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七十九章 脱困

第七十九章 脱困

作者:风月人不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突然之间,任我行石破天惊般一声狂啸。云萧连忙捂住双耳,声音过了很久才停下。云萧晃了晃头,有些头晕。用空间感知感应周围,门外几人已经倒地不醒。抬头看到任我行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云萧笑道,“前辈的内功当真是惊世骇俗。”

    “小兄弟,你内功也不错,居然能抵挡住老夫的音啸,刚刚那一下可是凝聚了老夫数十年的功力!”任我行笑道。

    云萧道,“前辈,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向大哥在外面等你呢!”

    云萧刚刚递给任我行的纸团里有一把小型钢丝据,可以打开任我行手脚上的镣铐。任我行也从纸上明白云萧是和向问天一起来救自己的,于是道,“小兄弟的救命之恩,任某出去后再重谢!”

    云萧笑了笑没说什么。牢里传来一阵钢丝锯摩擦的声音,片刻后两人出了牢门。看到地上的四人,任我行目露凶光,暗道,这四条看门狗,先前敢如此辱骂老夫,还妄图利用老夫帮你们对付敌人,真是该死。若留他们活口,我离开这里的消息恐怕也要泄露出去。

    看到任我行一掌拍向黄钟公,云萧连忙伸手拦住,道,“任前辈,他们既然已经被制住,不忙杀了他们,或许日后还有用。”

    任我行受了十多年的牢狱之灾,心智早已更加隐忍,云萧救了他,武功又是极高,在他容忍的范围之内,他都可以答应。听到云萧的求情,任我行同意了。

    云萧从黄钟公等人身上搜到钥匙,沿着来路走了回去,云萧之前记住了黄钟公是怎么开门的,没过多久,二人就离开了密道,出现在黄钟公的居室。此刻天色已晚,外面只有月光,任我行得见天日,忍不住长啸。

    正在附近等候的向问天,听到这声长啸,心里顿时一喜,连忙赶来。

    “什么人到敝庄撒野!”云萧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是施令威的声音,院子里果然看到了他。

    施令威看到云萧和一蓬头垢面的人在一起,心里有些奇怪,问道,“风爷,你不是和我们几位庄主在一起吗?他们人呢?”

    任我行突然一掌对向施令威,施令威整个人被吸了过去,先是惊慌叫骂,很快变成害怕求饶。接着月光,云萧看任我行的脸色,就好像一个被饿了很久的野兽,看到美味时的表情。这就是吸星大法吗?

    施令威的脸色越来越白,最后手脚抽搐了几下没了动静。云萧在一旁冷眼旁观。这时远处又有人走来,身形步伐很快,手里还拎了一个东西,来人是向问天。

    向问天看到云萧身旁之人,立刻将手上之物丢弃,云萧这才认出,原来向问天抓的是丁坚。丁坚也意识到不妙,赶来黄钟公居室的时候,遇到了向问天,结果被向问天一把擒住,“属下向问天参见教主!”向问天走到任我行身前,正要跪下行礼,被一道无形之力托住,任我行道,“向兄弟,好久不见!”说着一把抱住向问天,很是激动。

    云萧辨不出是真情还是假意,没有打扰二人。片刻后,向问天指着云萧对任我行道,“教主,这位是华山派的云萧,云兄弟,多亏了他,您才能重见天日!”

    “云兄弟是老夫的救命恩人,老夫一定会重重感谢!”任我行笑道。

    云萧道,“日后晚辈正有很多地方要仰仗前辈呢!现在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让前辈梳洗一番,我们再喝酒畅聊!”

    “哈哈哈,没错,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老夫已经呆了十二年,嘴里早就淡出鸟了。”任我行放声道。

    向问天早有准备,三人来到杭州一家最大的客栈。任我行梳洗了一番,换了一袭青衫走了出来。身材甚高,一头黑发,长长的脸孔,脸色雪白,如果没有那一身骇人的气势,倒也像个风度翩翩的文人。云萧甚至能看到任盈盈和任我行的几分相似。

    “前辈重出江湖,可喜可贺,晚辈先敬你一杯!”桌上满是山珍海味,云萧倒了一杯酒对任我行道。

    “慢,这第一杯应该我敬你,是你救我在前!”任我行一把拦住云萧,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云萧敬了下,一饮而尽。见任我行看着自己,云萧也不推辞,将杯中酒喝掉。

    见云萧喝下自己敬的酒,任我行表情笑了笑。任我行道,“云兄弟是华山派的人,为何会愿意救老夫?”在地牢里的时候,任我行就已经明白云萧是知道自己身份的,显然是心甘情愿来救自己,当时来不及思考,出来后已经将此事放在心上。

    向问天想要帮云萧解释,被云萧阻止,云萧道,“是我有求于任前辈,还是我自己说吧。晚辈想要前辈传授吸星大法。”石板上也有吸星大法,但是不全,任我行牢底十多年悟出了解决隐患的办法,云萧也向求到。

    任我行听了云萧的话,没有立刻作答。如果是在地牢里,自己有求于人,必然会满口答应,然而此刻已经脱困而出,吸星大法又是自己的绝学,必然不会轻易授予他人。

    云萧看到任我行在思考,给他先倒一杯酒,自己再倒一杯,然后道,“晚辈的请求有些无理,这杯是赔罪!”

    任我行呵呵一笑,终于开口道,“云兄弟,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区区吸星大法又算得了什么,你想要,回头我传你便是。不过你可知道,练吸星大法是要先散功的。”云萧的内功造诣先前在牢底任我行已经领教了,已经不弱于江湖上老一辈的高手。加上那无比精妙的剑法,足够他纵横当世,想来云萧肯定不愿意散功。

    云萧见任我行终于松口,道,“晚辈知道。甚至晚辈还知道前辈的吸星大法源自北冥神功。”

    云萧说出最后四个字,任我行脸色骤变,世人都道吸星大法是任我行自创的,根本无人知道它源自北冥神功。而且当今世上有几人听过北冥神功的名字。

    向问天意识到云萧谈论的话题涉及任我行的武功,甚至有自己都不方便不知道的内容,看任我行的脸色,必然是极其保密的,于是道,“教主,属下先告退,去外面守着。”

    任我行微微点了点头,包间里只剩下云萧和任我行两人。