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神风暴 > 第765章 小娃李毅

第765章 小娃李毅

作者:实验小白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焱端坐银皇天雕高速掠过雪山高空,速度之快像是道撕裂云层的闪电,且非常的流畅平稳,一举一动,一升一旋,若行云流水,在夜幕下、在雪山间,异常的神骏英武。

    怪不得那么多人想拥有这么一头坐骑。

    雪山深处,六翼紫鳞蟒盘踞的山谷,蜿蜒曲折的里面,血迹和尸体已经被泼洒的积雪层层掩埋,连那口两人高的大锅都有大半被覆盖,只剩很少的部分露在雪面。

    大锅里面的情景也已回复平静,不同于最初时的霞光万道,也不同于初始的血液翻滚,一切都平静的不能再平静,汇聚全村人的血液全部失去了光泽,被寒冷的温度冰封,乍一看去,就像是冻着一锅的淡红色水。

    但是从今天正午开始,沉寂冰封的血水里面开始传出一道碎裂的声音,惊醒了沉睡的六翼紫鳞蟒。

    从正午到傍晚,直至现在的深夜,碎裂越来越频繁,已经延伸到冰层的表面,还有黯淡无光的大锅。

    六翼紫鳞蟒强行把大锅敲碎,释放出了冰封在里面的李毅。

    如同破茧重生,浑身不着片缕,肌肤莹白如玉,透着浅淡的红晕,连体形都像是回缩了些,四五岁的年龄,看似只有两三岁的身体。

    他就那么蜷缩着躺在雪地上,就像刚刚出生的婴儿。

    六翼紫鳞蟒探不出李毅的虚实,不清楚其心性有没有变化,便带着他回到山谷深处,蜷曲着守护起来。

    深夜,唐焱乘坐银皇天雕破空而来。

    天雕突然一声清啸,若金石铿锵,展露出森森杀意,双翼冰龙,飚射的身躯陡然间折转直下,钢铁利爪朝着山谷的鳞蟒当头扣了下来。

    嗷吼!!

    “银皇天雕?!”六翼紫鳞蟒悚然惊动,霎时间,嘶啸声潮震动山群,巨型身躯盎然而起,奴役狂风闪电引爆了雪潮,让整座山谷都为之沸腾。

    本身则疾速震动羽翼,朝着远处飞顿。

    雕与蟒,本属天敌!

    彼此刚刚碰面,便不由自主的激发出了杀意,怒目而视,愤然出击,恨不得撕碎了对方,吞肉纳魂。

    “六翼紫鳞蟒,你活腻歪了!撕了它!”坠落山谷的唐焱忽然发出声怒吼,放任银皇天雕扑杀六翼紫鳞蟒。

    因为狂风卷席之下,积雪全部升天飞扬,他竟然看到了满村僵硬的尸骸,还有碎裂的冰冻血块。

    “你回来了?”六翼紫鳞蟒一怔,就是这么个细微的空挡,银皇天雕破空而至,像是翻转的炮弹,狠狠轰了下来,尖锐的利爪精准的扣在它的身后,刺破坚韧的鳞甲,差点洞穿。

    嗷吼,鳞蟒惨叫,狂野的挣扎,粗壮巨硕的身躯死死缠绕住银皇天雕的身躯,它力量恐怖,疯狂反抗,脑袋上的尖角爆出密集的电芒,引动高空乌云积聚。

    唐焱落到地上,看着李子戈等人冰封的尸体,一股怒气直窜脑门,恶狠狠地怒视着六翼鳞蟒:“我让你守护石村,你竟然把他们全部残害!!真当我不会回来了?杀!!”

    “我没……”六翼鳞蟒刚要解释,银皇天雕撕扯着它庞大的身体冲向高空,那里乌云涌动,雷电成片,更有大量的飓风席卷而起,这全部都是鳞蟒疯狂之下展露的武技。但是……银皇天雕乃三阶妖尊,足足压制它一个境界,而且还是天敌克星。

    轰隆隆!

    天幕雷群暴动,银皇天雕霸道凶残,在雷群里面肆虐冲击,傲啸展露凶威,不断地撕扯着六翼鳞蟒雄壮的身躯,羽翼像是钢刃,不断地挥动着,撕裂着缠绕在身体的蟒身。

    雕蟒争雄,天敌之战,惨烈血腥,雕鸣蟒啸,声声刺耳悲壮,场面极为凶残野蛮,触目惊心,不断有鳞片和血肉飘洒下来,而狂风和雷电的肆虐,也让山谷陷入动荡。

    唐焱在雪堆里面搜寻着李毅的身影。

    只要小家伙留着口气,应该能有机会救星。

    按照维多利亚的情报,接受圣人传承的人很可能就是李子戈的小娃李毅,当年的妖圣食龙鳅同样会重现人间!

    唐焱要的就是这个,是食龙鳅!

    即便无法亲身得到掌控,也要尽可能的交好,成为将来的一个绝强助力!

    食龙鳅,食龙鳅,单纯名字就能想象的出来,它简直就是龙族的克星,可以帮助自己更好地激发妖灵脉里面的烛龙威力!

    “……叔叔……”一声稚嫩又虚弱的呼唤在山谷深处扭曲的角落里传出来,唐焱循声望去,一个全身没有半点遮掩的小娃娃正蜷缩着身体,颤微微的坐在雪堆里,定定的看着自己。

    双眸空洞苍白,黯淡无光,在积雪与月光的倒影下,有些诡异,更有些哀怜。

    “李毅?”唐焱精神一振,闪身冲过去,招呼件棉袍把他用力包裹起来:“你怎么样了?”

    “……叔叔……”李毅很虚弱,精神很恍惚,只是那么定定的看着他,表情茫然又隐现着几分痛楚。

    “我没有杀害石村的村民!”高空突然传来一声痛苦又急切的惨叫,还有几分惊恐,六翼紫鳞蟒终于得到机会,嘶哑着咆哮:“石村全村村民自己割断动脉,用鲜血为李毅洗礼,他们全部都是自杀的,是我一直在守护着李毅……啊……”

    伴着声惨叫,焦急的嘶吼戛然而止,六翼紫鳞蟒庞硕的身体从高空坠落,轰的声巨响,砸落在山谷里面,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滚刀和荆棘摧残了一阵,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地方幸存,全部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

    鲜血染红雪地,惨不忍睹。

    银皇天雕本性凶残,赤恩镇挑战唐焱的时候只是没有准备,直接被一棺材轰晕,这一刻就像是发泄自己的郁闷,把怒火全部洒在六翼鳞蟒身上。

    一声尖啸,扑空而下,猛的一吸,要把半昏迷的六翼紫鳞蟒吞进腹腔。

    “等等!”唐焱制止了银皇天雕,正要询问李毅,小娃娃却脑袋一歪,晕死在唐焱的怀里。

    银皇天雕也就迟疑了那么一分,唐焱鼻息冷哼,舌绽金芒,霸道佛光化作嘶吼的雄狮,朝着天空猛扑而上,狮吼声波横扫山谷,厚厚的积雪全部化作雪粉,四散飘舞。

    “今天只是教训,不要再忤逆我的命令。”唐焱的眼神泛着稍许冷意,警告着银皇天雕。

    银皇天雕仰天嘶啸,在高空一阵疾速翻腾搏击,压制体内怒火,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捕杀六翼紫鳞蟒。

    六翼紫鳞蟒坠落在唐焱不远处,奄奄一息,一只眼睛都被银皇天雕给残忍的撕掉,另一只独眼充满着怨恨,更有惊惧。

    唐焱边探查着李毅的状况:“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六翼紫鳞蟒虚弱的道:“你在走后的第二天,这小娃就倒下了,一连昏迷了十天十夜,村民们都束手无策。第十一天,这小娃醒了,但是言谈举止有些怪异,还说出了一番更为怪异的话。”

    “什么样的话?”

    “死之极致为生,只有毁灭方能心生。他意图断绝整个契约族的传承,让契约一族走向毁灭,在这毁灭之中,独留一人存活,名为新生。”

    “什么意思?““他想要用全村的鲜血为自己洗礼,用全体村民的死亡刺激尘封的精神力,催使觉醒圣人的传承。”

    唐焱看着怀里睡的安详的李毅,眉头慢慢皱了起来。维多利亚说的没错,圣人李病的传承在这一代觉醒了,还是在这个小娃娃身上。

    但是……觉醒的是传承,还是圣人的残魂,现在的李毅究竟是李毅本人,还是一具被李病占据了身体的躯壳?

    唐焱并没有为石村感到什么伤感,村民们浑浑噩噩三千年,保守欺凌三千年,忍受屈辱三千年,无论是精神还是血脉都已经沦为废人,活着其实就是煎熬,就是承受着命运的摧残,能够用自己的血脉促成祖先的重生,他们毫无怨言。

    站在他们的层面,这是为族群的二次崛起而鲜血,可以是说求之不得,期待已久。

    倒是李毅只是个四五岁的孩子,会不会这么理解?会不会心生怨恨?性情会不会出现扭曲?

    唐焱从黄金锁里面招出些杂乱的小灵源液,交给了虚弱的六翼紫鳞蟒,让它恢复下状态。

    正在这时候,山谷里呼啸回荡的劲风送来了一声飘忽不定的吼啸声,像是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引起唐焱的警觉。再然后,另外的方位也随着劲风送来了嘶吼声,在山谷里面来回的飘荡。

    ps:感恩书友‘鬼娃娃’、‘李亮’、‘a125766’的慷慨打赏,兄弟们这几天忒给力了,目前为止,我们距离‘千万总额’只剩寥寥三十万币。半年时间,如此骄人战绩,小鼠由衷感谢各位的奉献与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