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字号保镖 > 第六十九章:血雨

第六十九章:血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死亡。

    是所有生命的天敌。

    不得不说的是,常年游走在死亡线上的人物,身上或多或少的都会带着一种隐约的死亡气息。

    通俗点的说法,就是杀气。

    当那道森冷阴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的时候,汹涌澎拜的杀气和无法掩饰的怒气随着声音一直蔓延,那一刻,已经逐渐温暖的天气中,帝国特别行动中队总部的山顶上,似乎所有人都被一股彻骨的寒意笼罩。

    那并非是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着的危险,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在这一片尖锐锋利到极点的杀机下,任何一个不必要的动作,都有可能在瞬间受到绝对致命的狂暴攻击。

    林怀宇脸色铁青。

    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林怀卿和林怀远,至于他们带来的几个小辈,包括林水墨在内,此时所有人的身体都僵硬在原地,犹如被按下了暂停键的电动玩偶,一动都不敢动。

    林月堂林跃生带来的两个保镖一脸冷汗,硬着头皮的站在年轻的主子身边,挺直了身体,看似英勇,但一丝恐惧却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透过眼神清晰的表达出来。

    林水墨身边,五名女性执政官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依旧站在可以随时保护林水墨的方位上,但却恰到好处的避过了那如火山一般随时都会汹涌喷发的杀机。

    上位者蓄威势,杀人者蓄杀势!

    在不顾及后果的情况下,任何权势在面对绝对强大的暴力时,都要低头。

    空气中不断酝酿的杀机非但没有平息,反而随着那道声音的主人越来越近,空气中的危险气息也越来越浓烈,浓烈到了就算林怀卿和林怀远都有些呼吸不畅的地步。

    两人下意识的交流了下眼神,都清晰的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惊恐。

    直到现在,他们才想起这是在什么地方。

    帝国特别行动中队的总部,sss机构,纯战斗组成的特勤重地!

    神舟帝国建国至今,黑暗世界中向来都缺少那种真正的自由人士,跳出了帝国版图却依然保留着帝国国籍的皇帝以及皇族众多高手算是异类。

    将皇族排除之后,在杀手榜天榜排名第七的剑圣杨默几乎就算是帝国在黑暗世界中自由人士的代表人物了。

    这并非说明神舟帝国没有高手,相反,在这个高度集权的帝国内,任何危险都会被视为不安定的种子,所有的高手几乎全部被帝国秘密拉拢,少部分不服从的,要么消灭,要么被严密监控,甚至直接丢进九州监狱过完下半生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而这些被帝国拉拢的众多高手中,最出色的人员在经过了高强度训练和忠诚考验后,精英成员的一部分人被选入神州守护,而稍差一些的,则被送往各个sss级的特勤队,或者其他有关部门。

    严格来说,特勤是区分于军队的另外一个庞大系统,他们的人数比之部队或许要渺小很多,但每一个人,都是真正的高手,也是被帝国无比重视的人才。

    这样的人在被国家拉拢后,对他们权力的限制是很宽松的,换句话说,这里的人除了关键时刻为国效力之外,没有任务的时候,几乎各个都是跋扈起来无法无天的主。

    对于各大豪门来说,特勤系统之所以难啃,他们强悍的实力也是关键原因之一。

    林怀卿林怀远,一个在南云,一个在北湖,远离九州城这个可以轻易的吞噬一切的权力漩涡二十年,早就习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在加上九州城林家如今是炙手可热的新晋豪门,强大的骄傲自满轻易的支撑住了他们来国特中队问罪的底气。

    可这股杀机却让两人彻底明白过来,在特勤系统面前,他们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帝国豪门,而并非得罪不起的势力,一旦国特中队在对抗九州城林家以及他们背后的王系时处于下风的时候,到时帝国的整个特勤系统,无论跟国特中队是否有恩怨,都会站出来帮助国特中队对抗王系。

    特勤是**系统。

    这是不成文的规定,这个庞大系统内部有着自己的规则,不容许任何外人来挑战。

    但愚蠢的是,他们今天试图挑战的,似乎就是整个特勤系统的规则。

    王系在九州城林家第一次立威的时候确实会给予帮助,可一旦冲突升级的话,到时势必会引出神州守护这个特勤系统的当家人,王天雄王总肯定也会维持特勤的**根基,到时候闹下去,就将是王系的内战。

    这样的结果,根本不是九州城林家可以承受得起的。

    而且来自身后的杀机是如此的凛冽明显,不加掩饰,这根本就不是做做样子的气势。

    会死吗?

    林怀卿和林怀远眼神闪烁,内心剧烈跳动着,一想到可能会死,内心的恐惧就愈发强烈。

    在危险之下的头脑远比平时清醒,短时间分析了一切的林怀卿和林怀远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如果国特中队所有人出手的话,就算他们今天死在这里,只要林怀宇没事,那么就没人会愿意对此大动干戈的去追究!

    他们的死亡,甚至对九州城林家根本算不上什么大损失。

    这也让两人第一次开始思索这个立威对象选的是不是有点冲动了。

    逐渐浓郁犹如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一样的杀气中,林怀宇终究保留了一家之主的尊严,铁青着脸,缓缓转过身。

    然后,他看到了林小草。

    这个让自己孙女重伤垂死的家族守护者。

    “小草,我需要一个解释!”

    林怀宇沉声开口道。

    “失手。”

    林小草平静道。

    “失手?!”

    林怀宇嘴角扯了扯,伸手指了指如今还能行动自如的狂风队员:“你对他们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失手?现在重伤垂死的是我孙女,你为什么在面对丹青的时候失手?!”

    他语气顿了一下,眼神愈发愤怒:“难道我林怀宇的孙女,只是让你立威,让你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不成?我今天来,必须要一个说法!”

    他的语气虽然愤怒,但话语中自始至终都保留了一定的余地,如今的他自然不知道林小草便是战神王的身份,可也明白他身后的靠山是何等的不好惹。

    叶老的弟子!

    这个身份是什么概念?

    神州守护王天雄王总的师弟,一旦他针对林小草的话,神州守护恐怕会在第一时间跳出来。

    还有亲自提名林从政进入决策局的叶总...

    林怀宇脑仁发胀,有些头疼,这个只挂着中校军衔的年轻人,他确实有些惹不起。

    “说法?”

    林小草眯起眼睛,平静的表情中,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一丝古怪而诡异的笑意:“林老先生,二十年前,你的小女儿入狱的时候,你有没有找林风雪要过说法?有没有找如今的林擎天元首要过说法?”

    林怀宇身体巨震!

    这一句话,提及了如今的帝国第一豪门家主和帝国最高元首,形成了一把远比刚才林书画的话语还要犀利的刀子,直接插在他心口上,让他摇摇欲坠。

    林小草的声音继续响起,平静,冷漠,戏虐,还带着一丝疑惑:“二十年前,你的小儿子只想为自己的妹妹报仇,被你狠心驱逐出家族,一家三口逃亡东北,他们的逃亡路线,是你亲自泄露的行踪吧?几千里的逃亡,你的小儿子身体几乎被砍刀和子弹打烂的时候,你有没有找林风雪要过说法?”

    “你的儿媳妇在逃亡路上被杀的时候,你有没有要过说法?”

    “你的小女儿死在监狱里,你连收尸都不敢去的时候,你有想过给谁要个说法吗?”

    “当初你的弟弟妹妹引发家族内乱,一个去了南云,一个去了北湖的时候,你怎么不要说法?”

    “你的亲生孙子被人骂成野种的时候,你有没有要过说法?嗯?”

    林小草每说一句,林怀宇便向后退一步,说到最后的时候,这位这段时间里意气风发的老人已经是嘴唇乌青,脸色更是惨白如雪。

    林书画眼看着林怀宇的身体不断倒退,却丝毫没有搀扶一把的一丝,让过了身体,脸色平淡,不悲不喜。

    有些怨,有些仇,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酝酿后,早已将那一丝亲情彻底的掩盖。

    “够了!不许你这样说我爷爷!”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的林水墨猛然跑过来,张开双手,护在爷爷身前,以往总是很沉静的眼眸此时却泪眼朦胧,哽咽道:“爷爷是有错,但当时的情况下,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林家继续生存下去,他身上背负的所有骂名,同样是为了林家,你有什么资格说他?”

    林小草身体站定,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林水墨,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站在你们家的角度来看,他没错,但既然他曾经做过,今天又有什么勇气来这里?他能让自己的女儿成为林风雪崛起的台阶,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林风雪立威的对象,如今孙女成为我立威的目标,不是很正常吗?”

    “你为什么要杀我姐姐?!”

    林水墨微微哽咽的看着林小草,眼神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仇恨。

    “失手。”

    林小草还是这个解释,简单两个字,似乎再多说半句都是浪费力气。

    只不过那弥漫在空中酝酿汹涌的杀机却在众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慢慢变淡,最终消失。

    林水墨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林小草,深呼吸一口,刚打算开口,一旁的林书画接过了话头,淡淡道:“他没打算杀你姐姐,事发之后,我们已经开始尽力补救了。”

    “补救?你们怎么补救?果然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野种!自家人被打成那个样子,你还帮着外人说话?”

    一道有些做作的声音响起,有些尖锐,带着嘲弄。

    又是野种。

    又是林跃生。

    严格来说,他确实有着嫉妒林书画的理由,同样都是从当年的京城林家离开的分支,林从军轰轰烈烈的二十年,俨然成就了东北林家这个豪门,而林跃生呢?在自己的家族里,他虽然也算核心,但却并非是最受重视的年青一代,偌大的北湖省,南方派系的大本营,他这样的身份甚至还不能算是一线的公子哥,虽然平日里也能呼风唤雨,但细算起来,他点头哈腰的时候似乎更多一些。

    而林书画呢?

    身边全部都是帝国最顶级的豪门公子千金,彼此间称兄道弟,皇帝的亲传弟子,有着一个豪门出身的女朋友,林跃生平日里巴结的那些对象,在林书画面前丝毫抬不起头来,所以对于这个不曾谋面的表弟,林跃生打心眼里嫉妒愤恨。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当然不会如此挑衅,甚至还要压下心里的情绪去巴结一下林书画,但如今九州城林家已经是新晋的豪门,林从政更是帝国内阁的重臣,而林怀宇也重新接纳了他们的两个分支,这种情况下,林跃生自认已经有了十足的底气。

    而且他还是选择在林书画明摆着跟林怀宇翻脸的情况下出来挑衅,这样一来,说不定还能在林怀宇心里加分。

    林跃生暗自得意,觉得自己的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于是第二声野种脱口而出,顺畅自然的语气中充满了阴毒。

    林书画原本平静的脸色猛然间变得狰狞,死死的盯着林跃生的眼睛,杀机凛然。

    王通天和王博龙对视一眼,微微叹息,相比于刚才快刀等人的挑衅,这家伙现在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找死啊。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林小草笑着转过身,看着林跃生,手指却指着林书画:“我刚才问过你,你骂我的人是野种,你又算什么?”

    “你又算什么?”

    林跃生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真以为中校有多么了不起吗?我看你这身皮还能穿多久,今天丹青的事情国特中队如果不给个说法,就算闹到决策局我们也不怕。”

    他冷笑一声,再次看着林书画,阴森森道:“这个野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帮着你说话,等于包庇罪,有你们哭的时候!我等着你来求我。”

    “够了!”

    “闭嘴!”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一道苍老,另外一道虽然年轻,但却异常沉稳。

    林怀宇在喊出口的同时听到了王通天的声音,身体微微一顿。

    林书画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孙子,被人骂成野种,林跃生的马屁可以说是拍到了马腿上,而王通天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同时也明白,这位一向低调大气的狂风队长,终于也忍无可忍了。

    “教官已经让我通知了锦绣,她现在已经带人出发了,林老,我可以保证我的妹妹能够将丹青救回来,这一切都是林教官的意思,不知道你是否满意?”

    王通天沉声道,眼神平静的跟林怀宇对视。

    王锦绣?

    公主殿下?

    皇族生物实验室的负责人吗?

    林怀宇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林小草,微微点头。

    “既然林老满意这个说法,那我也要向你们京城林家讨个说法。”

    林小草眯着眼睛,阴冷道:“杨老,肆意辱骂并且威胁帝国特勤人员,应该怎么处理?”

    这里毕竟是杨无为的地盘,任何事,还是要照顾一下他的面子比较好。

    仅凭这一句话,杨无为瞬间已经明白了这位皇族新王爷的意思,暗叹了一句不出所料,他到是没有丝毫犹豫,淡淡道:“就地处决。”

    这一句话,基本上代表的就是国特中队的整体决议了。

    林怀宇,林怀卿,林怀远,林水墨脸色顿变。

    林跃生的脸色也骤然间变得苍白,脚步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

    他的视线中,那位林姓教官的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快如闪电,转瞬间越过了十多米的距离。

    随即,视线中一条腿势如雷霆,在他抬起脚的瞬间直接来到了自己的胸膛。

    “嘭!”

    一声轻微的可以忽略不计的闷响。

    林跃生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却看到了周围人群如同见了鬼一样的恐惧表情。

    隐约中,骤然间变得旋转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通红,寒风肆无忌惮的灌入了他的身体。

    自己...

    似乎飞起来了...

    死一般的寂静中,林跃生的身体骤然腾空,林小草站在林跃生刚才站立的位置上,神色平静。

    在所有人惊骇的眼光中,腾空的林跃生胸口骤然破开一个大洞。

    血流如注。

    “嘭!”

    一次更加明显的声音传来。

    林跃生尚未落地的身体似乎以腰部为分界线,整个人的上半身...

    轰然炸碎!

    变形的头颅,滴血的内脏,森白的骨渣以及碎裂的肉块伴随着鲜血一同飞扬。

    犹如一场血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