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时空之门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异数、劫数

第四百一十三章 异数、劫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缭绕在昆仑峰顶的云朵被声波冲击,或是粉碎,或者飘荡开来。蒙蒙细雨自破碎的云中飘落,雨滴色做淡青,近乎是液化的灵气,令被雨滴覆盖的花草纷纷舒展起枝叶来。

    值守长老驾驭遁光朝着峰顶飞射而来,途中听到那震慑心魂的喝声,脸色越发肃重。他听得出来,声音是门中天一脉首座玄法发出的。玄法首座脾气火爆,最为看重颜面,看到了蔡定元的表现,怎么能不气愤。

    来到峰顶正中的宫殿内,值守长老微微躬身,“迎客峰值守玄间,求见掌教和各位真人。”

    “玄间,事情我等已经知晓。此事怪不得你,不必在意。且回迎客峰继续值守吧。”

    柔和的声音自白玉为阶的大殿中传来,玄间不敢怠慢,躬身应是。

    他心知自己还是被迁怒了,否则掌教等人完全可以早早传音给他,让他特意跑这么一趟,就是表明态度。玄间自然不敢怪责,不管他出于什么考虑,迎客峰弟子对蔡定元等人的怠慢,才使得蔡定元可以借题发挥。

    不敢飞遁,走出宫殿后,玄间才驾驭遁光飞离峰顶。

    简约却庄严的大殿内,正中四足方鼎上檀香袅袅,顶上几处游龙吐珠宫灯散发着柔和清亮的光芒照彻四方。大殿两侧和上首摆放着白玉坐案,此时大多空着,宏伟的大殿中只有十来个身影。

    上首玉案上,玄真盘坐,此时的他没有了先前算计张昊时那种所谓的大势在我的自信和意气风发。尽管面色平淡。但洁净的脸庞上隐隐透出的紫色,却可以看出这几天形式突转对他的影响。

    在玄真身后,两团飘渺的云雾托着两位衣着古旧的道人。看似地位比玄真还高。此时沉默着没有表情。

    “掌教师兄,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索性当面锣对面鼓的除掉他们好了。我实在看不惯那个蔡定元和那个莫名其妙的皇帝嚣张跋扈的样子。”面色赤红的高大道士气呼呼的说道。说完还不解气。抱怨道:

    “当初我就说了,顾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确定那个张昊有野心,对我等有所威胁的时候,就应该直接除掉他。宗乌和应权当初所说的借口不是很好吗那会儿出手理由充足,旁人不敢说些什么。

    结果拖来拖去,拖到了现在,弄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我们昆仑派都被人踩在脚底下羞辱了。真是丢人,几千年来。我们昆仑何时到过这等地步不严厉反击,昆仑的千年威名就会彻底扫地。

    也不用顾忌什么影响,就说那份留影图形是伪造的。只要我们赢了,谁敢说什么”

    “玄法师弟,事情如果真能照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右上玉案上面相祥和的道人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不说其他,最关键的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把握打杀那个皇帝。龙气护体不说,能驾驭天罡大气也不提,他那个能够穿梭世界的至宝才是最大的难题。并且这个皇帝很谨慎,哪怕现在。都很少出现在神州界中。

    掌教师兄和太上长老都试探过,他们那穿梭世界的寰宇门,旁人根本无法通过。哪怕昆仑镜都无法影响。

    对方拥有跨越世界的能力。并且实力很难确定。万一一击不中,就后患无穷。

    所以,当初大家才决定暂且压后,等到对他的能力有了一定了解后,在进行处理。

    开始时,谁能想到他拥有那么多花样、有着那样的优势,拉拢各大门派,极短的时间内就势大难制了。”

    “好了,好了。现在就别提那些废话了。就算当初的决定有些道理,但现在形势到了这种地步。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商议出对付他的计划,那么变动一下。并不是不能使用。

    最多我们多努力付出一些,我还真不信凭借着我们昆仑的底蕴和实力,还对付不了一个仗着至宝的家伙。

    那个混蛋不是护短吗现在所谓的大乾在神州界好大的场面,还有诸多投靠的修士,直接以他们为诱饵,那个混蛋还能继续缩在其他世界不成只要干掉他,那么其他事情就都好解决了。”玄法眼中凶光闪烁的说道。

    大殿内一静,玄法的说法尽管凶厉了一些,并且完全不顾名门正派的脸皮,但在这个昆仑声誉已经跌入谷底的时刻,脸皮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了。更何况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变通,瞒过世人的耳目。

    不管是异族祖神袭击大乾皇帝,还是妖魔鬼怪袭击大乾皇帝,总之只要那个皇帝死了,掌握着强大力量的昆仑,想要怎么粉饰都可以。

    “这个办法虽然凶厉卑鄙了一些,但为了我们昆仑千秋基业,事已至此,我等倒不是不能承担这罪业。

    不过却有个难题,该怎么将那个张昊引出来上次商议的情况曝光出去,他肯定有所戒备。

    对他而言,神州界都是可以舍弃的,完全可以等到强大后再卷土重来。想要让他不顾危险的出现很难。”

    沉默片刻后,在眉心有着红玉装饰的俊秀道人开口言道,“并且他身边现在并不缺少强大帮手。”

    “哎,该如何行事,由掌教师兄和列位长辈师兄弟决定。我要说的是,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现在诸多同道,甚至我等门下弟子都已经深受影响,心神不宁如何修炼。”素净的女道撩了撩拂尘,叹息道。

    “另外,不考虑弟子们和声誉。只是从大局考虑,我等也没有多少时间拖延。大乾自从出现后,蔓延发展的速度我们有目共睹。大乾能够提供给各宗门和修士的好处显而易见。

    只是不必顾忌反噬的龙气辅助就已经让诸多修士无从拒绝。更何况还有探索其他未知世界获取更多资源的诱惑。修士们不愿被束缚的想法也是有极限的,真想开了,那点束缚也就不算什么了。

    毕竟只要没有彻底超脱。谁人能够没有任何束缚。所以投靠大乾的修士越来越多,再加上龙气辅助效果显著。此消彼长,我们昆仑派的优势就在被抵消。

    另外大环境的影响同样巨大,神州界与蛮荒世界融合,面对异族的威胁,特别是异族如此强大的情况下,很多宗门和修士都没有多少安全感,投靠大乾就能拥有退路,而我等没有退路。”

    这位素净的女道一番言说无疑非常有见地。让在场的昆仑派高层修士们思索起来。

    “在这里,师妹多嘴问一句。掌教师兄,难道我们与大乾非要如此吗不加入大乾没有什么,但非要与大乾为敌吗难道领袖群伦就真的那么重要,比门派声誉,比我等性命还要重要

    就算大乾壮大蔓延开来,我等难免会受到波及制约,但我们求得是脱劫飞升,又不是俗世权利,稍微忍耐一下又有何不可更甚者。我等完全也可以加入大乾,以昆仑的底蕴和势力,大乾还能排斥拒绝吗就算先前心有龌龊。但加入了大乾,有了龙气制约,哪怕张昊不信任我等,有所冷遇,总好过两败俱伤啊。”

    “玄灵,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没睡醒”玄法怒发冲冠,大声喝道,声如雷霆,甚至震得大殿隐隐晃动。

    “你想让我们。向那嚣张狂妄装神弄鬼的小儿俯首称臣你将修士的心性和气节丢在哪里了”

    那素雅如莲的玄灵女道丝毫不惧玄法的怒斥,挑了挑细眉。依然平和的说道,

    “玄法师兄。不是声音大就有道理的。你既然讨厌张昊,对他这么厌恶,为什么不对他去使脾气你只能对我显摆你的威风吗是我没睡醒,还是你没睡醒修士的心性和气节,你觉得这个说法其实挺可笑的嘛”

    “神州界万年前情况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显然人道法则不是凭白出现的。更显眼的例子是大楚皇朝,那会儿臣服大楚皇朝的修士就不是修士了不臣服的倒是有,就是被剿灭的干净。

    修士求的是长生,不是争强好胜,更不是什么权利地位。

    大乾又没有让修士欺师灭祖、为非作歹,只是遵从律法,需要的时候服从调遣罢了。这与我等先前有什么分别。整个修道界,小门派要接受大门派的压榨调配,修士在门派中要遵守师门戒律,服从师长调遣,这有何分别就像是玄法师兄,你这会儿不就底气十足的要我听从你的意志吗”

    “你”玄法指着玄灵,身体气的都有些哆嗦起来。他没想到以往素净恬淡的玄灵竟然如此反驳他。

    “闹够了没有同门内讧,你们也真是出息了。”

    玄真背后两团云雾之上的一名道人睁开眼睛,顿时满殿生白,哪怕玄真等人修为高深,此时都不禁眼前恍惚一下。原本因为玄灵一番言语而有些躁动的气氛顿时平缓下来。

    “守正师伯,师侄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给掌教师兄和长辈以及师兄弟参考。涉及到昆仑派存亡之事,我想师侄还是有资格说些什么的。不管掌教师兄是否采纳,我总要尽到自己的责任。”玄灵丝毫不惊,平淡道。

    “我没有怪责于你。”那守正道人淡淡道,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人,

    “我没有接触过那个张昊,但只从你们讲述的情况来看。那人却是个异数,不能以常理视之。先前玄真的选择和决定不能说错,只要对象有些特殊,导致此时我们昆仑声誉受到影响,并且进退失据。

    这也是我昆仑的一次劫数吧若真的事不可为,那么暂且退却臣服未必不行。但若有其他可能,说实话,贫道并不喜欢头上多出个皇帝来,而且还是对自己心有不满的皇帝。那太被动了。

    加入对方的体系内,对方借助体系内的规定,想要削弱乃至处置咱们都很方便,咱们很难反制。”

    “我也是这个意思。我等修士修炼想要竭力摆脱天道赋予的命运,就是想要摆脱束缚。哪怕天道至伟,我等敬畏。毕竟天道高高在上,无情无欲,不会特意关注我等存在。可能的话,我不想多出一片有知有觉的天”

    坐在守正道人不远处的道人同样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道。

    “师尊和两位师兄都是类似的意思。”那道人顿了顿,补充道。

    玄灵默然,她能理解这些长辈们的想法。毕竟以往作为昆仑派的太上长老,他们高高在上,近乎这修道界的天,自然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管理和驱策。习惯了发号施令,怎能容忍别人对他们发号施令那

    “好吧,我还想最后提醒大家一句。先前我们只是谋划,毕竟没有行动,还能有回寰之地。真要动手,再想获得对方认可原谅近乎不可能。所以要动手,就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否则遗祸无穷。”玄灵凝重道。

    “玄灵师妹的提醒是正理。事涉整个门派,不得不谨慎为上。”面相祥和道人应和道。

    玄真端坐玉案之上,只是倾听着却没有出言说些什么,此时他看了看左上玉案的道人,那道人看似不是人族,面色犹如金玉,额头有着一支朝后的独角,面相端正肃穆。

    那道人随即开口:“我看还是尽全力灭掉那个皇帝为好。像师叔所说,那人是个异数,对我昆仑而言是个劫数。但就像是世界融合的危机一样,是危险也是机遇。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至宝,我等前途不可限量。

    尽起昆仑底蕴的话,哪怕他有至宝,我们成功的几率也不低。退一步讲,真的事有不谐,且不说我们可以躲入洞天,不理会神州界与蛮荒世界的征战,等到师叔祖等人脱劫成仙我等又有机会。

    昆仑洞天本就强大,又有昆仑镜守护,那个皇帝想要闯入几乎不可能。就算真的出现意外情况,我们还有一个选择。在事不可为之时,动手的人牺牲自己,表明都是他们私自的决定,于门中其他弟子无关。

    那个张昊虚伪,为了彰显大度以及我昆仑的底蕴,想来也能保存昆仑和诸多弟子。

    反之,我们此时臣服,且不说我们与门下弟子是否能够接受那等束缚。先前谋算被曝光,那位皇帝肯定对我等耿耿于怀,像守正师伯所说那样,对方想要找我们麻烦会非常简单。”

    这道人的说法有些混乱,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似乎在刻意找理由出手,但在场众人,大多颌首表示赞同。说到底,他们对时空门心存觊觎,并且不甘心为人驱策罢了。

    ps

    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ps:这一章四千字,算是昨天的。哎,码了一个晚上,四个多小时,就码出这一章,这效率我都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