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苗疆道事 > 第五十五章 大队来袭

第五十五章 大队来袭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倏然而出的身影虽然瘦小,然而棍势却恢弘庞大,一旦舞出,便是漫天的棍影,呼呼而生,将那中邪附身的张快给拦在了半中间。

    来者搏击腾踔疾奔,轻利倏忽,一根棍影简直牵引了漫天星光,却是先前陷落于盗洞之中的胖妞。

    这小猴儿个人不大,但是将金陵于大师赠送给它的法器拿在手中,那棍环注入罡气,顿时就是一股宛如实质的棍气喷薄而出,张快没想到半路杀出这么一个恐怖的小家伙,一时间竟然被那棍子追着敲打,顿时就有“砰砰”的金铁之声,从他的胳膊、手臂上面传来。

    胖妞仿佛不是在和一个人类在战斗,而是跟一大坨生铁。

    不过这又如何,这小猴子就像小人书里面的齐天大圣,一棍在手,简直就没有停下过,三两下,竟然将索命亡魂一般的张快给逼得节节后退。

    胖妞如此给力,我怎么能够落下太多,当下也是一个翻身爬起,手拿宝剑,朝着这家伙再次扑了上去。我气势虽足,但毕竟不如张快,无论是敏捷还是力量,都差得有些远,只能够在旁边帮衬,反而是胖妞以一己之力,力扛住了张快。

    张快的双眼里间,有红芒闪耀,一边笨拙地抵挡,一边朝着我沉呼道:“把临仙遣策给我,给我……”

    孙老师如此忌惮对方,必然是有其道理的,倘若真的让它得到那魔简,两相交叠,只怕这附近就真的是再无宁日了,这般一想,我也只有咬着牙,拼死向前。

    我不给,那张快就变得失望起来,朝着我遗憾地说道:“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本来应该同气连枝的,然而你这般作态,实在让我很为难啊,魔尊,你还是再入轮回吧——恕我无礼了……”

    张快讲着让我丈二摸不着头脑的话语,突然之间,那头发竟然根根竖起,接着一双眼睛宛如太阳,爆发出灼热的光芒来。

    当张快爆发的那一刹那,我已经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然而那浅浅的眼皮依旧挡不住这耀眼的光芒,我感觉到眼前一片白茫茫,整个脑海都被一阵光亮照耀,一双眼睛似乎就要爆炸一般,然而就在此时,我却能够感觉到我身前的胖妞突然往前一站,身子微微一抖,一股磅礴的气息从它那痴肥而短小的躯体中,猛然散发出来。

    魔猿莫睁三只眼,否则天下便无光。

    我眼前的整个天际似乎在那一刻重回黑暗,我感觉到胖妞似乎在跟张快斗成了一团,而耳边则听到张快一阵惊诧的喊声:“天啊,你这个老狐狸,竟然还安排了护法?”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咬牙,强行将泪水模糊的眼睛给睁开来,瞧见胖妞先前的那头魔猿黑影此刻正附着在了它的身上,一道黑色的光华从它的额头喷涌而出,洒落在了张快的身上。

    先前胖妞对付集云社的凶徒,这道黑色光华被唤作冥火,能够将人的神魂燃烧殆尽,然而它的对手却并非易与之辈,但见张快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印,朝前一拍,那黑色冥火洒落一半,便仿佛遇到了一处无形的气墙,再难前行半步。

    一击不成,胖妞一个跟斗,落在了我身旁,作护卫状。

    这个小家伙也就到我的腿肚子高,然而身上幻化的黑影却有三米,宛若巨人,而再加上于大师给它精心炼制的地罡棍,简直就是一头让人胆颤的魔猿。

    不过它虽凶狠,但是此刻的张快却并不是人,双手一收,脸色狰狞地朝我喊道:“把魔简还给我,他不属于你!”

    我当时也有些吓傻了,没有回话,而胖妞则撅着屁股,毫不客气地朝他一声大吼:“嗷……”

    这吼叫是一种挑衅,张快晓得了我的决心,一咬牙,准备在上,突然这时枪声大作,噼里啪啦,他中弹了,身子一阵抖,好多血口咕嘟冒出。我和他几乎是同时朝着枪源瞧去,只见我们的来路那儿,出现了十几个黑影子,其中前面五六个,正蹲身在地,毫不犹豫地朝着这儿开枪。

    子弹从枪口射出,在夜空中发出了亮黄色的枪焰,看着是那么的美丽。

    张快又中了几枪,不过他却似乎并无大碍,只是没有再留下来的打算,恶狠狠地打量了一下我,接着脚步一动,便宛如猎豹一样,双手双脚着地,朝着双包丘的山坳子上面飞奔而走去。

    他快得就像一阵风,在夜里简直就是一串黑影相连,别说子弹,就连目光都难以捕捉。

    跟这样强大的对手较劲,我已经是倾尽了全力,根本就没有追逐的余力,而是和胖妞一起,朝着这一伙新来的人看去。

    我首先瞧见了刚才一个人撒腿飞奔而走的小鲁,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幸运了,并没有遇到张快的拦截,反而是让他找到了大部队,将援兵带向了这儿来,此刻见我一副防备的模样,出声大喊,让我放轻松。

    事实上,当小鲁一出现,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如同浸透了山西老陈醋,酸得我牙齿都要掉了。

    张知青过来扶我,并且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旁边宛若凶神的胖妞,一双眼睛瞪得跟牛眼睛一般大了。

    这一晚上,张知青已经经历了无数闻所未闻的事情,心脏本来已经无比坚强,然而胖妞这个他自认为十分熟悉的无害小猴儿,竟然还有这么牛逼凶厉的一面,这让他开始有些怀疑自个儿的人生起来。

    然而胖妞脸上虽凶,但是对这个老熟人倒也没有太多的警戒,咧嘴笑了一下,一摇晃身子,背后的黑影便开始朝着它的天灵盖收了进去——这小家伙,竟然也能收放自如了。

    胖妞额头上面的那只眼睛也闭了上来,然而张知青还是被胖妞这嗜血的一笑,给吓得腿软,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边。

    他本来是过来扶我的,结果自己却倒了下去。

    当小鲁带着大部队赶到跟前来的时候,戴巧姐也从角落处艰难地爬了过来,她胸口中了一掌,那中邪附魔的张快掌力凶悍,但却用错了地方,有了缓冲,戴巧姐倒也没有收到太多的伤害,一阵昏迷过后,又艰难地爬了过来。

    瞧见现场一片的狼藉和尸体,还有我们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伤,特别是我,一身湿漉漉,身上溅满了自己的、别人的鲜血,这情况让他脸沉似水。

    申重关心自己人的安危,但是程老却更关心自己的科研成果,瞧见这双包丘之间竟然垮塌除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脸顿时就黑了,左右一看,抓着张知青的胸口,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知青能知道什么?他这一夜的前半程都在赶路,而后面半程,则是孙老师暴起射击,然后在无尽地等待之后,原本潜入盗洞中的我湿淋淋从林子间钻了出来,接着有打不死的人将两个同伴咬死……

    他不知道,而且整个人的情绪已经陷入了恐惧的边缘,不过戴巧姐却晓得一些,讲述三两句之后,开始把问题抛向了我。

    从头到尾,整个事情救我最清楚不过。

    因为我经历了所有的生死。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这里来,我看了申重一眼,然后开始讲述起进入盗洞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来,这所有的一切,我就打算隐瞒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我有可能在育魔池的时候被利苍附过身;第二件,就是我在溪中清洗身体的时候,被魔简上面的字给耀花了双眼。

    魔简上面浮现出来的那个复杂到极致的符文,我隐隐感觉对我似乎有着很大的好处,也将是一个天大的麻烦,所以我决定隐藏在心中。

    然而还没有等我讲到出得那盗洞的时候,旁边负责警戒的战士突然朝着远处一声厉喝:“是谁?站住!”

    我们回过头去,瞧见有一个佝偻的身影从黑暗处慢慢地走了过来,来人举起双手,缓慢靠近,接着手电筒的照耀,我们瞧见那人竟然是消失已久的孙老师。

    听着我的讲述,程老的脸一直都沉着的,而当他瞧见孙老师返回,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三两步走上前去,与老友紧紧拥抱。

    他们是朋友,铁杆的交情,自然最是关心对方的情况,瞧见孙老师行走踉跄,立刻慌了神,上前询问。

    孙老师跟程老说了两句,然后顾不得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来,伸出手,一脸寒霜地说道:“现在把东西叫出来吧,立刻,马上!”

    我在讲述的过程中,有意省略了魔简在我手上的事情,而经过孙老师的这一提醒,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我晓得此事既然孙老师晓得了,那么就瞒不住,我也无意占为己有,于是从怀中将玉简拿出,递给了申重。

    申重拿在手里,还没有仔细打量,程老便从他手中抢了过来,而孙老师也过来,两人齐力将这玉简打开。

    然而这玩意一展开来,两人瞧了一眼,脸上却露出了仿佛见到鬼一样的表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