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级贴身保镖 > 第两千零七十三章:谁派你的?

第两千零七十三章:谁派你的?

作者:东方小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暗劲如潮涌,顺着手腕钻入野狐的体内,在经脉血液逆行,霸道的能量,使得野狐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身也是忽冷忽热,好似被蜇到了一样。

    看向楚鹰的眼瞳,充满了惊骇,他对暗劲也有所涉猎,可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暗劲,他本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杀死楚鹰,现在看來,完全就是个笑话。

    野狐隐匿功夫可谓一流,这让楚鹰自然而然的以为他的实力也极为彪悍,可野狐的表现让他大失所望,如此不堪一击的对手,实在让他无语。

    “你不是说我必死无疑么。”楚鹰嗤笑,加重力道。

    野狐颤抖的更加厉害,脸色都变得阵青阵白,冷哼道:“阴险。”

    “阴险,是你要杀我,还一直跟着我,如果我沒有察觉到你的存在,是不是就要给我致命一击,那时候你会不会认为自己阴险。”楚鹰反唇相讥。

    野狐又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因为他无从反驳。

    “告诉我想知道的,否则,死。”楚鹰语气森然,手上力道再度加重了几分。

    野狐狞声道:“你想知道的,休想我告诉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很容易,不过你死了对我就沒有任何价值了,把我想知道的说出來,我可以让你死。”既然这人想要楚鹰死,那么楚鹰必杀他。

    野狐淡淡道:“说不说都是死,你又何必浪费时间。”

    “呵呵,你理解错误,说出來你必死无疑,不说的话,我会让你求死不能。”楚鹰淡然一笑,握着野狐手腕的手猛然往后一扯,野狐身形撞入楚鹰怀,与此同时楚鹰另一只手击打在野狐的后脑上,直接将其打昏了过去。

    拉开车门,将野狐丢到车上,自己也上了车。

    看着这自信满满扬言要让自己必死无疑的杀手,楚鹰漠然一笑,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自信,动不动就自觉自己是天下第一了,可结果呢。

    在野狐身上摸索了一边,并沒有发现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单凭这一点來说,这家伙还算专业,想要查出他的身份,就必须要严刑逼供了。

    如今天昊市形势复杂,可谓是**枭雄的聚集地,任何人都有可能杀任何人,楚鹰必须要分清楚敌人和朋友,所以此人的身份必须要查明。

    “屠夫,好久沒动手了吧,今天给你个大餐尝尝,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啊。”楚鹰喃喃自语,接着发动车,驶出黑暗巷道,绝尘而去。

    联系上屠夫,让其在他经常进入地下秘密基地的那个入口等着,二十分钟左右,楚鹰也到了那里。

    野狐仍旧昏迷不醒,可见楚鹰那一击的爆裂。

    将野狐如死狗般从车上拖下來,交给屠夫,道:“问不出來,直接杀掉。”

    屠夫将野狐扛在肩头,嘴角浮现出一抹残忍的冷笑,“在我屠夫手,还有不开口的人吗。”

    “等你搞定了之后再吹吧,现在他是你的了。”楚鹰撇嘴道。

    屠夫扛着野狐走向入口,边走便道:“等着吧,很快就会有消息。”

    说完,已经钻进了入口。

    楚鹰伸了个懒腰,轻轻的吐出了口气,本想着好不容易遇见个高手,可以刺激一下那体内好战的分,谁知只是个外强干的人。

    “哎,希望我的那些对手们,要杀我的话就拿出点真正的底牌,别再用这种不痛不痒的手段,那样只会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楚鹰叹了口气,摇着头回到了车上。

    这个时候夜深人静,苏月婵她们估计早就进入了梦乡,楚鹰不忍去打扰到她们,索性不再回去,就在车上将就了一夜。

    第二天还沒睡醒,手机就响了,是屠夫打來的。

    “哪呢。”接通后,屠夫开口问道。

    楚鹰打了个哈欠道:“干嘛。”

    “你说干嘛,当然是向你汇报情况了。”屠夫说道。

    楚鹰來了精神,道:“你说。”

    “他妈还真是嘴硬,害我忙活了整整一夜,最后总算撬开了他的嘴巴,知道他属于哪一方吗。”屠夫道。

    楚鹰脑不由闪现出几个人的名字,上官弘毅和田光光排在前两号,接着就是韦显和蒋昊坤,在出入宗淘汰赛开始之前,就这几个家伙最有可能要置他于死地。

    将这些人的名字一一说出,谁知屠夫却道:“都不是他们,你再猜猜。”

    “都不是。”楚鹰不由皱起了眉头,虽说他的敌人数不胜数,可在这个时候,有必要并且迫切杀死他的,应该是这些代言人,若非是他们,还能有谁。

    屠夫道:“都不是。”

    “那是谁。”楚鹰懒得去猜,直接问道。

    屠夫道:“你过來吧,这家伙现在你有什么问題,他都会给你一一解答的。”

    楚鹰也很想知道野狐是谁的人,而且他还有很多的疑问,便道:“等我。”

    说完,他起身下车,进入地下秘密基地。

    到了那里,屠夫先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楚鹰一眼,方才将楚鹰带到最里面的审讯室,只见昨天也意气风发的野狐,此时被绑在一个椅上,全身的衣服如布条般耷拉在身上,丝丝血迹沾满全身,气息也是萎靡的,此时微微喘着气,眼神如同死灰。

    “沒死就开口说话。”楚鹰对野狐沒有丝毫的怜悯,冷冷道。

    野狐艰难的抬起头,看了楚鹰一眼,有气无力道:“你们想知道的,我已经全都说了,现在只希望给我一个痛快的。”

    屠夫的审讯手段,果然不同一般,面对楚鹰时,野狐还硬气十足,如今则是沒了丝毫的锐气,他想到的就是死。

    “想死,可沒那么容易,这得看我答不答应。”屠夫咧开大嘴,一脸残忍的冷笑,似乎还意犹未尽。

    听到屠夫的声音,野狐的身都颤抖了一下,他已经被屠夫吓破了胆,目光转向楚鹰,“你问吧。”

    “谁派你來的。”楚鹰沒有任何的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

    野狐叹了口气,道:“太。”

    闻言,楚鹰笑了,而且笑的很灿烂,目光转向屠夫,“这就是你审讯的结果。”

    屠夫表情迷茫的点了点头。

    “杀了吧。”楚鹰摇了摇头,转身便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