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拼杀 > 第379章 前世情缘

第379章 前世情缘

作者:千万千万千千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厅门本就宽大,戴天在厅内也能看得到外面,应着冉在那话声,只见他的身体也飘飘落在当院。所以殿主及狂殿弟子,都对他跪伏下拜,口里称道:“拜见先祖。”

    戴天心里暗道:“在风闻馆的风墙上看到奇魔榜时,对于这位狂魔的描述不详,只是说他曾经杀了很多魔界高手,而杀人时,他会说狂魔冉在,其他的就不清楚了,没想到,这狂魔竟然是狂殿的先祖。”

    其实这狂魔杀人时,口里所说的是“狂魔然在”,而飞天族的探子,只是在空中看到,听到他所说,便以为厅然在”是他的名字,便把“然”归于“冉”姓,因此才被称为“狂魔冉在”。

    那冉在见到周围下拜场景,一脸的不解和无奈,摆手道:“真是不明白你们这些人,神经病一样的,早说了我不是他们先祖,却你们见我一次,对我跪拜一次,我们只是邻居而已,用得着如此么?”

    所有殿主和弟子们没有办法,只得起身,也不说话,垂手立在两边。那冉在大步到厅中来。卜罗头一见,也连忙对着跪身,但是不及跪下,却一头撞到页晶墙上。

    原来是那冉在一掌向外柔柔推出,魔魂凝结,在卜罗头面前立起一面晶墙。让他拜不下。虽然卜罗头撞得疼痛,但是却没半分生气,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这位先祖复活之后,自己就多次向他行这样的礼节,除了第一次他愣神之时,跪拜成功,之后每次下跪,他都是使用这招,挡住自己下跪。

    听那冉在道:“你这老先生,大我这么多岁,每次都对我施以大礼,折杀我么!”说时脸上满是不屑和不满。

    戴天看见,心里暗暗吃惊,自己一路足来,高手大魔也见过不少,但是无一个能把魔魂使成晶体实质的,纵然上次和拜平门对战,他的魔魂也没有这般,他如此魔魂,别说在狂殿中,纵然是在殿外,自己几个加起来,也难是他对手。他在奇魔榜上排第三,那么上面两位,是不是比他还要高?

    戴天心里连连猜测不住时,只见那冉在也向他看过来,指手道:“你,名叫戴天是么?”戴天被他那眼神看得心里怯怯的,点了点头。冉在接着道:“你的行事我倒佩服。只是我最恨负心人,因此你仍然要死,刚才让你逃脱了,现在我再给你个机会,是你自尽而死,还是由我动手?”

    孟千秋猛地站起,挡在戴天身前,道:“休伤我徒儿!”戴天连忙把他推开,又重新按在椅子上。再向冉在道:“我情知负她良多,但是我想在死前再见她一面,那样,我死也安心了。”戴天说这话倒是真的,这些天来,他无日不思念婉玉楼,想到他她以前对自己的好,想到她对自己的处处保护,心里既愧且惭,只要能让婉玉楼不伤心,纵然是死,他也甘心。

    冉在哪知他心意,叫道:“又要狡辩,便也只有我自己动手了!”说间,扑手前推,“叮叮”声作响,水晶一般魔魂推出去,直击戴天

    卜罗头在一边看到,心里大喜,暗道:“眼下不是我要为难你,看你戴天还有什么办法,只要戴天一死,我身上的蛊也自解!”

    那水晶魔魂向戴天而来时,晶晶相聚,便已经组成一支水晶大剑,在魔界,虽然魔魂凝物也不是稀奇事情,但是水晶组成的魔魂兵器,却是第一次看见,那剑未到,冷风倒已经逼到胸口来。

    孟千秋、白玄朗两人同时大叫:“啊!”白少载叫道:“休伤戴天!”但是明显阻拦不及,而且也阻拦不住。只见戴天伸手出去,魔图挥出,向前直抵,虽然是三块魔图合在一起,但是仍难抵得住,眼见那水晶大剑,分过魔图,剑尖便已经抵在了胸前。

    戴天把眼一闭,心想:“果然是狂魔厉害,我竟然一招也难抵挡得住,看来这次我命难活了。”因为他听白少载讲述海棠经历,对于这位狂殿先祖,自然也知道来历。

    哪知,他刚刚把眼睛闭上,便听见一个女人声音叫道:“你若是杀他,便把我也杀了吧!”又听得“叮叮”乱响之下,竟然胸口没有半点疼痛,睁开眼来去看,只见身下碎了一地的水晶,而那支大剑却已没有了,又往胸前去看,一道海棠花枝斜伸而来,挡身到自己胸前。

    原来是海棠听白少载叫道:“休伤戴天!”便想戴天是白郎的至亲之人,而且戴天又是他最后魔化成人的魔化师,自然也要保护,但是他情知狂魔之力厉害,虽然不是昔日狂魔之星,但凭她能力,也难抵挡得住,情急之下,也只有舍身去挡,同时喊出了那句话。

    冉在一时听见这声音,但觉得十分熟悉,只感觉已自己十分愧对这个声音,这份愧对让他觉得可怕,又细看那桃花时,宛然印出一张美丽面庞,双泪横流,一双既怨且怜的眼神看他。

    他怕极了,心神一失,再使不住魔魂,这才碎了魔魂的水晶大剑。怔怔看了那海棠花枝多时,脑海里莫名蹦出一句话来:“狂魔我恨你,纵然你出手杀了我,也没让我这般恨……”

    只想到这里,后面的便再想不出,与其说想不出,倒不如说是他不敢想,大惊着两眼指过去道:“你……你……你是谁……”

    戴天答道:“我是戴天!”虽然戴天如此说,但是听在冉在耳里,却幻听成另外一句话:“我是最恨你的人,最恨最恨……”那冉在再不敢直视,连惊带惧的飞跳出厅外。

    卜罗头、八大殿主及狂殿弟子个个叫道:“先祖、先祖……”连连叫了多声,竟然那冉在没有一句回答,“啊啊”叫着逃去了。

    孟千秋等人才算长出一口气。这时,那海棠花枝早也抽了回去,白少载抚着花枝道:“海棠,你不要性命了么?”海棠道:“放心,我有把握,当初他星陨之后,他的后人收集星体灰尘时并不全,因此他复活了,狂恶之性不全,而我又是他前生的愧疚,见到我的气息,愧疚之下,他不敢下杀手!”

    海棠说出这话来,只为安白少载之心,但是却没想到老殿隐便在一旁,被他听到,心里道:“对呀,先祖不认我们这些后人,不是他因,而是因为他星体陨尘不全,吸此属于他的记忆没有加到身上,若是能把他当初星陨时的星尘全部收集,便能让他的记忆全部恢复,自然也记得我们是他后人,而那时,凭我们先祖的能力,魔图之内,哪个又能是对手,纵然是拜平门,恐怕也难敌得!还不是狂狂魔统一一魔界!”

    心里打定了主意,又去看白少载手里的海棠花,心道:“原来那海棠真是我们的圣母,但是现在竟然去护戴天,看来被白少载忽悠得不清,想来她对先祖记忆恢复有帮助,定然要夺下我们圣母来!”

    想到这里,便向白少载招手道:“还我们圣母来,只要你把我们圣母留下,你们几个便可出狂殿!”白少载哪里肯依,越发把那海棠在怀里抱得更紧了。

    卜罗头叫道:“不把我们圣母交还,纵然是拼得狂殿弟子死光,你们也休想出狂殿!”这话他可是说得出做得出,因为他想到了恢复先祖记忆的方法,只要狂魔之星记忆恢复,什么魔图,什么玲珑手,他全然不在乎,只要有先祖一人,便可统一魔界。

    突然见到卜罗头气冲斗牛,孟千秋、白凤歧等人脸上,也满是惊惧,虽然在这卜罗头身上中下了“孔雀蛊”,但是这卜罗头不顾一切,便是两败俱伤,在这狂殿中,一个普通的弟子都比任何人能力高,都能轻易把自己杀死。

    因此,纷纷眼光都看向了戴天,明显是想劝戴天,那意思是说:“依了他也好,这样我们能出狂殿。”只是看到白少载在一边,都没有说出口。

    忽听戴天“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们狂殿弟子便死光吧!”

    “你……”卜罗头指手叫道,明显是戴天的举动大出他意料之外。沉了沉气,再指手道:“好,既然你样找死,便怪不得我们狂殿!”再转头向狂殿八主道:“聚集所有弟子到这里来,把戴天层层包围,让他点燃魔蛊好了,不管我们狂殿付出多大代价,只要有一个弟子未中蛊,也要杀死他们,夺回我们圣母!”

    八大殿主应了一声,刚要转身去出厅,突然却见一个狂殿弟子慌慌张张闯进厅来,到在卜罗头身前跪倒禀道:“禀殿隐,大事不好,许多只机关飞船突然撞进狂殿里来,一路冲杀,因那飞船诡异,已经杀死我们无数弟子了。

    卜罗头皱眉道:“机关飞船!”那弟子应声道:“对,是能飞的船,船上有人操作,都是千机门的人!”

    听得卜罗头皱眉,一时不解,前些天,也听到禀报,说有千机门在殿外行事,欲要进攻,后最又退了回去,当时还没怎么在意,怎么现在又攻入狂殿里来,而且凭千机门的能力,如何能攻进狂殿?

    孟千秋等人听见,才算恍然大悟,上次戴天魔魂外探,遇到千机门之时,也曾对他们说起,刚才看到戴天有恃无恐,又说要让他们狂殿弟子死光,竟然是有千机门的外援。只是一时难解,千机门虽然在机关上面有特长,但是断也难攻入狂殿,更难杀死许多狂殿弟子?他们怎么做到的。自然是他们不知,戴天早就为千机门留下了制作飞船的图纸,而这都是那攻击飞船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