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字号保镖 > 第十七章:大雪(第七更)

第十七章:大雪(第七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风雪一夜未归。

    林慕容几乎也是哭了一夜。

    对于从小到大都不曾挨过耳光的她来说,先是林从军,后来是林风雪,几个耳光不止是打在她脸上,而是直接打在了她心里。

    年轻时也曾很是风流的林慕容似乎更习惯被人打屁股,那是情趣,被打耳光,那就是羞辱了。

    林西南一直在陪着自己的母亲,他也不曾想到这次父母的争执会如此严重,从小到大,他将近三十年的光阴中,林西南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画面,母亲脸上的手印清晰的表明父母之间发生了什么,可作为儿子,林西南也说不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就连安慰都显得有些苍白。

    林慕容已经不在苦恼,她静静的坐在自己跟林风雪的大床上,拿冰块敷脸消肿,看上去已经平静下来。

    可林风雪的话却在她的心里不停的回荡着,犹如一把尖刀,一点一点的捅进他心里。

    “你他妈闹够了没有,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有哪一点值得人喜欢?啊?!你说啊!我怀念她又怎么样?最起码她比你干净一万倍,到她死,她都只有我一个男人,你呢?!两只手数得过来吗!”

    数得过来吗?

    其实真的是数得过来的,年轻的时候,林慕容爱玩,但终归不是人尽可夫,他经历过的男人确实超过了十个,但也没多到哪去,认真数的话,有什么数不过来的?

    可她也很清楚,正因为他数得过来,所以这才会成为林风雪多年来心里的一道伤疤。

    他理想中的女人,根本就不用数自己有多少男人。

    只有他一个。

    只能有他一个。

    这才是最好的。

    林慕容眼神凄凉,有些心酸,有些无奈,带着痛苦。

    她嫁给林风雪的时候,林擎天已经成了帝国的巨头,尽管还没有扶正,但却明确确立了自己储君的地位,作为林擎天的妹妹,林慕容自然可以说是贵不可言的,即便面对那些根深蒂固的豪门子弟,她也有了矜持的资本。

    以她那个时候的性子和身份,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上了林风雪的话,她怎么可能嫁给他, 甚至还给他生了好几个孩子?

    林风雪之前一直都不曾提起过她的过去,看起来像是对这些事情毫不知情,又像是毫不介意,可林慕容却清楚,林风雪很介意这些事情,只不过他从来都不说而已,因为他曾经有过一个很干净的女人,也正是因为拥有过,所以他更不愿意去面对她的过去。

    时间缓缓流逝。

    窗外的天渐渐亮了。

    下了一夜的雪仍然未曾停下,整个世界一片洁白。

    在这里陪了母亲一夜生怕她情绪激动想不开的林西南苦笑了下,轻声道:“妈,别生气了,我爸最近压力很大,所以今天难免激动了些,而且辉煌神州如今内部气氛有些不对劲,您昨晚那样,只会让人看笑话。”

    “我没事。”

    林慕容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冰袋,她脸上的红肿已经消失不少,脸庞重新恢复了俏丽,但却依旧有些发青。

    “你爸呢?”

    林慕容突然问道:“这么冷的天,他去哪了?”

    林西南愣了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林风雪是男人,而且昨晚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事情,反倒是林慕容吵吵闹闹,林西南哪有时间去关注林风雪去哪?

    林慕容掏出了手机,翻出号码直接给申屠月打了过去。

    “风雪是不是在你那?”

    林慕容问道。

    同样是一夜没睡的申屠月摇了摇头,精神似乎有些恍惚,声音沙哑道:“没有,昨晚我没见过他。”

    林慕容皱了皱眉,想了想,干脆一个电话打到了守卫室,而守卫室确实有林风雪的消息,值班的侍卫恭恭敬敬的告诉林慕容,林风雪昨晚在他们吵完架之后就离开了辉煌神州,独自一人,而且一夜未归。

    林慕容顿时开始有些担忧,甚至忘记了内心的屈辱和脸上的疼痛,她现在虽然傲气不减,但也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的白痴,目前西南林家处境极为不好,甚至连她大哥那边也极为被动,这之后,不知道有多少做梦都想撕碎西南林家和林风雪,这种关键时刻,林风雪出去也是正常,可竟然连申屠都没带在身边,而是独自一人,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而且这种时候,林风雪能去哪?

    “去找你爸。”

    林慕容有些紧张的看着林西南说道。

    林西南点了点头,他有附近这片交警支队的电话,又记得昨晚的时间,打个电话过去,很容易就查出来林风雪昨晚到底去哪。

    林慕容同时开始给林风雪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挂断,再打干脆直接关机。

    知道了林风雪起码现在没什么事情,林慕容内心稍稍安定下来,从床上起身。

    林西南也很快就再次出现在了林慕容面前,他拿着手里的手机,神色有些茫然。

    “怎么了?找到了?”

    一夜没睡的林慕容精神一震,语气急促的问道。

    “有消息了,我调了昨晚的监控记录,我爸的车,好像是去了西郊。”

    林西南有些纳闷的说了一句。

    “西郊...西郊...”

    林慕容喃喃自语了一声,脸色猛然一变,就连语气也再次变得尖锐起来:“今天几号?!”

    林西南吓了一跳,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十七号。”

    一月十七号。

    林慕容的脸色猛然变了,她眼神中的关切和急躁刹那间消失无踪,只剩下赤裸裸的怨毒和嫉妒。

    “贱人!又是那个贱人,林风雪,你混蛋!”

    一月十七号。

    二十多年前的一月十七号,同样是一场大雪。

    那一年,那是雪灾。

    而在那一天,林风雪放弃了自己身边最干净的女人,将她送进了九州监狱。

    大概十七八年前的一月十七号,一样也是大雪。

    那个被林风雪亲手送进监狱的女子,死在了九州监狱的大雪中。

    那一天林风雪得到了消息。

    林慕容至今记得,他当时挂断了电话,在雪地中坐了整整一天,就像是死了一样。

    后来的林风雪连续发烧了半个月才恢复过来,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起过那个女人。

    今天是那个女人的忌日。

    林慕容不知道这一天对于林风雪来说是不是也是忌日,但她却很清楚,九州监狱,就在西郊。

    就在西郊。

    “贱人!贱人!混蛋!你真以为那个贱人会原谅你?你竟然还去祭拜她,混蛋,该死的混蛋!”

    林慕容疯狂的尖叫着,她一转头,猛然盯住了林西南。

    “备车!”

    她一字一顿的开口道,眼神疯狂:“林风雪去九州监狱祭拜那个贱人,今天我也去九州监狱,我要当着林风雪的面,直接扬了那个贱人的骨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