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路医武高手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驱虎吞狼(一)

第二百九十四章 驱虎吞狼(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新建担心地看着陈青云说:“青云,雨神县的局势非常复杂,你可得注意,要保护好自己。”

    陈青云不解地说:“陈大哥何出此言,不就是马立本、马有财这些跳梁小丑吗?有什么可怕的。”

    陈新建说:“兄弟,可不能大意,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这个胡景和曾经得到我们要撤出消息,想从我们手中接盘。我已经与于伯平谈得差不多了,就没有理睬他们。当我们与于伯平签订协议之时,那个曾经来到签订协议的现场,恶狠狠地说:不给他们面子,总会有后悔的时候。”

    陈青云见过这两个流+氓似的年轻人,不以为意地说:“陈大哥,这种人到处都是,管不了那么多。”

    陈新建苦笑着说:“青云,你我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当然不会把这种无聊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参与签订协议的林华问我,是否得罪过此人,并且告诉我,以后离他们远点。我大惊之下,刻意进行过了解,发现这两个年轻人的背景有点吓人,所以今天特意与你见面,就是想给你提个醒。”

    陈青云笑道:“你不会告诉我,在他们中间,有个省委书记的公子吧?”

    陈新建哈哈大笑:“青云,你太有才了,这种事情也能一语中的。我当时也纳闷,他们逗留在雨神县城,肯定不会是冲着我这个小楼盘来的。后来经过了解我才知道,他们承包工程与接手楼盘,都是抱着搂草打兔子的想法,真正的目的是瞄准华夏电力的发电厂项目。”

    陈青云说:“这个项目我知道,已经通过了县委常委会。他们选址在泉湖边,是雨神县与泉湖市区搭界的地方。但他们应该在泉湖市做工作呀,县委对这个项目的影响力很小,在雨神县城逗留,说不通呀。”

    “是否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这我就不清楚。”陈新建气愤地说:“估计他们想借势整合雨神县的建筑市场,然后以地方名义插手发电厂项目的建设,不然他们怎么会在雨神县注册建筑公司呢?什么业绩也没有、办公场地也是子虚乌有,省建设厅就给了他们二级资质,这不是瞎闹吗?我们原计划从雨神撤出后,马上进军蓉城市的地产市场,如果被这两个花花公子盯上,不是什么好现象,只好先缓一缓。”

    回到办公室,陈青云脑海中不断出现胡景、曾经与李笑梅的名字。胡奎、胡景,这没什么好说的,而电视台的李笑梅,第一次见面时就感觉这个女孩子不简单,看来也可能是某位大佬的子女,但她为什么也窝在雨神县这样的小地方呢?

    陈青云心想:热闹了,再给他们添把火,不怕他们不闹。

    周末,陈青云让司机把他送到蓉城软件园后,就让司机回雨神了,这个司机跟过几任领导,只有跟着陈青云才是最轻松的,但灰色收入也是最少的。

    玉华三狼也过来了,陈青云不可能将他们也招到自己的别墅中议事,并且是今天这种不能见光的事情。

    “老板,你的朋友已经安排好了,曾厂长安排在企管部,他夫人在行政部,小孩上学的事情也落实好了。他们对老板千恩万谢,一定要我转达。”见到陈青云,党群高兴地跑到他身边喋喋不休地说起来,那里还有当初那个羞涩的小姑娘的影子。

    李桥微微皱了皱眉头说:“党群,这是雨神县城关镇的陈书记,不是什么老板,再犯这样的错误,你就回燕京去吧。”

    党群吐吐舌头说:“李总,这不是不知道嘛,下次肯定注意。”“行了,你去忙吧。”李桥也不想与她计较。

    走进会客室,玉华三狼全都站起说:“老大。”他们还想说点什么,但喉头发硬,有话也说不出来。这几年,他们跟着侯建业开拓紫微电脑的市场,跑遍大江南北,现在都独挡一面,与过去的日子绝然不同,对陈青云更是心存感激,只是很少见到陈青云,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你们先在这里等我,我想参观他们的创业大楼。”陈青云说完,在李桥、俞雅的陪同下,朝创业大楼走去。

    创业大楼就是软件园的孵化基地,他们不仅为创业者提供场地、先进的设备,对优秀的方案还提供风险投资,是丁启诗的得意之作。

    紫微大厦的一个窗户内,正好起身休息的华元看到回头打量这栋大厦的陈青云,与记忆深处的某个相片重叠起来,他赶紧向上司请假,跟随李桥他们身后而去。

    陈青云走出会客室的时候,赵天狼、尚可义、陈海三人相视而笑,他们与老板有了共同的秘密,真是开心的事情,只是老板太能装,当时在场的人,谁也不知道紫微电脑就是老板自己的产业。

    回到会客室,俞雅猛然吓得差点大声叫喊,但她仔细看去,会客沙发上的那人并不是焦雷,气质相差很远,根本就没有焦雷那种颐指气使的霸气,而是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俞雅心想:怎么有面容如此相似的人。

    今天议事,陈青云没有叫王菲,他不想王菲参与到这种不太光明的事情当中。当俞雅介绍完焦雷的情况后,陈青云将俞雅、李桥都请出会客室,他要与玉华三狼密谈。

    知道李笑梅喜欢风雨桥的煲仔饭,胡景与曾经没事的时候就跑到风雨桥喝茶,只是再也没有见到李笑梅的影子。百货大楼的经营有曾经负责,弄好雨神明达建筑集团公司的注册之后,胡景在雨神县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但他不甘心,总想见到李笑梅说个清楚。

    他也去过电视台,但李笑梅的新闻部有六七个人,她又不肯随胡景出来,弄得胡景无可奈何。

    “我表哥要在雨神县城投资一个大项目,我就是替他打前站。如果你们跟了我,保证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远处有个年轻人正在向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说话,声音飘入胡景的耳中。郁闷的胡景听到有人将到雨神投资,示意曾经过去听个仔细。

    “大老板,难道比银鲤地产公司还大吗?”有个女孩子不屑地说:“银鲤公司招售楼员,我们正想去报名呢?懒得听你吹牛。”

    那年轻人摇摇头说:“小地方的人就是没见过世面,银鲤公司算什么呀。我表哥是花港远洋集团公司的少爷,拿银鲤公司与他比较,那不是小麻雀比凤凰吗?”

    女孩子更不相信了:“你就装吧,什么远洋公司,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大人物会来我们雨神县投资,你骗谁呀?”

    年轻人撇撇嘴说:“我也不是非要你们相信不可,三天后我表哥就会过来。不过你们不能说出去,他这次是做项目调研,顺便到烈炎山区游玩,惊动了县政府的领导,见不见都很麻烦,他就脱不开身。”

    “小妹,我们走吧,这人肯定是个骗子。”两个小姑娘说完就走,年轻人着急地说:“唉,别走呀。”待小姑娘离开之后,那年轻人还在嘟噜着:“说真话也没人相信,还不如像以前那样,说点假话骗人更痛快。噫 ,她们没买单,小娘皮,再看见你们,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年轻人沮丧地买好单,骂骂咧咧地朝门外走去。曾经拦住年轻人说:“兄弟,想泡妞结果被小+妞耍了吧?”

    年轻人斜着眼睛说:“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

    “四海之内皆兄弟,见面不就熟了。”曾经拦着年轻人说:“走吧,我请你喝酒。河边的夜宵摊点开始营业了,喝点小酒、吹着凉风,神仙似的。”

    年轻人说:“走就走,喝酒我可不怕谁。”

    几杯酒下肚之后,三个人亲热起来,很快就称兄道弟。胡景说:“陈可兄,你表哥到雨神投资,是真是假呀?”

    陈可说:“那还假得了,我就是先来看看,有什么地方适合盖酒楼。昨天在城内转遍了,还是觉得河边那块菜地最合适,风水、风景都是一流的。”说到项目,陈可眉飞色舞。

    “你表哥是谁呀?远洋集团是什么单位?”曾经也问道。

    陈可不屑地说:“花港船王焦钢的儿子焦雷,花港小船王,说了你们也不认识。现在已经到了蓉城,两三天后就会到雨神县城,还以为我骗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又不是小姑娘,有什么好骗的。”

    胡景装出不相信的样子说:“花港的大老板到雨神县投资,可信度不高。”

    陈可不高兴地说:“还不是为了什么桥的煤……呸。”陈可“啪”地给了自己一耳光,瞪着胡景说:“我可什么也没说。你们也不是什么好鸟,喜欢套别人的话。不喝了,回去睡觉。”说完陈可立马就走,回雨神酒店去了。

    同一时刻,蓉城大酒店的卡拉ok厅,一个身材瘦削、满嘴酒气、脚步轻浮的年轻人推开888包厢门,口中喊着:“焦雷、焦雷,你小子不地道,有好玩的自己吃独食。”

    包厢内有三个年轻人各自搂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或唱歌、或猜骰子,或跳舞。见包厢门被推开,搂着姑娘跳舞、长着一双鱼泡眼的年轻人大骂:“mlgb,跳个舞也不得安生。你这个瘦猴子,为什么闯到我们包厢来?”

    瘦削的年轻人说:“找我兄弟,看到他进+入这个包厢。”

    “瞎了你的狗眼,这个包厢就我们三人,那有你的什么兄弟,tmd,扰了我们的兴致。”鱼泡眼很不高兴地说。

    瘦削的年轻人说:“兄弟,口里放干净点,我不就是找错地方了吗?有做么了不起的。”

    “你还有理呢?”鱼泡眼大声呵斥道:“你这个瘦猴子,真是生得贱。二狗,给我打出去。”

    身材魁梧的二狗站起向瘦削的年轻人走去,年轻人大声吼道:“谁敢动手,我是s省政府请来到雨神县投资的投资商,敢动我一根毫毛,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投资商有什么了不起。”鱼泡眼撇撇嘴说:“就是要打你们这些投……你说什么?到雨神县投资。唉,兄弟,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误会。二狗子,让你请客人喝酒,你傻呀,愣在那里干嘛。”

    鱼泡眼拉着年轻人坐在包厢中间的位置,将身边衣着暴露的少女推到年轻人右边,自己跑到他左边坐下,热情地说:“兄弟,喝酒,见面就是有缘,先干他三百杯。”

    年轻人说:“喝就喝,谁怕谁呀。”年轻人撬开一瓶啤酒说:“吹啦,喝完三瓶我就走。”

    鱼泡眼也拿起啤酒,撬开酒瓶与年轻人相碰,张开大嘴,“咕噜咕噜”两瓶啤酒被他们灌进肚子里。鱼泡眼趁机说:“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尚义,你呢?”“我叫马有财,来,我们再喝。”

    喝完三瓶后,马有财对尚义说:“兄弟,你刚才说找人,是你什么人呀?叫什么名字?”

    尚义显然喝多了,有点口齿不清地说:“对呀,我得找我大哥去。我大哥叫焦雷,应该在999包厢。”

    “看你走路都不稳当了,我陪你去吧,顺便见见你大哥。”马有财热切地说:“我也好过去给你大哥敬两杯酒呀。”

    “不行,我大哥不见外人。”尚义摇摇头说:“我自己能走,不用你管。”

    马有财急眼了,大声说:“我们已经是兄弟了,怎么是外人呢?你大哥不就是我大哥吗?”

    尚义摇晃着说:“兄弟,在这里喊没关系。我与你是兄弟,但我大哥肯定不会认你做兄弟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马有财说:“我是雨神县人,对你们的投资能够帮忙呀。”

    尚义不屑地说:“我们要帮忙,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吧?再说了,我们这次到雨神县,大哥说悄悄地去,暂时不与雨神县的官员打交道,你就省了这份心吧。”

    马有财笑道:“尚义兄弟,我虽不是政府官员,但雨神县的事情,没有我摆不平的。”

    尚义朝马有财打量几眼说:“就凭你?我们先要落实土地,你敢打保票?”

    马有财哈哈大笑:“别的事情还得费些功夫,土地的事情却像流到嘴边的鼻涕,只有我才能吞下。”

    尚义骂道:“马兄,说得太恶心了。如果你能落实好土地,说不定我大哥真会对你感兴趣。”

    马有财轻松地说:“我们家老头子号称雨神县的土地爷,县长要土地也得找他,你说在雨神县的城区弄块地,谁还比我更牛气。”他凑到尚义耳边,轻声说:“兄弟,你大哥是什么来头呀?能给我透个底吗?”

    尚义马上变得清醒了,爽快地说 :“走,见大哥去。”来到走廊上,才对马有财说:“花港坐三望二的大富翁、船王焦钢的大公子、人称小船王的焦雷。不过没有与省政府谈好另外的大项目之前,我大哥的身份必须保密,否则就算是你们家的土地爷,也保不住你。”

    马有财连连点头说:“我懂,请兄弟放心,我的口风最紧,不会给大哥添乱的。”

    尚义见他还没见着正主,就已经叫上大哥了,心中对这个马有财更是鄙视。

    第二天,马有财陪着尚义、尚义的大哥焦雷直奔雨神县城,焦雷要现场考察适合建设高档酒店的用地,虽然马有财信誓旦旦地说雨神河边有块地特别合适。

    由于是周末,陈青云就在家里休息,他还不知道被有心人调查到他的住址。因为是城关镇的司机送他回来,黑白双煞留在县城的住处。下午,霍许会派车送他到雨神,顺便将黑白双煞接到猎豹部队住一阵子。因为这次军犬大比武之后,狼牙、虎爪等部队的人都说要过来取经,如果见不到黑白双煞,这些人还不会闹翻天。

    王菲已经知道卫斌到安平市做药材种植基地的前期工作,她也要随车去雨神。

    陈青云坐在湖边小亭中梳理着头脑中的思路,王菲像小媳妇似的给他泡茶。突然,俞雅急匆匆跑来,神色紧张地对陈青云说:“不好了,这次可能有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