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路医武高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按部就班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按部就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冒动敲了敲门,凡景清说道:“是小冒吗?请进来吧。”

    冒动在凡景清的对面坐下:“局长,找我有事?”

    凡景清不经意地问道:“你们处有个实习生叫陈青云吧,你对他是怎样安排的呀?”

    冒动莫名其妙,局长怎么会对他们处的内部分工感兴趣呢。搞不清局长的真实意图,他如实回答:“因为是实习生,没有具体的分管事项,也就整理资料、做做内勤、给其他人当助手,先熟悉处里的工作程序。”

    凡景清对冒动的分工很不满意,但他不便干涉冒动的内部管理,不然冒动也不好开展工作。实际上他已经想了如何安排陈青云,在冒动面前装着思考的样子,好一会才对冒动说:“现在,电子科技和网络出版物正在兴起,可以预计,这是个发展方向。我想将电子科技和网络文学、网络刊物、电子游戏和动漫的管理放在你们处,就由陈青云负责吧。他是紫微大学的高才生,有意向留在我局工作,我们也需要这样的高素质人才,就让他提前进+入角色吧。”

    陈青云的文采让凡景清对他另眼相看,后来的书法比赛,陈青云又崭露头角,并且得到夏会元和常河的赏识。当然,既然是凡景清的部下,两人就没有必要专门请这位“大师”吃饭了,但不影响他们对作品的要求。陈青云写了两幅字,分别是:“宁静致远”和“天道酬勤”,夏会元与常河赞赏有加,凡景清也觉得很有面子。

    这两幅字是凡景清亲自送给领导的,并未带陈青云同往。他从两位领导高兴的程度知道了陈青云的价值,而这种价值,陈青云本人并不知晓,凡景清也不打算让他知晓。他现在所想的是:奇货可居。

    他本想马上给陈青云办理正式的手续,考虑再三,觉得不要操之过急,反正他跑不了,就顺其自然吧。

    冒动可不知道凡景清竟然在陈青云的事情上动了如此深的心思,他还以为是陈青云贴上了凡景清。原本他对陈青云就不感冒,现在则感觉有些厌恶。

    凡景清的要求不能不落实,回出版处后,将陈青云叫到他办公室。

    陈青云刚出门,王玲对唐昭然说:“上周六开大会的时候,听说凡局长叫办公室骆主任到处找陈青云,结果你猜怎么着,原来这个陈青云自己跑回燕京去了,当时凡局长的脸色都绿了,吓得骆主任都躲着他。昨天刚上班,陈青云就被凡局长叫去了,刚才凡局长又叫处长到他办公室,估计也是陈青云的事情。看来他的实习有可能提前结束呀。ting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了。”

    孔祥庆听到王玲如此这般的说法,着急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王玲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事情肯定是真的,但领导的真实意图却不明了。”

    孔祥庆坐立不安,心想:这个陈青云,在这里实习,就该老实点呀。

    此时陈青云坐在冒动对面,专注地听领导讲话。

    “小陈,工作还顺心吧?”“谢谢处长关心,我现在主要是学习,对处里的工作程序还是基本上熟悉了。”

    冒动将自己的不快藏在内心深处,脸上却爽朗地笑着:“这就好,不愧是紫微大学的高才生,处里对你的工作很满意,准备给你加些担子。”他有意停顿片刻,见陈青云神情专注地听他说话,也吹散了些许不快的阴云:“现在网络科技、网络文学、网络刊物、电子动漫等新生事物发展迅速,局里准备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并将这项职能放在出版处,我考虑再三,决定让你承担这个重任,你有什么意见?”

    陈青云感到很意外,他还是个实习生,怎么就承担出版处的具体工作呢:“谢谢处长关心,只是这合适吗?”

    “合适不合适,你就不要操心了。既然没意见,就这么定了,你争取在本周内,起草一份s省网络新闻出版管理暂行办法,在下周提交处里讨论。有问题吗?”冒动立马给他一个难题,试试他的深浅。

    回到办公室,他感觉办公室内的气氛有点不正常,大家的眼神都怪怪的。他没有在意,径直坐到自己办公桌前,孔祥庆马上凑到他跟前说:“处长没为难你吧?”

    陈青云随口答道:“确实有点难。”

    “要不要我帮你想想办法?”孔祥庆很为陈青云着急,关心地说。

    “没关系,我能解决。”说完,陈青云朝门外走去。他要给丁启诗打电话,可不能当着处里所有人的面,让丁启诗帮自己起草冒动要求的文件。

    “老大,在蓉城乐不思蜀了吧。怎么今天想起给我打电话。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指示。”平常沉默寡言的丁启诗接到陈青云的电话格外高兴,他只有在陈青云面前就能够多说几句话。

    陈青云将冒动的要求告诉丁启诗,丁启诗嘿嘿笑着:“你自己的员工有什么能耐都不知道吧。小事一桩,我马上交待叶彤,这小姑娘做这种事情最拿手了。”

    陈青云不知道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他与丁启诗通话后,想起另一件事,向电梯走去,听到身后有人叫:“请问是小陈吗?”

    陈青云停下来:“我是陈青云,请问有何指教?”

    身后的人说:“指教不敢,请帮个小忙。”陈青云记起来了,这个整天阴沉着脸的人是图书音像出版处的副处长,但他没有留意此人的名字。

    陈青云爽快地说:“只要我能做到的,肯定不推辞。”

    “请小陈给我写幅字吧。”那副处长听陈青云的表态很高兴:“到我办公室写吧,纸笔都是现成的。”看来此人是有备而来。

    “明天行吗?我现在出去有点事情。”陈青云抱歉地说。

    那副处长不高兴了,一声不吭,阴沉着脸回他办公室去了。陈青云没在意,继续向外走去。

    陈青云从长城大酒店开出他的奥迪,在长途汽车站接上左宇和简灵。他俩听说陈青云在蓉城,特意从简家寨过来,还带了不少简家寨的特色食品,如芝麻油、风吹肉、腊野猪肉等。陈青云听说他们带了不少东西,所以开车过来接他们。

    左宇已经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敢在他面前开奥迪。现在陈青云很谨慎,每次上车前,都会施展阴阳离合望气术,看附近有没有自己熟悉的人;上车后,戴上假发和平光眼镜。用他自己的话讲:这才有点像做地下工作的人。

    陈青云带左宇和简灵到湖边别墅,简灵进门大叫:“左宇,这房子好漂亮,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拥有这样的房子呀。”随后又问陈青云:“陈大哥,这房子你一个人住吗?太奢侈了吧?你自己做饭?”

    陈青云很喜欢简灵的直率,他毫不介意地告诉简灵:“我不会做饭,也不喜欢打扫卫生,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确实有点浪费。但我喜欢大房子,出版局让我与别人合租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我住不习惯,只好搬出来住。”

    简灵想了想:“我给你介绍个保姆,怎么样?”

    陈青云心想,找个保姆也行,于是问简灵:“什么人呀?”

    “我小姨。”“这合适吗?她家里的人会同意吗?”

    简灵有点伤感地说:“我小姨就一个人,我姨父在打猎时遇到意外,她又没有老人和孩子,现在寨子里的人有点欺负她,如果能出来找份事做,我小姨会很乐意的。”

    陈青云为难地说:“我吃东西有点挑剔。”

    “我小姨很会做菜的,为人老实、勤快、爱卫生,你会满意的,就这么定了。”简灵不容陈青云反对,哗啦啦说个不停,最后说了句:“你们聊天吧,今天我来做饭。”

    陈青云与左宇来到湖边的小亭中:“左兄,恭喜你。”

    左宇脸上有些失落,神色黯然地说:“部队首长知道了我的情况,动员我转业,我马上就要到地方工作了。”狼牙是特种部队,除高层领导外,所有的成员必须单身。左宇既然选择结婚,就不可能继续留在部队。

    陈青云知道他对狼牙的留恋:“既然你当时做出了选择,就得有承担责任的觉悟呀。这样不是也很好吗?我看简灵很不错,心直口快,没什么歪心眼。现在你孩子也有了,转业是最好的选择,别弄得娘们似的。”

    说到简灵和孩子,左宇的情绪也恢复了正常。他告诉陈青云,蓉城市已经同意他到公安局工作,只是短期内无法解决住宿,而简灵因为生孩子的事情,缀学一年。

    陈青云看出了左宇的为难:“房子的事情好说,你们就住我这吧,这里房子多,环境也舒服,我一人住还很寂寞,正好你来给我做伴。”

    “你是租的房子还是借朋友的?能住多久呀?”左宇对陈青云的方案很不放心。

    陈青云哈哈大笑:“我刚买的房子,带精装修,还不到一个月呢。你可以在我这里长期住,没有人会赶你走。怎么,你不相信?”

    左宇没理由相信,刚参加工作的陈青云,怎么买得起如此漂亮的豪宅。

    简灵的手艺不错,陈青云是个肉食动物,特别喜欢这种农家制作的腊肉。

    饭后,陈青云带着左宇小俩口到益州路的百货大楼购买chuang上用品和日用品,左宇一家算是正式入住紫龙湾小区的豪宅,简灵做梦也想不到的房子。昨天他们还在为蓉城的住宿问题发愁,没想到今天顺利解决。

    刚安顿好左宇小俩口,陈青云接到一个电话:“青云,你在哪,快来帮我救救场。”

    陈青云听出是孔祥庆的声音,好像很着急。他忙问道:“是小孔吗?你在哪?发生什么事了?”

    “我在蓉城大酒店四楼的卡拉ok厅888包厢,你别问发生什么事情,快点来,求你了。”孔祥庆颤抖的声音带点哭泣的味道。

    陈青云不敢怠慢,来不及等出租车,也不愿意开着自己的奥迪出去,干脆迈开双+腿向蓉城大酒店奔去。

    这时天色已晚,林荫道上的灯光显得很昏暗,散步的人只觉得身边一阵风吹过,好像有人影飘过去。

    蓉城大酒店离月牙湖公园不远,十来分钟的时间,陈青云就赶到了酒店的卡拉ok厅。

    昏暗的灯光下,几个青年男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不停地扭+动,却有个小女孩抱着双臂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旁边有个年轻人凑到她跟前,手里端着两杯酒,见那女孩不理他,年轻人放下左手的酒杯,看样子准备给女孩子强行灌酒。

    正在这时,女孩子看到推门而入的陈青云,高兴地大喊:“青云,我在这。”

    陈青云没有料到,极力躲避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