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动物园 > 第六百零五十五章 三足鸟和长生药

第六百零五十五章 三足鸟和长生药

作者:银色纪念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鸟!”朴正义看见脑袋上顶着一撮红毛,嘴尖有一抹艳红色的朱鹮,神情微微一震,含着压缩饼干,含混不清的说道。

    说的依旧是韩语,虽然苏铭没听懂,但他有不瞎,朴正义的神情明显有异常。

    朱鹮,国家一类保护动物,濒危野生动物,不懂行的人看见,会赞叹于它独特艳丽的外表,懂行的人,会惊诧于自己发现了野生朱鹮……但无论如何,都不该是朴正义刚才的表情,那种表情,就跟见了鬼似的。

    正常人看见白犀牛、东北虎,会跟见了鬼似的吗?显然不会,除非看到的,是一头霸王龙,或者神龙……对,朴正义刚才一瞬间的表情,就是像看到一头只有在传说中才会有的怪兽。

    不对劲,一只朱鹮而已。

    苏铭不动声色的瞄了小朱鹮一眼,暗中发出一道精神力给小朱鹮。

    小朱鹮现在越来越像个野鸭子了,走起路来都扭着屁股一摇三晃的,晃晃悠悠的从苏铭身边经过,好像被朴正义身边散落的压缩饼干渣滓所吸引,靠近朴正义。

    果然,朴正义连吃东西都顾不上了,下意识生出手,就要去抱朱鹮。

    眼看着就要抓住朱鹮,另外一只手忽然凭空出现,抢先一步把朱鹮抱在怀里。

    “小红别乱跑。”苏铭搂着怀里的朱鹮笑呵呵的说。

    朴正义的手僵在原地,怔怔的笑了笑,好像对于不经允许冒犯救命恩人的财产表示抱歉一般,然后一边吃东西,一边偷眼瞄苏铭怀里的朱鹮。

    苏铭只是浑然不觉对面男人的眼神,小朱鹮在他怀里翻过来覆过去的,似乎要找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躺着,苏铭很随意拨弄着它肚子上的绒毛,看似不经意中,露出了小朱鹮肚子上的第三条腿。

    每次看见朱鹮肚子上的第三条腿,朴正义的眼皮子都会忍不住的狂跳一下。

    太像了!

    难道传说是真的?真的有三足火鸟的存在?

    可是传说中的三足火鸟为什么只有这么丁点大,看起来完全人畜无害的样子?这么点大个小家伙,是怎么干掉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的?

    居然还和一个人类非常亲近?

    看见眼前这头小小鸟似乎正是家族传说里的‘生物’,朴正义实在是忍不住了,喝了一口水,清清嗓子,假装用不太熟悉的汉语开口:“谢谢您救了我。”

    “不客气。”苏铭呵呵一声,终于还是开口了。看来自己怀里的朱鹮,对这家伙的吸引力很大啊,大到足够让他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开口说中文。

    朴正义的眼睛里明明都快长出钩子来了,死盯着朱鹮,摆明了就是对这只小鸟感兴趣,苏铭却假装什么都没看懂,淡淡的应了一句之后,就一句话不说了,即没有表现出半点好奇,问朴正义的来历,更没有主动寻问朴正义为什么对朱鹮好奇。

    反正他不急,朴正义不说,他绝对不先开口,看谁能忍得住。

    有些冷场。

    朴正义的心思飞快的转动着。

    如果换一个情况,他有很多办法把这只火鸟弄到手,哪怕干掉眼前这个年轻人也在所不惜。

    可现在不行,跟他一起来的手下死了个一干二净,他自己的身体也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连枪支都被对方‘没收’了,没有任何武力依仗。

    和对方一起来的那条大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有着丰富野外生存经验的朴正义,看人很准,对于危险的生物,有一种近乎动物的明锐直觉。

    何况,他现在一头雾水,这只鸟,到底是不是火鸟?从哪来的?和家族的传说,又有什么关系?……一大堆迷惑,都无从解答,只能依靠面前这个年轻人。

    唯一的希望可能就在眼前,朴正义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忍不住先开口问:“苏先生,可以把您怀里的这只红色小鸟给我看看吗?”

    苏铭笑了笑,没直接回答他,不经意的朝不远处的林子里扫了一眼。

    和他一起来的几个人,就死在林子里,刚才苏猛挖了个坑,把那几个人埋了。

    “咳……”朴正义咳嗽两声,一群外国人,带着武器,出现在人迹罕至的秦岭深处,身受重伤,这无论如何也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很显然,这根本不好解释,朴正义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苏先生,虽然很年轻,但并不好骗,普通的游客也绝对不会深入到秦岭里,这两人也不像是普通的野外生存爱好者。

    他们来这里,显然也是有其目的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但一个人的善恶也并非完全看不出来,朴正义多年来从事的行业,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如果没有毒辣的目光,连人都看不懂,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苏铭不是个普通的人,可也不是恶人,或者说,其实朴正义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并不会去无端的伤害他人。

    但他并不能确定苏铭到底是什么来头,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他还必须有所保留。

    稍稍思索,说:“我的侄子,一个非常聪明的男孩子,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疾病,根据我家族的记载,秦岭中或许有能医治他的药物,于是我雇佣了这些人,和我一起进秦岭寻找……”

    朴正义没说假话,但也没把真话说完。一个为了拯救家族唯一男丁的伯父,带着一群雇佣来的手下,在山里遇到大群动物的故事。

    而不是偷猎的故事。

    “犰狳……”苏铭差点笑出来,那两熊猫还真有一套,居然想出来让犰狳挡子弹?犰狳这种小东西的确是偷猎者的噩梦,步枪子弹还好点,普通的手枪子弹和来福枪面对犰狳,还不如用棍子打好使,近距离朝犰狳开枪,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几个人身上的伤口,看上去就是他们自己所用的枪造成的……苏铭一开始还以为对反内部出现火并了。

    能用枪的人,都不会是普通老百姓,双方心知肚明,朴正义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一步了,苏铭点点头,把朱鹮递给朴正义。

    “你说的能治疗疾病的药物,就是这只朱鹮?”苏铭奇怪的问,怎么治?蒸了吃还是烤着吃?

    “不不,并不是用它治疗疾病,而是和这只鸟相关。”朴正义接过朱鹮小红,摸了摸它腹部的第三条腿,眼睛一亮。

    果然,和家族传说中的一模一样,三条腿的朱鹮……或者说,一只长得很像朱鹮,三条腿的怪鸟!

    如山一般长生药,服之可长生,肉白骨,活死人,延年益寿;从天而降的火鸟,撕碎了全副武装的士兵,以人为食……

    传说中支离破碎的片段凭凑在一起,在朴正义脑海中存成了一副有些玄幻或者说恐怖的画面。

    奇怪的是,刚才还老老实实的小朱鹮,离开苏铭,到了朴正义手里之后,忽然变得很不安起来,焦躁的扭动着身体,肚子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挣扎着想要从朴正义怀里爬出来。

    朴正义抱着朱鹮的手下意识的用了点力,这下顿时激怒了这个小家伙,扑棱着翅膀,用略带弧度的尖尖长喙对朴正义的手臂狠狠的啄了下去。

    朱鹮的长喙犹如钢锥,猝不及防之下,朴正义手臂顿时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流如注。

    小朱鹮‘脱困而出’,很是凶恶的冲着朴正义叫了两声,显得很暴躁的样子,叫声如同金石崩裂,非常的刺耳。

    连苏铭都没想到,一路上都挺乖巧的朱鹮小红,居然会这么凶猛。

    严格来说,是凶残。苏铭很少见到动物幼崽有这么强的攻击性,就连小鳄鱼、小狼,在不饿的时候,都不会这么严重的伤害人类。

    “回来!”眼看着朱鹮又要去咬朴正义,苏铭一把抓住它的翅膀,和拎小鸡似的抓回来。

    小朱鹮被苏铭抓住,顿时就老实了,一脸无辜。

    朴正义受了伤却浑然不觉,反而露出炙热的神情的,盯着朱鹮,声音有些颤抖的问:“请问,您是在哪里发现这只火鸟的?”

    “你先止血吧。”苏铭随手摸了一卷纱布抛给朴正义,也不知道朱鹮长鸟喙上有没细菌,会不会感染。

    “一点小伤,没有关系。”朴正义浑然不觉,“苏先生,这对我很重要!”

    苏铭瞄了一眼他的伤口,小朱鹮那一口不是开玩笑的,伤口都快见骨头了,也不知道这么个小家伙怎么下嘴那么狠,不及时包扎治疗,光是流血就能要了一个大活人的命。

    显然,在朴正义看来,朱鹮的来历,可能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

    “这小家伙是我在来的路上遇到的,父母大概死了,它还不会捕食,无家可归,我就带着它一起上路了。苏猛,你去给他包扎一下伤口,找点消炎止血的药。”前一句是对朴正义说的,后一句是对苏猛说的。

    苏猛刚从背后拿下背包,不等找到止血药,忽然猛地抬起头,望向不远处树林的方向,瞳孔微微的眯了起来,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

    “什么人?出来!”苏铭也察觉到了林子里动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