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农场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孟山都来袭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孟山都来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此为防盗章节,二十分钟改。

    ---

    ---

    李汉手机上网不太方便,只是贝拉说的好像挺严重,深怕着事情和嘟嘟几个小人有关,给罗伯特打了电话,送着平板过来。“boss。”

    “罗伯特,你知道外边倒是出了什么事,贝拉急急忙忙赶着过来。”

    李汉,问道。

    罗伯特苦着一脸了,出事,自己不知道啊,一直在地下乐园这边忙,完全没工夫关注外边。“boss,我不太清楚,需要我去查一下吗?”

    “哦,这样啊,你去忙吧。”

    李汉,说完喊着。“一会贝拉过来,你让人告诉她,直接到包厢这边来。”

    “好的。”

    罗伯特,走了,李汉越加疑惑,难道不是嘟嘟她们的事。

    “怎么样?”珍妮弗问道。

    “看来和pandora她们没什么关系。”

    李汉,说道,打开平板,刷新时事新闻。“咦,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

    珍妮弗,放下咖啡。

    “你看看。”

    李汉指着平板。

    “怎么会这样?”

    珍妮弗一脸哭笑不得。“这些媒体,怎么参合进来的?”

    “不过,这对汉克农场似乎没有什么坏处。”汉克农场,名头在蒙大拿虽然打开,周边几州,却没多少名气。

    李汉,摸摸下巴。

    “只是,这几家媒体对汉克农场评价,可不太好。”

    李汉皱了皱眉头。

    “需要我联系洛杉矶时报吗?”

    珍妮弗,轻声说道。

    “不用,不用。”

    李汉笑说道。“或许,只是闹一闹。”

    “事情始末,还不太清楚,贝拉过来。想来会把事情始末,说清楚到时候,再看吧。”

    李汉,说道。

    贝拉没等多一会。就过来。“贝拉,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来有些让人摸不清头脑,我刚刚联系布顿晨报主编,得到点消息。”贝拉说道。“这次事情是哥伦比亚媒体集团挑起来,联合华盛顿州和周边州几个城市媒体。对蒙大拿媒体,进行封杀,至于原因不太清楚。”

    “只是没想到蒙大拿各家媒体,竟然迅速反应过来,联合起来对抗,一时间倒是没占到多少便宜。”贝拉说道。“不过,其他地方哥伦比亚的影响力却不是蒙大拿媒体可比的。”

    “蒙大拿媒体形象受到不少负面影响。”

    贝拉说道。“汉,你知道这次事件爆发点小熊老师的事,汉克农场成了这次事件首当其冲的受害着者,哥伦比亚报道或多或少。暗示汉克农场联合蒙大拿媒体炒作的事。”

    “呵呵,贝拉,别担心,你觉着,我们需要炒作吗?”

    李汉笑说道。

    “汉,这样会影响汉克农场周围州的形象,对我们后续旅游开发十分不利。”贝拉,有些急切。

    “贝拉,这件事,我想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李汉说道。“再说。蒙大拿市场汉克农场还没有完全消化,至于周围州郡市场开发慢慢来。”

    “好吧。”

    贝拉,无奈,李汉一脸平静。似乎一点都不着急。“汉,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安东尼你说什么,哥伦比亚电视台记者到了,好好接待。”贝拉,没想到来这么快。“或许。这是个好机会。”

    “贝拉,哥伦比亚的记者到了?”

    李汉问道。

    “是,汉,这是个好机会,化解误会。”

    贝拉带着一点喜色。

    李汉微微摇头。“哥伦比亚电视台明显对汉克农场,带着些偏见,这些人过来,可没按着好心,既然这样,我们太客气,不是显得我们没点底气。”

    “汉,你打算怎么做?”贝拉,深怕李汉干出不理智的事来。

    “呵呵,电话给我。”

    李汉笑着,要过电话。“安东尼,是我,汉,你帮我通知办公室接待,就说汉克农场,有种东西禁止入内,狼心狗肺的东西禁止入内。”

    安东尼一顿,有点不确定。“boss,真要这么说。”

    “按我说的。”

    李汉,挂了电话,手机扔给满脸,黑色的贝拉。“贝拉,不好意思,这些家伙,你别管了,正好,我没事,我陪这些人玩玩。”

    李汉闲的蛋疼,本来想搞个培训班,好嘛,老妈教师瘾犯了,自己还能说什么让位。

    “好吧,汉,希望别闹出大动静。”贝拉,带着点担忧,出了咖啡厅。“我是不是做错事,不该把这件事告诉汉。”

    贝拉想着李汉满脸兴奋样子,打了哆嗦,汉,似乎看起来很兴奋。“这下估计要出大事了。”贝拉苦着脸,上了车。

    安东尼李汉话转述办公室接待部,接待部几个女孩,全傻眼了。“怎么办?”偷偷瞄了一眼,哥伦比亚媒体的三名帅气记者。

    “你去。”

    “不,你去。”

    “boss,怎么会这样啊。”

    “多帅气。”

    “现在该怎么去说啊。”

    “算了,我们写个牌子吧。”

    只是狼心狗肺,英文翻译,简直难爆了,几个女孩,写了坏心眼的记者和猪不能入内。“不好意思,刚刚忘记放牌子了。”

    加勒特摆了摆手。“你们农场老板人呢,告诉他,我们时间可是很宝贵,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加勒特,别这样,没关系,请尽快转告你们boss。”吉尔曼微微一笑,简直帅爆了。

    边上达利尔,笑了笑,吉尔曼这家伙又在耍帅了。“咖啡,还不错,可以再给我一杯吗?”

    “啊,不好意思。”

    女接待,满脸涨红,小声声说道。“咖啡。没了。”

    达利尔笑容一僵,嘴角抽抽。“没了,这样啊,来杯水吧。”

    “那个水也没了。”

    女孩子。头低到胸了,要是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

    达利尔,傻眼了,水也没有。

    “该死。”

    加勒特,吉尔曼。这会哪里还不知道,女孩耍他们,刚刚咖啡壶咖啡,可多着呢,刚刚收走,至于水,边上就有饮水机。

    达利尔,本来满脸笑容,这会不见了。“牌子。”不远处女孩,对着三人面前女孩。小声叫道。

    “牌子?”

    吉尔曼,多了一丝疑惑,回头一看,整个猛地站起来。“混蛋,整个该死混蛋。”吉尔曼,满脸愤怒,大叫。

    加勒特愣住,少有见到脾气不错吉尔曼,发怒。“吉尔曼,怎么了?”

    “你们看看那块牌子”

    “该死。他竟然把我们比作肮脏,愚蠢,贪婪的猪。”达利尔,有些不敢相信。

    “混蛋。”

    加勒特直接摔杯子了。

    “先生。请别这样,杯子,咖啡杯,一个十美元。”

    女孩小声说。

    帅气的家伙,发起脾气可不小,女孩嘀咕。

    “十美元。好好,好的很。”

    加勒特,简直要杀人冲动。

    “汉克农场,好的很。”

    加勒特,说着掏出钱包扔下十美元。

    “咖啡。”

    “五美元一杯。”

    “混蛋。”

    说着,扔出二十美元。“吉尔曼,达利尔,我们走。”

    达利尔和吉尔曼,此时怒气值爆满。三人,气冲冲出了接待中心,回到车子上。“这个混蛋,狂妄无知,愚蠢,该死的。”

    “加勒特,别这样,为了这个无知愚蠢家伙生气不值得。“

    达利尔,说道。

    “没错,加勒特,看来,我们对这个家伙,了解还是少了些。”吉尔曼,苦笑说道。“伯德利,说的没错,这个家伙,完全不是常理来衡量的。”

    “这只是自大,无知,愚蠢的小地主,偏僻的郁闷的土财主。”加勒特,说道。“我一定要他知道,得罪我们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加勒特,别这样,我们是来采访的。”

    达利尔,说道。

    “达利尔,难道你没看到牌子写了什么,那些该死女人,眼里的嘲笑,令人愤怒想要杀人,这个该死的,我恨不得一枪杀了他。”加勒特,咬牙吼道。

    吉尔曼和达利尔,无奈摇头,两人虽然极度气愤,可还有些理智,加勒特,简直是气疯了。加勒特家庭背景不错,是哥伦比亚的股东之一。

    大家族出身,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李汉没想到,来着几个记者,竟然这么有背景,这几个家伙,本想过来装装逼。

    回去获得一份功劳,谁想被一只乡巴佬土鳖给直接鄙视,当着猪一样给赶出了,这对三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三人回到车里,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一定要汉克农场付出代价。

    李汉这边,接到电话。“走了,好,盯着这几个家伙,别让他们搞破坏。”

    “没问题,boss。”沙拉,笑说道。

    边上汤姆,眼皮跳了跳,完蛋了,沙拉,似乎有别的想法,这几个家伙,长的还真没说的。“沙拉,你别乱来,这可是boss交代的。”

    “汤姆,我怎么会乱来,我只是喜欢这几个小家伙而已。”沙拉舔了舔嘴角,笑眯眯,盯着吉尔曼几人。

    “怎么回事,我怎么觉着背后发冷呢。”

    吉尔曼,小声嘀咕。“加勒特,我们先回着比灵斯,关于这个汉,我想我们真的需要伯德利。”

    “那个蠢货。”

    加勒特,撇了撇嘴。

    “别这样,现在汉克农场这个家伙,是我们共同敌人。”吉尔曼,说道。

    “没错,加勒特,我们对这个家伙,了解不多,需要伯德利。”达利尔,说道。

    “好吧。”

    加勒特说道。“我可不想和那个蠢货一起,你们去见面,我回酒店。”

    “没问题。”吉尔曼和达利尔,齐齐点头,两人还真不想加勒特一起去,不然又要闹的不愉快了。

    “这些家伙打算离开?”

    “没错。”

    汤姆点点头。“看样子,这几个家伙,不是冲动的人。”

    “这样更好玩了。”

    沙拉笑说道。“你来,我来。”

    “还是我来吧。”汤姆,苦笑,姑奶奶你开车,我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