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末日边缘 > 第1284章 引线

第1284章 引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胡子给刮个干净之后,镜子中的那个男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容貌。他的五官线条笔直、强硬。纵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要往前一站,他的存在感便强烈得让人无法忽视。在他的身上,人们会嗅到铁和血的味道,他是一个不容易屈服的人,也同样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

    毕竟能够像他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地贯彻自己的信念,并将之付诸行动的人已经少之又少。

    坚持,也是成功的一种品质。

    他已经为此坚持了数十年,更不会在这个时候放弃,特别还是看到了希望的时候。

    门打开,阿尔斯泰的管家送来一套衣服。是套军装,熨烫得十分平整。从他的眼睛里,老管家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很满意,他低头,以比和阿尔斯泰说话更恭敬的语气道:“先生,老爷在餐厅等你。”

    眼前这个男人,值得他毕恭毕敬。

    莫比特点了点头:“我这就去。”

    一句简短的话之后,便再没有多余的言语。他沉默地换上衣服,再看镜中,那个从军队里走出来的联邦总统又回来了。

    然而他的脸上没有半分笑容。

    他只是告诫自己,即便有机会复出,也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因为他已经输不起,所以他必须比任何人都小心。

    推开餐厅的门时,莫比特就闻到了各种香味混合在一起的气味,他肚子咕咕叫起来。这再正常不过,要知道在生化槽里虽然每天都注射着营养液。可那东西毕竟不是真正的食物,而人是要吃东西的,所以听到肚子叫,莫比特反而觉得欣慰。会饿,说明他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快来,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你喜欢吃的东西。”阿尔斯泰在餐桌边招呼道,这条长方型的餐桌,主位设在正中的位置。可胖子却坐在左侧的椅子上,显然要把主位让出来。

    莫比特没有推辞,大步走至主位坐下。桌上食物琳琅满目,用银盘盛装,从摆盘到装饰无不考究。哪怕是一道再寻常不过的蔬菜沙拉,也极其讲究颜色的搭配,让人看着赏心悦目,食指大动。

    “你看,这是芝士焗蜗牛,我知道每次你都要吃上一大盘。”阿尔斯泰介绍道:“还有这青葵鳜鱼汤,你得尝一尝,新鲜美味。”

    把桌上的菜介绍了一通后,阿尔斯泰才坐下来,胖脸堆砌出满溢的笑容,看得莫比特一阵恍惚。

    他拿起餐刀和银叉,先吃下一块烤得金黄的羊排,再喝上一口红酒。然后安静地看向阿尔斯泰道:“或许我们该先谈谈复出的事。”

    “好吧,是这样的。”阿尔斯泰喝了一口鱼汤,用餐巾擦了擦嘴巴说:“之前我一直和你说时候末到,那是因为阿兰掌握了主动。他已经代替你接管了整个联邦,接管了总统大权。纵使你我都知道他是冒牌货,可没有实质的证据,即便你跳出来指认他,也未必见得有效果。”

    “他完全可以通过控制媒体的舆论,指黑为白,反过来对付你。所以我才要你不断忍耐,不过现在,你无须忍耐了。”

    “哦,怎么?”

    阿尔斯泰喝了一口红酒道:“因为最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例如呢?”

    “例如有人潜进了你的住所,并从里面带出来一些关于阿兰的资料。”阿尔斯泰眨了下眼睛说:“从总统住所被入侵之后,阿兰就责令卡普罗前往星际前线,要把温莎贝洛召回的动作看来。恐怕他怀疑,或者肯定潜入住所的人就是贪狼元帅。哪怕卡普罗间接地证明了温莎贝洛人在前线,可目前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表明,在总统住所被侵入时,我们的元帅大人正呆在前线上。因此,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这件事是温莎贝洛做的,那么她肯定对阿兰这个总统身份有所怀疑。因为在前不久,星际防线受到尼尔姆人的舰队袭击,敌方舰队似乎对天狼星的布置了若指掌。用精准的战术行动,一次性破坏了三座前线基地,让天狼星损失严重。”

    莫比特哼了声:“这么说来,你们一手栽培起来的傀儡已经和尼尔姆人眉来眼去了?”

    “我承认,光隐会在此之前和尼尔姆人方面有过一些资源互通方面的行动。阿兰大概是通过那次动作留下来的联络方式搭上了尼尔姆人这条线,实不相瞒,现在我们组织的高级成员死伤惨重。其中一名代号为a的高级成员被秘密杀死,我亲自去看过现场,找到了尼尔姆人专用机甲的残骸碎片。所以再怎么不愿相信也好,恐怕阿兰为了自己的野心,已经越过了身为人类的底线,将关于前线的部署泄露了出去,才导致了天狼星的基地受到袭击。”

    “你们挺能干,培养出这么一个家伙。”莫比特冷嘲热讽地说。

    阿尔斯泰苦笑道:“在此之前,谁能料到一个替身,竟然能干出这么多事来。”

    “那是你们太自负了,而事实上,往往推动历史车轮的大多数是那些原先不起眼的人物。”莫比特心念如电,阿尔斯泰说得不多,可凭借胖子提及的几件事,已经足够他把这些事串到一起,形成一个大致的轮廓:“这么看来,是天狼星的基地被袭,让温莎贝洛怀疑到阿兰的头上,才有了侵入总统住所的行动。有人替她做掩饰吧,要不然以她那么敏感的身份,很难不留下痕迹。”

    阿尔斯泰轻声道:“在总统依据被侵入那天,现今贝思柯德的家主罗迪先生邀请了我们冒牌总统见面。”

    “哦,那我倒不奇怪。”莫比特说:“温莎贝洛和贝思柯德关系密切,罗迪会替她掩饰也在情理之中。”

    “没错,而且我刚才也说了,阿兰丢了些东西。现在这些东西据我所知正在罗迪的手上,那是一些电子信息,里面的内容直指阿兰为我们组织服务的事实。”

    莫比特眼睛亮了起来:“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利用这些材料向公众证明阿兰是个冒牌货,到时候再由我重新接手总统事务。”

    “大致是这样,不过这件事说来简单,处理起来十分复杂,所以你还得多些耐心,绝不可能是一两天内能够办成的事。”

    莫比特哼了声说:“我在你那狗屁地下室里已经呆得快霉,那么久我都已经忍耐过来,现在再忍忍又算得了什么。不过你最好把详细的计划告诉我,否则我如何和你合作。”

    阿尔斯泰苦笑道:“把你关在地下室那叫迫不得已,老朋友,你得知道万一让人现莫比特还没死。而且就在阿尔斯泰的房子底下,老天,阿兰和文森特会第一时间干掉我的。”

    他说的是事实,莫比特也无从争辩,只是沉默地看了胖子一眼。

    阿尔斯泰继续道:“详细的计划在这里和你说不清,我只能大致地说一说。我在贝思柯德那里也有些眼线,大概在罗迪得到证据的几天后,我也才得知这个消息。事实上,罗迪在得到那些材料之后也很头痛。因为揭阿兰的话,那么他这个冒牌总统就得下台,这个时候利益最大的不是他们贵族,而是由旧党支持的另一位总统候选人雷洛。那么做完这一切,贵族得到的只是扳倒一个冒牌总统,却捧起了旧党的代言人,对他们而言这根本就是亏本的买卖。”

    “可如果不揭,照阿兰之前所做的种种来看,联邦只会和贵族彻底闹翻,那么吃亏的依旧会是贵族。”

    阿尔斯泰摇头道:“最后我们的罗迪先生只能将此事暗中通告了三大豪门,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是如何考量的。不过现在,以三大豪门为,贵族方面再次提出和阿兰谈判的要求。我猜,那份材料将会作为谈判的重要资本。”

    “那你的计划是?”

    阿尔斯泰说:“罗迪头痛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却是不值一提的事。他担心的是揭冒牌总统之后,由雷洛出任,天知道旧党会做出什么事来。如果新总统有卡普罗在背后操纵,恐怕情况比现在还要再糟糕几分。可如果他知道你还没死的话,那么事情就不一样了。揭了阿兰之后,完全可以支持你复出。当然,前提是你得给贵族那边一些承诺。简单说来,就是重修旧好。”

    “要知道踢开贵族的引线是你埋下的,只是按照你的计划,这条引线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就点燃。所以现在,由你来拿掉这条引线,不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吗。同时,这也可以让贵族那边看到你的诚意。”

    莫比特点头说:“听上去这个计划还可以,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和罗迪见个面。我想,这事得赶在贵族和阿兰谈判之前吧?”

    “的确如此。”阿尔斯泰道:“距离谈判之日还有些时日,你刚从生化槽里出来,这两天先恢复下身体机能吧。至于具体的见面时间,等敲定下来后我会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