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剑神 > 第九十五章 严礼强探父

第九十五章 严礼强探父

作者:余命维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宿舍忙碌的过了两天,何邦维在准备着出国的资料,他找了家据李韵声说比较靠谱的中介公司,然后就是提交各种证明。??.??`c?om

    他本以为都是挺简单的事情,只是去另外一个国家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没想到这中间还颇为繁杂。

    最基本的一项,他的护照还没有办理。

    中介公司过来接洽的工作人员对这个家伙是有点无语了,只能从头开始负责,帮他跑来跑去、申请资料、安排账户流水与财力证明。

    忙碌了两天闲下来后,何邦维忽然收到徽大老师的电话,通知了他两个消息,一是苏黎世大学的申请不通过,二是有去瑞士商学院的名额。

    何邦维有点愣,听这个老师的意思,去瑞士商学院的名额是那个露ca帮他推荐、争取出来的,现在老外已经返回瑞士,随后学校会往邮箱里一封邮件,提示需要准备的东西。

    末了,老师还表示会给他时间考虑,有了去不去的决定直接打这个电话。

    何邦维没挂电话,直接答应,愿意去瑞士商学院。

    挂完电话,何邦维对这次的峰回路转有点莫名其妙。

    想想那天上午自己徒手劈木椅时那个老外瞪大的眼睛,他又觉得有些好笑,难道是因为“大力金刚拳”的原因?

    可惜,那个家伙已经回瑞士了,不然要当面谢谢他才是。.`

    在宿舍里考虑了一会,何邦维等来了学校的邮件——《我校交换生项目的准备工作》。

    他大致浏览了一番,关于瑞士商学院的要求,自己还有雅思或托福没有达到,其余已经达标的都被老师勾画了出来,另外学费方面有减免一半的奖学金可领,还需付瑞士法郎735o。

    交换生的时间是从2o11年9月——2o12年6月,一个学年的时间。

    现在是四月份,距离开学还有五个月,何邦维坐在电脑前想了想。自己可以在暑假的时候就先前往欧洲,然后九月份的时候再去报名。

    现在是考雅思,办手续,然后准备出国。他定下了打算,面对刚从外面回来的王伟展颜一笑。

    王伟被笑得有点有点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了?啥喜事?护照办下来了?时间没这么快啊。”

    何邦维说道:“是交换生可以去了。”

    王伟一下子瞪大眼睛,眼前的这个家伙逃课、旷课、挂科,他这样的也能申请成功交换生?什么世道啊这是。

    “你是给老师送礼了啊?”王伟纳闷。??.??`c?o?m?围着他绕了三圈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表现了下特长。”收到这个意外的消息,何邦维心情不错,实话实说。

    王伟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坐在板凳上,叹了口气:“去吧去吧,男大不中留。”

    何邦维瞥了他一眼,说道:“以后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毕竟这个前胖子对公司的事情最为上心,不同于叶川以公司为职业,这个前胖子更像是以公司为事业。

    “那是。”王伟砸吧砸吧嘴。说道:“那你什么时候去呢?”

    何邦维说了下时间与安排,又引来室友的一阵纠结。

    刚要结束这段聊天,何邦维忽然想起那天聚餐后与学弟严礼强的对话,于是又说道:“我看严礼强挺好的,需要给他加工资吗?”

    王伟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了看他:“我也觉得不错,他工资等到再招人的时候就会提上来。”顿了顿,王伟也想起那天聚餐后他俩人同行的一段路,心下了然。

    “叶川曾经和我说过,严礼强家里有点情况,所以上次奖金分的也多。”王伟沉吟了下。解释道:“这个是收心,他人不错,现在对网络这块也了解,又学的传媒。所以趁着现在多给些,以后的收益会更多。人才是难得的。”

    何邦维见他习惯性要解释清楚,点点头,一挥手:“走,吃饭去。王总。”

    王伟对这称呼却之不恭,一撸袖子。把手臂从何邦维面前晃了晃,摇头晃脑的说道:“哎,看到我这手表没,打折买的,赚翻了。”

    两人说着笑从宿舍往外走去。

    ……

    严礼强这天和叶川请了个假,坐火车来到巢湖。

    出了火车站,又去车站转车前往白湖镇。

    徽州一个的监狱所在地——白湖监狱,就是以这个镇子命名的。

    严礼强背着双肩背,脸色挺平静,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

    给门卫递了递烟,经过一番手续,他在探监室见到了自己父亲。

    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他拿着电话与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天涯的父亲通话。

    “爸,你这阵子怎么样?”严礼强最开始因为父亲交通肇事入狱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他现在只想着等他出来,一家三口能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

    “我还行,家里怎么样了?你学习怎么样?”玻璃后一个眼窝深陷、光头光脑、很是沧桑的中年人用电话答道。

    “我和我妈租了个大点的房子。学习还不错。”严礼强如是答道。

    两人这样隔着玻璃谈了很久,忽然一旁的狱警喊了一声“严国石,”这是提醒他探监快结束了。

    严国石看了看对面的儿子,声音放低了些,对着话筒说道:“儿子,我有个朋友叫唐磊军,你去问他借点钱,他和我关系很好,你提我的名他就知道了。”随即报了一串号码。

    严礼强看着父亲略显怪异的眼神,有些不解,还是答道:“行,如果我这边用钱紧张的话,就找他借。”

    “嗯,你先问候问候他,这样开口的时候才方便,下月你来看我的时候我们再说。”严国石最后一句音稍稍重了些,他相信儿子能觉些东西。

    探监时间结束了,严礼强背着已经空了的背包从白湖监狱往外走。

    坐在去车站的车上,他心里回想着父亲最后的表现,唐磊军、唐磊军…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严礼强闭上双眼,慢慢回忆是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名字。

    父亲关系很好的朋友,但以前好像没听他提起过,这次专门提起可以借钱,这是为什么?

    忽然,他一下睁开双眼,紧皱眉头,前阵子沸沸扬扬在庐州传着的案件,有个人的名字不就是他吗?自己听说这事还是因为朋友提到有个死者就是校友的家人。

    严礼强的心就好像猛然被攥住,布上了一层阴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