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梭在无限废土 > 第19章 代安洋的乞求

第19章 代安洋的乞求

作者:烟云龙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郑远清咬着牙走下了天台,而后走进院子来到了那间昏暗的杂物室;

    “??……”

    看着郑远清走进来,破烂的折叠床上、那干尸一般的老人强撑着抬起头、冲郑远清发出一阵可悲的颤声,一双浑浊的老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感激和一丝深藏的悲哀;

    似乎这老人已经看出了什么……

    看着老人的眼睛,郑远清本来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只能淡淡地看着那老人、而后若有所指地缓缓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该说的不要多嘴,而后便转身走出了房子;

    “妹子,怎么称呼?”

    郑远清走出门,靠在了摩托车上冲老老实实站在院子中的女孩笑了笑;

    “大……大哥,我叫代安洋……爸爸叫代学忠……”女孩赶紧上前一步,低着头颤抖着说道;

    “代学忠?代……学忠;”

    “就是末世前千海国际投资集团的董事长?”

    郑远清念叨了几遍、才想起来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竟然是一个著名人物,而连带着,他也想起了那个曾经风靡一时的少女董事:“那么你就是曾经在网上很有名的国民女神、‘安岚幽华’了?”

    “嗯……但安岚幽华……是我妹妹的网名;”代安洋闻言不禁浑身一颤、却也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似乎她非常恐惧别人提起那些往事;

    “哦,不好意思,这种事情我不该提;”郑远清抱歉地笑了笑,他当然清楚,那些往事也许让面前的女孩吃够了苦头——

    毕竟,很多人会非常乐意在一个曾经高不可攀的女神身上、肆意地做些什么!

    “行了,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吧;”

    郑远清挥了挥手,打破了面前的尴尬,接着再次打开了摩托车后备箱,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塑料袋药递给了代安洋:

    “这个药是伯氨喹,专治疟疾的,按照说明书上的方法,再加20%的水稀释,一日六次给你爸爸服下;”

    “这是阿莫西林和罗红霉素,是治疗宫颈炎的,你自己具体按照说明去吃吧;记得以后不仅房子要干净卫生,你自己也要经常烧热水洗澡,一周起码两次,还要勤换**;这方面千万别给我省钱,现在的药可是比燃料值钱得多;”

    “你要明白,女人比不得男人,男人成年累辈子不洗澡都没事;但末世前的女人都习惯了干净,尤其是你这样的大家闺秀,身体抗菌力更是不如老辈女人;”

    “所以,想要不给我添麻烦,你自己就要干干净净的;另外,你以后住一楼的老人房,你父亲是传染病,先在杂物房里隔离一段时间,等治好了病,再搬进去住;”

    “谢……谢谢大哥!”

    看着手里崭新的塑料袋和药物、听着那犹如兄长般“语重心长”的叮嘱,代安洋已经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含着眼泪对郑远清深深地鞠躬感谢;

    “好了,别这样,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我吃的,就有你们吃的;”

    “我今晚要出去一下,一两天内估计回不来,这里还剩10斤压缩饼干和一些鲜鸡蛋鲜牛奶,你们这两天先吃着;”

    “另外,交给你两件事;第一,许书成把女人带来后,你给我挑一个最好的,就以你为模板,其他的都不要;第二,让许书成去弄点肥皂、洗衣粉、碱面什么的,我回来以后,你们要干干净净的,就这两件事,做好了我请你们吃火锅哦!”

    郑远清抬手揉了揉代安洋乱蓬蓬的脑袋笑了笑、接着翻身骑上摩托车点火发动;

    “大……大哥!”

    然而就在此时,代安洋却突然上前一步,抬起含泪的双眼、恐惧却又倔强无比地低声喊道;

    “怎么了?”郑远清扭过头问道;

    噗通!

    又是一声闷响,代安洋再次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死死拽着褴褛的衣衫、满目哀求地看着郑远清乞求道:

    “大哥,我知道您不是一般人!末世到处都是危险,就是觉醒者也少不了一身伤病,但大哥却没有丝毫伤病的迹象,这说明大哥肯定有过人的医术!”

    “而且……我读书时学的就是医科,虽然不精通,但多少能看出来爸爸不止是疟疾,肯定是有脏器官出了大问题……”

    “虽然我知道这个请求很过分,我也知道末世的药品很难找到,但是,我还是恳请大哥高抬贵手……”

    “求大哥能尽力医好爸爸!”

    说到这里,代安洋死死咬着嘴唇、浑身剧烈颤抖着缓缓趴下身、额头重重地叩在了坚硬的水泥地面上一动不动;

    然而,一切和她预料的一样,随着她叩头在地、一个阴森冷酷的声音也随之缓缓回荡在她的耳畔:

    “你这是在要挟我么?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心眼好,你就可以蹬着鼻子上脸!”

    “你是不是以为你还是末世前那个千人捧、万人宠的千金小姐?谁都得围着你转?”

    “没错,对于我来说,你父亲的肾衰竭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凭什么?我管你们吃、管你们住,不让你父亲活受罪还不够么?难道就因为你们可怜,我就得给你们养老送终不成?”

    啪嗒,啪嗒,啪嗒……

    轻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伴随着那冷酷的声音、犹如一座大山般缓缓压来,代安洋眼角的余光、绝望地看着一双军靴一步一步地走到自己眼前,紧接着,一只犹如铁钳般的大手死死地钳住了她的脖颈、而后将她整个人缓缓提离了地面;

    “不要以为你跪下了,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就可以为所欲为;”

    “郑某人生平最恨的,就是用道德来压人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不介意心狠手辣;”

    看着手中颤抖的身躯、郑远清一边冷笑着一边缓缓说道,代安洋这个变数,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确实是在针对许书成,但他并没有想着怎么着代安洋,他只想让代安洋父女俩过得好、然后由此牵挂住许书成的心就可以了;

    但既然代安洋主动送上门来……

    那他没有理由不要!

    “不过你很聪明,既然你敢提出这个非分的要求,说明你有交换的筹码;”看着代安洋那恐惧的眼神、郑远清一字一句地冷笑着说道:

    “那么现在,你可以把筹码说出来;”

    “也许我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