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2110章 二十五步

第2110章 二十五步

作者:实验小白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110章二十五步

    继刹澜杀出军潮后,水烛妖、镜像宝神猪以及血冥,在短短半天时间里相继脱生,从血色杀场走进海域仙境,接受神秘声音的指引,踏着珊瑚大道,走向了不同的仙岛。

    第七天,人族队伍里的‘修罗’梵天率先杀出。

    第八天,恶鬼族大皇子迪亚斯、魅魔族大公主阿康亚麻,以及海神族的天屠,成功完成了血色考验,闯出了杀戮战场。

    至此,雾海战斗已经持续了八天之久,一个接一个的强者陨落在了千万战场,无论战死、累死,还是自我放弃,无论是死的凄凉、死的不甘,还是杀戮了几万十几万的部队,总归最终都丧命在了那片无边的死亡战场。

    在死亡面前,一切努力都会凋零,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千万级的战场,无边无际的战乱,连绵不绝的冲击,对任何一个武者而言绝对都是最残酷的考验,小战斗小混乱可以凭借幸运欺骗死神,可以凭借侥幸获得的重生,但随着战场的延续,随着时间的推移,‘幸运’两个字会逐渐被命运抛弃,完完全全靠实力去杀拼。

    宛若巨浪淘沙,层层叠叠的洗礼,最终清除了所有的杂质,留下纯金。

    第八天之后,阿道夫等强者相继穿透战场,出现在了仙境。

    黄金古族、至尊魔族,展现了真正的底蕴和实力,全部成功逃生,但曾经昌盛的队伍真正来到这里的寥寥无几,他们的队伍被打散,他们的同伴丧命,他们同样身负重伤,有的只有皇子孤零零一个,最多也就两三个守护着。

    此外,另有两位大魔、一支魔族‘五魔组’队伍,四位妖圣海兽、两位海域武圣,两支人族尖兵部队,完成考验,闯入仙境海域。

    再然后……妮雅、凶间之主、荒海歌姬、裴萨队伍等等,全部穿过了战场,留下后方成片的死尸和血色汪洋。

    这是一场‘尖兵’与‘数量’的极致比拼,数百强者的连番冲杀,生生屠杀了上百万,可以算是空前绝后的浩瀚战绩,也可以称得上是近代史上最惨烈的屠杀。再次展示了‘巅峰力量’对于‘数量’的碾压。但诸多强者的陨落,也同样反证着‘蚁多咬死象’在武者世界并非绝对不存在,数百强者的陨落就是最好的佐证。

    唐焱在第十天走出了杀场,而唐宸早在三天前离开,率先挺进海域仙境。

    在离开之前,他在战场到处活动,祭出黑缸吸收了所有可以吸收的至尊魔血。

    “请。”似真如幻的声音再起,一条珊瑚大道出现在唐焱的脚下。

    “故弄玄虚,你们又想玩什么花招?”唐焱无惧,踏上珊瑚大道,提着烈魔刀,走向了仙境深处,血魂树不断逸散着血气,滋养烈魔刀上的裂缝,试图能在某一天全面愈合。

    四周海域静谧无声,没有再回应他的轻语。

    唐焱迈步向前,观察着沿途的风景。

    秀丽、纯净、安宁,自然不必多言,偶尔经过一些小岛,上面仙物缭绕,绿海繁花,美不胜收,还有灵动的仙鹤灵鸟翩跹,也有灵兽林间欢跃、小龟海边酣睡。

    一景一幕,宛若仙境,更似画卷。

    美的那么醉人,美的那么虚幻,整个人的心灵都像是被净化了。

    “幻境吗?”唐焱眉心浮现‘卍’印,全身披上金光,烘托一份庄严,更清洗着自身意识,清理着双眸视觉,可左右观察后,发现仙境般的景象竟然都是真实的,那里仙鹤灵兽等生命也都是真实的存在。

    走在珊瑚大道上,澄澈蔚蓝的海面,偶尔还会看到鱼群在遨游,看到唯美的水母在自由飘浮,还会看到形形色色的海兽,都非常安静、非常的欢快,在纯净的海水里面活的很轻快。

    这里真的像是个神秘又纯净的世界,完全隔离在血色遗落战界之外的神秘空间。

    “蓝天……白云……”唐焱仰望天空,忽然有些失神,进入遗落战界这些年来,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蓝色的天空,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纯净,蓝的那么浩瀚、蓝的那么深邃,蓝的那么安宁。

    “妖女,出来聊聊?这就是你们万古死坑?”唐焱保持着警惕,不曾松懈。

    海域宁静,始终没有回应。

    唐焱走了不久,忽然在右侧数十里外的一座大型仙岛上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确切的说应该是魔威,那里像是盘踞着一个大魔,再往前走段路,在一座相对遥远的仙岛上面也察觉到了一股气息,很强烈,应该属于妖族。

    “每座大型仙岛封住了一个幸存者?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又想把我引到哪里?”唐焱没有贸然行动,继续循着珊瑚大道向前走着。

    珊瑚大道蜿蜒曲折,引领着唐焱向前向前再向前,不知道走了多久,直让他走的没了脾气,珊瑚大道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座大型仙岛,上面森林如海,绿波滔滔,更有千丈神峰挺拔耸立,偶见灵鸟绕它盘旋。

    一切都很安静,一切却又很诡异。

    处处都是美景,却又处处惹人心疑。

    “到底搞什么鬼?既然三族强者全部闯了进来,你们不干脆出手解决,玩什么神秘?”

    “一人一个岛,把我们当宠物养起来?”

    “妮雅在哪?”

    “唐宸去了哪里?”

    唐焱呼喊,还是没有回应。他在岛上游荡,没有因为美景而放松,可来来回回转来转去,几乎转变了岛屿的每个角落,除了繁华美景、幽邃山林,以及没有什么威胁的动物,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

    唐焱不敢放松,持续警惕,可始终没有收获,他站在岛屿,咆哮汪洋:“请我过来,到底为了什么?给我出来!”

    汪洋沉静,声音更像是泥牛入海,迅速消失,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视线所及,遥远的海域,另有几座类似的巨型仙岛,隐约能够感受到上面的气息,自己的呼喊和反抗却并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

    “我没时间跟你消磨。”唐焱握紧烈魔刀,冷哼一声径自离开仙岛,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踏出岛屿的瞬间,一股无法言语的胸闷感猛然袭来,直让他头晕目眩差点昏厥倒下。

    “怎么回事?”唐焱警觉,也迅速回神退回岛屿,胸闷感立刻消失,好像之前仅为幻觉,再次尝试着迈出右脚踏出岛屿,胸闷感觉再次‘暴’现,极度猛烈,仿佛心脏被铁锤狠狠轰了一锤,又被铁锁链死死缠住。

    唐焱诧异,强行忍住痛苦,右脚不断前伸,轻轻点在海面,胸闷的感觉更为强烈,且越发难受。好像满是荆棘的铁锤一下接一下的轰击着心脏,越来越猛烈,越来越残忍,打的心脏血肉模糊,几乎要无法给全身供血。

    “什么情况?中毒了?”唐焱尝试着双脚全部踏出岛屿的时候,心脏的剧痛之间,隐隐出现了凄凉的感觉,就好像突然间感觉特别孤独,特别的无助。

    “佛印!佛心!守护自我!”唐焱咬牙默念佛经,试图压下奇怪的感情懵懂,可越是向前,凄凉感越是加剧,同时剧痛和烦闷的感觉也越是强烈。

    唐焱呼吸急促,头晕目眩,胸口的烦闷剧痛让他不住的弯腰。

    一步,两步,三步……十步之后……

    一种怨恶的情感开始涌动,配合着痛苦和凄凉,让他情绪极为烦躁,这些年来承受的委屈和遭受的折磨,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一一浮现,消极的方面被无限放大,他开始恨、开始怨,甚至于仇恨身边的亲人朋友。

    唐焱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眉宇含煞,冷冷盯着前方海域。

    发生了什么?

    到底怎么了?

    唐焱回望海岛,再看海域,片刻之后,再次向前,一步艰难着一步的迈进,剧痛和负面情绪不曾减弱,反而越发强烈。他像是头受伤的野兽,背负着一座巨山,痛苦的面色青紫、痛苦的双眼发红,颤抖着双腿、佝偻着腰背,他倔强着、挣扎着,不断向前,每前进一步,都像是榨干了力气,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开始侵袭,从内心最深处涌出,又像全身扩散。

    “哇啊。”唐焱突然咆哮,像是囚困的野兽发出痛苦的嘶吼,血红的双眼在用力的颤动着,似乎处于崩溃的边缘。

    他竭尽所能迈出了第二十五步,但终究还是无力向前,颓然之下,一步一步退回到了海岛上。

    仅仅一瞬间,心境一片清明,胸闷、烦躁、凄凉、怨恨等等情绪完全消失,干干净净。如果不是唐焱全身被汗水打湿,气喘吁吁的像是大病一场,他还以为是做了场梦。

    “妖女,你又想玩什么?把我当玩具?”唐焱瘫坐在沙滩上,虚弱的喘着粗气。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以自己实力、自己的意志,竟然完全无力抵抗,短短二十五步就在无奈中妥协放弃。

    恍惚之中竟有种与天道抗衡的艰难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