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河梦想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牺牲!

第一百三十九章 牺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陈飞扬终于赶到。∈♀

    羽蒙行冷冷地瞧着他,从刚才的那一剑,他也看出来对方是一位强敌。

    “石榴……你去照顾一下张克农。”

    陈飞扬放下了石榴,眼皮垂下——张克农的伤势极重,只不过是靠着一口气硬撑着罢了,在陈飞扬赶到之后,他已经瘫软在地上,眼中的光也开始涣散。

    石榴像小鹿一样奔到张克农身边,徒劳地想要遮住张克农的伤口,取出补血丹要喂他。

    “不……不用浪费丹药了……”

    张克农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气。

    “你……你去帮学长。”

    他举起手,远远地指着羽蒙行,浑身却突然僵硬!

    “张克农!”

    死亡,就是来得这么突兀。

    陈飞扬低下了头,愤怒在他胸口蔓延;石榴跪倒在地,眼泪滂沱。

    他们都知道,张克农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张克农对石榴的情意,陈飞扬看得出来,石榴当然也能够感觉得到。可惜,在这生死的战场之上,他连临终遗言都没来得及讲完,连这份最纯净单纯的感情,甚至都来不及传达!

    石榴含着眼泪,咬一咬牙,飞身而起,衣袖挥动,十几把飞刀急射而出,在空中顿挫变幻。

    “聒噪!”

    羽蒙行怒喝一声,双翅鼓起,只听叮叮当当声响,

    银色小刀就像是鱼鳞一样四溅,石榴闷哼一声,被反震之力所伤,嘴角再度溢出血丝。

    “石榴,你不要出手了,这里交给我!”

    陈飞扬的长剑一圈,化为重重幻影,拦住了羽蒙行。

    “就凭你?”

    羽蒙行冷笑,双爪连环撕出,陈飞扬不住跳闪腾挪,避开他凶恶的攻击。地面被撕裂,树木被粉碎,在他们战团中央,各种碎屑飞舞,随着气流的变化,不断旋转,就像是围绕在行星外圈的星屑光环一样!

    “羽皇星少主,也不过如此!”

    百忙之中,陈飞扬低垂眉毛,挑衅着羽蒙行。

    “找死!”

    连续的攻击未能将像之前对付张克农石榴一样将陈飞扬击倒,羽蒙行也是极为愤怒。他大声呼喝,右臂陡然肿胀起来,变成了紫红色,筋脉突出,肌肉膨胀,每一次甩动都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即使只是打中了空气,也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鞭痕!

    “气血凝聚!妖族秘法!”

    “变化妖身的进一步发挥!”

    陈飞扬的剑尖指东打西,幻化成一片光雾,即使在最恶劣的情况之下,仍然是见缝插针的反击!

    两人翻翻滚滚都作一团,暴烈的气息四散,不远处的树木倒伏,大地开裂,空气中充满了如同闷雷一般的响声。

    石榴就算是想帮忙,也根本插不进手去!

    “人类,终究只是孱弱的身躯!”

    “你想跟妖族中的王者血脉对战,就要有死亡的觉悟!”

    羽蒙行的嘶吼声,震裂天地。

    “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我。在他变化妖身之后,就算是十三星气关高手,也未必能接下他凌厉一击!”

    陈飞扬面色微变,羽蒙行巨大的右臂挥动,带出刀割一般的气流,让他的脸颊刺痛。

    但愤怒给了他无限的勇气,只要瞧见张克农身上淋漓的鲜血,陈飞扬就只觉得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爆炸一样。

    “羽蒙行,就算你今天拥有了妖王的实力,我也不会让你离开!”

    “我要用你的血,为我的同伴复仇!”

    陈飞扬咬了咬牙,剑法越来越紧。

    从登上暴风行星,他就一直在反复练习着枯燥的上古九剑,这九剑,不像是古剑十九式一样华丽而充满艺术气息,仿若舞蹈,也不像粒子振动剑波一般,拥有无穷的变化和新鲜感。

    只是单调的一刺,一抹,一撩,一削……

    但配合着古剑派心法,这简单的剑招,却拥有一种古奥的韵味和力量。

    “一千次,一万次的练习,让我的剑法已经突破了瓶颈,虽然仍然只是最普通的招式,却融合进了我所能理解的所有剑法底蕴。”

    “在这种时候,给我发挥出努力修炼的成果吧!”

    “我……要为张克农复仇!”

    陈飞扬的面色苍白,肩膀上沾着殷红的血迹,他身形纵跃灵活,如同猿猴一般,在羽蒙行密不透风的双爪之中穿行,奋不顾身地向着这位妖族少主发动凌厉的攻击!

    嗤!

    嗤!

    嗤!

    剑越来越快,攻击越来越密集,羽蒙行双手挥舞,渐渐从攻势转成了守势,他的双臂叮叮咚咚中了无数剑,就像是繁密的雨丝打在伞面上,全靠他厚厚的皮毛和筋骨,才能够未曾见血!

    “可恶!可恶!”

    明明自己的实力高出对方一星,变化妖身之后,在运用了气血凝聚的妖族秘法,居然还憋屈地处于守势!这让羽蒙行越来越愤怒,他每一次怒吼,试图反击,都瞧见明晃晃的剑尖刺向他的要害,只能咬牙回防,气得暴跳如雷。

    久攻之下,必有疏漏,羽蒙行的愤怒让他露出了破绽,陈飞扬的长剑直刺而入,正中他的咽喉!

    嗒!

    仿佛一切停滞了,剑身震动,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啪。

    旋即清脆的断裂声,响起!

    陈飞扬的全力一剑,竟然无法刺穿羽蒙行要害处的防御,反而是被反震之力,折成两段!

    “哈哈哈哈哈哈哈!”

    羽蒙行发出了狂笑声,肿胀的右臂一捞,横扫中陈飞扬的腰肋之间,陈飞扬闷哼一声,身躯倒飞,撞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上,将这碗口粗的坚硬树干撞成两截!

    “力量……不行啊!”

    羽蒙行站在原地,叉着腰,晃动着粗大的爪子,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你的剑法不错,可惜……终究不过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你,怎么可能伤到我堂堂王族血脉的妖王之子?”

    “就算我站在原地,你也杀不死我!”

    “小子,你就跟那边那个热血少年和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一样,去死吧!”

    他放声狂笑,蹲下身子,双爪向下扑击。

    呼!

    劲风吹起,从他尖利的爪子和翅膀前端,射出十道激烈的罡风,交织成网,划破大地,弯弯曲曲地激射而来!

    “可恶,如果黑龙战甲在的话……”

    陈飞扬急速后退,但对方的攻击却像是无视距离一般,如同附骨之疽,追着他不放!

    如果身穿战甲,依靠黑龙战甲的增幅,刚才那一剑,应该能够毫无疑问地刺穿羽蒙行的咽喉!

    可恶!

    在战争攻势之前,斯维茨少校故意没收了陈飞扬的十二棱黑晶战甲神核,声称是为了不让他有机会作弊。

    现在……

    陈飞扬看着已经无声无息的张克农与惊慌失措的石榴,只觉得胸口一股闷气无处鲜血,咬牙怒吼,喷出一口血来!

    就在此时,在训练基地,压在斯维茨少校办公桌抽屉中的黑龙战甲晶核,陡然一震!

    在晶核的内部,黑色巨茧的表面出现了一道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