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国重工 > 第九百零五章 时不我待

第九百零五章 时不我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至于第三条,我听说你们的芯片供应商主要是美国的兰纳公司和普拉斯特公司吧?你们和这两家公司应当是有供货合同的,他们无故取消对你们的供货,你们应当到法院去起诉他们。”冯啸辰笑眯眯地说道。

    王伟龙说:“这个问题,集团和这两家公司联系过了,他们说取消供货的原因是美国政府的禁令,这属于不可抗力,在合同中也是能找到的。”

    冯啸辰问:“美国政府对你们进行制裁,本身是无理的。他们作为美国企业,有义务为自己的客户申辩,他们做了吗?”

    “这个应当没有吧?现在美国国内许多人都是支持梅普的,兰纳公司和普拉斯特公司肯定不敢替我们申辩。”王伟龙说。别看他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但对于与公司经营相关的事情,他还是非常关注的。

    冯啸辰一摊手,说:“这不就得了?作为合作伙伴,他们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这还不值得你们去起诉吗?你回去告诉你们集团领导,让他们安排法务部向兰纳公司和普拉斯特公司提起诉讼,要求这两家公司为中断供货这件事赔偿你们的损失。我想想,赔偿金额就定个50亿美元好了。”

    “50亿美元!”王伟龙眼睛瞪得老大,“啸辰,你没说错吧?我们一年进口他们的芯片,连2000万美元都不到,要求他们赔偿50亿美元,这不是漫天要价吗?”

    冯啸辰认真地说:“怎么就不值50亿美元了?你们的商誉损失了多少?你们的市场损失了多少?你们因为芯片断供而不得不修改设计,这个损失又是多少?”

    “可是,这样的要求,法院会答应吗?”王伟龙纳闷地问。他不是太懂法律,但也能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兰纳公司和普拉斯特公司的确是可以引用不可抗力条款来推卸责任的,就算罗冶能够找到对方的一些责任,让对方赔个百八十万美元也就到顶了,冯啸辰一张嘴就说50亿美元,这不是有些儿戏了吗?

    冯啸辰说:“老王,这件事,你们尽管去办就好了。法院那边,我会让人打个招呼,诉讼费不按标的计算,你们说50亿也好,500亿也好,不会增加你们的成本。辰宇公司和林重公司,我都让他们去起诉了,这个案子法院也不会马上做出判决,只是作为我们的一个后手而已。”

    “原来如此。”王伟龙隐约猜出了冯啸辰的意思,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最后还有一条,就不是我来跟你谈了。我看下时间,嗯,差不多到时间了,我约了另外两位客人过来,你和他们谈谈看。”冯啸辰说。

    他话音未落,秘书杭锦便推门进来了。他与冯啸辰对了一个眼神,在获得冯啸辰的许可后,他转身出门,很快就把一老一少的两个人带了进来。

    “咦,这不是阮总吗?”

    没等进来的那俩人说什么,王伟龙已经认出了那老者,正是海东全福公司的董事长阮福根。至于那位年轻的,王伟龙没有见过,但从对方的眉宇之间,他看出有几分阮福根的相貌,想必应当是阮福根的子侄了。

    “冯秘书长,你好啊!王总,哈哈,好久不见,你身体还好吧?来来来,守超,这是冯秘书长,这是罗冶的王总,你快上前打招呼啊!”

    阮福根一如既往地热情打着招呼,然后便推着那年轻人上前给冯啸辰和王伟龙行礼。王伟龙听出来了,此人应当就是阮福根的儿子阮守超,他虽然没有见过,但也是听阮福根说起过的。

    “冯秘书长,王总,你们好。”阮守超彬彬有礼地向二人问候着。冯啸辰只是微笑着答了个礼,王伟龙则客气地夸奖了对方两句,但因为对阮守超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这种夸奖也有些不着边际。

    大家寒暄完毕,冯啸辰示意阮家父子坐下,杭锦进来给他们倒上了茶水,然后便坐在一旁等着做记录。

    冯啸辰先开口了,他对阮福根说:“阮总,刚才王总来向我通报,说美国的兰纳公司和普拉斯特公司中断了对罗冶的芯片供应,现在罗冶的设备制造遇到了瓶颈,你看你能不能给王总提点建议?”

    听到冯啸辰的话,王伟龙倒是愣了一下。阮福根的公司是做机械的,主打产品是化工机械,与芯片有啥关系?罗冶解决不了的问题,阮福根能提出什么建议呢?

    阮福根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冯秘书长这是给我出难题了,王总他们都觉得麻烦的事情,我就是一个农民,我能知道啥?不过嘛,我家守超这些年倒是在搞芯片,可以懂一点皮毛,要不,我让守超说说?”

    “小阮是做芯片的?”王伟龙一惊,联想到此前冯啸辰说的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对阮守超说道:“小阮,你是在哪家公司做芯片的,你们公司也搞工控芯片吗?”

    阮守超略有一些腼腆,主要是在场的几位都是他的长辈,而且还身居高位,由不得他张狂。他点点头,说:“王总,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现在的公司名叫超恒集成电路公司,是我和几个朋友合作创办的。对了,创办的时候,冯秘书长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们这家公司就是专门设计和生产工业控制芯片的,目前我父亲的全福公司,冯秘书长的辰宇公司,还有其他一些企业,都是我们的客户。对了,罗冶也用过我们的一些芯片,量不大太,可能王总也没关注到。”

    “超恒公司,我听说过,在国内算是实力非常不错的,想不到居然是小阮你的企业。啧啧啧,果然是虎父无犬子,阮总的儿子就是不一样。”王伟龙翘了个大拇指赞道,他这话有一小半是恭维,倒有一多半是真心。

    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内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很快,在浦江、鹏城、建陆、江城等地形成了若干个大型的集成电路产业园区,涌现出一大批从事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测的企业,超恒公司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王伟龙也曾听说过。

    不过,由于这些公司都比较新,技术实力和品牌知名度都远不及美国、欧洲、日本的企业,所以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非常低,大多是在市场边缘谋生存。罗冶的确也采购过超恒公司开发的工控芯片,但主要是用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比如控制挖掘机工作台座椅的靠背调整之类,这种地方使用的工控芯片性能要求不高,国产货已经足以替代进口了。

    超恒公司其实也开发了一些技术性能比较高的芯片,与国外的一些芯片相比也并不逊色,但市场推广非常困难,国内用户大多不愿意接受。这倒不能怨这些用户崇洋媚外,毕竟接受一家新的供应商,对于企业来说是有风险的,在没有特别必要的情况下,大多数企业都愿意使用一些熟悉的品牌,而不愿意尝试新品牌,尤其是这个新品牌还是来自于国内。

    阮福根的全福公司对超恒公司给予了全力的支持。超恒公司的许多新产品,都是在全福公司的设备上得到试用的。为了安抚客户,全福公司甚至对使用了超恒公司芯片的设备给予价格上的折扣。在此期间,由于超恒公司的芯片设计不够成熟,导致全福公司卖给客户的设备在使用中发生了故障,全福公司还给客户进行了赔偿。要说起来,老阮为了支持儿子,也算是不遗余力了。

    这一次,因为美国中断了对罗冶的芯片供应,罗冶的技术部门也与国内的一些工控芯片厂商进行了联系,希望从他们那里获得替代芯片。不过,由于超恒公司此前并没有推出过罗冶所需要的这几款芯片,所以罗冶的技术部门并没有把超恒公司纳入征询范围。知道了这一点,王伟龙就有些好奇了,冯啸辰安排阮守超来与自己会谈,莫非是超恒公司想染指这个领域了?

    阮守超看出了王伟龙的疑惑,他微微一笑,说道:“王总,据我们了解,罗冶过去使用的主要是兰纳公司的LNC4028系列微控制器,还有普拉斯特公司的SID377系列和HEL670系列,这几款芯片的特点在于稳定性较强,能够满足高实时性控制要求,具有多种功能接口,包括CAN控制器、脉宽调制器、EMC、UART、A/D转换等等。目前国内尚没有哪家企业的产品能够完美地替代这几款芯片。”

    涉及到这些技术方面的问题,阮守超就完全没有了此前的拘谨,而是从容不迫、侃侃而谈,言语间透着满满的自信。

    “小阮的意思是说,你们超恒公司能够拿出完美替代这几款芯片的产品?”王伟龙听出了阮守超的潜台词,试探着问道。

    阮守超说:“事实上,我们超恒公司从成立之初,就是把兰纳和普拉斯特作为赶超目标的。我们一直都在开发与LNC4028等性能相近的芯片,而且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原来打算再用五年左右的时间,设计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替代产品,但现在看来,时不我待,我们打算在半年之内就突破所有的技术障碍,拿出足以替代它们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