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字号保镖 > 第二百二十八章:混乱的美国

第二百二十八章:混乱的美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月三日。

    美国纽约。

    明亮的有些耀眼的灯光下,肯尼迪国际机场的人流量比之平日里至少减少了五分之二,凌晨时分的机场大厅虽然依旧人来人往,可乍看上去,还是有了一丝冷清的意味,机场客服的声音依旧甜美,可出现在游客面前的工作人员却多少显得没精打采心不在焉,机场内的人群来去匆匆,却很少发出什么声音,大厅里的咖啡馆,肯德基,餐厅播放着悠扬的钢琴曲,内部三三两两的坐着极少数的客人,与平日里的人满为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机场大厅的大屏幕上开始重播白天的新闻,毫无疑问,前几天发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恐怖袭击’事件是新闻播放内容中的重中之重。

    三天的时间,由‘未知’恐怖分子发起的恐怖袭击对于美国的损失已经统计完毕,那是一系列让全世界失声的恐怖数字,从恐怖袭击开始的咖啡馆,经过独立大道,到独立大道隧道,早间市场,到最后的洛兰大厦,全程不过十多公里的路程,却给美国造成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伤痛,在这片十多公里的现场中,五千三百六十二名美国公民死亡,其中大半死于市场加油站的爆炸,少半人死在洛兰大厦门口,直升机重机枪的扫射下,个别死于意外车祸,没有幸存者……

    两千三百二十五名华盛顿警察殉职,没有幸存者,他们殉职的地点全部都在洛兰大厦周围,大量的人死于爆炸或者机枪的枪口下,还有人被大火活生生的烧死,尸体已经面目全非。

    三千零一十二名普通美军牺牲,他们死于屠杀,死于爆炸,死在机枪之下,五十九名重伤,其中超过五十个人还在危险期,随时面临着死神的召唤。

    美国特种部队,特勤战士死亡共计九百八十七人。

    美国黑暗曙光第一审判长,震世级高手红袍战死。

    美国国防部长,新德莱克将军战死。

    几乎是同一时刻,红袍的亲生弟弟,虽然不属于美国但却已经开始为美国做事的震世级高手黑袍战死。

    恐怖袭击的时间很短。

    接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共有一万一千六百八十九人死亡!

    触目惊心。

    全世界都心惊胆战。

    在美国统计出损失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联合国发表报告称此次恐怖袭击对美国经济损失高达两万亿美元,相当于全年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

    此次事件对于全球经济的损害甚至到达十万亿美元。

    一个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数字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这是一个五十多个人的团队做出来的事情。

    几天的时间里,美国民众对经济及政治上的安全感被严重削弱,声讨美国总统尤利西斯的新闻铺天盖地,每一名美国民众都在歇斯底里的表达着对于政府和总统的严重不满,美国某家权威媒体在调查后更是之处,如今有超过百分之八十三的美国民众希望他们的总统尤利西斯赶紧下台滚蛋,甚至大量的激进者认为,尤利西斯应该去监狱里忏悔自己的罪行,他是整个美国的罪人。

    懦弱的总统。

    无能的总统。

    废物。

    一个个贬义词全部落在了尤利西斯身上。

    美国政府的发言人一次次站出来缓解民众的恐慌和愤怒情绪,声称大多数恐怖分子已经被当场击毙,但却根本没有半点用出,政府的新闻发言人甚至直接被民众堵在了车里,最后甚至需要靠军队来解围。

    军队的插手更是引起了美国大多数人的不满,矛盾在三天之内不断的升级,各种冷嘲热讽,各种抗议不满,整个美国似乎都处在了一种躁动的氛围里面,像是一只受伤后失去了理智的野兽。

    这种情况下,无数人开始离开美国。

    旅客,商人,明星,甚至是美国的本土富豪都争先恐后的逃离,车站,机场,码头全部人满为患,催生出了无数的黄牛党和票贩子。

    全世界各国全部取消了近期对美国的访问行动。

    最初也是最为疯狂的三天如今已经过去。

    机场内已经冷清了不少,但无数的美国人还在计划着离开美国,接机口人影稀疏的让人泪流满面,几乎每个出现在机场的人都是一个目的。

    那就是离开!

    而这个时期,选择来美国的人却少得可怜。

    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芝加哥,波士顿

    每一个地方都有人离开。

    却根本没有几个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入境。

    旅游,交通,酒店,娱乐,四大领域首先遭受了冲击。

    其次是商业。

    三天的时间不算长,具体到某一点上的损失,其实远远算不上伤筋动骨,但在美国的庞大疆域上,一点点的损失累计起来,就足以让人体会到那种被割肉放血的滋味了,关键是这样的损失目前还没过去,而且看势头,颇有些遥遥无期的架势,这下更是让很多人坐不住了,有钱的有权的,拐弯抹角的朝着政府施加压力,一片乱局中,资本雄厚的少数资本家看到了机会,趁机吞并了不少中小集团,大鱼吃小虾,热闹的不亦乐乎,最关键的,还是这种乱局才刚刚开了个头,远远没有到最高潮的时候,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今年美国的税收绝对惨不忍睹,破产的破产,被收购的被收购,集团公司一旦不稳定,对于商人来说,有的是逃税漏税的法子。

    商业圈动荡不安,金融圈同样波涛汹涌,恐怖袭击结束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美元在国际市场就开始下跌,第一天不算过分,可三天下来,至少数千亿的美元凭空蒸发,这都是一些恐怖袭击后损失之外的损失。

    牵一发而动全身,金融圈的动荡才是最让美国政府心惊肉跳的事情,估计在他们心里,这件事的危险程度并不比和皇族即将进行的战争低多少。

    美元在持续蒸发,美国局势动荡,这几天也不知道多少金融大鳄在嗅到了血腥味之后凑了过来,精英俱乐部按兵不动,皇族那位姓唐的金融女神也没见动静,例如量子基金这种巨头也没出手,可正是因为这份安静,才更让美国睡不着觉,那份安静背后的压抑,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察觉出来,各国都开始暗中准备,新一轮的金融危机注定要在美国开始爆发,可爆发到什么程度,是不是能席卷全世界,各国心里都没底,不过提前准备总是好事。

    人心惶惶!

    一场美国与皇族之间的战争直接搅乱了国际局势,波及之大,恐怕连双方的当事人之前都没有想到。

    皇族自然是内心振奋,而美国则是焦头烂额。

    整个美国都仿佛被笼罩在一片阴云中,暴躁,焦虑,不安,蠢蠢欲动却又瞻前顾后,乱局之中,罪犯理所当然的应运而生,强奸,抢劫,杀人,放火,盗窃,犯罪率直线上升,这无疑再次加重了社会矛盾,而且这一切才不过刚刚开始,在所有民众心中,他们那个之前成绩斐然的尤利西斯总统正带领着整个美国飞速的滑向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他们不断给政府施加着压力,祈求着新的救世主出现,领导着美国重新走回来,但他们越是折腾,尤利西斯地位就越是稳固。

    确实犹如当初尤利西斯跟约瑟夫说的那样,这种场面下,没人愿意承受巨大的风险坐在总统位置上趟浑水,暂时只能让他破罐破摔的折腾下去,最起码等局势明朗了之后,才会有人试探着走出来收拾残局,成为最终的救世主。

    机场的人群随着航班的一一起飞而逐渐减少。

    又是一大批游客过了安检,安检员无精打采的执行着工作,原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忙碌着的肯尼迪国际机场,此时却愈发稀疏清冷。

    凌晨一点半。

    一排豪华车队在机场门口停下。

    一名中年男子笑眯眯的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下车,在一群黑西装的簇拥下走进了机场大厅。

    这个气场上极为强大的队伍大概二十个人左右,清一色的东方面孔,除了被簇拥在中间的中年男人和年轻男女之外,所有人都统一着装,面无表情,一看就是那种专业素养硬是要得的专业保镖,彪悍而强势。

    所有人一同迈步,步伐统一的惊人。

    机场中,最为靠近这群人的几名工作人员明显的愣了一下,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其中一人后退几步,开始打电话。

    他们已经提前接到了命令,在看到亚洲面孔的黄种人之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至于这是为什么,汇报给上级之后,上级还会不会继续向上级汇报,这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了,乱世之中,明哲保身的道理显然不止是东方人才理解。

    几分钟之后。

    就在一群人刚刚到达接机口的时候,一群身穿警服的美国警察就走了过来,警察们都如临大敌,唯独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白人警察一脸笑意,他看着被黑西装簇拥在中间的中年男人,微笑着打招呼道:“嗨,松贺君,这么晚了还能见到你,真让我意外。”

    被一群专业保镖簇拥在中间的中年男人身材不高,一米七左右的样子,着装却异常整齐,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嘴角的两撇小胡子明显被精心打理过,他的表情严肃,看上去严谨而古板,在看到领头的白人中年警察后,他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随后用英语笑道:“哦,约翰局长,在这里看到你才是真正的意外,难道现在不是您的下班时间吗?”

    “最近纽约治安不太好。”

    约翰局长耸了耸肩,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语气中下意识的带了些抱怨,身为纽约警局的副局长之一,大半夜的还来这里加班,这确实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最让他恼怒的是,以他的身份,竟然还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那两个来自于美国特勤系统的混蛋这几日里一直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现在还在搂着两名漂亮空姐在她们身上逍遥快活,其中一个约翰局长甚至都中意了好几天,却连接近的资格都没有。

    他重重喘了口气,眯起眼睛打量着松贺与他周围的保镖,眼神在松贺身边的年轻女郎身上停了停,随后若无其事的笑道:“松贺先生,您身边这些保镖看样子简直都能进特种部队了。”

    “最近纽约不太平,约翰局长,您是知道的。”

    松贺摊了摊手,叹息道:“我听说昨天就有一名商人被刺死在自己的别墅里面,该死的恐怖袭击把美国都变得乱套了,我不得不花大价钱请来一些专业的保镖来保护我的安全。”

    “理解。”

    约翰局长点了点头。

    “那么,约翰局长带人来我这里,是打算审讯我吗?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但如果约翰局长有需要的话,我还是愿意配合的,昨天晚上我跟尼克松市长共进晚餐的时候我就说过,我是一名守法的良好市民,赚来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

    松贺眯着眼睛笑道,语气看似软弱,但却有一分强硬在内。

    约翰神色变了变,笑容也有些勉强。

    松贺一郎,美籍日裔商人,有钱人,非常有钱的大富豪,纽约身为美国的第一大城市,绝对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可松贺一郎无论怎么排,都绝对算是最有钱的人那一列,他的集团产业遍布大半个美国,主要从事科技电子,汽车业和远洋贸易,五年前移民美国,所有产业也全部往美国转移,但至今他却仍然是日本丰田和三菱重工集团的股东,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股东,据说当时他要离开日本的时候,超级财阀三井家族和天海家族都开出过大价钱购买它手中丰田集团和三菱重工的股份,背后隐约有着日本政府的授意,只不过却被松贺一郎强硬拒绝,能拒绝了日本政府和两大财团之后还活的很滋润的人物,可见其实力。

    松贺一郎五年前来到美国,创立帝国科技与大和运输,随后迅速在纽约站稳脚跟,开始飞速扩张,两年前入股思科,一年前入股美国通用,愈发不可一世,如今这个日本佬不要说在纽约,在整个美国都属于最上层的人物,关系脉络庞大,绝对不是他一个纽约警局的副局长惹得起的。

    “松贺先生不要激动,您是知道的,对于您,我个人是非常尊重并且愿意结交的,但是现在我是在执行命令,现在我并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两个特勤系统的杂碎拿走了我的指挥权,他们现在还在楼上的房间里玩弄着漂亮空姐的屁股,却给我下达命令说要严格审查每一个出现在机场的黄种人,松贺先生,您是知道特勤系统的权力的,我没有办法拒绝。”

    约翰局长苦笑着解释着。

    “八嘎!”

    松贺一郎勃然大怒,愤怒道:“麦克森果然是个无耻卑鄙的家伙,就因为我前段时间得罪了他,他就要来针对我吗?!”

    麦克森默。

    这在纽约同样是一个惹不起的名字,美国东部特勤战区的副统帅,二把手,兼任纽约州特勤系统的最高长官。

    松贺一郎与麦克森的矛盾对于纽约的特群阶层来说并不陌生,据说是一个多月前在一场宴会上面,两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起了争执,松贺一郎直接扬言要把麦克森的老婆和女儿绑架了去拍,还他妈是拍人兽版本的,要把她们都变成不知廉耻的白种婊子。

    脾气暴躁的麦克森当场差点就要拿枪崩了这个小日本,后来还是纽约州的州长和纽约市的市长亲自出面调解才把矛盾压下来,如今也难怪松贺一郎在听到特勤系统后会勃然大怒。

    “我的话依然有效,麦克森的夫人和女儿一定会去拍的,到时候他们都是男主角,她们会有一百个男人的,不,一千个!更多个!”

    松本一郎破口大骂,情绪异常激动的指着自己身边的保镖道。

    约翰局长一阵头皮发麻,摸了摸额头的冷汗,讪讪一笑,刚想开口,却见松贺一郎阴冷的眼神直接扫射了过来:“约翰局长,你要问什么,现在就问吧,当然,如果你要带我们去警局问话的话,我也跟你去。”

    约翰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眼神破天荒的带了一丝恳求:“松贺先生,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很无奈,很抱歉,我现在必须要执行命令,随便问几句话就好了,事情过后,我愿意亲自去您府上登门道歉。”

    开玩笑,不要说现在把松贺一郎带回警局,就算在机场公事公办估计也会得罪这个小日本,对于这种站在美国金字塔最高处的企业家而言,绑了一个特勤大战区的副统帅的老婆女儿去拍或许还要考虑考虑,可绑一个警局副局长的家属,还真不算什么,约翰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今天得罪了这个小日本,不出一个月,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就会出现在全世界人民的屏幕上面,他们身边或许还有一些公狗,或者一些黑人,又或者他们现在的保镖,这都是有可能的。

    在国际上,美国是日本的干爹不假,可在美国内部,同样有不少日本人是美国人的干爹,资本主义社会,金钱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

    “这样吗?”

    松贺一郎摸了摸自己的两撇胡子,点点头,一脸倨傲道:“你问吧?”

    约翰讪讪一笑,小心翼翼的问道:“松贺先生,不知道您深夜来机场是为了什么?”

    “接人。”

    松贺一郎看了约翰一眼,摸着小胡子平静道。

    “接什么人?”

    约翰语气愈发小心,额头的冷汗不停的涌出来,这尼玛,问个话压力太他妈大了,简直让人受不了。

    “我一个老朋友的儿子,小伙子刚刚结婚,正在周游世界度蜜月,他们去了富士山,去了北海道,还去了神州帝国,去了泰国,又去了越南,昨天他们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在河内,打算来纽约玩,这个时间应该到了,我来接他们,有问题吗?”

    松贺一郎瞥了一眼约翰,随意道。

    “当然没有问题。”

    约翰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不知道您老朋友的儿子与他的夫人叫什么名字?从事哪方面的职业?”

    松贺一郎冷冷扫了一眼约翰,就在对方讪笑着刚要开口的时候,他才淡淡开口道:“我的侄子叫中村暮雨,是外科医生,他的爱人叫宫崎清欢,是一名教师。”

    他说着话,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道:“约翰局长,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了。”

    约翰笑着道,已经得到了可以交差的资料的他朝着松本一郎微微鞠躬,笑容愈发卑微。

    “父亲,暮雨哥哥来了。”

    松贺一郎身边的年轻女郎有些雀跃的说了一声,冲着机场通道尖叫道:“暮雨哥哥”

    约翰下意识的转过头看过去。

    视线中的机场通道里。

    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搂着一个看上去比他大一两岁的绝美女子缓缓走过来,绝美女子的背后,还背着一个长条形状的木盒。

    年轻男人的视线随着叫声转过来,懒洋洋的朝着人群挥了挥手。

    从容而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