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反抗在幻想乡:新章 > 575.第575章 演员

575.第575章 演员

作者:中二人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隙间之力与境界之力,不是一个蛮横的超能力,其潜力虽无穷无尽,可论上手的简易程度却还不如火球术、隐身术和一些增强肌肉与速度的烂大街技能。

    梅丽与八云紫之间的角力没有天崩地裂的特效,整个过程透露着层层的诡异与邪魅。

    秦恩眯起眼睛,从坐在神社附近拉二胡的冴月麟身上转向神社空间裂缝那边与八云紫少女形态有八成相似的金发女人。

    博丽神社成为了幻想乡抵抗外界的临时指挥部,曾经参与了八云紫第三层会议的幻想乡居民们聚集于此。

    在组成临时指挥部的时候八云紫就尖锐的指出事实:“敌人的攻击肯定会从幻想乡的入口开始!”

    生活在幻想乡数百年的妖怪们不认为八云紫制造的幻想乡大结界是个脆弱的东西。

    但是,已经意识到外界人力量的幻想乡居民们同样没有轻视外界人的念头,她们找到幻想乡的入口,也是有可能的事。

    而犹如她预料的那般,而敌人的攻击,是真的从幻想乡大结界开始的,外界人早已经将幻想乡调查清楚了!

    唯一的入口——在消除了神隐现象完全闭关锁国化的幻想乡再也不能靠着土魔人与太子等人侥幸进入的奇迹了,要想突破,唯有正面攻破!

    进攻幻想乡的人只有一个。

    她的面容与八云紫无比相似。

    但是没有人开玩笑说她是八云紫的私生女和下级傀儡,那个金发少女是带着坚强的眼神出现在幻想乡居民视野中并且主动的进攻。

    单枪匹马,勇气可嘉。

    可惜,班门弄斧!

    莫名其妙的黑雾缠在她的身上,团簇着的白色光涌动着以秒为单位不断重创着少女的躯体,可是除此以外的就看不懂了。

    梅丽气息虚弱,但是整体受到的影响却不算大,诅咒缠身,波波白刃宛如凌迟般凌虐着她,在如此情况下却始终不动如山,完全放弃抵抗诅咒,将境界之力用于和八云紫的角力当中

    而八云紫的举动也让人看不懂,明明有一击杀死对方的力量可是紫却始终都没有向着那个假货出手,没有继续投入力量,八云紫闭着眼睛,看都不看外界的情况,就跟睡着了一般!

    冴月麟仍然不动声色的制造二胡版《bad-apple》BGM,而博丽灵梦、博丽初代、博丽三代、博丽白这几人却是神色肃穆的站在原地动都不动,扮演兵马俑。

    在神社附近只有这些人在观看着战斗……看的秦恩牙疼,喜欢痛快结束掉一切麻烦的秦恩不明白这种僵持拔河有什么意义。

    混沌走廊境界之力之间的激斗虽然是八云紫占据上风,可梅丽的觉悟也颇让人心惊,在诅咒缠身白波无时不刻冲击体魄的情况下,放弃防守拼尽全力与八云紫争夺幻想乡的控制权。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能够力挫外界人计划的大好机会为何就此放过呢!?这样下去迟早会产生变化!

    秦恩非常悲观的想着………………

    冴月麟加速了自己的攻击,八云紫与梅丽争夺境界之力的战场也变的越来越激烈。

    “咳!”没有生命的血污从梅丽的口腔缝隙中流淌出来。

    “元神变淡了……”来自冥界的亡灵公主西行寺幽幽子观察到了其生命线。

    本该活跃的生命线变的越来越暗淡,越来越虚弱,几乎同等于无,这样状态哪怕脱离肉身也都做不到。

    此时此刻,人的意识是处于一种近似晕厥的状态。

    只是梅丽的战斗意志远超想象。

    尽管几乎魂飞魄散,可金发紫眸的境界妖复制体仍然持续发挥着自己的能力,与八云紫争夺幻想乡的钥匙。

    本来打算从头沉默到尾的八云蓝突然升起一阵不快的心思,八云蓝皱眉看着那个与自家大人相似的金发少女心中突然升起一阵强烈的厌恶。

    与八云紫相似的容貌没有让蓝产生恻隐之心,她狼狈却又倔强的挣扎姿态没有让蓝钦佩,相反,她还觉得这个女人是在侮辱自己尊敬的紫大人!

    默默的向着八云紫征询了意思,见八云紫没有任何反对,九尾狐冲着摩拳擦掌的黑暗妖怪说:“露米娅,动手罢。”

    “噢噢噢噢,老娘等的骨头都酥了!”

    金发赤眼的大妖怪露米娅解除了束缚着力量的拘束器,虚幻的黑色魔影涌动着,手骨形状的妖爪从逐渐展开,彷如翅膀一般,黑红色的火焰沿着手臂缠在白色的巨剑上,直直的将他们甩了出去,红黑色的毁灭能量犹如大海一般穿透了混沌走廊,穿越了八云紫的隙间,越过梅丽的境界之力,直接向着梅丽的肉身突袭!

    灼热的黑色火焰

    红黑色的火焰足矣将她神魂俱灭,碎裂的灵魂会甚至会穿越不同的时代,或泯灭长河中或转生成凡人,解除拘束的露米娅出招就是这么气势磅礴却又阴险恶毒的招式!

    梅丽再也无法维持她之前的冷静了,惨白如纸披头散发的隙间妖怪瞪大眼睛注视着如红黑色的海洋,分出一丝神念拿来巩固境界之力保护自己,主动断臂自救!

    可是在刚刚动这念头的一瞬间,梅丽莫名其妙的走神了,大约分神了0.1秒,可就这0.1秒后体内运转的精血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排斥,梅丽自我保护的手段土崩瓦解。

    分裂出来的境界之力没有引起一丝一毫的波澜,正巧的让她失去了抵抗的机会,而与八云紫拉锯的微观战争上顿时出现一道裂口,断臂自救不成,眨眼间就变成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局面!

    梅丽,没有反抗的机会了!

    八云紫的攻势还在继续,梅丽在幻想乡入口处的激战连连败退;

    冴月麟操弄乐器,连连重创她……

    而星兽幼崽咄咄逼人,附骨之疽内外配合折磨着梅丽……

    最后由露米娅解放自己的力量……释放决定性的一击!

    梅丽,死定了!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盘观着的幻想乡居民们露出轻松的神色,哪怕是悲观的秦恩都不再挑剔。

    八云蓝的行动太符合他的胃口了,不要给敌人任何机会,然后找准机会给予致命一击,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唯独蕾米莉亚与西行寺幽幽子没有露出胜券在握的神色,他俩都是露出和他人完全相反的晦气神色,忧虑的注视着那个即将‘迈入死亡’的梅丽。

    吸血鬼能够看见命运,西行寺幽幽子能见到灵魂。

    前者看透了命运,见到了梅丽的命运之线,她的生命还没有就此断绝,反而无限的向着更遥远的地方延伸,似乎活了很久很久,甚至比在场的某些妖怪都要漫长。

    西行寺幽幽子猜测不到未来,但是,只要一个人没有彻底断绝生机,无论其遭遇的情况多么凶险,幽幽子都不会判断其死亡,只有亲眼见证后,她才会认为‘胜利’

    战场,向来瞬息万变……变化来的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快。

    外界的空气突然产生了变化。

    梅丽的表情变了。

    时间系超能力者秦恩见到了她的表情变化,本该灭绝生机的境界要复制体变的不再绝望,而是一种很古怪的——有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在外界的梅丽比幻想乡内的人更能体现出那种变化。

    好像沙漠般的燥热气息——不属于日本拥有的干燥气息,在外界博丽神社的后山上扩散。

    随后……黑红色的光消失了。

    “什么!?”

    露米娅骇然。

    黑红色如海浪般的光芒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仿佛是将一大盆水洒入沙漠中一般,只是看见沙子湿润了一点(梅丽的面前有一道露米娅刚才攻击残留下来的波动),然后迅速的又干涸变成原本的样子(刚才的攻击烟消云散,看上去连一根毛都没伤到)。

    然后,是铃铛响起的声音。

    在幻想乡内观察着另外一端的秦恩听到铃铛声的那一瞬间神色就变的狰狞,可是随后又迅速的消退,因为这铃铛的声音不对劲。

    不是耳坠头饰能发出来的声音,这是纯粹的乐器声。

    “她到了。”在万里之外的指挥部中,冈崎梦美看到上位者终端传来的讯息后,说道。

    冴月麟顿了一下,然后再次拉动手中的乐器,音乐的旋律节奏顿时额外增长了1.5倍。

    而露米娅表情凝重,借用八云紫的力量隔空重复攻击,骨状黑翼与黑色波动穿透隙间袭向梅丽

    ——————先击杀梅丽!!!!!

    这是冴月麟的计划,也是露米娅所想的。

    但是梅丽仍然不动,这只假隙间妖怪没有放弃,而是……持续攻击!破解幻想乡的大门密码!

    但是,本该击杀梅丽的攻击全都被人挡住了。

    一个身材丰满修长几乎****的女人介入在了两个境界妖角力的区域。

    黑色波浪板的卷发褶褶生辉,半透明的朦胧薄纱遮蔽着她的半张脸透露着欲拒还迎的味道。小麦的肤色几乎与内衣颜色完全融为一体,似乎好像根本不着片缕一般。足踝与手腕上缠着黄金环,每次走动的时候腰间挂着无数铃铛都会奏起,打扮如胡女歌姬的女人在赤足踩踏在舞台上展现摇摆身姿。其举手投足都像是在跳舞一般,洁净的小麦色双足抬起、落下,不沾一丝灰尘,每一步、每一次落地都好像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彩排与训练,铃声荡起波波浪纹将滔滔白浪,竟然被她举手投足的动作给抵消掉了。

    “!”幻想乡内的冴月麟突然睁大了眼睛,用着好像要割断别人喉咙般的气势拉着乐器。

    “别小看人!”将其视为挑衅的露米娅更是被这个下贱的舞女激怒,如野兽般的咆哮着,连连挥击。

    但是,海浪般的白色与重重叠来的黑色在穿透幻想乡入口的异界走廊中逐步歪曲,犹如丢进水杯中的筷子般折射弯曲。

    而在穿越那架空走廊后,他们瞄准的方向已经完全变了,能够将群山烧成灰烬的攻击竟然再次泯灭,连一丝踪迹都没留下来。

    而在另外一端,身材火辣的舞女舞蹈变的更加虚幻莫测,而她的脚步竟然准确的踩着冴月麟乐器的节拍,而露米娅的攻击都变成了某种有旋律的鼓点!

    旁观这一幕的秦恩有一种错乱感,场景仿佛都已经改变,好像根本不是在战斗,而是一个优秀的舞者、乐师、鼓手之间的同台竞技!但是这只是看似平稳的描述罢了,貌似优雅的决斗,实际上仍然带着他人难测的凶险,攻击梅丽的音波无论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击都被舞女抵挡下来,露米娅的攻击同样总是没有奏效。

    目前幻想乡时间比率是40:1,幻想乡居民的反应空间远远比梅丽快,外界人的动作、说话的声音、还有听到看到的应该跟不上幻想乡的节奏才是。可是,这个舞女却是踩着冴月麟音乐的节奏,搅动着空间。

    此时冴月麟在奏乐。

    舞女在舞蹈。

    露米娅在……呃,敲鼓?充当鼓手!

    能够抵消时间比例跟上两个世界两个人节奏的秦恩则在懵逼。

    冴月麟应该看不到舞女的舞蹈,那是时间修正。

    舞女听不到冴月麟的音乐,因为不在一个世界。

    露米娅不懂音乐也没耐心看舞女慢吞吞(时间效果)的动作,思维更不是与他们在一路上。

    可偏偏却被带入了节奏当中,这种是秦恩没见过的战斗方式……就像是玩DNF,习惯了和固定角色PK……然后PK场突然多了一个看不懂招式和判断的枪兵……

    这是一种让人无法插入、无法介入到其中的战斗。

    音乐、舞蹈、鼓点,貌似优雅,却杀机十足——秦恩看不懂招式,但是他能看懂他们攻击的特效!

    然后……音乐,停止了!

    冴月麟的乐器,碎裂了……金发的麒麟妖怪怔怔的看着手中的乐器,然后幽幽一叹,将碎掉的乐器如垃圾般的丢在了地上。

    露米娅像是被无形的盾牌挡住了攻击并且反弹了攻击,握着巨剑的手竟然都在微微颤抖,看向露屁股舞娘的眼神却跟见了龙神一样。

    秦恩连忙用时间逆流修复好乐器塞回满手冷汗的冴月麟手中催促道:“你在发什么愣?继续战斗啊!”

    “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冴月麟虽然接过了乐器,却再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攻击行动,像是大彻大悟放弃治疗的老人般,坐在一旁什么都不干了,看的秦恩干着急。

    局势已经彻底的被逆转了,在两人的PK中,冴月麟输了,露米娅这个暴脾气都一声不吭,像是个刚刚出道却被狠揍一顿的小混混,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而当她停下来的那一瞬间,如波斯舞女般性感的女人没有说话,而在肚脐与肉色三角裤之间,则显着一个数字——

    11……代表着组织董事会以外最强的战斗人员的11。

    虚光一闪,缠在梅丽躯体上的毒虫于须臾间被华丽的光瞬杀,舞女则停了下来,将一个看不太真切的透明长纱缠绕在了梅丽的身体上,八云紫饲养的抑制力幼崽竟然寸步不能行!

    梅丽找准了机会——

    “【幻想万花镜】!”

    轰!!!!!!

    八云紫与梅丽的境界之力再次交锋。本该逐渐丧失优势的梅丽竟然开始取得了优势。

    八云紫的境界之力不断地后退,像是被击溃的败兵一样撤退,在走廊内属于八云紫隙间之力的漫漫星辰慌乱的逃窜,被梅丽撵的上天遁地。

    抑制力幼崽被裸足舞女踩在足下寸步不能行,妖艳的舞女在纱幕下的勾出一丝笑意,然后轻轻抬起脚就将这杀不死的幼崽给踹回了幻想乡内。

    野兽的幼崽饱含怨毒、憎恨瞪着另一端的两人,冲着二人咆哮着。

    舞女不再微笑,始终带着一丝媚态的双眼突然的泄露出一丝杀气,如龙般的威势穿透空间袭向抑制力幼崽,嚣张的幼崽如见到天敌般,如丧家之犬般发出凄厉的哀嚎,逃进了幻想乡内。

    连接着外界与幻想乡之间的混沌走廊被破坏了,属于梅丽的隙间之力充斥着整个空间。

    梅丽——这个妖怪贤者的复制品,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努力竟然会在突然的爆发中击溃八云紫的境界之力,取得了幻想乡大门的控制权。

    “成功了,我……成功了!”

    金发的少女激动的站了起来。

    幻想乡大门的钥匙,易手了!

    “我赢了,哈哈,紫姐!是我赢了!幻想乡的入口!已经被我控制了!”

    幻想乡入口的空间易手了。

    在万里之外外界人对幻想乡战争的指挥部当中,幻想乡大结界的入口已经被控制的消息已经传给了所有人。

    “幻想乡的入口是属于我的了。”

    干涸的池塘变幻成一扇数十米高的半透明大门。

    连接幻想乡的通道已经被梅丽控制、打开了!

    在外界博丽神社附近提前设置的空间装置,组织内的复制人战士们已经抵达到了已经被梅丽开启的幻想乡大门。

    总共两万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按照几百人为顺序,先后地球的其他位置传送到幻想乡的入口前。

    约百人一小队,分批穿越、分批进入与幻想乡连接的隙间通道当中。黑暗不见光明的隙间尽头那一抹亮光,是幻想乡的太阳发出的光芒,总数上万的改造人军队开始了急行军,向着幻想乡前进。

    而站在入口处的幻想乡居民们,则脸色铁青的看着穿越漫长走廊逼近幻想乡的外界人军队还有…………………………

    漫不经心、故意让出优势的八云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