去,一人还翻滚着爬了起来,而另外两人则直接躺倒在地,了无声息,虽然不知道是死是活,但是很快这两个家伙就被密集的蝗虫给层层累积,迅速遮掩。

    我们的突然出现使得对方意识到我们是冲着他们的俘虏而来,不过当我将那耍大刀的男子一剑枭首,立刻有人大声喊道:“格老大死了,格老大死了!”

    那汉子似乎是这些人的头儿,领导一死,而又受到这般凶猛攻击,首尾相夹,对方顿时就惊恐不已,竟然一哄而散,朝着四周快步跑开而去。

    我们的作战目的并不是尽歼对方,而是要将张家兄弟给救出来,于是我并没有去追击这些逃开的家伙,而是朝着队伍的中段跑去。当我快步冲到张家兄弟两人的前面来时,却见徐淡定此刻已经赶到了,正在跟两个准备灭口的家伙相斗。徐淡定这家伙与人交手的风格偏于绵软,暗中藏着杀机,倒与张大明白有着鲜明对比,不过此刻出手却也颇为狠辣,剑剑直指要害,三两下,便有一人倒地,痛苦嚎叫起来。

    我冲到了徐淡定旁边,朝着小白狐儿大声招呼一声,让她护住张家兄弟,而我则越过徐淡定,朝着后排那些家伙杀去,而那些人的准备时间似乎更长一些,瞧见我们的大部队杀气腾腾的衔尾追来,除了刚才杀过来的那两个家伙之外,也都朝着两边跑开,一头朝着蝗群之中扎去。

    对手的匆忙逃散,使得我们并不能有太多的战果,逃了大半,不过却是将张家兄弟给救了下来,我顾不得追击事宜,冲到了两人面前,大声喊道:“你们怎么被擒住了,努尔呢?”

    瞧见来人却是我们,张家兄弟也激动不已,张良馗拉着我的胳膊说道:“老大,我们被伏击了!原来野鸭岛里面的民居那儿,居然藏着敌人的精锐,其中更有先前逃走的风魔,我们力战不敌,都受了伤,结果被人给擒拿下来了,而梁队长则跟风魔拼了起来,在瞧见事情没有办法挽回的情况下,一边打一边退,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我们被擒住之后,那些人说事情既然已经败露,就准备将我们给押走——咳咳……”

    他说到一半,突然一阵剧烈咳嗽,我这时方才发现他身上除了触目惊心的鞭痕之外,左胸和右脚都有血淋淋的口子,而那些家伙居然连包扎一下都不给,就让他们流着血走到了现在……

    瞧完张良馗,又见张良旭身上的伤势更重,几乎都摇摇欲坠了,我一把扶住了良旭,紧张地问道:“你们两个伤势怎么样?”

    张良旭苦笑着说道:“我被一个蒙轻纱的老娘们破了气门,横练功夫毁了大半,又受了重伤,恐怕是不行了……”

    他说得如此丧气,我当即给他打气,大声说道:“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要振作,为了你哥,也为了你!”我大声说着话,这时布鱼上前过来,将他搀了起来,而我则低下身子去,揪起一个受伤的家伙来,准备审问,结果发现这人的口中竟然溢出了黑血,早已死去。

    我赶忙查看其余几人,要么战死,要么直接服毒而死了。

    这么狠厉?

    我一阵心惊,而就在此刻,从乌央乌央的蝗群之中,突然又出现了九个黑影,竟然缓缓地走了过来。

    是刚才逃走的那些人么?

    我抬头看去,结果瞧见这九个家伙有男有女,跟刚才那些人并不是一样的打扮,反而是穿着素净的丧服……

    等等,丧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